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漠敵直播視頻的評論區,又炸起了一波評論。

“我去,墨公子啊。”

“啊啊,竟然還有別的玩家敢進區間亂域。話說把音頻關了算怎麽回事。”

“墨公子還真是神出鬼沒啊,在這都能碰到他。”

“墨公子是誰?”

沒人想到漠敵竟然在區間亂域還碰到了墨公子這位戰榜有名的大神,都是非常的意外。

亂域中,漠敵和墨公子及弱水三人走出警局,同時墨公子聽了漠敵的話語,不由眉頭微皺:“兩道身影?”

嘟囔完一句後,墨公子轉頭看了弱水一眼,弱水則點了點頭。

“對啊,我剛剛以為是你們呢。”漠敵說了一聲,隨後看了一眼墨公子的神情,問道:“怎麽,你知道是誰?”

“嗯,我和弱水之前也看到了兩道人影,還和他們打了個照麵。”墨公子談及此,麵色嚴肅了起來。

漠敵聞言問道:“知道是誰麽?”

“那兩人都帶著麵具。”

“麵具?”

墨公子點頭道:“迷之組織的麵具。”

“什麽?!”漠敵霍然一驚,道:“居然是他們。”

迷之組織一直是個神秘又帶著邪惡色彩的組織,似乎是有著一批科學瘋子,在搞各種各樣的實驗,同時手下有著一群帶著麵具的強大人物。

漠敵自然是對迷之組織也有一些了解,所以聽得墨公子確認對方是迷之組織的成員,頓時也是心中驚異,問道:“他們怎麽在這裏?”

“好像在找什麽,應該是在執行什麽任務。”墨公子說道:“之前我和弱水無意間看到那兩個人不遠處殺掉了一隻喪屍犬,一開始沒看清他們是迷之組織的,就湊過去想看看是玩家還是npc,誰知道那兩人發現我們兩人之後,二話不說直接就動手,其中一人持槍,一人拿著一把太刀,對我們就發起了攻擊。”墨公子臉上浮起一絲怒色,道:“因為我和弱水之前遭遇了一波喪屍攻擊,所以體能值和生命值都不是全盛狀態,而且那兩人實力不俗,我們沒能敵過,就隻好逃跑,那兩人追殺了我們一段距離,後來不知道什麽原因放棄了。我和弱水都受了傷,差點被幾隻喪屍犬殺掉,後來就躲進了這家醫院,找了些藥品,在這裏休息恢複狀態,直到看到了你。”

墨公子指了一下警局對麵他們剛剛所在的建築,那正是一所醫院。

漠敵麵色也不太好看,道:“原來如此,沒想到迷之組織的家夥這麽心狠手辣,對了,你看清他們臉上的麵具是什麽樣的了麽?”

“紫色,眼眶處帶有金色的花形的圖案。”墨公子如此回答。

“紫金級?”漠敵道。

墨公子見狀問道:“我之前做任務的時候倒是見過灰白麵具的,紫金的沒見過,這代表著什麽麽?”

漠敵作為一名曾經的黃金社團精銳玩家,一些情報還是知曉不少,其中也有關於迷之組織的部分。而墨公子是一個實力強大的散人玩家,雖然戰力不俗,

但是所掌握的資源情報還是少一些。

漠敵便向墨公子解釋道:“以前我看到過相關的情報,迷之組織的成員,按麵具的顏色分為幾個等級,其中灰白是最低級的成員,不過實力也已經有了中級傭兵那個水準。而灰白往上,便是紫金,其實力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的中級傭兵,比高級傭兵也相差不多。紫金之上還有暗金,這個等級的成員實力,和高級傭兵比也是隻高不低。”

“的確很強啊,單單兩個紫金就把我追殺的狼狽。”墨公子點了點頭,道:“不過先對我出手就是他們的不對了,我還打算去跟他們比劃比劃,報一箭之仇呢,就是把握不大,正猶豫呢。正好碰到你了,你要不要去上他們那搞點事情?”

漠敵笑了笑,道:“巧了,我也想報一箭之仇,而且之前也沒有什麽把握才沒有冒然追上去,這下碰到你,咱們一起去看看迷之組織究竟在幹什麽也未嚐不可,說不定還能有意外收獲。”

墨公子握拳道:“就這麽說定了。”

“我說…你們兩個說的這麽起勁,可是知道怎麽能在這鬼地盤找到迷之組織那兩人?”弱水這時無語地瞥了二人一眼。

“呃…”墨公子和漠敵相視一眼,有些尬尷。

“不要在意那些細節。”臉皮厚度明顯優勢的漠敵擺手道:“要是能碰上,再動手,不然咱們就消消停停地穿越到J區吧,我感覺應該差不多。”

