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作為黃金社團之一,在一區之中開設分部,也是要培養多名精銳玩家去占領各大榜單上的席位的。

單單戰力榜前百一張榜單上,桃源就足占有十幾個名額,令人汗顏。

其中世外炎隕的名字,更是在J區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此人是桃源的內部骨幹成員,投放到J區分部就是為挑大梁用的,而炎隕也的確不負眾望,穩居J區桃源戰力第一人,在戰榜上也是穩居前十。

在兩天前,炎隕還是戰榜第五呢,不過最近幾日下滑到了戰榜第8,當然,這個名次也是足夠人們仰慕一番。

而且韓雲朝這次找桃源合作,還為桃源的幾位主要成員更新了一下身上的裝備,其中也包括炎隕。

炎隕在幾日前就升到了30級,利用社團資源幾乎換了一身的30級A檔裝備,唯一件不是30級A檔的戒指,卻是25級S檔,也就是炎隕在狩魔之戰中的軍功獎勵,屬性如蘇齊的探險者外套一樣逆天。

炎隕手持一把青冥古劍,身穿暗紅色戰鬥製服,身材高瘦,劍眉星目,眸子裏的冷傲如電光般攝人。

“世外炎隕,求一戰!”炎隕單手負在身後,冷喝了一聲,同時眼神已經鎖定了台下的蘇齊。

蘇齊也不含糊,拿起混有亢奮藥劑和改良型腎上腺激素的藥劑杯灌了一大口,隨後又以頭疼治療術解除了又一層的抗藥性,再注射了可以削弱痛覺提高身體機能的阻斷藥劑,最後還頂著一層抗藥性使用了子夜迷香。

一共四種藥劑,前三種百分百發揮藥效,最後的子夜迷香隻有百分之七十的藥效,但是已經足夠了。

因為正規決鬥規定不允許別人幫忙注射藥劑,但是作為精通醫藥的玩家,是可以自行注射buff藥劑,所以沒人出聲阻攔。

蘇齊一步踏上戰台,身邊的蘇二也直接跟了上來,畢竟這是蘇齊以自己能力控製的喪屍,是有資格上台的。而漠敵之所以沒有帶著二傻,隻是因為二傻實力還是不足而已。

眼看著蘇齊使用了多種藥劑的炎隕隻是冷哼一聲:“有抗藥性的存在,即使你注射多種buff藥劑又能如何?是狗急跳牆了麽?”

蘇齊冷淡道:“你可以試試看。”

“紅顏出戰,夜十七宿!”

戰鬥,開始!

炎隕沒有急著動手,一對鷹目漠然盯著蘇齊,冷聲道:“聽說你身上有很多秘密?”

“還好。”蘇齊不冷不熱的回應,同時做出了戰鬥姿態。

“我很好奇,一個像你這般普通的小子,是怎麽有資格闖進K區戰榜前十的,莫非K區的戰榜水平比我們J區差這麽多?”

“嗬,一會你就知道了。”蘇齊輕蔑的笑了一聲,隨後快步向炎隕靠近了過去,同時身後帶著魔鬼麵具的蘇二也緊隨其後,殺向炎隕。

炎隕輕哼一聲:“不自量力。”

鏘!

暗殺者短刀攻向炎隕肋下的時候,炎隕揮劍擋下,隨後蘇齊刀鋒再轉,卻還是被炎隕迅速擋下。

此時一對鋼錐從蘇齊腋下適逢其時的飛向

了炎隕的臉頰,炎隕輕哼一聲:“雕蟲小技!”

隻見炎隕長劍舞成扇形,直接擊飛了一對鋼錐,不知打到了哪裏,隨後炎隕又古劍回轉,釋放了一個技能,古劍猛然加速,仿佛泛起電光,鏘然攔下了蘇齊刺向他腹部的短刀。

緊接著,蘇齊左手一拳打向炎隕的腹部,而蘇二的雙手也從身體飛出,抓向炎隕的雙肩。

而炎隕豁然抬腿,身體躍起,一腳精準地踩在蘇齊打來的拳頭上,身體借力淩空旋轉一圈,再次踢腿踢開了蘇二的雙手,順勢長劍橫掃,逼退了緊隨而來的蘇齊。

炎隕瀟灑落地,古劍直指蘇齊,隻聽他嘲笑道:“原來所謂的K區第一刺客,也不過如此,即使你的‘子夜迷香’減緩了我的速度,可你還是奈不了我何,你的速度,太慢!”

炎隕隻見叫出了子夜迷香的名字,蘇齊自然沒有意外,畢竟對方對自己的資料掌握肯定不少。蘇齊搖了搖頭,淡笑道:“想要快一點麽?那就試試咯。”

下一刻,蘇齊霍然發動了暗殺者的影步,速度提升,化作一道殘影,再次殺向了炎隕。

炎隕目光微變,隨即冷笑道:“這還差不多。”

隻見場上蘇齊的身影刹那間來到了炎隕身前,手中暗殺者短刀猛然斬向了炎隕。

蘇二低吼一聲,將之前被擊飛的一對鋼錐調動了回來,一對鋼錐加上一雙手掌,是目前蘇二能發揮最高精準度的配合,如果麵對群體形的敵人,蘇二完全可以把身體分裂十幾份出去對戰,不過麵對炎隕這種頂尖高手,蘇二能發揮的力量有限,隻能集中精神力控製雙手和鋼錐,為蘇齊提供騷擾攻擊。

