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元豐,你個畜生,你幹什麽?快放開小喬!”疾步衝進王府的朱清寒見得廊柱上那可恥的一幕,不由心頭怒火大起,“啊”地一聲嚎叫,手中的清龍偃月刀咄咄地拔了出來,澄碧色的光芒閃開,遙遙地向著趙元豐的後背捅了過去。趙元豐身子一斜,隻得放開了小喬,跟著向右側跳出,閃進了庭院之中,小喬羸弱的身子緩緩地從柱子上滑落下來,衣衫淩亂不堪,滿臉淚水地將自己的衣服拉好,重重地咳嗽起來。看著好久不見的朱清寒,心裏頭湧起了萬般的酸澀。

“小喬!”清寒慌地將她扶了起來,一臉擔憂與緊張地看著她,四目對視的那一刹那,彼此的心靈都是一顫。小喬淚水盈盈地看著清寒,深深地吸了口氣,一把抱住清寒的肩膀,委屈而又大聲地哭了起來。不管發生了多少事情,這個男人始終是她心底最溫暖的一抹陽光,是她疲勞時候可以依賴休息的港灣。

“趙元豐,你這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想起剛才那一幕,朱清寒心中的怒火就熊熊地燃燒了起來,眸子了充滿了仇恨和憤怒的火焰,一邊將小喬放開,啊地一聲暴喝,手中的寶刀一轉,身子一梭,已經飛縱過圍欄,長刀直直地朝趙元豐取了過去。趙元豐折扇一揮,臉上也有了怒意,扇子一抖,繼而彈出了一道銀光,一柄長劍已經從扇口裏彈了出來,吭地一聲,與朱清寒的長刀撞擊在了一起,發出刺耳的嗡鳴之聲,兩人這院子裏大打出手起來。

快步追進來的丘山珂見得這般光景。不由得急了,連聲叫道:“朱老弟,朱老弟。快停手啊!你快停手啊!不要再打了!這樣不行的!你會傷了王爺地!”聞風而來的一些家仆侍衛也操著家夥來了,可是看著場中打鬥得難解難分的二人。他們誰也不敢上前插手,那拚撞出來地刀劍之氣割得他們臉上一陣生疼。

“趙元豐,你還要不要臉,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趁著我不在小喬地身邊。你就打她的主意,居然這樣侮辱他!今天不殺了你的話我難泄心頭之恨!”清寒步步緊逼,招式也跟著越來越猛。

“朱清寒,你現在還有什麽資格和我說這些,你已經和小喬離婚了!你又比我好到哪裏去嗎?起碼我對小喬是真心實意的,沒有做過傷害她的事情,不像你,殺了她地娘,還殺了她的孩子!”元豐連連跟著後退。折扇一搖,身子一個飛空振擺,隻聽得咻地數聲。幾道銀光已經朝著清寒的胸口直射而來。

清寒麵色微微一變,回刀一搖。橫在了胸前。數十道金針已經給擋了回去,堪堪掉在了地上。跟著身子向前一傾,長刀直直地向元豐送了過去,剛剛有一絲和緩的局麵再次陷入了僵局之中。

“王爺,王爺!”微草一臉驚心地看著場中打鬥的畫麵,幾乎要昏倒在地上.1網,手機站Wap.1一邊看向小喬,搖了搖她的肩膀道:“姐姐,姐姐你叫朱公子停手啊,不要打下去了,不要再打下去了!千不好,萬不好,都是微草的錯。我不該把姐姐強留在這裏,我不該這麽自私,我以為隻要能夠把姐姐留在王府裏,王爺他就能多注意我一點,哪怕是從你的身上分出半點關注的目光,我也是心甘情願!自從你來了之後,王爺地目光才有關注過我,雖然我知道那些光芒都是你給的,可是我還是那麽開心,因為被喜歡的人關注是一件很幸福快樂地事情,王爺他沒有錯,他什麽都沒有錯,他隻是太愛你了,太愛你了,才會這麽做的!姐姐,我求你原諒他,我求你原諒元豐!你快點叫朱公子住手,快叫他住手好嗎?”說著說著,整個人已經跪在了小喬地腳下,淚流滿麵地扯著小喬地衣服,苦苦地哀求著。

