明明從九樓的圖書管理員處接到了任務要擊殺十樓的怪物,但是當蘇齊幾人來到十樓之後,卻發現此處的怪物竟然已經奇怪地死掉了。

這個情況讓幾人有些無所適從,漠敵看著敞開的窗子,疑惑道:“難道有人來過?”

突然,一聲略顯蒼老的低吼聲,和一聲悶雷般的轟鳴聲突然從樓下傳來。

“什麽情況?”

幾人皆是麵色一變,目露疑惑,蘇齊揮手道:“下去看看。”

眾人急忙轉身,想要看看九樓發生了什麽。

“門鎖了!”丁海濱扯了扯九樓的大門,但是這種防火門不是那麽容易打開的。

“剛剛進來的時候還沒鎖啊。”風穹也扯了兩下,沒有作用。

“我來!”連城也伸出手,猛然拽了一下,依舊沒有打開。

漠敵二話不說,拿出手槍,嘭嘭連開三槍,打在了門鎖的位置,隨後又狂踹了兩腳,這才打開了房門。

幾人急忙走出,再次來到了九樓圖書館,卻見那喪屍老者不斷的急退,撞在了牆邊,此時的老者左肩有著一個恐怖的血洞,已經殘了一臂。

蘇齊見狀不由大驚,要知道老者可是有著A檔的實力的,竟被人在幾分鍾內給重傷了?是誰?

蘇齊轉頭望去,見到窗邊有著一個身影,而看到這個身影之後,蘇齊的表情瞬間凝重了起來。

此人身姿修長,身穿淡紫色和灰色相間的運動裝,卻看不出男女,因為此人,帶著一副麵具。

這是一副蓋住整張臉的鉛灰色麵具,上麵有著暗金色的兩道紋路,從額頭兩側起,穿過眼洞,在下巴處匯合,成一個V字形。很簡單的一個圖案,卻透著詭異與威懾。

蘇齊麵色凝重,沉聲道:“迷!”

幾人一見這家夥,也不由全部做出了戰鬥的姿態,畢竟在場的都是見多識廣的玩家,迷之組織這個神秘又強大的勢力自然都是知曉,也知曉這個組織隻為了自己的目的辦事,是不是壞人不好說,反正肯定不是好人。

蘇齊定睛打量了一眼,此人左手拿著一直口徑大得出奇的手槍,而右手則拿著一枚金屬牌。蘇齊見到那枚金屬牌不由眼神一變,驚呼:“K4?”

而那帶著麵具,氣場強大的人,隻是慢慢後撤了兩步,來到了窗邊,然後突然發出了低沉的聲音,說了一句:“需再確保一個實驗體數據的安全。”

留下這樣一句莫名其妙話,那麵具人霍然躍出窗子,不見人影。

漠敵開了一槍,沒有打中。蘇齊則急忙跑了過去,附身看了一眼,卻已經見不到那身影了,不知道去了何處。

“可能是跳到八樓去了。”風穹說道:“這家夥實力堪比飛虎團的高級傭兵。”

“可是他手中為什麽那著一隻號牌?!哎!”蘇齊泄氣地重重拍了一下窗台,放棄了追擊的想法。

風穹疑惑道:“號牌?”

“嗯,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得到過,極少數的一些特殊喪屍身上,會掉落一個金屬號碼牌,K開頭後麵接著數

字。”蘇齊說道:“這是‘迷’之組織的實驗品編號牌,我有一個任務就是收集這種號牌。”

“哦?那這次被他的拿走的那個…”

“是K4,看來,十樓那個血屍就是‘迷’的實驗品之一了。”蘇齊皺眉道:“他們為什麽會搶在我前麵奪回號牌呢,難道他們知道我在收集號牌?”

蘇齊從範默處得知,這些帶有號碼牌的喪屍都是迷之組織的實驗品,而且這些實驗品的相關數據都記錄在了金屬編號牌上,蘇齊的考核任務中就包括奪取K1~K5號實驗牌中的兩個。不過此時K4已經被一位迷之組織的成員給拿走了,任務難度不由又上升了不少。

風穹想了想,道:“可能,迷之組織就是在近期回收這些號牌。”

蘇齊點頭道:“不管如何,我都要加快速度去搜尋這幾隻實驗品了,至少要趕在迷之組織回收前搶來兩個。”

風穹又說道:“但是他最後那一句話是什麽意思?”

“‘再確保一個實驗品’?好像是對誰說的啊。”

談到此,蘇齊和風穹轉過身,看向了那個老者。

正掏出了繃帶的夏沫看了看蘇齊和風穹的眼神,不由動作一頓,問道:“要幫他麽?”

“先等一下。”蘇齊看著麵色蒼白的老者,問道:“你認識這個男人?”

