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這個劇情任務中,解決女怨靈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根據劇情走向和人物關係,你去飾演這個角色,用劇情的方式感化怨靈,以心渡之,如漠敵對拜金女那樣。

不過千萬不要以為漠敵解決的很輕鬆,要知道,在劇情中敢於選擇去死的玩家可絕不多見,而漠敵憑借他紮實的遊戲經驗和過人的劇情敏感性,選擇了與拜金女共同赴死,感化了拜金女。

而蘇齊則是沒有演全套的,他沒有把握好談話節奏和方向,激化了矛盾,因而走上另一種解決路線——強行擊斃。不過不得不說的是,蘇齊所麵對的劇情,的確難度要大於漠敵的劇情。

同樣不太容易感化的,還有6樓這一位孤僻女。

宋淩風所“扮演”的宅男席潤來到6樓最裏側的那個房間,當他打開門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一種極其壓抑的氣息。

走廊裏有著從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雖然昏暗一些,但至少能看得清周遭。但這間屋子裏麵,卻是完全的漆黑。

從這房門的位置開始,如同被分割了兩個世界一般,光明戛然而止,裏麵黑暗的仿佛是一個未知的深淵,讓人沒有勇氣走進去。

但宋淩風能感覺到,他別無選擇,隻有走進這間屋子才能完成任務。

他深吸一口氣,克服人類對黑暗最原始的恐懼,邁進了這黑暗之地。

而當宋淩風走進屋子的刹那間,他身後的房門就猛地關了起來,仿佛有一隻巨獸將他吞進了腹中。

宋淩風心裏不由咯噔了一下,但他沒有回頭去開門,以他的經驗完全能判斷出,自己若是不解決掉屋內的怨靈,絕對是無法再走出這間屋子了。

站在完全漆黑的封閉空間裏,宋淩風也能以扼製的有些心慌,他再次定了定神,試著開口道:“我是席潤,我想陪你說說話,可以麽?”

宋淩風的話音落下,屋子裏卻遲遲沒有一絲回應。

這黑暗中,除了他自己的心跳聲,便再沒有一絲聲響,寂靜的嚇人。

但宋淩風感覺得到,這屋子裏還有另一個存在,應該就是在角落裏,靜靜的看著自己。

宋淩風記得自己確認身份之後,係統給出的劇情提示,那是一個平板電腦,第一眼看去的,就是這平板電腦的壁紙。

那是一個孤單背影,走在夜色初升的街上,在她身後是路燈打下的光影,在她身前則是無邊無際的夜色盡頭,漆黑得不見前路。上麵還有這這樣一句話:

【雙目何用,不願光明

口舌何用,不願悅談

手足何用,不能遠遊

生我何用,不能歡笑】

這樣一首對仗也不工整,也不優美的詩,卻讓宋淩風感到到了那股與生俱來的孤寂與落寞。

怎麽才能讓這樣一個孤僻至極的人感化,是宋淩風確認目標後一直在想的事情。

見對方遲遲不肯不回應,宋淩風繼續道:“我知道你不願說話,也不會和別人交流。但我也同樣知道,在你的內心裏,一定是想和正常人一樣交朋友,一樣開心的說笑。不然,不然你也不會心存怨念了。”

見四周還是一點聲音都沒有回應,宋淩風反倒安心了一些,他緩緩開口道:“如果可以,我想和

你做朋友,怎麽樣?”

咻。

宋淩風感覺臉前拂過一陣寒氣,他神經頓時一緊,他能感覺到那女怨靈一定是向自己靠近了。

他忍住了掏出長劍的衝動,壓製狂跳的心跳,繼續說道:“我是帶著誠意來的哦,你別有戒心,我是真的想和你做朋友,你看,我都拿你說的話做電腦桌麵了。”

宋淩風說著,就掏出了平板電腦,打開了鎖屏鍵。

他其實也有借機打開一點光亮的,看看眼前事物的想法。

當平板電腦打開的那一刻,熒幕上的光照亮了宋淩風眼前一小片空間。

一個麵無表情的淡青色麵容就這樣出現在了黑暗中,那對沒有焦點的瞳孔正直勾勾的望著宋淩風。

宋淩風毫無準備,被驚得渾身一顫,頭皮發炸,他真是感覺做這個劇情要把自己的心髒病都嚇出來了。

“光,光,光...”那飄逸的鬼影被熒光一照,頓時倍感不自在,不滿的低吼了兩聲,揮舞手臂遮擋熒光。

宋淩風雖然有些發悚,但他能明白這時要是不把熒光關掉,肯定是要壞事的。

他迅速關掉了平板電腦,並說道:“好,好,你不喜歡我就關掉它,我尊重你的意見。”

周圍再次變得漆黑一片,而且麵前還有這一個雙目蒼白的望著自己的怨靈,宋淩風緩緩出了兩口氣。

他此時霍然能體會到這個任務的意思了,解決,那就是在規定時間內,殺掉它,或者完成它的心願,讓她散掉心中的怨氣。

明白了這些,宋淩風放鬆了神經,微微一笑,開始說道:“你既然不願意說話,那就我說你聽吧。”