“微草,微草,你起來,你不要這個樣子!我沒有怪你,我從來沒有怪你,我知道你的苦楚,我能理解你地心情!我知道元豐對你不好,因為我來了之後他才肯注意你,我明白,我真的都明白!你不要這樣子啊!”小喬一邊說著,一邊將微草扶起來,可是微草隻是不住地搖搖頭,一邊看著場中越來越緊張的局麵,元豐越來越危險的事實,不住地扯著小喬的衣角道:“姐姐,我求求你,你快救救王爺,不管他做過什麽,這些日子,他為你付出的真的太多太多了!你救救他……”

“清寒,你們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下去了,快住手啊!快住手啊!”小喬籲了口氣,轉身看向庭院中糾纏的二人,大聲地叫了起來。可是清寒充耳不聞,眸子裏已經充滿了嗜血的光芒,啊地一聲暴喝,青龍偃月刀一個倒鉤,刷地一聲,元豐手中的長劍吭地一聲斷落在地上,整個人也被逼得退後數步,手腕上都流出了嫣紅的鮮血。

清寒兩眼一冷,眼中的殺意更加濃烈起來,長刀一晃,沿著地麵一拖,地麵上的板磚都被他一塊一塊地掀了起來,向著元豐撞擊過去,元豐隻得拚命地搖動著手中的檀木香扇,卷起一層層氣浪,護住自己的周身。

“山河萬裏!”清寒仰天一聲長嘯,長刀隔天一聳,漫天的刀光蔓延流散開來,整個院子裏都被一層白茫茫的光華罩住,刺得人睜不開眼睛。

“不要啊,清寒!”小喬焦急地大叫出聲,臉上頓時沒有了血色,隨後緊跟著的是微草快步衝向元豐的身影,那麽決絕,那麽從容淡定,那一縷馨香的芳華,留給世人一個最淡薄清麗的身姿。

“朱老弟,不可以!”丘山珂麵色大變,想出手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在場之人也紛紛咋舌,模糊的視線中,他們隻看到一襲清麗的幽黃與那一抹銀白的刀光交錯在了一起。

元豐隻覺得身上的內力全都流瀉出去,巨大地刀氣衝得他睜不開眼睛來。喉中一甜,一口熱血噴了出來,隨後緊跟著的是一股撼人的力量像山一樣堵在了他地跟前。隱約之中,似乎有一股薄荷草的香氣。那是微草平時最喜歡塗抹地香料。

微草?元豐的心跟著一沉,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噴薄的血霧濺了他一臉,微草啊地一聲慘叫,攔在了他的麵前,在清寒地長刀快要刺入元豐的身體時。用自己的柔弱之姿擋住了那渾天一刀,熱浪襲人的長刀毫不留情地從微草的小腹裏穿了過去,直插她的後背,等到朱清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已經來不及了,微草就那麽視死如歸地替元豐擋住了這要命的一刀,臉上還帶著絕美的微笑,輕盈地身姿緩緩地栽倒在了元豐的懷裏。

“微草,微草……”小喬捂住了嘴巴。飛奔著衝向了微草,這個傻女人,為什麽會這麽傻。為什麽她要衝出去!

天地間萬籟無聲,元豐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栽倒在他懷裏的微草。感覺身子在不住地發抖。一股冰冷地涼意從他的頭頂直入腳底。微草嘴巴張了張,咽喉一緊一鬆。想努力地說出話來,可是張口吐出來地全是濃烈地鮮血。

“微草,微草,微草!微草!”元豐半晌才回過神來,看著懷中奄奄一息的微草,大聲地喊了出來,搖了搖頭,“為什麽,為什麽你要這麽傻,為什麽你要這麽做!為什麽!我一直都在利用你,我一直都在懷疑你,為什麽,什麽你還要對我這麽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微草既然……已經嫁給了王爺你,我就會一心一意地伺候王爺!無論貧窮富貴,我都會在王爺你身邊支持你地!不管你對我怎麽樣,我……我都不會計較的!微草……嘔……隻知道你是我的夫君,我,我不能看著你死!我……”微草想繼續說下去,又是一口熱血堵住了她剩下的話。

