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克的武技不可謂不強大,在他充當肉盾的情況下,大家很快就將藍爸爸給幹掉了。

“終於升級了……”沃克微笑著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現在也賺了兩百金幣,剛好買個合劑,準備明天的戰鬥。”

趙河驚愕地說道:“我隻差兩個怪物就升級了,你竟然不陪我?用不著這麽狠吧,自己一升級就跑了。”

沃克咳嗽一聲,道:“同意回去的舉手。”

艾麗第一個就把手給舉了起來,她嘻嘻笑道:“表哥,我陪你一起去買合劑。”

“我也回去吧……”勿說道,“回去休息一下,今天是有點太累了。”

趙河驚恐地看著幾人,道:“全是狐朋狗友,全是狐朋狗友啊!這天底下誰聽說過拿了藍爸爸就回去休息的人呢?我們應該趁勝追擊,好好地打怪才對。”

沃克聳了聳肩,道:“不是我不想陪你,而是我們大家都沒有治療藥水了,就算有藍爸爸還能怎麽樣?還是回去吧,要是一個不小心把命丟在這兒怎麽辦?”

“表哥說的很有道理……”艾麗對趙河說道,“趙河,你就是沒表哥一般機靈,藍爸爸雖然好,但是也要有命去耍才行。”

趙河無奈地說道:“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確實,大家已經沒有治療藥水了,就算現在有著藍爸爸,也很難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

四人一起回到了城門口,勿並沒有打算進入城市,他跟他爹一個德性,就喜歡到處漂泊

。沃克也沒有強留他,便跟自己的兩個小夥伴一起去了裝備店。

“買個合劑,確實有很大好處……”艾麗說道,“後天和那家夥戰鬥的時候,就不用怕他了。對了,那家夥叫什麽名字來著?”

“叫利亞……”趙河無奈地說道,“艾麗,你也太無視那個利亞了吧?”

沃克嗬嗬笑道:“艾麗就是這性格,走吧,我們買合劑去。”

他們進入裝備店,那服務小姐見到沃克有些驚訝,她笑著問道:“又來買東西嗎?”

“是……”沃克說道,“給我一個大藍。”

服務小姐不死心地問道:“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打算消費到五百?”

沃克咳嗽一聲,道:“我確實沒那打算。”

趙河疑惑地問道:“怎麽了?什麽叫消費到五百?”

沃克跟趙河解釋了一遍,趙河頓時大驚,他急忙對服務小姐說道:“你稍等,我回家去取錢。”

服務小姐無奈道:“對不起,我們店不對趙信父子提供特殊服務。”

趙河驚訝了:“為什麽?”

“問你爸!”

當三人買完大藍從裝備店裏出來,趙河氣呼呼地說道:“等我回去以後,一定要好好問一下我爸,他平日裏到底都幹了些什麽壞事。”

“還是不要問了……”沃克說道,“全德瑪西亞崇拜他的也就你這個當兒子的了,到時候連你都不崇拜他了,他不就過得很辛苦了嗎?”

趙河無言以對,沃克打了個哈欠說道:“後天就是跟那利亞戰鬥的時候了,這三級到四級所需的能量值足足有兩倍,我這麽點時間自然是不能再升級了。也好,這也算是公平戰鬥,我想去好好練習一下武技。”

“去哪兒練習?”趙河問道

沃克道:“去召喚師峽穀吧,那兒隻是虛擬體,死了也能複活。”

趙河點頭道:“行,不如我陪你練習一下,今天就讓我跟你單挑吧。”

“那真是太好了……”沃克高興地說道,“我們來比試一下吧。”

艾麗笑著說道:“那我來觀戰,表哥,一定要加油哦。趙河,你也一定要……額……算了,當我什麽都沒說。”

三人說說笑笑地朝著虛擬召喚師峽穀走去,可是當來到召喚師峽穀的時候,他們發現嘉文五世竟然也在這兒!

“你們怎麽來了?”見到沃克幾人,嘉文五世疑惑地問道。

沃克解釋了一下,嘉文五世頓時笑道:“也好,我也升級到三級了,我們一起練練看吧,艾麗,你跟沃克組隊,我跟趙河組隊,看看誰能贏。”

“好哦……”艾麗笑道,“這樣就熱鬧多了呢,我們現在算是兩個打一個半,也占了優勢。”

嘉文五世點點頭,他對看守者說道:“切斷經驗模式,我們幾人要進去比試一下。”

看守者恭敬地說道:“是,皇子殿下……”

四人興致勃勃地進入了虛擬召喚師峽穀,當出現在裏麵的時候,沃克第一時間對艾麗說道:“艾麗,我們兩個算是法師,在物理攻擊方麵並不如他們兩個。所以我們最好的方法就是一起走一路,你的技能剛好可以輔助我,早日擊潰他們兩個。”

