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當家的,衛天行那個老家夥又來下挑戰書了,他分明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裏啊,我們這次不能再由著他了,要不然的話以後我們還怎麽在道上混!別人都會認為我們黑風寨是好欺負的!”白獼猴看著坐在大堂之上的風莽,一副誰怕誰的模樣。風莽眉頭微微一皺,神色凝重起來。他們和神龍寨的梁子已經結了很久,為了采石這個地方鬥了十多年,一直沒有結果。

“采石這地盤我們是要定了,衛天行的武功和我不相上下,我也隻能勉強和他打個平手。況且,他這次又指明了我們這些老一輩的不許出戰,由年輕一輩迎戰。眼下山寨裏功夫拿得出手的就隻有毅兒了,其餘的都不怎麽行啊!衛天行的兩個徒弟霍飛和馬明武功非常了得,毅兒最多也隻能對付一個。童朋因為上次和霍飛比武已經弄得武功盡失了,我不想讓毅兒出什麽差錯!”風莽歎了口氣,有些擔憂起來。

“師傅,冷毅不怕,您讓我出戰吧!我一定會盡全力,不會讓您失望的!我可以對付得了他們的!”冷毅站起身來,主動請命。“你的武功是我教你的,我自然是相信你有這個能耐!對付馬明也許你不會太困難,可是霍飛的分筋挫骨術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那是內家功夫,非常的厲害!我不想讓你成為第二個童朋!”風莽擺了擺手,憂慮地看著冷毅,顯然是不讚同他一個人出戰的。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替你們出戰了?”堂外,一襲黑色勁裝的清寒瀟灑落拓地走了進來,小喬緊隨其後。“你……”風莽有些意外地看著清寒,眾人也是一臉惑然的神色。冷毅眉頭微微一凜,淡然地看了他一眼。“阿爹,神龍寨都這麽欺負咱們了。你為什麽不告訴我,童大哥他被廢了武功。我也不知道!你到底當不當我是你女兒啊,怎麽什麽事情都瞞著我!”小喬徑直走到風莽身邊,有些埋怨地看著他。

“我不告訴你還不是為你好,過幾天你就要走了,山寨裏的事情讓你知道了又有什麽用。你已經是有夫家地人了,阿爹不想再讓你管這些爺們的事情了!你這樣衝動,別到時候又給我惹麻煩,連衛靈雪你都打不過,我還指望你會給我揚眉吐氣嗎?”風莽抖了抖胡子,哼了一聲.wap“阿爹!”小喬一臉不高興地看著他,真是的,用得著這樣貶低自己嗎?說起那個衛靈雪她就來氣,那個臭女人。從小到大都愛和自己爭來鬥去,偏偏自己又不是她地對手。

“大當家,我看這樣成啊。小喬本來就是咱寨子裏的人,她地夫君也算得上是我們的人了。這樣也不壞規矩!”李銅錘拍了拍頭。叫好起來。“小喬是我的妻子,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要是嶽父大人看得起小婿地話。就讓我替你們出戰吧!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清寒點了點頭,一邊看了冷毅一眼,冷毅冰冰地看著他,沒有一點表情。

風莽思慮了良久,看著自信滿滿的清寒,又望了望小喬道:“閨女,你也同意他應戰嗎?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萬一有什麽差池,輕則殘廢,重則死亡!”小喬讓他這麽一說,不覺緊張起來,一邊掃了清寒一眼,清寒會意地點了點頭,清澈地笑了笑。

“嗯,我相信清寒的實力,他一定行的!”小喬鄭重地點了點頭。“好吧,那就這樣定了,由毅兒和清寒出戰!”風莽一拍桌子,莊嚴地站起身來,一臉希冀地看著二人。清寒幹淨溫暖地笑了笑,側身向冷毅走了過去,右手伸了出來,在空中微微彎曲:“合作愉快!”冷毅一臉索然地看著他,眼底有一絲猶疑,想起昨夜與風柔在林間的那一番長談,僵硬的右手終是送了出去,握住了清寒的手,給了他一個默契安心地眼神。任何時候,他都不會讓小喬為難,這是自己重於泰山的承諾。

采石,黑風渡口。滾滾的江水從上遊一波接一波地蕩漾翻開,浩淼而又莊嚴,奔騰地濤聲拍打著堤岸,悠遠綿長。黑石坡上,黑風寨的一眾兄弟穆然地站在一側,與迎麵地神龍寨形成了鮮明地對比,帶頭的是一個鮮衣怒紅地少女,十九歲上下的年紀,臉上帶著一股天然的傲氣,明麗的眸子裏帶著幾分張狂和不屑。

