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沒有死,你的眼睛就盯著我的這個位置看了,你倒是真有孝心啊!”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冷笑,王城一臉鐵青地走了進來,怒不可遏地望著王安夜。王安夜一臉發白地看著王城,剛要開口說話,王城一個耳光已經甩了過來:“我告訴你,你大哥就算廢了他也是我的兒子,誰也取代不了他!你二姐就算嫁給了外人,他也是我永遠的心肝寶貝,你給我聽清楚,放明白了,不要逼著我,連同你也給廢了!”王安夜身子一怔,全然沒有了剛才的那股盛氣淩人,在王城麵前,他永遠隻是一隻病貓而已。王舒雅詫異地看著王城,深深地吐了口氣。原來,這沉沉的父愛並沒有隨著時光的擱淺而流逝,他依然是那個疼她愛她的好父親,在她以為自己已經成了這個家中的棄兒時,爹的關懷和溫暖讓她覺得自己離這個家還是那麽那麽近。

“爹!”王舒雅熱淚盈眶地看著王城,聲音開始瑟瑟發抖。王安夜一臉發白地看著王舒雅,默默地將頭低了下去,不管他怎麽努力,永遠也比不上正室所出的子女。王城歎了口氣,一邊抱過舒雅的頭,眼中滿是憐愛,或許,自己唯一能夠給這個女兒的就是這個擁抱了,為了王家,他必須狠下心來,曦月,對不起了!王城心裏喃喃地道,眼角亦有一滴淚水潸然而下。曾經對著結發妻子曦月發下的誓言,在權利與**中變得那麽肮髒和齷齪。

“原來二姐也回來了啊,可真是巧!”忽聽得門外一聲女子的朗笑,便有一個一身水紅裹身,眼若梨花。梅若秋波的女子婷婷地走了進來,眉宇間卻有一股逼人的氣勢和幹練,神情舉態竟與那王舒雅有幾分相似。小喬順聲望去。亦不由愣了一下,看她這端莊富貴地派頭。來頭好像不小哦。聽二嫂說過,她還有一個妹妹來著的,和二姐姐一樣都是皇上身邊的妃子,難道她就是那個淑妃娘娘?怎麽回事情,這一天怎麽都趕著回娘家了。丞相府準備了什麽好東西來招待他們嗎?

來人正是當今地淑妃娘娘,亦是丞相的小女兒王淑嫻。王舒雅微微一愣,側過頭去,碰上了淑妃那閃亮晶瑩地眸子。王城亦是回過頭來,趕緊躬身行禮道:“微臣叩見淑妃娘娘!”舒雅旋即反應過來,扯了扯小喬的衣角,蹲身而下,福福地向著淑妃拜了一拜:“草民叩見娘娘!”淑妃清然一笑,眼中掠過一絲若有若無的得意.軟軟地道:“爹和姐姐可真是見外,自家人都還這麽客氣!”“君臣之禮還是不能免的,這是禮數!”王城捋了捋胡須。淡淡而笑。淑妃眼眸流轉,臉上滿是盈盈的笑意。徑直走到舒雅地身邊。握住了她的手:“姐姐這些年來可好?進宮的這三年多,我都沒有什麽時間回家省親。你回來的時候我都不能見著你,今天可好,我們姐妹兩總算是見上麵了!說起來,我也算是沾了玉貴妃的福氣!才能回來這麽一趟!”王舒雅微微一笑,心中有股莫名的難受,方才安夜的那一番話一直在腦海中縈繞,他和淑嫻從小就恨自己,恨她霸占了爹所有的愛,而現在,她卻還還能這麽坦然地和自己說說笑笑,那個溫婉嫻靜的淑嫻,她發現自己是越來越不了解了,甚至這個家,她都覺得那麽陌生。

“怎麽,姐姐見了我不高興嗎?可是在怪妹妹搶了本該屬於姐姐地位置了?”淑妃抿嘴而笑,握著王舒雅的手又緊了幾分,眸子裏卻有一股說不明的情意。“怎麽會?草民蒲柳之姿,怎比得上娘娘地美貌傾城!什麽位置屬於我,什麽又不屬於我,我想我現在已經找到了我想要的東西,想必妹妹也是吧!”王舒雅淡淡而笑,亦是握緊了淑嫻地手,她話中地含義自己又怎麽會不明白!她王舒雅也不是吃素的,從小到大她都要強過他們幾兄弟姐妹,現在也一樣風姿不減。

“是嗎?看來姐姐對現在地生活很滿意哦,淪落到要靠娘家人來撐場麵的地步了,還真有點不像我認識的姐姐的作風啊!”王淑嫻微微一怔,沒有想到她會這麽一說,本來是想刺激刺激她的,現在倒好,反倒讓她給占了上風。不過這三多年在宮中她也不是白過的,很快就回過神來了,一語點中了王舒雅的痛處。

王舒雅麵色一陣發白,咬了咬牙,正要開口說些什麽,王城已經咳嗽一聲:“難得回來一趟,大家都好好坐下來說話,你娘已經在準備晚餐了,再過一會就可以用膳了。舒雅你今天晚上就別走了!”

