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疼,我胸口好疼!寒兒,寒兒……”洛映紅身子朝後一仰,軟弱無力地向下倒去,清寒急得一臉慘白,慌張地跑了過去,將洛映紅扶穩了,眾人亦是紛紛亂開了,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好了好了,婆婆你就不要裝了,你根本就沒有什麽胸病了,上次給你送山芒草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一般有胸病的人聞到山芒草的味道都會有嘔吐的跡象,而你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小喬切了一聲,淡淡地看著假裝在清寒懷裏昏死過去的洛映紅,笑了笑。

“小喬,你少說兩句好不好,非要把我娘氣病才行嗎?”清寒語氣中已經帶上了惱怒之意,說著一邊看了看昏睡在他懷裏的洛映紅,連連地叫喚了幾聲娘,眸子裏竟已經噙滿了淚水。咻地一聲,小喬右手一彈,一粒小小的石子破空射出,打上了洛映紅的環跳穴,洛映紅猛地睜開了眼睛,捂著左手,從清寒懷裏掙脫出來,安然無事地站在了那裏,風采神韻更比剛才要好得多。

“娘,你沒病!”朱清寒一臉驚愕地看著突然站起來的洛映紅,一瞬間有種被糊弄的感覺。“我,我……”洛映紅卻是不知所措地看著清寒,又望了望小喬,原本以為靠著裝病再加以施壓,激化他們夫妻二人的矛盾可以讓清寒盡快地休了這個山賊女子,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卻還有點伎倆,想到上次她來送山芒草的事情,不由惱火起來,還以為她真的是關心自己,沒有想到是在打探自己的虛實。真是可惡,當婆婆這麽多年,哪怕是王舒雅這般刁難的小姐。心中總還是有三四分忌憚她這個做婆婆地,可是這個小喬。完全沒有把她放在眼裏,想到這裏,心中對她的反感愈加深了。

“娘也是為你好,是不想讓你被這個山賊女子騙了啊,我也是一番苦心啊!”洛映紅看了看麵露慍色的清寒道。“可是娘你為什麽要這樣來騙我了。你知不知道這樣做很讓我們擔心地,我還真以為你的胸病又複發了。娘,為什麽你就一定要拆散我和小喬,當初二姐和虞大哥也是這樣,就因為虞大哥和小喬都有著山賊地身份,你就要這樣做嗎?你給我一個可以讓我信服的理由好不好?”清寒生氣地一拂長衫,有些不解地看著洛映紅,他真的不明白娘做了這麽多到底是為了什麽,山賊.手機站“我,我……總之我一點也不想一個山賊女子做我朱家的媳婦!”洛映紅皺了皺眉毛,她怎麽好開口跟自己的兒子說。因為小喬和她地情敵有著同樣的姓氏,同樣的山賊身份。這樣的理由。拿出來會讓清寒心服嗎?小喬哼了一聲,懶懶地看了洛映紅一眼。真是越來越莫名其妙了,一邊瞪了清寒一眼,氣衝衝地跑進了裏屋。

“小喬,小喬!”清寒無可奈何地看了洛映紅一眼,歎息一聲,跟著追進了屋子。院子裏的家仆丫鬟卻是訕訕地站在一旁,誰都不敢大聲說話喘氣。王舒雅嘴角勾起一絲諷刺的笑意,斜斜地看了洛映紅一眼,一邊假裝心有餘悸的捂了捂胸口道:“剛才婆婆那一倒,還真是把媳婦給嚇死了,婆婆的演技真的很好!”

“那是當然,不然我還怎麽主管這個家,還怎麽當他們地娘,做你們的婆婆了。婆婆,婆婆,這兩個字自然不是讓人白叫的。”洛映紅淡淡地掃了王舒雅一眼,輕輕地哼了一聲,依舊保持著一個做婆婆地傲然姿態。

“不過三弟可不比清龍和大哥聽話,你看他,媳婦翻個白眼,他就乖乖地跑進去了,還真是疼媳婦了。婆婆在三弟心中的地位恐怕遠不及這位伶牙俐齒,又能打又能醫地媳婦了。或許是我和大嫂比她乖巧聽話吧,婆婆才當得這麽得心應手!”王舒雅幽幽一笑,輕輕地咳嗽一聲,眉目間流露出一絲得色,轉身過去,風塵仆仆地離開了清秋別院。洛映紅自然知道這王舒雅是在看自己地笑話了,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麽,但是心裏早已經煩躁開了,現下這個小喬就如此難纏,絕對不能再讓王舒雅也騎到她頭上來了。

