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進門檻的那一步,小喬又遲疑地退出了腳步,拽了拽衣袖,一臉愁苦地看著朱清寒:“清寒,可不可以不要進去啊!”

“來都來了,為什麽不進去!別擔心,有我在,娘一定不會為難你的!”清寒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暖暖一笑。“可是,可是……你娘她……”小喬哭喪著臉,全然沒有了來時的那股興致。她也不明白為什麽了,婆婆的態度會來了這麽個三百六十度大轉彎,山賊又怎麽了,山賊也是人啊,而且這十年來,老爹已經帶著寨子裏的兄弟在山上自力更生,從來沒有去偷過搶過,僅僅是一個山賊的身份,她所有的一切都要被人否決嗎?

清寒給了她一個鎮定的眼神,牢牢地握住了她的手,牽著她向裏屋走了進去。

房間的軟榻上,洛映紅正躺坐在**,古媽媽立在身側,小心地服侍著,站在古媽媽身側的次第是蕙蘭,玉蓉玉妍兩姐妹,王舒雅一邊甩著手帕,有一搭沒一搭地四處尋望著,瞧見清寒夫妻二人進來了,喲了一聲,隨即嘴角揚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鼻子了輕輕地哼了一聲:“還以為你們兩個光顧著恩恩愛愛,不記得來給婆婆請安了!三弟真是好脾氣啊,馨瑜你也真是……哦,不對,你是個冒牌的,不該叫你馨瑜才是,叫你什麽好了?是女飛賊,還是女霸王才好了!”聽得王舒雅這麽一番諷刺,小喬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捏了捏拳頭,卻是默不作聲。

王舒雅見得她生氣,心中更加快活:“妹妹不是要打人吧,拳頭捏得那麽緊,我可真是害怕啊!外麵的人都說,山賊都是殺人不眨眼,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妹妹可別嚇二嫂啊!”說著自顧捂了捂胸口,做了個很害怕的動作。被王舒雅這麽一挑撥,洛映紅原本舒緩的臉上又蒙了一層寒意,眸子裏的冷光直直地射在小喬的臉上。

“其實山賊也好,豪門小姐也罷,重要的隻在人心二字。有些人雖然出身名門,也不過爾爾,小家子氣重得很,心眼如針兒一般小,頂著名門小姐的帽子,退了皮囊,與一般俗婦又有何異。不過一個身份而已,有什麽好計較的。遠的不說,就近的來看,紅娘子梁紅玉出自青樓,卻能在戰場上一展風采,連金國都要誇讚我中原女子巾幗不讓須眉,可是叫我們這些閨閣女子汗顏啦。不知道二嫂可讚同蓉兒所言?”朱玉容嫣然一笑,娓娓道來,一番話卻是說得王舒雅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臉都不知道要往哪裏擱才好,這話說得極是漂亮,不但諷刺了她這個相府千金一番,又撇開了門戶之見,想必這麽一來,洛映紅的心裏也會舒緩一些了吧。

“蓉兒妹妹詩書飽讀,文采風流,又有一身的好武藝,想必也想著如紅娘子那樣的人兒一樣,在戰場上一展抱負吧。侍奉皇上,可真是屈就了妹妹這樣的人才!四年不見,妹妹的伶牙俐齒嫂子真是望塵莫及,看來,在那後宮之中,妹妹是受了不少苦的吧!”王舒雅冷冷地一笑,轉頭厭惡地看了小喬一眼,也不知道這個女人使了什麽招數,讓朱玉蓉也幫她說起話來。

“我能有今天的地位,朱家有今日的繁華,當然是曆經了千辛萬苦,不比嫂子,一出身就是相府千金,吃穿不愁,宮中又有太後坐鎮,你們王家,可算是一身榮耀了。其實蓉兒也是很尊敬嫂子的,這些年來,卻是在我們朱家的生意上幫了不少忙,這些功勞,大家都記在心裏。如若嫂子能放開小姐的架子,生活也不會這麽無趣了。二哥跟我說過,他好懷念當初那個大氣豪爽的二嫂,可能是這些年的事務繁忙,磨平了嫂子的性子吧,脾氣就暴躁了點!”朱玉蓉慘淡地笑了笑,這話原本卻也是她心裏的真心話,王舒雅初來朱家的那一年,大氣高貴,談吐不凡,而如今,儼然一副尋常婦人的見地,什麽都是一般見識。

王舒雅聽到這裏,卻也不再言語了,犀利的眸子有一瞬間的黯淡,隨即又恢複了慣有的淩厲。她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還不是給他們朱家逼的嗎?她一直想要一個孩子,可是好不容易懷上了,卻給雲野那淘氣的小孩子給弄掉了,她能不傷心,不氣不恨嗎?看著朱家的人都那麽疼愛雲野,她心裏愈加不平衡起來。她從小就有病,大夫也跟她說過,以她這樣的體質是不能有身孕的。前年,好不容易懷上了孩子,可是……想到這裏,王舒雅心頭湧起一股瑟瑟的酸楚,自從那次流產以後,她的肚子裏再也沒有動靜。而洛映紅似乎也有些不悅了,尤其是聽說了大夫她以後可能都再難有身孕的情況後,便有了要給清龍納妾的打算,好幾次都明裏暗裏都有過這個意圖,卻被清龍擋了回去。而自己的性子,也在這樣的日子裏一天一天壞了起來,變得妒忌多疑,得理不饒人。整個朱府上下的人也慢慢地怕了她,疏遠了她。要不是因為她家裏的那點來頭,隻怕現在洛映紅已經逼著清龍納妾了。一個能活生生拆散女兒幸福的母親,在自己的兒媳婦不能添加子嗣的情況下,她心裏會作何感想,自然是想另謀出路了。所以,她逼著自己變得強悍無理,刁鑽古怪起來,弄得洛映紅也有些怕了她,何況朱家生意上的打理她也是出了不少力的,洛映紅再怎麽專橫,也不好意思再開這個口了,至此,納妾的事情才告了一段落。

“咳咳……”洛映紅忍不住輕輕地咳嗽起來,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婆婆!”蕙蘭幽幽地迎上前去,捶了捶她的背脊,洛映紅這才舒服了些,抬眼看了蕙蘭一眼,臉上閃過一絲捉摸不定的神色,這麽多年了,蕙蘭永遠是這麽賢惠和溫婉,麵對著舒雅的欺侮不卑不亢,家裏的瑣碎事情也是盡力協助她這個做婆婆的,待人處事方麵就不用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