艾麗點頭道:“好的,我聽你的。”

兩人一起買裝備,沃克買了一個增幅典籍加一瓶治療藥水,而艾麗則是買了一個上古錢幣,兩個治療藥水和兩個藍藥。

“走吧。”

沃克哈哈大笑一聲,與艾麗一起走向了中路,當來到中路後,他們發現自己竟然要早到許多,便一起躲進了草叢之中。

不一會兒,趙河趾高氣揚地出現了,他看了眼草叢,對身後還在慢悠悠趕路的嘉文五世說道:“嘉文,我們一起躲草叢裏吧,父輩們的草叢三劍客名號,我們可千萬不能埋沒了

。”

“有理……”嘉文說道,“進去吧。”

此時趙河與嘉文還有十來米的距離,他興高采烈地朝著草叢走去,沃克沉聲道:“艾麗,等他進入草叢的一刹那,我就給他來個猛擊。之後他肯定會想逃跑,你那時候立即束縛他,記得再攻擊一下觸發你的魔法效果。之後,你再攻擊兩三下,而我一直保持攻擊,等殺掉趙河,嘉文追來的時候,我可以利用瞬間移動逃脫。”

“好主意……”艾麗咯咯笑道,“可惜是虛擬召喚師峽穀,不是真的殺了他。”

“作為朋友能別說這樣的話嗎?”沃克無奈地說道。

此時,趙河還什麽都不知道地朝著草叢走去,當他就要進入草叢的一刹那,沃克眼神一冷,道:“開始!”

刹那間,沃克右腳一跺,身子立即向前一步,他手中匕首一劃,劃向了趙河的咽喉。趙河一時躲避不及,吃下了這一記攻擊。沃克並沒有停止攻擊,他立即就丟出了匕首殘影,這一瞬間攻擊刷新,他又是身子一轉,將匕首刺進了趙河的腹部!

“轟!”

趙河的腹部出現一絲能量爆炸,他一口鮮血噴出,沃克並沒有停,他身子朝著左邊輕挪,正好擋住了趙河的退路,趙河隻好繞路走,而艾麗也趁機進行了兩次攻擊,趙河一時間極為脆弱。

“我擦!”

趙河自知上當,他趕緊朝著嘉文跑去,嘉文此時也已經發現了,趕緊朝這邊趕來。

“光!”

艾麗輕吟一聲,她手中的法杖釋放出了一道光芒,煞是好看。隨後,這光芒飛出了法杖,直直地打中了趙河。這時,趙河身上出現了一道白色光芒,艾麗輕描淡寫地發出一道魔法攻擊,隻聽轟地一聲,趙河立即受到了巨大傷害。

“我殘血了!”趙河一時極為驚恐,對著嘉文叫道。

嘉文急忙大喊道:“別急,你快回到塔下了

。”

“艾麗!”這時,沃克急忙大吼一聲。

艾麗閉上眼睛,身上法力湧動,她朱唇輕啟,再次道:“光……”

一個光芒圓球飛到了趙河旁邊,趙河頓時奔跑速度急劇降低,沃克趕緊進行了兩次攻擊。而艾麗看趙河快逃離光球範圍了,她微微笑道:“爆。”

“轟!”

趙河的身體頓時被炸飛,他無力地倒在了地上,而沃克兩人也得到了相應金錢。沃克大笑一聲,道:“回去!”

艾麗慢悠悠地往自己塔下走去,而沃克則是一個瞬間移動回到了自己塔下。兩人滿意地回城休息了一下,各自買了一瓶大藍,隨即再次出來。

當出來的時候,趙河已經複活了,他一臉幽怨地向對麵的沃克說道:“沃克,你也太過分了,怎麽跟你爸一個德性,就知道往草叢裏躲。”

“怪你自己,一般人都不會臉探草叢的。”沃克淡淡地說道。

趙河冷哼一聲,他自知理虧,便偷偷對嘉文五世說道:“雖然我送了一血,但是他們明顯還沒有太大優勢。我們兩個人的攻擊力較強,沃克他有瞬間移動無法攻擊,不過我們可以第一時間擊殺艾麗。”

“有道理……”嘉文五世笑了一聲,道,“讓他倆知道我們的厲害!”

此時,兩邊的士兵已經出來了,四人都開始了自己的戰鬥方式。沃克小心補兵,嘉文兩人自己搶兵,而艾麗全心全意讓沃克補兵。

“就是現在!”

趙河忽然發現了艾麗的一個走位失誤,他急忙身子衝刺過去,哈哈大笑道:“菊花拿來!”

艾麗一下子就被趙河給刺中了,她急忙要往回跑,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麵旗子從天而降,嘉文五世那淡淡的聲音也響起了:

“長槍之下出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