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清寒懶懶地應了一聲,很是疲憊的樣子,一邊看了左邊的家仆一眼道,“對了,你把我手裏的這個方子去到藥鋪抓一下藥,還有,這些洗心草拿去廚房洗幹淨了,然後混合到藥裏煎好送過來,知道嗎?”說著已經手中的一副藥單子和一打洗心草交給了那家仆,那家仆怯怯地應了一聲,很是不安地看了他一眼。

“怎麽了?楊武你今天怎麽怪怪的?是不是出什麽事情了?是,是不是二嫂又過來找麻煩了!”清寒困惑地看了一臉緊張的楊武一眼。

“沒,沒有,二少奶奶沒有過來,是……少爺我去藥鋪抓藥了!”楊武吱吱唔唔地道,一邊咳了咳,連地跑出了院子。

“大驚小怪的,嗬嗬,他是不是看上哪個丫頭了啊,卓平,你知道他是怎麽了嗎?”清寒笑了笑,真是搞不懂他,平時和他有說有笑的,今天卻是這麽反常。

“我,我不知道……”卓平搖了搖頭,一邊瞅了瞅屋子裏的小蝶一眼。

“瞧你們兩個,咋咋呼呼的!平時都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哈,該不會是看上少奶奶帶過來的那兩個丫頭了吧!沒關係,本少爺這事情幫你們做主,我這就給你們說媒去!”清寒笑了笑,一甩衣衫,興高采烈地進了門,今天雖然有點累,可是不知道為什麽,一回到家裏他就說不出的輕鬆,平時他都不想回家的。

“啪”地一聲,小蝶看著進來的清寒,身子一個囉唆,手中的茶杯打碎了一地,一臉發白的看著清寒,不知道要怎麽辦才好!

“看到帥哥少爺也不用打翻杯子這麽大反應吧,我的魅力也太大了,你還真會誇張!”清寒哈哈地笑了笑,開起玩笑來。

“我,我……”一向鎮定自若的小蝶突然間也慌了神,沒有了主意,不知道該做些什麽才好。

“行了,沒關係的,打破一隻杯子而已,又不是什麽大事情。你也照顧你們家小姐一天了,累了吧,趕快回去休息吧,這裏有我一個人就夠了!我會照顧她的!”清寒拍了拍小蝶的肩膀,柔和地道。

“不,不,小蝶一點也不累,小蝶還要留下來照顧小姐!”小蝶搖了搖頭,站著不肯走。

“你不累,我累了啊。難道你不讓我上床休息,你一直站在這裏,看我脫衣服了睡覺嗎?”清寒好笑地看了她一眼,真是個傻得可愛的丫頭。說著已經轉過身去,看了看捂在被子裏的流雲,臉上微微一紅,心裏湧過一絲甜蜜。

而此刻躲在被窩裏的流雲身子不住地發抖,聽得清寒馬上要上床來睡覺,緊張到了極點。

“你發羊癲瘋啊,身子抖來抖去的!”清寒打了個哈欠,在床邊坐了下來,笑眯眯地看著被窩裏的流雲,俯下身來,在她耳邊輕輕地說道:“我後悔昨天晚上的協議了,我不要三個月,我要你一輩子,一輩子都留在我身邊,哪也不許去!因為,我覺得自己好像有那麽一點喜歡你了,我覺得我們兩個有發展下去的可能。燙傷好點了嗎?還疼不疼?”

“嗯,好點……了!”流雲細聲細氣地道。“你的聲音怎麽了,是不是感冒了?怎麽聽起來怪怪的!”清寒皺了皺眉毛,奇怪地看著她,便要去接開她的被子,流雲卻是緊緊地抓著被子不放,身子不斷地朝被窩裏縮。

“呃,小姐她是感冒了!小姐她……”小蝶接過話茬,正準備圓場,卻給清寒一眼瞪了回去:“你怎麽還在這裏,還不走?我不是說了我要睡覺了嗎?這裏不用你伺候了!”真是個不解風情的丫頭。小蝶臉色一白,身子一顫,木木地看著清寒,嘴唇動了動,想說些什麽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今天為了你呀,我可是累了一天的,雖然你人呢,是有點野蠻,還蠻不講理,但是我很喜歡。我這個人了,最喜歡向高難度的東西挑戰,昨天晚上我拿香蕉皮扔你,讓你摔跤是不對,不過我今天爬山為你去采藥,還特地向郎中請教了治好燙傷的秘方,這個也應該算扯平了吧。你,你應該要獎勵一下我才是!”清寒邪邪地笑了笑,伸出右手去接她的被子,卻被流雲死死地扣住不肯放手。

“害什麽羞啊,我們都是夫妻了!反正我不管,你必須呆在我身邊,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清寒道,加緊了力道扯被子,流雲也是使足了吃奶的勁不讓自己在他現身。

“還玩!”清寒笑了笑,用力一提,流雲一個拉扯不住,身子一囉唆,竟從**滾了下來,全身都給汗水弄濕了。

“怎麽是你?你怎麽在我的**?”清寒一臉詫異地看著滾下床來的流雲,氣得臉都變了色,有沒有搞錯?他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向她說出這番發自內心的告白,可是躺在**的居然不是她,而是她的丫鬟。

“少爺對不起,少爺對不起,流雲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有意的!”流雲跪在地上,連聲呼喊著,小蝶也跟著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害怕得眼淚都出來了。

“到底是怎麽回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你們家小姐呢?她去哪裏了?她死哪裏去了?”清寒暴跳如雷地看著跪在地上的兩個丫頭。

“小姐,小姐她,她,跑了!”小蝶低著頭,不敢麵對如猛獸一般發怒的朱清寒,聲音細得像蚊子。

“跑了?什麽叫跑了?她跑哪裏去了?她不是燙傷了嗎?怎麽還會跑的,你們不是一直看著她的麽?怎麽讓她跑的?是什麽時候跑出去的?”朱清寒捏了捏拳頭,恨得牙癢癢的,世界上怎麽會有這樣的女人,成親不到一天,而且還帶了傷,她還有這心思跑出去?

“小姐她,她出去已經有四個時辰了。我們是一直看著小姐的,可是小姐說她想睡覺,不讓我們在身邊,所以我們就,沒想到她會……”流雲怯怯地看了朱清寒一眼,縮了縮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