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豐!”小喬詫異地看向對麵長身而立的男人,“你什麽時候來的?”“剛來不久,本來是想見你一麵的,不想讓你的好夫君給攔了下來,說是你出去了!我有點失望,順道過來看看,沒有想到會在這碰到你!嗬嗬,你們這是準備出去嗎?”元豐清爽地笑了笑,一臉的處變不驚。

“沒有啊!誰說我們要出去了!”小喬笑了笑,聳了聳肩膀。“我說的,我們現在就要出去!趙公子下現在人也見到了,沒有什麽事情的話,我們就不奉陪!”清寒一把摟過小喬的肩膀,一臉挑釁地看著趙元豐,不知道為什麽,看著元豐那般淡定自若自若的神色,清寒的心裏總會憋得慌。

“清寒,你幹什麽啦!別這樣好不好,好歹人家也是個王爺,你不要這樣對他!”小喬扳開清寒的手,好氣地看了清寒一眼,這個男人,怎麽還是這麽不成熟,幼稚得可以了!

“朱兄對我有成見,既然不歡迎我的話,在下就告辭了!”元豐淡淡一笑,甩了長衫,轉身欲走。“哎,元豐,你這麽快走幹嘛,誰讓你走的。我說過,我們是朋友的,你不擺王爺的架子,我也不用受約束,你現在就走,明顯是看不起我這個朋友!”小喬哼了一聲,上前一把拖住了元豐,握緊了他的手。元豐隻覺得心頭一暖,目光迷離地看著那雙潔白的玉手,淺淺一笑:“好,我不走就是!”

“他愛走就走,我們這裏又沒有什麽好東西招待他!”清寒切了一聲,迎上前來。一把拉開小喬的手,氣呼呼地看了看小喬一眼,“你幹嘛要留他。明知道我不喜歡和達官貴族打交道!”“元豐又不是什麽達官貴族,他一點架子也沒有!倒是你啊。總是這麽針對人家,真是小氣!人家要是有架子的話,你這樣的臭態度,早拉你去菜市口斬首了!”小喬回了他一個白眼,真是沒有見過這麽小家子氣地男人。自己現在都是他的人了,不知道他還和元豐吃什麽醋。“你……”清寒麵色一白,卻是一句話也說不上來,愣愣地看了小喬一眼。是啊,自己在瞎緊張些什麽,他和小喬已經是真正的夫妻了,元豐對他來說已經構不成威脅了,可是,可是為什麽一看到這個男人。他地心就有種莫名的不安了,總是害怕他會在不經意間把小喬從他身邊搶走。

看著清寒一臉錯愕地表情,元豐優雅地笑了笑::“我想朱兄真的是對我誤會了。你這麽針對我,無非是因為我和小喬談得來而已。害怕我會搶走她。對嗎?”“哪有!我害怕,我幹嘛要害怕。我這麽優秀,我趕她走也不會離開我的!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清寒哼了一聲,說著一把摟過小喬,故作甜蜜地看了元豐一眼。

“好了啦,你真是好嘔,小孩子一樣!”小喬好氣地看著清寒,一臉害羞地從他懷裏掙脫了出來,不好意思地看了元豐一眼。元豐沒事地笑了笑,心裏卻如針紮一般難受,他和小喬,如果早些相遇,現在在朱清寒麵前溫柔甜蜜的就是自己和小喬了。時間,有時候真的很殘酷,在錯地時間裏遇見對的人,在對的時間裏,遇見錯的人。今天我來,是跟你道別的。下午,我就要動身回京了!”元豐溫潤地看著小喬,輕輕地歎了口氣。“你不是說,要等過完年之後才回京的嗎?怎麽這麽快!”小喬訝異地看了元豐一眼,有些意外起來。

“是啊,我本來是準備等過完年之後才回京的!可是皇命難為啊,皇兄已經召我回京了,皇後突然病重,她想親眼看著她的妹妹和我完婚!婚期都已經定好了,大年初八!”元豐淡淡地笑了笑,眼底有一絲無法言喻的憂傷,皇後此舉雖是美意,實則卻是在自己身邊安插了一個內線,好監視他地一舉一動。宮廷之家,本就沒有什麽真情可言。