但是炎隕不虧是炎隕,即使麵對蘇齊和蘇二的攻擊,已經沒有亂了陣腳,一把古劍竟是防禦的滴水不漏。

場下實力稍差一些的觀眾幾乎看不清兩人的動作,隻見一道黑影在炎隕身邊不斷閃爍,蘇二站在不遠處,指揮鋼錐和雙手不斷的多角度騷擾攻擊炎隕。

隻聽一串叮叮當當的撞擊聲傳來,甚至有火星閃爍。

“這…竟然有玩家能達到如此速度!?”場下觀眾看到蘇齊急速的身影感到震驚。

旁邊一人說道:“果然是K區前十的強者,本身戰鬥力就強,甚至控製的喪屍的實力也如此駭人。不過炎隕也不俗,竟然在這樣的攻勢下還能防禦的滴水不漏。”

“哼,再快有什麽用,夜十七明顯已經拚命的進攻,而炎隕似乎還沒有盡全力,隻要他防禦下這一波攻勢,就是夜十七的死期!”一位支持炎隕的玩家冷哼說道。

在大部分J區對蘇齊不是很了解的玩家驚異於蘇齊展現出的速度和戰鬥力,但是卻並不看好蘇齊,因為此時蘇齊拚命的在進攻,而炎隕隻是防禦而已。大家知道,對於蘇齊這種刺客型玩家,如果短時間內不能拿下對手,必然隻能等到自己的死期。

但是如同身處暴風眼般的炎隕卻是沒有這樣想,現在的他幾乎是蹦緊了所有神經,防禦著一波又一波迅猛而致命的攻擊。

原本炎隕以為隻要撐過短短的一段時間,自己就能迎來反攻的時刻,但是事到如今炎隕發現自

己還是小看了這個從K區來的不速之客,自己在這樣狂亂的攻勢中竟是落得了一個被動的局麵,如果在這樣下去,炎隕發現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炎隕知道,自己必須打破被動的局麵。

隻見炎隕以古劍蕩開蘇齊刺向他頸側的短刀,再揮肘擊偏緊隨而來的拳頭,又轉身間避開了淩空抓向他的一對手掌,隨後炎隕身上氣勢猛然上漲,揮舞長劍,爆喝一聲:“十萬八千劍!”

猛然間,隻見炎隕手中的古劍以肉眼難見的速度舞動,眨眼間便在身邊幾乎所有的角度掃了一遍,速度之快甚至留下了劍的殘影,猛然看去似乎有無數的劍出現在了炎隕的身邊。

在這樣全方位無死角、攻守兼備的招式中,蘇齊隻能暫時後撤一步避開鋒芒,並且為了防備接下來可能會有的招式銜接,蘇齊隻得再退兩步,拉開距離。

“好剛猛華麗的劍招,不虧是炎隕!”

“炎隕要開始反擊了!”場下觀眾泛起了興奮之意。

場上炎隕一個華麗的劍招逼退了蘇齊,見蘇齊機警的後退數步,炎隕也沒有衝動的追擊,而是再次平舉長劍,盯著蘇齊說道:“該我了吧。”

蘇齊輕笑一聲:“又不是回合製遊戲,怎麽就到你了?”話音未落,蘇齊的身影卻是再次衝了出去,配合蘇二的攻擊,再次圍住了炎隕。

“真是狂妄!”炎隕看著蘇齊再次以猛烈的攻勢圍住了自己,不由心頭火氣,但是怒極之中炎隕的招式竟出現了一絲紕漏,隨擋住了蘇齊的短刀,卻被蘇齊一拳砸在了左肋。

“這樣的攻擊力也想傷到我!”炎隕怒喝一聲,一劍斬向蘇齊的脖頸。

但是炎隕的速度卻是跟不上蘇齊的,所以不但這一劍沒斬到蘇齊,還被蘇齊又一拳砸在了炎隕的腹部。

炎隕再喝一聲:“流火劍!”

隻見那把看似破舊的古劍上,竟是離奇的燃起了火焰,一劍斬向了蘇齊的胸膛。

蘇齊瞬間便感受到了劍上的熾熱,猛然後撤,同時心底示意蘇二撤退,不能碰觸這一劍。

這把燃燒的長劍從蘇齊胸前掃過,卻被蘇齊避開,並沒有真正斬到蘇齊,但是劍上的火焰卻是燒到了蘇齊的衣服,縱使蘇齊身上穿的是S檔的探險服,卻還是被點起了火苗。如果實打實的中了這一劍,必定會受傷不輕。

蘇齊迅速拍滅了火焰,再次倒退出去。

炎隕握劍的手都在顫抖,他怒目道:“你的短刀也碰觸不到我,憑你的拳頭,讓你打一百拳又能怎樣?哼,隻要我斬到你一劍,就是你的死期!”

蘇齊這時笑道:“那你倒是斬到我啊。”

“不用你囂張!”炎隕冷笑一聲,道:“你的速度加持技能已經過了時效了吧?嗬,我看你怎麽應對這一招!”

猛然間,隻見炎隕身上的氣場霍然擴散,一股暴亂的氣息從炎隕身上迸發,隻見他的頭發無風自動,衣袂也猛然抖動起來。

“貪狼降世!”

場下瞬間沸騰了起來。

貪狼降世!S檔buff技能!威力無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