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府宅院。

幾縷寒風蕭瑟地劃過後園,寒冬的臘梅傲然地開放著,風情地襯托著這冬日的冷涼,新的一年馬上就要來了,若是往常,朱家已早早地準備年貨,熱鬧熱鬧了。可是今年,這個年關怕是要在冷清中度過了,生意的失敗,宮廷的壓力,如一塊大石壓在朱家每一個人的心頭,喘不過氣來。洛映紅在這家族的敗落中身體日漸地差了起來,幾乎天天都窩在屋裏不出來,每天都是慕雪在為她忙進忙出。而府裏的丫鬟下人也打發走了大半,很多事情都得自家人親力親為了。

“哎,一點過年的氣氛也沒有!真是無聊死了!”流雲甩了甩胳膊,懨懨地看著大廳的天花板,吐了口氣。“你呀,這個時候就想著過年了,還有一個月了!真是的,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麽情況,手腳利索點啊,別磨蹭了!本來人手就不夠了,等會光這大廳就夠我們忙一上午了!”小蝶拿了個雞毛撣子,撲打著窗欞上的塵埃,斜斜地看了流雲一眼,歎了口氣。

“你說,我們當初要是不跟來該有多好,現在朱家都落敗成這個樣子了,哎!世事真是無常啊!我們在尹家的時候,這些事情哪裏輪到我們來做,真是的!”流雲沒勁地歎了口氣,無力地看了看秦香一眼道,“香兒,其他的丫鬟能走的都走光了,你怎麽不走了?現在朱家這個樣子,你在這裏也隻能混口飯吃,拿不到工錢的!”

“走,又能走到哪裏去!我從小就父母雙亡,是朱家收留了我。朱家等於是我的家啊!沒有朱家的話,我恐怕早就死了!朱家這樣的情況,我更加不能離開地!”秦香自失地笑了笑。搖了搖頭。“你以為都人人都像你這丫頭啊,貪慕虛榮!真是的!別顧著聊天了。幹活了!”小蝶好笑地看了流雲一眼,絮絮地道。流雲吐了吐舌頭,籲了口氣,心裏悶悶地想,難道這一生.1網,電腦站她的命運就要如此了嗎?一生都在為別人而活,在別人地臉色下行事,一輩子都隻是個卑賤的下人,為什麽自己不可以像小姐一樣,去追求自己想要地東西了!

三人正在大廳裏忙活著,忽聽得門外有了些動靜,轉眼看去,卻見得一批侍從列隊站在了院子裏,一襲明黃長衫的趙元豐朗朗地進了院子。神態怡然,自有一股霸者的氣度,那溫婉如春天的笑容。不覺讓人心神一蕩。流雲癡癡地看著元豐,卻是入神了。若不是小蝶一旁拉了拉她的衣角。恐怕這會兒還在犯花癡。蝶正要招呼,元豐已經打斷了她。儒雅地笑了笑:“你們小姐了?她在家嗎?我是來向她道別地!”“小姐還在房裏,我這就去請!”流雲接過話舌,微微一笑,偷偷地瞄了元豐一眼,果然是王者的氣度,越看越覺得好看。一邊說著,轉身出了房門,向清秋院過去了,前腳剛出,清寒已經從外頭進了院子,瞧見得院中這般陣勢,又看了看在門口默然靜站的淩天,心中已有了個大概,憤憤地嘀咕了一句:“不就是個王爺麽?神氣什麽,這麽大排場!”

“什麽風把小王爺吹到我們這裏來了,如今我們朱家今非昔比,可沒有什麽東西好招待的啊!”清寒一臉不悅地走了進來,攔住了正要出門的流雲,一邊斜了元豐一眼。“當然是春風了!怎麽,本王光臨寒舍,朱三少爺不高興嗎?”元豐淡淡一笑,一點也不怪罪他的無禮。“我為什麽要高興!隻是我不知道王爺來我們家是要做什麽,我二姐已經回宮多日了,王爺是來這裏……”清寒笑了笑,一邊咳了咳。“我是來見小喬的!”元豐一點也不避諱,直呼小喬的名字。

