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間亂域中迷霧重重,似有似無的危險氣息時刻漂浮在這裏的每一個角落。

五道身影,前行在這凶險之地中。

“黑茗的耳朵上有增加聽力的東西,所以沒見到你們就聽到你們談話了。而我們之所以在這裏等你們,是因為這裏距離迷之組織分基地大概一千米遠,這個距離是比較安全的,不會被發現的。”白櫻在前進途中如此說道:“根據調查,我們這一次的對手,應該是四個灰白級、兩個紫金的迷之組織成員,以我們目前的實力,與其交戰取勝是沒有問題的。”

寒綾眉頭微皺:“調查的信息確認準確麽?”

黑茗走在後方,雙臂枕在頭後,他吊兒郎當地說道:“這可是你師父倉雋調查出來的,你有問題麽?”

“那又怎麽了。”寒綾眉頭微皺:“誰也不能確保在這段時間有沒有變化發生,小心為妙。”

“說的對。”黑茗像模像樣地拍了拍手。

寒綾回頭白了他一眼,白櫻也回頭瞪了他一眼,隨後轉過來看向寒綾說道:“這點我們心裏有數,不過有情報表明,迷之組織正在忙其他的事情,暫時分不出其他人手來協助這裏。”

蘇齊這時問道:“除了這些明麵上的人手以外?基地內就沒有其他防禦設備麽?比如陷阱地雷一類的?”

寒綾看了一眼蘇齊,隨後搖頭道:“這點並不能確認,但是這是個臨時基地,想來不會有太強的防禦設施。不過你考慮的很有道理,到時候我們該注意一點。”

蘇齊聞言沒有再說話,他心中思索著接下來的戰鬥,心頭隱隱覺得不太妙。

四個灰白級的迷組成員和兩個紫金級成員,灰白級成員的戰鬥水平比較低,頂多和中級傭兵差不多,在蘇齊不注射藥劑不激活病毒的情況下就能對付的那種。而紫金級的實力比灰白級要高一些,曾經漠敵在區間亂域中就遇到過兩個紫金的迷組成員,其實力大概和蘇齊注射三種buff藥劑後的全盛狀態相當,甚至還更強一分。

至於白櫻和黑茗的實力,蘇齊大概有個印象,從剛剛黑茗與寒綾交手的情況來看,想來應該是比自己隻強不弱,當然前提是自己不激活病毒,不過身為這個組織的成員,蘇齊猜測黑白二人身上必然也會有些其他底牌。

自己這一行四人外加蘇二這A檔丁等喪屍,對付四個灰白和兩個紫金的確是勝算多一些,但這隻是考慮必然會出現的戰鬥力,而“變數”還沒有被計算進去。

畢竟現在是要前往迷組的臨時基地,那是人家的主場!

所以,看來接下來的戰鬥不會比和南燼作戰簡單分毫,甚至更加危險。

就在蘇齊思索的時候,這邊黑茗大搖大擺地走到蘇齊身邊,一副趾高氣昂的語氣說道:“不用害怕小兄弟,知道你是範默教授看重的醫藥玩家,可能戰鬥上比我們差一點,但是從剛剛你出手的情況看,倒是有幾分自保能力。這就夠了,雖然我不會特意的去保護你,但是想來以我們的實力,也不會給你留下什麽壓力了。”

“呃…那樣最好。”蘇齊淡笑一聲,不以為意。他不是像寒綾那樣好勝心強

的人,所以黑茗的自以為是也好,恃才傲物也好,蘇齊還是沒有那麽反感的,隻要他和自己能站在同一戰線上就好。

“雖然看上去你不如這妞強,不過態度就好多了,一看就是懂規矩的人。”黑茗笑了笑,隨後瞥了一眼蘇齊身後的蘇二,說道:“你這喪屍挺有意思的哈,我們副隊長也有兩個喪屍,比他強多了。不過你這個看上去也不賴,至少能幫你擋擋槍。”

蘇齊張了張嘴,卻還是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白櫻看了蘇齊一眼,隨後說道:“黑茗的廢話你不用當回事,不過既然你是醫藥玩家,到時候不必逞強,我們會盡量掩護你的。”

聞言,寒綾回頭看了一眼蘇齊,麵色露出了幾分玩味。

蘇齊也是有些無語,看樣子範默倉雋並沒有把自己全部的實力水準告訴黑白兩人,這兩人把自己當成範默那樣的醫藥型人才了,對自己的戰鬥能力不抱信心。

不過蘇齊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倒也不是蘇齊扮豬吃老虎,畢竟自己說“我實力其實很強”總是顯得沒有什麽說服力。而且二人對自己的實力稍微低估一點,也總比高估一點強。

一行人保持著不快不慢的速度,小心地向迷之組織臨時基地靠近著。路途上碰到幾隻喪屍和喪屍犬,都被幾人並無難度地解決掉了。

白櫻除了亮給蘇齊和寒綾看的那一柄單持的步槍以外,還有一把銀色的女式手槍,傷害和射程也都是手槍中比較頂尖的,而且以白櫻的射擊技術,配合那高級的眼鏡輔助,完全可以在喪屍從迷霧中剛露頭的時候就被射傷甚至斃掉,隻有些高級的喪屍和速度快的喪屍能靠近幾人。

