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你看這是何必了?又咳嗽了是不是?你看呀,這滿院子的雪啊,多美多漂亮啊!這麽美麗的風景,您何苦置氣了,這些天,我也看著三少奶奶怪忙的,一邊請下人,一邊又要安排人打掃,真的挺累的啊。讓他們放鬆一下也不是什麽壞事啊,您剛才還不是說怎麽沒有看到他們打雪仗堆雪人的嗎?寒哥哥也不是小時候的他了,男子漢大丈夫,一點風霜雨雪算什麽啊!是不是?難得大家這麽高興,您又何苦掃他們的興了?您看啊,您這一來,大家都不敢出聲了,剛才看他們玩得那麽快活,我也想加入到他們當中來了!”慕雪嫣然一笑,輕輕地拍了拍洛映紅的背脊,一旁開導起來,說著又衝清寒使了個眼色,叫他不要多說了。

被她這麽一說,洛映紅卻覺有些道理,幽幽地吐了口氣,望著滿地的殘雪,心中升起無限感慨,自己這是怎麽了?脾氣越來越暴躁,動不動就亂發脾氣,從前的自己,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可是看到小喬那張似曾相識的臉,她的心情就愈加陰鬱起來,生病的這幾天,她老做著一個夢,小喬是她派到朱家來報仇的,夢裏,她看到了那個女人幽怨的眼神和冷冽的恨意。

這麽多年來,那個心病始終不曾見好,當年她也是迫不得以才這麽做的,心裏總留了一份愧疚和不安,但更多的依是對那個女人的仇視,如果不是她,自己和朱鴻烈的感情也不會到如今這般田地吧。這個埋在心底的秘密她一直沒有對人說起過,而唯一知道這件事情地古媽媽也死了。一時間她竟是有些惶恐,疑神疑鬼起來。

看著洛映紅忽然有些蒼白的臉色,慕雪有些狐疑起來。聯想到這幾天夜裏洛映紅那時有時無的夢語,驚醒後那般害怕無助地表情。心中一時間想了很多很多,她的內心深處,到底隱藏了一個怎麽樣地不為人知的秘密了?

小喬亦是有些不安起來,她為什麽要這般表情看著自己,那略帶敵意的眼神裏似乎還隱藏了某種東西。一時之間她也說不上來。反正她是知道洛映紅對她有意見的,也不想著怎麽去討好和巴結她了。

這種靜謐的氣氛一時間讓人有些無所適從,清寒尷尬地站在一旁,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麽辦才好。一個是疼他愛他地親娘,一個是自己願意用生命去換取的女人,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妻子會和娘有這麽水火不容的一天。

“天冷得很,夫人你身子剛剛好一點,我們還是回去吧!我也有點冷了!”慕雪幽幽地開了口,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說著已經縮了縮脖子。洛映紅憐愛地看了她一眼,關切地道:“慕雪你沒事情吧!嗯,我們回去!”說著淡淡地瞥了一眼小喬。眼底掠過一絲鄙夷的神色,轉身過去。慕雪淡淡地掃了小喬一眼。嘴角勾起一絲溫柔友好的淺笑,攙扶著洛映紅蓮步闌珊地離開了。

愣在場地的丫鬟仆人見得洛映紅已經走遠。這才緩過神來,一邊向小喬和清寒請了辭,各自回去了。好好的一場雪仗就這麽不歡而散,小喬懨懨地踢了踢腳下的殘雪,籲了口氣。這到底是怎麽了,不過是想好好地和大家熱鬧一下而已,為什麽洛映紅也要糾纏不放,自從知道了自己隻是尹家的一個替身後,她的態度就完完全全改變了,隻是因為自己是山賊地身份麽?這未免太滑稽和說不通了。原來她所有的努力在她眼裏看來始終是那麽礙眼和不合規矩,想著想著,小喬心裏竟有一絲泄氣。或許朱玉蓉說得對,有時候太過單純和相信別人並不是一件好事吧,可是這個朱府裏唯一能夠和她談心解悶地人卻已經遠在千裏之外,在那個紅牆綠瓦地宮廷裏,不知今昔是何年。

人生若如雪,該有多好,簡單明朗,一目了然,可是這埋在雪底下的汙穢和肮髒終究還是安然地躺在了那裏,雪化以後,一切還是要被還原地。忽然之間,小喬開始懷念山野裏那個純真無憂的自己和那些坦誠相交的兄弟。自從進了這個宅院,她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像從前的那個她了。

回了房間,小喬埋頭倒在**睡起覺來,懨懨地生著悶氣。清寒俯身坐下,輕拍她的肩膀:“生氣了啊!”語氣輕柔,但裏麵竟有一絲隱隱的憂傷。曾經談笑風流,瀟灑不羈的朱家三公子也會有今天這麽為難的時刻,他是做夢也沒有想到,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而小喬和娘之間的經要到什麽時候才能念完了?