“見小喬!我想王爺你還是要搞清楚了,小喬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不能像以前那樣隨隨便便地了!王爺有什麽話要告訴我家娘子,我替你轉告!”清寒哼了一聲,語氣中已經有些不悅。這個小王爺,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小喬都已經嫁給他了,還要來打主意,真是過分。

“你的美意我心領了,有些話我還是要親自對她說比較好!”元豐微微一笑。“小喬現在不在家裏,她,她出去了!很晚才會回來,我們家事情多,沒功夫招待王爺你,王爺還是回去吧!”清寒一臉醋意地看著元豐,不客氣地道。“姑爺,小姐她在房裏啊!”流雲小聲地說了一句。清寒白了她一眼,哼了一聲:“我說她不在家就不在家,她剛剛又偷偷翻圍牆出去了!”

“沒關係,本王有的是時間,我可以在這裏等!朱三少爺有事情要忙地話盡管忙吧!不用招呼我的!”元豐朗朗一笑,一邊揮了揮手中地檀木香扇,徑直在一旁地軟椅上坐了下來。“你……”清寒咬了咬牙,嗬嗬地笑了笑,“好啊,王爺既然這麽有空,你就坐在這裏等吧,我還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了!”說著一甩長衫,徑直出了大廳,往清秋院的方向過去了。“王爺,請奉茶!”小蝶一旁端了茶過來,恭敬地獻了上去。“謝謝!”元豐優雅地笑了笑,揭開茶蓋,細細地喝了起來。流雲目不轉睛地看著軟椅座上地元豐,那一襲溫柔的唇邊笑靨,那溫潤如春風般的麵容,總叫人心裏一暖,可是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淡淡的失落和悵然,他的心裏,隻容得下一個已為人婦的女子。小喬,為什麽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要在你身上停留?這一刻,流雲的心有了些許的動蕩和不安,仰頭,看到的是元豐那一雙熾熱的雙眸,她有一瞬間的錯覺,元豐在看她麽?

“哎,我們出去吧,走啦,走啦!不要管小蝶他們了!”清寒拽著小喬的胳膊,拖著她向後院過去了。“幹嘛呀,小蝶還在大廳裏等著我送的針線了,我送了針線再去行嗎?還有,為什麽要走後門啊,從大門出去不一樣嗎?”小喬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清寒,真是奇怪,都快到中飯的時間了,居然拖著她去逛街,有沒有搞錯,而且還是在朱家這麽忙亂緊張的時候。

“針線什麽時候送過去都行啊,我們走吧,翻圍牆出去,翻出去比較刺激好玩!”清寒嗬嗬地笑了笑,打死也不能讓她去大廳了。“我不翻,光明正大的,我又沒有做虧心事,我幹嘛要翻圍牆出去。你怕你娘罵的話我可不怕,我偏要從正門堂堂正正地走!看她能把我怎麽樣?哼!”小喬撅了撅嘴巴,雙手負胸,一邊白了清寒一眼。

“好好的,你怎麽又扯到娘頭上去了,不關娘的事情啦,她現在整天在房間裏,哪有時間來管我們!是我,是我想和你出去逛街,一起翻圍牆出去!我們,我們好久沒有翻過圍牆了!”清寒搔了搔頭,嗬嗬地笑了笑。“翻什麽圍牆,這陣子我腳有點痛,翻不了啦。走正門出去吧!走啦!”小喬嗬嗬地笑了笑,放開清寒的手,轉身便要向正門那邊過去。

“小喬,我們不能走正門出去!”清寒臉色一邊,連地將清寒拽了回來。“為什麽啊,為什麽不能走正門啊!你今天好奇怪啊,我給小蝶送東西你也不準,怎麽了嗎?是不是又有什麽人來鬧事了,要我們還債是嗎?”小喬神色凝重地看了清寒一眼,有些擔心起來。

“朱三少爺是不想讓你見到我而已,所以才想帶著你溜出去!”聽得一聲朗笑,但見得清秋院外,一襲明黃的頎長身影挺拔而立,手搖香扇,言笑晏晏,卻是趙元豐過來了。

吼吼,趁著現在還沒有停電趕快上傳章節啊!大家新年快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