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當中一名捕快已經動了手,伸出手臂便要去按住元豐的左肩。

“叮”地一聲,大廳裏忽然湧起一絲森冷的寒意,自門外一束慘白的光芒射開,緊接著啊地一聲慘叫,那名捕快的右手一陣嫣紅散開,整隻右手已經被砍斷,遙遙地向空中拋去,一旁的王舒雅駭得麵如土色,隻覺得一陣刺鼻的腥味襲了過來,一潑熱血飛濺了她一臉,王舒雅幾乎要昏厥在地上,身子向後一仰,倒了下去,幸虧朱清龍從後將她扶住,緊緊地擁進了懷中。

幾名膽小的丫鬟見得這般血腥場麵,紛紛失聲尖叫,流雲和小蝶也是嚇出一身冷汗,閉了眼睛,再也不敢多看一眼。吳知府還沒有回過神來,隻覺得脖子一涼,一把雪亮的軟劍已經扣上了他的咽喉。饒是秦漢這般高手,也沒有看清楚門外的那一劍是怎麽出手的,門外的人又是怎麽進來的,大廳中央,多出了一個錦衣裝束的少年,手中握著一把烏絲軟劍,淩風而立。

“真是群沒用的混賬東西,你們沒長眼睛是不是?吳大人,我看你是不想升官發財,不想要頭上的這頂烏紗帽了!你知道他是誰嗎?”門外,一聲陰陽怪氣地責罵飄了進來,大夥兒尋聲望去,卻有一個身材微微發福,粉麵紅唇,一身紫紅長衫的相公模樣的人走了進來,體態妖嬈,走路卻是蓮步碎移,一邊搖著手中的蘭花指,狠狠地在吳知府的額頭上戳了一下,高聲叫罵起來,“還好咱家過來得快,不然你是一萬條命也不夠砍!你知道他是誰嗎?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可是當今的平北王爺,是當今萬歲爺最寵愛的平北王爺!”

“劉公公,你……”吳知府眼珠子半天都轉不過來,傻傻地看著劉公公,嘴巴動了動,又無比驚恐地看著淡定自若的元豐,牙齒開始打起架來,雙腿發軟,竟是直直地跪了下去,半天也緩不過氣來:“小王爺,小王爺,你……卑職該死,卑職有眼不識泰山,卑職無德無能,冒犯衝撞了王爺,求王爺大恩大德,網開一麵!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啊!”餘下的三名捕快見得這般陣勢,紛紛丟了手中的兵器,齊齊跪拜在地。

王舒雅愕然地搖了搖頭,怎麽也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你們這群刁民,一個個都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見了小王爺還不下跪!想集體砍頭是不是?”劉公公一聲暴喝,生氣地拂了拂袖子。一屋子的人全都愣傻了眼睛,聽得劉公公這麽一聲冷喝,全都拜倒在了地上,“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的呼聲飄過大廳,在這個風波不停的晌午,投響了一陣意外的炸雷。平北王爺,鏟除秦檜的功臣,宋金合議的使者,十四歲便著有《治國平略》的政治謀略家。

所有的人都跪倒在了地上,隻有小喬,愣愣地伏在他的肩頭,失神地看著他。這個走進她生命中的男子,究竟還要給她帶來多少驚喜和震撼?人潮湧動的街頭,獨獨與君相遇,這一切,是冥冥之中的注定麽?深居宮闈的少年帝王,何故會在這平凡小鎮中出現?