“你們這是什麽意思?說好了今天應戰,可是衛天行居然不出麵,這算什麽啊!擺明是不將我們放在眼裏!我看這場比武,也沒有必要進行下去了!”白獼猴哼了一聲,心裏不痛快起來。“戰書上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嗎?今天是年輕一輩的較量,我阿爹出不出麵又有什麽關係,我出麵不可以嗎?從今天起,神龍寨的大小事務都是我衛靈雪說了算,我阿爹在昨天已經把寨主的位置傳給我了,難道我這個新寨主就一點麵子也沒有嗎?”衛靈雪當先走了出來,柳葉眉高高地向兩邊翹開,說得卻是在情在理。

“你……”白獼猴氣得吹胡子瞪眼,一時間也是沒有話說。衛靈雪既然已經做了當家的,她出麵自然也是無可厚非,可恨的是衛天行這老東西分明就是在有意諷刺挖苦他們黑風寨後勁不足,多是老弱之流。“當今世上已經是我們年輕人的天下,是非恩怨當由我們年輕人說了算。風大當家的,你說是不是?”衛靈雪瀟灑地笑了笑,一邊看了看沉默無語的風莽。

“話是這麽說,可是喝水之人也不能忘記了那些挖井人啊,乘涼的不可忘記了栽樹的。沒有我們這些老一輩的拚搏,你們這些後生晚輩未必會有今天這樣的風光吧!”風莽淡然一笑,斜了衛靈雪一眼。

“長江後浪推前浪,你們這些前浪已經盡到了你們的職責,是時候退出曆史舞台了,這個天下,是我們年輕人的!”一名身負軟劍的青衣少年健步如飛地走了出來,咄咄逼人地看著風莽,“黑風寨勢頭已經大不如前,都是些中庸無能之輩,不如歸並了我們神龍寨的好!”

“做你奶奶的春秋大夢去,要我們歸並到你們一起,想都別想!本大爺我今天就和你比試比試!”李銅錘瞪圓了眼睛,氣得跺腳起來,說著一揚拳頭,已經衝了出去。

“我不想和上了年紀的人動手!今天的比試規則應該都說得很清楚了吧,我馬明從不欺負老弱!”馬明淡淡而笑,不屑地看了李銅錘一眼,輕巧地向後邊退開了。“風大當家的,你可不要告訴我這位大叔是來應戰的啊,他怎麽看都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不是我們一路的!難不成,你們黑風寨最年輕的人到了這樣一個級別嗎?可真是好笑!”衛靈雪甩了甩頭發,抿嘴一笑,他身後的一眾兄弟也跟著大笑起來。李銅錘氣得臉色一陣發白,他長這麽大,何時讓人這般侮辱嘲笑過。

“衛靈雪,你神氣個什麽勁啊,當了個臭寨主有什麽了不起,我才不稀罕了!誰說我們黑風寨沒有年輕人了,本小姐不是嗎?”小喬縱身一躍,站到了李銅錘的前麵,雙手叉腰,一臉火氣地看著衛靈雪。衛靈雪微微一愣,細細地掃量了她一眼,這個臭丫頭,三四年不見,居然長得比自己還要漂亮了,小時候她可是一隻醜小鴨來著的,真是太過分了,馬明的眼中亦是閃過一絲驚豔。“哦,原來是你這個手下敗將啊,三年不見,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麽長進!聽說你嫁人了,是真的嗎?也不知道是個哪個驢蛋娶了你!”衛靈雪嗬嗬一笑,語氣裏充滿了諷刺的味道。

“你……”小喬氣呼呼地看著她,有沒有搞錯,居然說她的清寒是個驢蛋,這個死女人,真是囂張到天上去了。“什麽手下敗將,八百年前的事情你還記得那麽清楚!哼,我就算嫁了個驢蛋,也比你一輩子當個老處女要強吧!有種的,我們再比試一次!”小喬哼了一聲,在朱家過了半年的日子,她可不是白混的,怎麽著也學會了一點和人鬥嘴的本事了。

“風小喬,你說誰是老處女?你……”衛靈雪氣得一臉煞白,兩腮鼓鼓地看著她,隨即哼了一聲道,“我這個大當家的才不會和你一個小輩動手,贏了的話我也會不光彩的,我才不做這種有**份的事情了!對了,你都嫁人了,還來參合這些幹嘛,不是應該在家裏頭伺候你的男人嗎?”衛靈雪輕輕一笑,別過臉去,一邊甩了甩手。“我……”小喬聽得她這樣說話,揚起手來就要衝上去和她打起來,卻被一雙溫暖的大手捉了回去:“何必和她一般見識了,讓我來吧!”衛靈雪轉身過來,看到了那一襲飄逸冷幽的冰藍,與此同時,馬明也警覺性地握緊了手中的軟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