老者也不在意蘇齊製止了夏沫要為自己治療的意圖,隻是自己捂著被轟開的肩頭,靠著牆壁,平淡道:“印象中,一個多月前他來過一次,好像要給我注射什麽,但是被我跑掉了。後來他就上樓去了。”

“他最後一句話,不是對你說的?”蘇齊問。

老者搖了搖頭,看著蘇齊說道:“應該是對你們其中的某個人說的。”

“嗯?”蘇齊眉頭一皺,心生不解。

那迷之組織的成員,扔下一句“再保護一個實驗體數據的安全”便抽身離去,而這句話透露的意思似乎是在告訴另一個人,除了K4以外,還要保證一個實驗體的安全才行。

可是,他是說給誰聽的呢?

蘇齊有些摸不著頭腦,看老者的樣子也不像說假話,而且幾人若是晚下來一步,這老者就要被那家夥槍殺了。

而對身邊幾位玩家說的那就更不可能了,畢竟這幾位都是自己的朋友,又都是玩家的身份。

“嗯?”蘇齊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既然自己能夠有機會加入範默那個神秘組織,那會不會也有玩家能加入“迷”呢?

蘇齊有些動搖,望著周圍幾人,卻覺得沒理由誰會和迷之組織有關係。

丁海濱見狀,便搖頭道:“不要隨便被那人混淆了視線,先把接下來的事情安排安排。”

“嗯。”蘇齊點點頭,隨後看了看那個老者,親自蹲下身,接過夏沫手中的繃帶,幫老者處理肩頭的槍傷,同時問道:“樓上的家夥已經死了,我們還需要做什麽?”

之所以蘇齊從夏沫手中接過繃帶,因為對這個平和的老頭蘇齊還是心存戒備的,所以沒有讓夏沫靠近。

老者也感受道了蘇齊的戒心,擺手道:“不用給我包紮了,都是死過的人了,要不是為了這幾本書,我早就一了百了啦。這樣吧,你們把這些書籍,都帶回人類基地去。”

係統提示音響起,任務內容更換,要求幾位玩家帶一百本書籍送回基地圖書館,獎勵依舊有著每人一本可用於提示技巧值的書籍,並且還可以得到基地圖書館的獎金。

“哦,跑腿就行了。這個任務倒是簡單了不少,還有額外的獎金了。”漠敵笑了笑,準備開始搬書。

“等等!”蘇齊叫停了幾人,隨後繼續為老者包紮傷口,同時蘇齊問道:“老先生能否等我一段時間。”

老頭看了一眼蘇齊,隨後點頭說道:“我還能撐過今天。”

“好,不會太久我們會回來搬書的。”蘇齊轉頭對幾位玩家說道:“我們走。”

漠敵幾人都疑惑蘇齊此話的意思,等到走到了樓梯處,看著步伐急促的蘇齊,漠敵開口味道:“怎麽不先做任務?”

蘇齊解釋道:“迷之組織已經開始回收實驗體號碼牌了,我要是不抓緊,豈不是又要少一個號碼牌。”

“那你知道下一個實驗體在哪麽?”風穹問。

蘇齊一邊下樓,一邊說道:“我懷疑就在死亡學院!所以我打算先去把死亡學院最後的一棟辦公樓也刷了。”

風穹疑惑道:“你是怎麽推斷出來那裏可能有的?”

蘇齊說:“從那人最後的話語裏,我感覺他的意思就是死亡學院還有一個實驗體。”

“這是怎麽推斷的?”風穹一時想不明白。

蘇齊解釋道:“他說‘再保證一個實驗數據的安全’,不管是對誰說的,總之有些急切,不然也不可能當著我們麵直接說出來。那麽我猜測,很有可能是還有一個實驗體在死亡學院,所以他才害怕被我們搶了先。”

風穹點了點頭,一邊跟著蘇齊往下趕,一邊問道:“那可是特殊區域的最後一片領域了,難度會很高,你有把握麽?”

“還真是沒有把握。”蘇齊腳步一頓,回頭看了一眼眾人,問道:“可能很冒險,但我希望你們能幫我,這個任務很重要。”

連城點頭說道:“剛剛都是準備充足過來的,在這棟樓裏也沒有太大消耗,去試試看也沒問題。”

漠敵則一邊填裝彈夾,一邊笑道:“團長大人都發話了,刀山火海也去得。”

“那就走吧。”蘇齊急匆匆地趕下樓,直奔辦公樓最後一棟去了。

從教學樓的一樓殺到十樓,這一棟大樓一共20%的探索度已經全部完成,隻要再刷通了辦公樓,那死亡學院這塊特殊區域的地圖就算全部打通了,可以領取豐厚的獎勵。

但是,特殊區域的難度一向是隨著探索度的增加而增加的,越往後越難。而教學樓的難度對於幾人來說並不算多艱難,可終究已經是有些費力氣了,這還是在走劇情沒有太多參與戰鬥的情況下。

那麽,辦公樓要麵對的難度究竟會是什麽樣子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