“微草!”元豐緊緊地抱住她越來越冰冷的身子,這一刻,他的心裏全都被悔恨和懊惱占滿,他都對微草做了些什麽啊,自己怎麽會這麽冷血地對她,他是怎麽做出來的。

“我……從我嫁給你的那天晚上,我,我就知道王爺你是討厭我,不信任我的!你以為我……我會是皇上和姐姐派在你身邊的奸細,你以為我是來監視你的,對不對?其實,我,我什麽都不是,姐姐她的確是想讓我來監視你,可是我……我沒有答應。微草從小就很仰慕王爺,王爺就是我要嫁的男子!我,我是真心……愛著王爺的!我……我從來沒有做過半點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微草斷斷續續地說著,氣息越來越弱,瞳孔也開始渙散。

“微草,你不要說了,你不要說了,什麽都不要說了!我知道,我知道,我都明白!是我對不起你,是我辜負了你,你原諒我,你原諒我!你不要說話,我帶你去找禦醫!”說著元豐已經抱起了微草,便要去宮裏找禦醫來。

微草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苦澀地搖了搖頭:“沒用的,不要!你,你就聽微草安靜地把話說完?好嗎?我……我知道自己永遠也走不進你的生命,永遠也無法分享你的所有,你的心,都是小喬姐姐的。我,我不怪你,我真的不怪你……這是微草的命,強求不得的!我……愛王爺,我就會愛王爺你的全部!因為,因為我記得……十二年前在宮裏的那口枯井中,王爺你……怕我冷,把你身上的衣服都脫下來給我穿,那一口枯井裏的溫暖,微草永遠也不會忘記,雖然我,我那個時候才七歲……可是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喜歡上了你……一直到現在……我,我現在又感覺到了在枯井裏的那種溫暖……能夠被你這麽抱著,微草死而無憾……來生,我,我還想做你的王妃,可以嗎?”

記憶仿佛回到了十二年前那個清冷的冬夜裏,兩個瘦小的身影在枯井裏相依而臥,那個時候,她七歲,他十歲。可是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他竟然把這段溫馨的記憶拋在了腦後,而她,一直記到今天。

“不,不,來生我不要你做我的王妃,我要你做我的妻子,微草,微草……”元豐喃喃地搖了搖頭,淚水滾滾而下,可是他的話微草竟是來不及聽下去,昏暗的瞳仁裏已經沒有了一絲色彩,眼睛緩緩地合上,臉上帶著一絲留念和不舍,搭在元豐肩頭的手也垂了下去,沒有了任何的聲息。

“微草,微草……”小喬搖了搖頭,淚水跟著蔓延了一臉。朱清寒恍如夢中一般,呆呆地看著死去的微草,他殺人了,他把這個心性淡薄,與世無爭的王妃給殺了!丘山珂重重地籲了口氣,抱頭閉眼起來,殺害王妃,可是要償命的,清寒怎麽會這麽糊塗!

“朱清寒,我要你償命……”元豐緩緩地抬起了頭,臉上沒有了任何的表情,眸子裏是兩團盛怒的火焰。不時,門外已經衝進來了一群官兵,看著眼前的場景,剛剛得到王府的情報,說是驃騎將軍在王府裏行凶,馬上便趕過來了,再看看朱清寒手中的刀,已經明白了是怎麽一回事情,二話不說,幾柄長劍已經架在了清寒的脖子上。

“對不起了,將軍,你謀圖殺害王爺和王妃,現在又殺了王妃,我要把你帶回去問審!”當中的一名官兵道,一邊看了看在旁的丘山珂,“大人,我們先帶將軍回刑部了!”說著已經押了清寒起來,出了王府。

“清寒!”小喬仿佛受到了什麽刺激一般,疾步追了出去……

新書《流氓美女百分百》現在正在PK,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給偶P票吧!嗚嗚嗚,拜托各位了,看著叮當這麽努力的份上,麻煩親們支持一下偶吧!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