“你們團長不是穿越過這裏麽?有沒有什麽訣竅啊。”墨公子問了一句。

漠敵知道在現在的情況下沒必要隱瞞太多,不過也不方便透露的太仔細,就簡要地說道:“十七他算是運氣好,好像是正好趕上那時的加姆有些事情,區間亂域內的一些強大喪屍也沒有發現他,他撿到了一輛車,沿著公路誤打誤撞地闖到了J區。”

“聽上去他運氣真好啊。”墨公子羨慕地感慨了一句,隨後說道:“不過能在14級就橫穿區間亂域,的確是讓人震驚。以前也以為他不過是運氣好,等自己進來之後,才明白在這個危險的領域,可不是運氣好就能活命的。”

“沒錯啊,所以說認他當作我團長呢。”漠敵感慨了一聲,隨後眼神微變,故作開玩笑的語氣說道:“我們團長可是把凡宇、風穹等大神都拉入夥了,你這尊大神,有沒有來入夥的可能?”

墨公子摸了摸鼻子,搖頭道:“暫時還沒有加入社團的打算啊,自由自在慣了,就想滿世界溜達。”

“沒事沒事,我們流亡者對團員的要求可不多,你聽這名字,流亡者,就是一群無家可…呃,一群誌在天下浪跡四方的豪俠嘛。這名字就是我起的,我以副團長的名義保證,不會對你有太多要求,對弱水也一樣,怎麽樣,心動麽?”漠敵一頓厚顏無恥旁敲側擊的忽悠,企圖把墨公子這位戰榜上名列前茅的大神拉上賊船。

墨公子回頭看了一眼弱水,弱水則是麵無表情,沒有任何表示。隨後墨公子便對漠敵笑道:“我和弱水還沒有遊蕩夠,入團的事情以後再說。不過我保證當我們有

加入社團的想法的時候,會第一時間考慮流亡者的,好吧?”

“好吧,你是大神,我請不動你。”漠敵歎了口氣,隨後說道:“雖然我們現在才剛剛起步,但是我們肯定會做出一番成績的。雖然我是個愛吹牛的人,不過這句話是真心的,因為啊,我們這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社團,召集了一群無所畏懼的人,有著一個死不服輸的團長,和一個舉世無雙、才貌雙絕、風神秀徹、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副團長大人。”

“…要是沒有最後一句說不定我就被你打動了。”墨公子虛著眼看了一眼表情自信自然的漠敵,弱水也在一旁翻了翻白眼。

“好了,深度交流就到此吧,我要開音頻了,畢竟我還在直播,希望不會影響到你們兩個。”漠敵如此說著。

墨公子點頭道:“開吧,直播不開音頻,低下估計都要罵瘋了吧。雖然我不太喜歡被人關注,不過以前也看過幾次你的視頻,這次有機會和你一起組隊闖蕩區間亂域,倒也瀟灑。”

“好的。”漠敵打開了音頻,隨後故意說道:“好的朋友們,我和墨公子交流了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現在繼續正常直播,我們呢,現在打算…嗯,走一步看一步吧。”

漠敵嘟囔了一句廢話,然後三人繼續向前行進。

“我還特意買了個指南針,不過壓根不管用,還得靠感覺來找方向,而且這霧氣蒙蒙,光線昏暗,一不小心就會‘鬼打牆’。”墨公子努嘴道:“話說你們團長是真聰明,直接就順著公路走,的確不容易迷路。”

“可是我按照他的提示,依舊是找了半天才找到公路的位置。”漠敵說道:“而且走到現在,也沒發現一點快出去的跡象。”

“畢竟是區間亂域啊。”墨公子如此說了一句,隨後見到不遠處的斷壁殘垣裏殺出了幾隻喪屍。

漠敵和弱水直接抬槍射擊,直接擊斃了前方的幾隻,而其中一隻鬼屍喪屍實力較強,竟是身形閃動,避開了漠敵的一槍,直奔三人正麵殺來。

墨公子毫不驚慌,淡定地抽出了腰間纏繞的金屬鎖鏈,猛然揮舞,同時喝到:“星雲鎖鏈!”

啪得一聲,那跟鎖鏈霍然如同灌注了一股能量一般,瞬間繃直地刺了出去,直接精準地貫穿了那鬼屍的左肩鎖骨。

“星雲氣流!”墨公子手腕一抖,那鎖鏈再次放軟並且盤旋甩動,死死纏住了這隻鬼屍。

漠敵霍然向前一步,揮拳而去:“天馬流星拳!”

嘭,那喪屍被一拳打在頭上,直接被打倒在地。

“哼,你以為就你是聖鬥士麽?”漠敵拽拽地吹了吹拳頭。

“我有說過我是聖鬥士麽?我隻是學會了幾個仙女座瞬的招式而已,再說你那不是天馬流星拳,明明是很普通的強擊衝拳而已吧?唬誰呢?再說你直播的時候就這麽逗比好嘛?”墨公子吐了一大串的槽。

弱水在後方再次翻了翻白眼,嘟囔道:“出了亂域可得離漠敵遠點,總和這種人玩,容易把小墨帶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