沒過多久,幾人視線中出現了一座商場,商場的外圍還遊蕩著一些低檔的喪屍。一行人在一處斷牆處隱蔽了起來,遠眺著大廈那邊的情況。

“這些低檔喪屍應該是迷之組織故意吸引過來做遮掩的,說不定哪個身上就安裝了感應器或者監控器。”白櫻望著那邊,在眼鏡的輔助下,比蘇齊幾人看得更清晰一些。

幾人聽到白櫻的話語,都沉默著靜等下文。

白櫻繼續道:“我們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避開這些喪屍潛伏進去,二是迅速闖進去。”

黑茗扶著斷牆,聞言低聲問道:“這些喪屍最多是什麽水平?”

“最多是C檔。”白櫻如此說道。

“那潛伏和硬闖都可以啊,我推薦硬闖。”黑茗隨手扣下一塊泥土笑著說道。

白櫻瞪了他一眼,隨後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潛伏進去吧。”

“喂,不至於吧老姐,能不能好好玩。”黑茗無語地翻了翻白眼。

這邊白櫻從包裹中拿出了一瓶噴霧,往自己身上噴了一些,又遞給了蘇齊和寒綾。

蘇齊拿起看了一眼,是一件很實用的道具。

【隱蔽噴霧】

【類型:消耗品】

【使用要求:20級】

【功能:掩蓋你身上的氣味,使你在短時間內不會被喪屍等生物嗅到。(對高檔喪屍可能會失效)】

【備注:這種由氣味被證

實其味道優先值要超過韭菜、大蒜、屁、寢室老大的腳臭味等,所以也能掩蓋你身上的人類氣味。】

這東西蘇齊曾經見過,但是市麵上並不常見,一般在征傭軍和聯合軍中做一些高級任務的時候才有機會獲得。

有了這個東西,隻要行動時隱蔽一點,不要和喪屍正麵“對眼”,也就不會被喪屍發現,是個潛伏偷襲的好東西。

噴過藥劑之後,這邊蘇齊指揮蘇二先行一步,走到大廈前時,蘇二故意吼了一聲,並搬起石頭砸了旁邊的牆壁,鬧了很大動靜,成功將周圍喪屍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蘇齊四人立刻行動,離開掩體,小心而速度迅猛地闖進了大廈之中。

幾人不知道的是,在基地內的某間房間裏,他們幾人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塊顯示屏上,已經進入了監控範圍。

盯著顯示屏那帶著灰白麵具的成員頓時警覺,拿出對講機說道:“警報,大廈東門有四名冒險家靠近,有闖入基地的企圖,實力未知。”

“小心應對,不要貿然出擊,你繼續監控視野。”對講機中一個聲音傳來,隨後說道:“其他人都在地下停下車集結。”

這邊,三名帶著灰白麵具的迷之組織成員和兩位帶著紫金麵具的迷之組織成員很迅速地集結到了地下車庫。

一名帶著紫金麵具的男子冷聲道:“他們可能是奔著K5來的,也可能是奔著那份情報來的,大家一定要小心應對。千萬不要輕敵,必須保證K5和情報,即使死也要將入侵者擊斃!”

三位灰白級成員默然點頭,沒有一絲異議。

另一名紫金成員則是道:“K5現在的情況非常不穩定,如果,我是說如果對方要是真的很強,我們難以保護基地周全的話,就把鎮定劑取消,把狂暴藥劑填滿,讓K5去和他們作戰。”

“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完全可以這麽做。”另一名紫金成員也讚同,隨後又說道:“這次戰鬥,我們是孤立無援的,一旦有失,我會立刻發起基地自毀程序,你們懂麽?”

眾人異口同聲道:“死戰。”

而這在皆大廈內兩方人馬都不知道的是,在大廈外,蘇齊幾人剛剛躲藏過的那麵斷牆處,又出現了一道身影。

是一個穿著長袍,帶著兜帽的女子,這女子抓起一把斷牆上的塵土,放在麵前嗅了嗅,隨後她輕哼一聲,向大廈走去。

而在她的臉上,帶著遮住口鼻的奇怪麵罩。

她正是從南燼那裏趕來的女子。

而在她走向大廈不過短短半分鍾,又是一道身影來到了斷牆邊上。

這道身影身材瘦小,但從背影上看似乎是一個還沒長大的青少年,但是從此人滿下巴胡茬的麵容上,還能確認這是一個中年人。

這位身穿灰色衣服的中年人帶著一副粗框眼鏡,掃了一眼斷牆邊上,隨後笑著搖頭道:“傻丫頭,這反追蹤技術還是不到家啊。”

嘟囔之後,男子又摸了摸鼻子,麵色上浮起了幾分嚴肅地自語道:“也對啊,畢竟這可是一位‘半張臉’,你怎麽也不是她的對手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