“小喬,你不要是生氣了好不好?我也不知道我娘是在裝病,我真的沒有想到,她會對我們地這樁婚姻會這麽不滿意。說來也都是我不好,如果當初我不亂吃醋的話,也不會逼得你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要是你一直保持這原來的身份,我們就不用這麽困難了!”清寒徐徐地歎了口氣,一臉憂愁地看著小喬,一邊握緊了小喬的手。

小喬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甩開了他的手,哼了一聲:“你別碰我,你的手摸過別的女人!”“我,我真是冤枉,今天在風月樓遇到的那個女人我是真的不認識,你別聽她胡說好不好?我,我承認,我以前是去過那種地方,但是我從來沒有,從來沒有和別的女人有過那個什麽什麽的!你要相信我!”清寒一臉我很無辜的樣子看著小喬,頹喪地搖了搖頭,早知道會有今天這麽個局麵,當初打死也不進那樣的鬼地方了。

“哦,那你還說你是你冤枉的,去就是去過。男人果然都沒一個好東西,哼!”小喬生氣地撅了撅嘴巴,一想起他在風月樓裏的情形,一大堆的姑娘在他麵前搔首弄姿,鶯鶯燕燕,她就不舒服,恨不得現在就衝進去一個個地將他們的臉劃花了。

“可是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一棍子把我打死了吧,是,我承認,那個時候去風月樓剛開始是因為覺得很有意思,總覺得男人去那種地方是天經地義的,這樣的話會覺得自己的臉上很有麵子,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可是你進門之後,我才發現我錯了,非常後悔以前去了那種地方,我想向你坦白,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會生氣的,你看不是,你現在氣成這個樣子,所以我就想瞞著,沒有打算要告訴你。我這麽做,也是因為不想傷害你,也是因為太愛你了啊,你知不知道,自從知道那個小王爺也對你有意思,你還和他走得那麽近,我就提心吊膽起來了,我害怕你會離開我。小喬,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騙你的,請你相信我,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小喬?”清寒低著頭,一臉的虔誠,字裏行間,皆是懺悔的真情。

小喬猶豫遲疑地看了清寒一眼,臉上的那股惱色緩和了不少。雖然自己的意識裏強烈地排斥著那種男人可以坐擁天下,溫香軟玉地左摟右抱的獨權,可是在這個男人天下的世界裏,她一個小小的女子又能要求什麽,改變什麽了!女人的命運,從一出身就注定了,為人妻,為人母,然後一掊黃土,孤獨落寞地死去,世界上又有幾個女人能夠真正地擁有自己的幸福了?就算是遠走天涯的馨瑜姐姐,也未必一定能夠得到她想要的幸福吧。

清寒是她冒冒失失得來的幸福,現在擺在自己麵前的問題已經一大堆了,如果再因為這個傷了感情,實在是太不值得了,婆婆一直巴望著她離開這裏,王舒雅看她像蟑螂一樣討厭,她絕對不能稱了他們的心,如了他們的意,她偏偏要有滋有味地活給他們看。

“不說話了?那……是不是代表你不生我的氣了?”清寒見得小喬臉色緩和,從後麵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像蛇一般纏著她,嘻嘻地笑了笑,“嗯,我向你保證,我以後絕對不會踏足風月場所半步,絕對不多看任何美女一眼,我隻看你,隻想你,隻疼你!好不好?”

“你少肉麻兮兮的,別以為我是這麽好說話的。想就這麽幾句甜言蜜語哄我開心,我才不幹!”小喬掙紮著動了動身子,卻也隻是做做樣子,被他寬厚溫暖的胸膛擁著,卻覺一陣難言的甜蜜,這一生,若是都這個樣子該有多好。清寒將她擁得更緊,攬在懷裏,男子渾厚有力的呼吸貼著她的脖子湧遍全身,清寒愛撫地摸上她如玉的胳膊,緩緩地低下頭,順著她的紅唇吻了下去。

“不要!”小喬驀然掙脫他的懷抱,溫馨浪漫的氣氛在她這一聲不要中化作了尷尬的收場,清寒剛剛燃起的那一股激情也消退了下去。小喬抬起頭,撅了撅嘴巴,眸子了有一絲別樣的靈動和清澈,清寒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半天也沒有反應過來。

“我要給你洗澡,我要把你身上所有的氣味都洗掉,我隻要一想到你曾經在那樣的地方呆過,還有那些像妖精一樣的女人在你身邊晃來晃去,我心裏就不舒服!”小喬開口道,丟出這麽一句令清寒噴血的話,說著已經出了內屋,吩咐了楊武卓平二人去打熱水過來。清寒好氣地笑了笑,這個小丫頭,居然這麽小氣,反正他也不怕,驗明正身就讓她去驗證好了,能夠和她一起鴛鴦戲水也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