“哪裏有?我幹嘛生氣!隻不過是你娘沒事找事做罷了,我才懶得理她!”小喬撅起嘴巴,哼了一聲,不生氣才怪,平日裏都隻有她在山寨裏欺負人的份,現在可好,虎落平陽被犬欺,真是倒黴透頂了!

“娘子要是生氣了,就拿我出氣好了,任憑你來處置!”清寒挺起胸脯,伸手抓起了小喬的手。小喬淡淡地掃了他一眼,緩緩地收了回去,目光變得沉寂起來:“好了啦,你不用特意逗我開心了,你娘那麽刁鑽,她是打算要跟我過不去了,我也沒有那個閑情去跟她較勁。我知道你夾在這中間很為難,怎麽說,她都是你娘。沒辦法了,我隻有做個委屈的小媳婦了,誰叫我喜歡上一頭豬了,隻有豬頭豬腦地當個豬大嫂好了!”

“嗯,那我也就心甘情願地當個豬大頭得了,然後再好好地和你生一群豬寶寶!哈哈……”說著已經欺身向小喬壓了下來,嘴唇向著小喬的紅唇吻了下去,小喬別過頭去,擋開了他的嘴,捉住他的肩膀道:“雖然當了豬大嫂,可是我也要當得有價值。我問你,那個慕雪和你到底是什麽關係?”

“慕雪?”清寒詫異地看了她一眼,聳了聳肩膀,“她能和我有什麽關係,隻不過我們從小一起長大而已,後來因為她爹的原因,搬離了芙蓉鎮,所以就沒有常常在一起了。我也沒有想到,她還會來我們朱家!說起來,她本該是我的……”話到這裏,清寒卻是故意一頓,偷眼看了小喬一下,卻見得她的臉色已經有些微白,拳頭都捏了起來,當下哈哈一笑,刮了刮她的鼻子道,“二嫂才是!怎麽了,你不會是認為我和她……”

“什麽呀,我才沒有了。是你娘說要給你納小妾我才……”話到這裏,小喬卻覺有些失言,一邊瞪了清寒一眼,捶了他的大腿一下,“你這壞小子,就知道捉弄我!”

“我哪裏有,我隻是聞到了一股好大好大的醋味而已!”清寒哈哈一笑,摸了摸小喬的臉蛋。“去你的,誰有那個閑工夫像你一樣吃醋!不過話說回來,你娘把她留在身邊不會是打算給二哥納妾吧,她就不怕二嫂跟她拚了嗎?”小喬無趣地白了他一眼,一邊歎氣起來,如若洛映紅真有這樣的打算的話,王舒雅那樣的女人又豈會善罷甘休,不把這個家鬧得雞飛狗跳才怪!“不知道啊,管他了,二嫂那樣的人也是該殺殺她的威風,況且慕雪和二哥本來就有婚約在先,她耽誤到現在,也全都是因為我們朱家!娘之間早就說過的,不管二哥同不同意,慕雪的事情一定要有個交代的!”清寒籲了口氣,若有所思地道,“你也知道,二嫂和娘的關係隻是比你和娘的關係稍微好那麽一點點,而且二嫂又不能再生育了,娘那麽想抱孫子,估計會逼著二哥娶慕雪的!”

“你娘呀,我真不知道該怎麽說她!老喜歡在我們麵前擺架子,高高在上的,當個婆婆有那麽了不起嗎?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真想和她大鬧一下,什麽跟什麽嘛,生不了孩子就逼著人納妾,這是什麽歪理!太過分了!清寒,你告訴我,如果我們沒有孩子的話,你會不會也娶別的女人!”小喬卻是有些抱不平起來,雖然平日裏王舒雅對她比較刻薄,總懷著敵意,但是對待納妾這件事情上,她還是毫不含糊的。何況,自從上次在壽辰上救了她一次後,王舒雅對她的態度也不如先前那般惡劣了,再者,這些日子王舒雅都在打點著布場方麵的事情,也確實夠忙了,如果讓她知道洛映紅要給清龍納妾的話,不知道她會氣成什麽樣子。

“嗯,這個嘛……”清寒捉住她的肩膀,笑嗬嗬地又將她撲翻到了**,“當然不會!”“諒你也不敢,你要是娶什麽小妾的話,我一定閹了你,然後再把你的小妾的臉蛋劃花,扔到山野裏喂豺狼去!哼!”小喬翹起粉嘟嘟的小嘴,拳頭在清寒麵前一晃,捏得咯咯作響。

“所以嘍,為了萬無一失,我們要努力地抓緊生出她八個十個孩子來!”說著,清寒已經吻住了小喬的紅唇,覆上了小喬嬌豔的身體,開始了浪漫旖旎的纏綿之旅。戶外,寒風飄雪,屋內,春光暖暖。隻是這樣溫情的日子,又還有多久了?

偶的更新速度應該還是算可以吧,這兩天字數也有增加哦!謝謝大家的支持哦!推薦票啊,多多來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