小喬身子一怔,臉色微微一變,聽到元豐成親的消息,她竟有一絲莫名的愁緒,但更多地是興奮。可是看著元豐眼底那一道凝重的憂傷,原本高興地心情也變得沉重起來。“恭喜你啊,終於成家立業了!成了親之後,可不能像我一樣了,還老往外跑!你要好好對待你地娘子!嗯,看看那個時候我和清寒有沒有空,順道去王府喝他一杯!”小喬嗬嗬地笑了笑,拍了拍元豐的肩膀。

元豐澀楚地一笑,點了點頭:“到時候希望能看到你來!”心頭忽然無比地沉重壓抑起來,她這般幹脆爽朗地表情,她這樣無關痛癢的祝福,狠狠地在他的心頭上紮了一下,小喬,此生我最想娶的女人隻有你啊!隻要你說出一個不字,我一定不會娶別人的。為什麽,為什麽上天要這麽殘忍,為什麽不肯多給自己一點點時間,隻是一點點而已,他就可以帶著小喬離開朱家。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妄想了,自己的生活與小喬又有什麽關係,她不過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知己朋友而已,她要的男人,從來也隻有一個,而她,已經找到了想要的幸福。他自作多情地以為,自己在她的心裏,還是有那麽一絲位置的,可是看著她一臉興奮的表情,他的心失落到了穀底。

清寒微微地吐了口氣,看著元豐那般悵然的神色,心中卻是莫名的痛快起來,同時他也放心了,小喬對他真的隻是一個朋友的關心而已,自己是杞人憂天過頭了!“王爺放心好了,王爺成親的大好日子,我們兩夫妻一定會登門恭賀的!”清寒暢快地笑了笑,一邊握住了小喬的手,二人相視而望,卻是夫妻情重。

元豐有一瞬間的失神,看著清寒那張得意的臉,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恨意,暗暗地道:“姓朱的,你就得意吧,你和小喬的日子不會有多久了!到時候,我一定要將小喬完完整整地從你身邊帶走,我會讓她心甘情願地跟我走!”

“道別的話我也說了,好了,我也該走了!還有東西沒有收拾!大年初八,不見不散!”元豐清澈地笑了笑,向小喬抱了一拳。“嗯,一路小心!你要好好保重!”小喬點了點頭,燦爛地笑了笑。元豐籲了口氣,一拂衣袖,轉身落拓而去。看著那一襲優雅從容飄逸的明黃色,小喬的眉頭微微地皺了皺,歎了口氣,他應該是不開心的吧,他說過要找一個與自己有過經曆的女人,而他的那一場婚宴裏,洞房裏等待著他的隻是一個陌生的美麗麵孔。

“怎麽了?幹嘛歎氣,舍不得人家成親,嫉妒了啊!”清寒拉了拉小喬的衣角,看著她這樣怪異的表情,心裏有些不舒服起來,語氣也酸酸的!“是啊,我舍不得,怎麽樣!”小喬哼了一聲,好氣地丟了他一個大白眼。

“喂,風小喬,你是我的女人哎,你心裏怎麽可以還想著別的男人,你知不知道這對我很過分哎!以後不許你再想那個男人了,聽到了沒有!”清寒麵色一冷,緊緊地捉住了小喬的肩膀,命令的口氣讓人沒有反對的餘地。“你要死啦,我哪裏有想著別的男人了,我的心裏,從頭到尾都隻有你這個臭男人而已!逗你玩的啦,小氣鬼!我們都成親了這麽久,你還不相信我!哼!”小喬翻了翻白眼,一邊假裝生氣地掙脫了清寒的懷抱。

“好好好,是我錯了,娘子我錯了,娘子你不生氣了,娘子你原諒相公我好不好?娘子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清寒一臉笑嗬嗬地看著小喬,雙手已經緊緊地將小喬攬在了懷中,有她這樣一句話,自己也心滿意足了!小喬噗哧一笑,捶了他一拳:“這還差不多!你呀,以後要是隨便亂吃醋的話,我可就真的生氣了!”

“我吃醋也是因為我很在意你啊!誰叫我娘子這麽惹人喜愛,我不看緊一點怎麽行!”清寒調皮地眨了眨眼,刮了刮小喬的鼻子,說著已經俯身下去,霸道地吻上了小喬甜甜的香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