“爹這話是什麽意思?我和姐姐難道沒有好好說話麽?再說了我說的也是事實。朱家現在生意變成這個樣子,如果不能按期完工的話,可是要殺頭抄家的。我也是想提醒姐姐,到時候後悔了就來不及了,搞不好還要連累家門!”淑妃柳眉高高一挑,橫眼看向王城,言語間竟有一股壓人的氣魄。

“這個就不用娘娘操心了,朱家這些年來盡心盡力為皇上辦的事情也從來沒有拖拉過,不過是暫時的困難而已,我們很快就會解決的!”王舒雅淡淡一笑,不卑不亢地看著淑妃。“是嗎?暫時的困難?我看好像不會這麽簡單吧。常常聽人說起,朱家是芙蓉鎮的第一大戶人家,錢財雄厚,幾乎可以與國庫匹敵了。不過是個小小的挫折而已,竟然要靠著朱家的媳婦來求娘家的人度過難關了,看來還真是有點言過其實了!解決,姐姐倒是自信得很,妹妹還真想知道你要怎麽個解決法,向娘家的人張口要銀子來解決,又或者是去讓爹爹求掖庭宮的衣使官來開恩了?”淑妃悠悠一笑,言語間滿是嘲諷和挖苦,一邊甩了甩袖子。

一番話下來卻是說得王舒雅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緊咬著嘴唇,木木地看著眼前的王淑嫻,這還是那個柔弱無骨的妹妹麽?不,不是了,她是皇上身邊的妃子,宮裏有頭有臉的娘娘了,或許在以前,自己比她能幹,比她驕傲,可是現在的自己,又拿什麽資本去和她比了!當初她一心一意地討好自己,在全家人都反對她嫁給朱家的時候,隻有她那麽努力地支持著自己的行動,那一份姐妹情深,卻是建立在權勢的地位上,她處心積慮地想要自己嫁給別人,亦不過是為了那個娘娘的位置。哼,她太看得起自己了,那個娘娘的位置,她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要的,不過是一份安然淡薄的夫妻生活,後宮那樣險惡的地方,自己想都沒有想過。“淑嫻,她是你姐姐!請尊重一下她!”王城眉頭微微一皺,咳嗽一聲。“爹爹認為我哪裏沒有尊重姐姐了?難不成,爹爹因為這樣,也要把我給廢了嗎?”淑妃臉上劃過一絲陰冷,懶懶地瞥了王城一眼,“我可記得清清楚楚,當初是誰說過以後她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要我們這些娘家人來插手的,也永遠不會來求爹您的,爹爹忘記了,我可是沒有忘記!”

“你……”王城被她這一番話卻是堵得啞口無言,王舒雅麵色更是一陣青紫,當初她執意嫁給清龍的時候卻是對王城放下了這樣的狠話,她以為憑借著自己的才智和能幹是不需要他這個丞相爹爹撐腰的,可是在現實的世界裏,很多事情都是無法左右和預料的,朱家的落魄,亦是她怎麽也想不到的。“爹,女兒先走了!您的一番好意,女兒心領了!”王舒雅氣極地看了淑妃一眼,也不想多說什麽了,拉著小喬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房間,徑直出了丞相府。王城想說些什麽,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無力地搖了搖頭。淑妃身子微微一抖,訥訥地看著王舒雅遠去的背影,心中思忖起來,一向高傲自負的王舒雅今天麵對自己的責問和刁難竟然選擇了這樣的沉默,那個不可一世的相府大小姐似乎真的已經走遠了,不管怎麽樣,自己也總算贏了她一回。轉頭,看到的是王城一臉失神黯然的表情,淑妃冷冷一笑:“人都走了,還假惺惺地裝什麽裝?你可真是厲害,連自己的女兒也算計,她可是你最疼的女兒啊,這樣對她,你舍得嗎?”

“我也是為了她好,這是救她的唯一方法。我不想她為了朱家連自己的性命也搭上!”王城歎了口氣。“所以你就讓我來做這個惡人了,一邊還要扮演著你慈愛的父親的角色,這一招果然高明啊!她怕是做夢也想不到,幕後操縱這一切的就是她最尊敬最喜歡的爹了!”淑妃鼻子裏輕輕一哼,滿是輕嘲地看了王城一眼。“你也不要忘記,王家若是垮台,對你也沒有好處!王家榮,你榮,王家損,你也損!你在宮裏頭,也給我小心點,緊緊地看好了朱家的那個女人就行了,不要讓她發現什麽就是了!”王城一臉威嚴地看著淑妃,提醒道。一邊又望了望一旁沉默無語的王安夜道:“你也給我把褲腰帶勒緊點,不然我說得出做得到,哼!”說著,已經甩手出了房門。出門的那一刹那,淑妃的鳳甲緊緊地扣緊了,掐進了一旁的桌麵上,劃出幾道深深的折痕。

昏,不知道那個加精華的係統怎麽了,老是說精華已滿,貌似這周我都沒有加精華啊,鬱悶!沒有給精華的下周送上!冷啊冷啊,天氣,手都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