“見了王爺還不下跪,真是個沒有規矩的粗野丫頭!”劉公公斜睨小喬一眼,提醒道。“哦……”小喬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便要躬身彎腰下去,卻覺小腿一陣抽筋,元豐和腰將她一摟,暖暖地笑開了:“你就不必跟我這麽客套了!小心身體!”小喬吸了口氣,溫熱的氣息在她周身湧動,她在他的眼裏,看到自己的影子,那麽清晰,那麽明淨,那是一雙充滿了愛意的眸子。小喬臉上泛起一陣紅暈,慌張地低下頭去,連地掙開了他的懷抱。

“你們這群刁民,一個個都瞎了眼睛是不是?若是我家小王爺有什麽閃失,你們九族的人都賠不起!”劉公公憤憤地罵著,蘭花指悠然擺弄開來。“你這個死太監,狗仗人勢的東西,誰是刁民了,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王舒雅不服氣地站了起來,衣袖一甩,怒目相向。說著悠悠地瞥了元豐一眼,“小王爺微服出巡,我們無意衝撞了是我們不對,正所謂不知者不罪。況且這本是我們的家事,小王爺卷進這當中來,本是不對在先,我們又何錯之有?宋朝律法有定,凡女子紅杏出牆,不守婦道,應處以遊街示眾,浸豬籠之刑,我們不過是盡我們的本份罷了,再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小王爺就能勾三搭四了嗎?”

“你,你……個潑婦!你,你放肆……”被王舒雅這麽一番搶白,劉公公卻是氣得小臉一陣紅,一陣白。說著便要令人將王舒雅拿辦,吳知府見得這般陣勢,連連扯著劉公公的衣角道:“公公使不得啊,她是王丞相的女兒,萬萬使不得啊!”

劉公公身子一個激靈,怔怔地看了王舒雅一眼,王舒雅一臉高傲地看著他,華貴逼人,目不可視,舉止言談間,自有一副相府千金的風流做派。一時之間,劉公公卻也出聲不得。王洪是當今朝廷重臣,手握大權,來頭不小,是萬萬得罪不得的。劉公公悶氣一聲,隻得認栽了,全當是被瘋狗咬了一下。

“什麽勾三搭四?我哪裏有紅杏出牆了?你為什麽要冤枉我?對,我不像你,是富貴小姐的身份,從小就接受很好的教育,什麽都不用愁,山賊也是人,山賊又怎麽了?在我爹的領導下,黑水寨已經很久沒有出來打過劫了,至少在我的心裏,我爹是個了不起的英雄。不像你的爹,就知道搜刮民脂民膏!”小喬扁了扁嘴巴,聽得王舒雅說話越來越過分,不由地來了脾氣。

“你胡說什麽,我爹乃當朝重臣,深受皇恩,你不要信口雌黃,詆毀我爹爹!”王舒雅氣得一臉雪白,揚起手來就要向小喬的臉上打過來。小喬右手一舉,緊緊地扣住了她的手腕,眸子裏充滿了冰冷的寒意:“別動不動就想甩人耳光,我現在不是什麽尹馨瑜,沒你想的那麽好欺負!把我惹毛了,我管你是什麽來頭!”說著奮力一推,王舒雅整個人已經向後邊仰倒。清龍一急,連地站起身來,扶住了王舒雅。

“大膽刁民,沒有小王爺的允許,誰叫你起來的!”劉公公厲聲一喝,一邊看了看一旁的銀裝少年道:“淩天,給咱家把這個以下犯上的刁民抓起來!”銀裝少年點頭嗯了一聲,側步過去,雙手一縛,扣上了朱清龍的肩膀,朱清龍身子向前一傾,欲以力借力將他反震回去,但哪裏推得動他,隻聽得啵地一聲,銀裝少年周身青光一閃,一股真氣散出,朱清龍被一股氣旋震到,遙遙地衝上了天空。

“清龍!”王舒雅嚇得花容失色,幾乎要昏厥過去。銀裝少年足尖一抬,一掌揮開,便要打上他的胸口。“不要啊,快叫你的人停手啊!”小喬急急地拉了拉趙元豐的手,她絕對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趙元豐淡漠疏離地看了小喬一眼,籲了口氣:“冷麵銀翼,出手從來不會留情的,出招必要取對方身上的一樣東西,他未必會聽我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