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看到了,你還親眼在門外看到了!為什麽,為什麽你不出來,為什麽不阻止我!”朱清龍麵色發白地看著王舒雅,捉住她的肩膀,一陣猛烈的搖晃。當他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看著躺在他懷裏的慕雪,他簡直快要發瘋了,一向清醒的他怎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他沒有想過要躲避什麽責任,他想勇敢地承擔起這一切,聽到舒雅要和他斷絕關係的那一刻,他什麽也顧不上,衣服也顧不得整理,就直奔大廳而來。

“阻止,我阻止得了嗎?朱清龍,我是個女人啊,當我看見自己的丈夫和別的女人在**苟合的時候,你要我怎麽辦?你要我衝進去,抓奸在床嗎?你要我聽你說你不是有心的,你不是故意的嗎?既然你和她有情有義,你又何必這麽假惺惺了!郎有情,妾有意,不是很好嗎?你娘她早巴望著你能給她生個孫子抱抱,我索性如了她的願,不會讓別人說是朱清龍沒有本事,讓別人說的隻是我這個連蛋都不會下一個的女人啊!你和她早就情投意合,為什麽,為什麽你還要騙我,你們又偷偷摸摸地幹什麽啊,想給我留麵子是嗎?我王舒雅不需要!”王舒雅哈哈地大笑一聲,淚水再也忍不住,奪眶而下。聽著朱清龍振振有詞的責問,她忽然覺得這個世界諷刺得好笑起來,明明是他做錯了事情,他還可以這麽理直氣壯地責怪妻子。

“你……”朱清龍一臉鐵青地看著王舒雅,搖了搖頭,大聲地吼道,“昨天晚上如果不是你出去和你的舊情人偷情。我又怎麽會喝醉酒,我又怎麽會走出那種事情!如果不是你先傷害了我,我又怎麽會做出那樣的事情?我朱清龍是沒有本事。連自己的老婆也看不好,養不起!王舒雅。你要過好日子我不會攔你的,你想做你地少奶奶你盡管去!”

“啪”地一聲,王舒雅欲哭無淚地看著朱清龍,狠狠地抽了他兩個耳光,四年的夫妻情分。換來的卻隻是他如此地冷嘲熱諷,原來自己的為人,在他地心裏竟是這般的下賤和肮髒,他們那麽多個美好的夜晚,竟抵不過他和席慕雪之間的一夜。

“原來是你先偷漢子在先,最不要臉的那個女人原來是你!王舒雅,我算是看透你了,你不但蠻橫刻薄,還是這麽地無情無義。清龍他哪裏對你不好了。你要這麽對他!我們朱家從來沒有虧待過你,就因為我們朱家現在落敗了,所以你就坐不住了。要給自己找有錢的男人了嗎?男人偷情不要緊,最可恥的是女人紅杏出牆!我們朱家。沒有你這樣有本事的媳婦!”洛映紅氣呼呼地看著王舒雅。額頭上的青筋隱隱可現,“啪”地一聲。王舒雅已經重重地挨了洛映紅一個耳光。蕙蘭身子微微一抖,麵色慘白地看著場中僵持的婆媳,卻是不知道說什麽才好。清寒的眼中掠過一絲鄙夷的神色,方才他也覺得是二哥不對,可是現在聽朱清龍這麽一說,亦是對王舒雅多了幾分反感。小喬訥訥地看著王舒雅,搖了搖頭,這半個多月的坦誠相交,她是絕對不會相信王舒雅是那樣地人的,這一定是個誤會。

“二嫂,二嫂,你說話啊,你說話啊,這不是真的,這是個誤會,是個誤會!”小喬衝上前去,搖了搖王舒雅地肩膀。“小姐,小姐,不是的,不是這樣地!”容媽媽在一旁亦是勸說起來。王舒雅一把甩開了小喬地手,“啊”地一聲大叫,憤恨地看著朱清龍和洛映紅,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是,我王舒雅天打雷劈!我王舒雅背著你們朱家的人去外麵偷漢子!我王舒雅是個十惡不赦地壞女人!朱清龍,你給我聽好了,我王舒雅發誓,從今以後,你我夫妻情分恩斷義絕,兩不相欠,要是違此誓言,我王舒雅千刀萬剮,不得好死!你們都聽好了,我王舒雅和朱家從此一刀兩斷!”決絕的話語,擲地有聲的語氣,卻是說得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震撼住了。朱清龍一臉痛苦地看著王舒雅,她的眼裏是傷心的淚水和綿綿的恨意,那眼神,那目光,是那麽的冷冽和陌生。王舒雅啊地痛哭一聲,決絕地跑出了朱家的大廳,傷心欲絕地飛奔出了朱家的大門。從此,這裏的一切盛衰都與她無關,從此,有一個叫朱清龍的男人是她生命中最心碎的一場浮華夢。

朱清龍呆呆地看著遠去的王舒雅,淚水潸然而下,四年的枕邊人,如今就這麽離他而去了,那麽絕情,那麽殘酷,甚至一點後路都沒有留給彼此。她就這麽恨他麽?她明明可以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卻眼睜睜地看著它發生了,為什麽,為什麽她要這樣對待自己,她說過,無論貧窮與富貴都會和自己不離不棄的,可是為什麽現在的她卻變得這麽陌生和可怕,還是愛情的誓言本就經不起現實的考驗,富裕的生活,對她而言,真的有那麽重要嗎?她不是那樣的人啊,為了朱家,她險些喪命在了火海裏,還有比什麽失去生命更難受的。隱約之間,朱清龍似乎覺得有哪裏不對勁。慕雪不停地抽泣著,一邊關注著朱清龍的一舉一動,心中有些得意起來,隻不過略施小計而已,就讓王舒雅到了要和朱家決裂的地步,卻是讓她有些欣喜和意外。蕙蘭眉頭皺得緊緊的,心頭像堵了塊大石一樣難受,他們三妯娌感情剛剛變好,突然間就有一個離開了朱家,卻是讓自己無法接受。說舒雅出去見老情人,她是一點也不相信的,可是清龍都這麽說了,這事情卻是有些複雜起來。還有慕雪,平日裏那麽溫柔恬靜,沒有想到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一下子,她忽然覺得了這個女人的心機之深。“舒雅,舒雅!”朱清龍猛地回過神來,踱步便要追出去。“清龍,你要幹什麽去,你給我回來。你還要去追那個不要臉的女人麽?你沒有聽到她說的話麽?她和我們朱家已經恩斷義絕了,你受她的氣和侮辱還嫌不夠是不是?你要是再去招惹那個女人,娘我今天就撞死在你麵前!”洛映紅厲聲喝住了奔出去的清龍,一臉難堪地望著他,顯得很是氣憤。

“我,我……”朱清龍欲言又止,抬出的腳步緩緩地收了回去,事到如今,他還有什麽不死心的!她都那樣說了,她都把話說得那樣絕,自己和她,已經沒有了任何回轉的餘地吧!追了出去,又還有什麽意義,她又能對自己說些什麽,無非是更加狠毒的咒罵罷了!

“啊,啊……”慕雪臉色突然發白起來,捂著肚子,痛苦地在地上打著滾,“痛,痛,好痛!”“慕雪啊,你怎麽了?你這是怎麽了啊?你不要嚇我啊!”洛映紅焦急地迎上前去,抱住了慕雪,一邊看了清龍一眼道,“你快點過來啊,快帶慕雪去看看大夫啊!快!”

清龍猶疑著走了過來,近旁的秦香和水蘭跟著幫忙將慕雪扶了起來,清龍一把將她橫抱在了懷裏,麵無表情地將她抱回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