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麽感覺,自己吃虧 (求月票)

“嗯??”

像是可以而為之一般,白暮憶裝作沒有聽到清楚的樣子。

“我說當然也喜歡你。”

白慕晴還真的認為白暮憶沒有聽到,立馬就把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白暮憶的目光立刻落在了白慕晴身後已經坐起的紀阡陌身上。

那種挑釁的目光毫不掩飾,甚至是故意一般提醒起了白慕晴,幽幽的來了一句:“紀阡陌醒了。”

“什麽??”

條件反射一般轉過身,正好撞上了紀阡陌冰冷的視線,莫名心虛了起來,也不知道他聽到了多少:“你醒了?”

“……”

紀阡陌一句話也沒說緊緊地注視著她,這種目光冷的幾乎能將人凍傷,讓人愈發的膽戰心驚,這種感受還是從未有過的。

最終,他什麽話也沒說就支撐著自己身體勉強站了起來,即便,胳膊的疼痛讓他倍受折磨,可是,他仍舊默默忍受著,再大的刺激也沒有現在的給他的刺激大吧?

也沒有再把目光停留在他們身上,而是毅然轉身離開了小樹林,背影是那般孤傲冷漠,好像是世間所有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怎麽不去追?”

白暮憶下意識了開口問了句,因為他覺得在白慕晴心裏,紀阡陌的地位恐怕不比自己低,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反應了。

“為什麽要追??”

白慕晴並不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什麽不對,就算他看到了什麽,那又有什麽關係,她喜歡誰一直都是她的自由不是麽?

可是,就算被他看到也沒有關係麽?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好像誤會了什麽??”

輕輕地聲音帶著白暮憶一貫的溫柔,可是,此時此刻,白慕晴再也沒有心情了聆聽了,好像紀阡陌的存在就是攪亂她心的導火索。

“有什麽好誤會的……我喜歡我我也喜歡你,又有什麽可誤會的??”

白慕晴說的心不在焉,即便她極力不想因為紀阡陌攪亂氣氛,可是,仍舊做不到完全無障礙的跟白暮憶交流。

“你真的喜歡我麽?”

白暮憶扳正了她的身體,雙手覆在白慕晴單薄的肩膀上,使得她不得不看著他的眼睛說話,臉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的認真,四目相對的時候,白慕晴同樣是緊張的……他好認真的問自己,他的觸碰讓她手足無措整個人都是暈的,極力撇開臉,甚至想要躲開他炙熱的視線,感覺心髒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被白暮憶表白,他難道不知道喜歡的話隻說一遍的麽?這樣直接的問出來,白慕晴都不好意思厚著臉皮繼續說了。

要知道,他都沒有說出他喜歡她的話,白慕晴就已經把我喜歡你這四個字說了兩遍了,還真是吃虧哎。

“我怎麽覺得一直都是我在吃虧?”

白慕晴不滿了,不要以為那些話很煽情可卻沒有她表達的直接,聽這話,白暮憶笑了,就在她愣神的片刻,下顎突然被抬起雙唇被猝不及防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