“我跟你講講我小時候吧。”宋淩風放寬了心緒,如同真的麵對一位朋友一般,緩緩開口道:“以前,我爸是一位護林員,在我小時候,我和父母住在城郊外,周圍根本沒有什麽朋友,家裏也沒有電腦,所以那時的我也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玩耍。後來回到城裏上幼兒園,人家小朋友都很愛玩鬧說笑,而我卻不太會和周圍的人交流,還總是一個人躲在交流,那時班裏的同學都叫我‘木頭’,嘲笑我不會說話。”

“後來,有個小女孩主動和我說話,總來找我玩,我一開始也不會說什麽,一直都是她在說,而我一聲不吭的聽著。也不知道為什麽,她就偏偏喜歡和我說話。”宋淩風真的就平緩了心情,開始回憶自己小的時候,回想那個願意陪自己談話的女孩,那個一直陪伴自己到現在的女孩。

宋淩風就這樣自顧自的講著,講述著,自己是怎麽慢慢成長,怎麽從一個不會交談的木頭,變成了能夠統帥社團橫掃遊戲界的一團之長。

而在他麵前的黑暗中,那道與黑暗交融的身影,就安靜的聽著,一聲不響。

另一邊,來到7樓中段一間房間的伊菲,捂嘴打了個噴嚏,她疑惑的自語了一句:“誰在嘀咕我呢。”

“唉,風哥說好了是帶我做任務的,保證我安全。嗬,這下可倒好,讓我孤軍奮戰不說,還把我變成了一個男人。”伊菲不滿的碎碎念了一句,隨後打開了麵前的房門。

一股濃鬱的腐爛食品喂撲麵而來,伊菲眉頭微顰,半掩口鼻,向房間裏看去。

在房屋中正中間,正做著一個肥胖的身影。

看上去,她的體重怎麽也得有300多斤了,她頭發淩亂,衣著隨便,就那樣雙腿岔開的坐在地上,麵前擺著一堆亂七八糟的零食,四周**也全是各式各樣的零食袋。

這個邋遢的吃貨,正左手持著一根已經輕微腐爛的雞腿,右手端著一大罐可樂的吃的不亦樂乎。

伊菲看著麵前這個肥碩的女子,又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相片。

這是她確認身份後得到的任務提示,這是一張合影。

照片裏,男生陽光開朗,目露精光,一副誌比天高的豪氣模樣。他身旁的女子秀發披肩,笑容甜美,而且身材窈窕的足以羨煞旁人。

毫無疑問,這裏麵男子就是伊菲此時所扮演的有誌青年董暘,而那魔鬼身材的女子,也正是她眼前這個肥胖的吃貨。

任務提示中,有關宅男在吃貨女電腦中發現的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正是吃貨女一年前的照片。

是的,一年的時間裏,這個女子從魔鬼身材變成了肥碩無比。

而這個變化開始的起點,便是董暘和她分手的那一刻。

在照片的背麵,這樣寫著:【你曾說陪我遊覽天下風景,帶我嚐遍天下美食,但你又說我的懷抱太小,容不下你飛翔。】

看過很多狗血劇的伊菲從這短短的情報中就明白了大致的劇情,無外乎是男子胸懷大誌,一心打拚,不是很注重愛情,但偏偏女子又把愛情看得太重,苦心經營,渴望甜蜜。最後男子覺得這份愛情已經成了自己前進路上的一個包袱,便與女子說了分手。而女子難以接受,世界崩潰,最後化悲憤為食量,以狂吃的方式釋放自己心中的壓抑與憤恨,把自己搞得麵目全非。

“你...幹嘛來找我。”肥胖女抬頭看到了門口的董暘,頓時手上動作一停,呆呆的看著對方。

“你難道不是在等我麽?”伊菲看著對方,開口道:“為了我而把自己搞成這樣,值得麽?”

肥胖女微微喘了兩口氣,她咬著牙,用力搖頭道:“不是為了你,和你沒有關係,我怎麽樣用不著你管!”

伊菲很是複雜的看著這個女子,目光中有著憐憫和厭惡,她說道:“難道這就是你表達自己對這份愛情重視的方法麽?讓這份愛情毀了你,就能顯得你當初是多麽用心了?”

“你...你到現在還在挖苦我,我心裏的難受你什麽時候能理解,你就知道追求你的理想,你的自由,你是否真的在乎過我?!”肥胖女身軀微抖,帶著哭腔的朝伊菲吼了一聲。

“既然你明白他不在乎你,可你為什麽還非把自己搞成這個德行呢?有什麽意義麽?他配麽?你值麽?”伊菲此時眼眶有些微紅,她對肥胖女如此開口,但心裏仿佛想得是另一件事。

“你在說什麽?”肥胖女搖了搖頭道:“你不懂,你不懂我對這份愛有多偏執...”

“我怎麽不懂,真是因為懂了,我才會厭惡這樣的你。”說著,伊菲抬頭盯著麵前的女子道:“你是一個可憐的人,也是一個可悲的人,雖然我知道應該用勸慰的方式讓你放下心中的結,但看到這樣頹廢的你,就像看到了曾經同樣可悲的我,所以,我要把你徹底粉碎。”

話落,伊菲翻手掏出了便攜式手炮,猛然向肥胖女轟了一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