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我沉浸在對楊子欣認真的教學之中,卻沒有注意到越來越近的王雪茜以及田菲菲。

“又是你們,有什麽事?”楊嚴躺在地上玩手機,忽然間便看到了朝我們走來的王雪茜和田菲菲二人,由於光線昏暗,所以直到她們在我和楊子欣的身邊停住以後,楊嚴才看清楚她們的臉,然後便立馬坐立起來,一臉漠然地看著她們二人說道。

我和楊子欣聽到了楊嚴的話,然後也是不約而同抬起頭來,王雪茜發現我們三人的目光一齊投向了她們二人,然後也是略微有些尷尬地說道:“很驚訝嗎?”

“你們來這裏做什麽?”楊子欣率先開口問道,她話中的不善很是明顯,因為楊子欣和薑雲的關係最要好,所以自然是對王雪茜和田菲菲很不感冒,甚至是仇視,本來平日裏都是互相井水不犯河水,現在忽然出現的二人莫非是來者不善?

“別那麽排斥我們嘛,畢竟是同班同學不是?我們隻是想一起聊天而已。”王雪茜輕輕一笑。

“不是排斥,隻是一點交集都沒有的我們,之間莫非還能有什麽話題可聊不成,我隻是覺得以你們和我們之間的關係,你們並不適合出現在這裏罷了。”楊子欣撇嘴說道。

“你說話別太過了。”田菲菲也是沉著臉對楊子欣說道。

“你的話沒錯,但是我覺得那隻是以前,因為現在我們想和你們交朋友。”王雪茜笑著說道。

“交朋友?我看是並非如此吧?”楊子欣撇嘴說道。

我給楊子欣打了打眼色,然後便站了起來,我禮貌地一笑,然後對王雪茜說道:“你看起來很高興,難道是有什麽好事?”

“是啊,因為我找到了說服你的理由。”王雪茜笑著說道。

“哦?那說說看。”我說道,我看著王雪茜,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不過光線昏暗,王雪茜一定沒有察覺。

“能否借一步說話。”王雪茜禮貌地說道。

“嗯,好啊。”我點頭說道。

我叫楊嚴留下來陪著楊子欣,就當這是給他和楊子欣單獨相處的機會,身邊的田菲菲在王雪茜的耳邊輕輕說了什麽,便回了寢室,走時還看了我一眼,我也和王雪茜一起慢慢離開,楊子欣眯著眼睛看著我和王雪茜的背影,不知道心裏在想些什麽。

楊嚴自然是注意到了楊子欣的目光,然後便靠近楊子欣一點,眯著眼睛看著王雪茜的背影說道:“上次她們也來找過我們,不知道這次又在玩什麽花樣。”

“你是說她們是第二次找你們了?”楊子欣驚訝地對楊嚴問道。

“嗯,上次是在食堂,我壁哥周傑一起吃飯,王雪茜和田菲菲就莫名其妙地坐在我們的旁邊,還說想和我們交一個朋友,我就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但是又說不上來哪裏奇怪。”楊嚴點頭說道。

“不會是針對薑雲吧?”楊子欣眼中閃過一絲隱晦的擔心。

“應該不是,至少現在不是。”楊嚴思考說道。

“但願她們沒有這樣的企圖,若是傷害薑雲,我定會讓她們付出代價。”楊子欣望著王雪茜的背影喃喃說道。

我雙手插著兜兒,和王雪茜悠閑地在跑道上散步,也不知道王雪茜的真實目的是什麽,但是至少她此時並沒有惡意,我對她剛才所說的話很感興趣,能給我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若是她真心想一起和睦相處,放下一切以前的矛盾,那薑雲定會無比開心。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我會洗耳恭聽。”我笑著說道。

“直奔主題有時固然是好,但是也能讓氣氛變得僵硬不是?”王雪茜倒是悠閑地說道。

“嗯,有理,所以,你想準備什麽前戲,開胃菜應該不會太油膩吧。”我攤開手掌說道,聽著王雪茜的話,我竟然想到了另外一層意思了。

“嗬嗬,不會,循序漸進循循善誘,我們從最輕鬆的話題開始講起,層層推進,待說到主題之時,才更能煽情,到時說起來也會顯得很自然。”王雪茜笑著說道。

“不愧是咱們班第二名,文化人,說話就是不一樣!”我點頭笑著說道。

“你就別說笑了,你更像是文化人才對吧。”王雪茜說道。

“誒?我這不會是拋磚引玉吧?”我恍然大悟的模樣,讓王雪茜也是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

“原來你的心思竟是如此縝密,倒頗有幾分老奸巨猾的感覺。”王雪茜偏著腦袋說道。

“啊?不會吧,你可大大冤枉我了。”我滿臉無奈地說道。

“嗬嗬,你真有趣。”王雪茜笑著說道。

“哦?這麽說,你不一點都不反感我咯。”我看著王雪茜的眼睛,即使光線如此昏暗,但是她的那雙大眼睛也仍是水汪汪的。

“喜歡都還來不及,又怎麽會反感呢?”王雪茜眨巴可愛的大眼睛說道。

“哦?喜歡……表示的含義是……”我眯著眼睛說道。

“自然是很感興趣的意思,所以想和你交一個朋友,並非一種愛慕之情。”王雪茜說道。

“哦,那看來我多想了呢。”我聳肩說道。

“你以為的喜歡,難道是我想和你談戀愛?”王雪茜笑著問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有些不懂你的話,你的話表達有歧義。”我說道。

“哦,那看來是我的錯呢。”王雪茜說道。

“如果你這樣理解的話,我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麽了,這簡單的表達不清,為何非要追究誰對誰錯,隻要解釋清楚自然就能一笑而過,若非要如此,那我們二人都是有錯的,你錯在表達不清,我錯在反應遲鈍,若有一方沒錯,那又何來誰對誰錯一說?”我笑著說道。

“厲害了。”王雪茜笑著說道。

“多謝誇獎,不過,你能告訴我你的理由嗎?”我忽然直入主題說道。

“你很趕時間?”王雪茜說道。

“是有一點,但是還沒有達到去救火的程度。”我輕輕點頭說道。

我們一起停住了腳步,王雪茜看著我的眼睛,我也與之對視,半晌之後,她的嘴角勾起一絲禮貌的微笑,眼睛裏蕩漾出一絲異樣的眼波,說道:“有人請我牽線做媒,你可願意交個朋友?”

“哦?你的意思是有人喜歡我咯。”我笑著說道。

“是的。”王雪茜輕輕地點了點頭。

“我的魅力何時這麽大了?連我自己都不曾發覺。”我無奈地聳了聳肩膀說道。

“舉手投足之間,總會給別人心中留下痕跡不是?”王雪茜笑著說道。

“雖然我聽懂你的意思,但是……我還真的聽出了另一層意思了。”我無奈地攤開手掌說道。

“那隻能說聲抱歉,不過你是否願意知曉她的名字?”王雪茜問道。

“等等!我得想一下,對於這樣的事我一向都是很小心謹慎的。”我說道。

“哦?聽你話的意思,對於這種情況你早已見怪不怪了?”王雪茜似笑非笑地對我問道。

“當然不是,我的意思是這關乎我的終身大事,我自然是不能馬虎處理,不然最後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我說道。

“嗯,你的話很對,而且可以看出,你必定是一個專情之人,以後也會是一個好男人。”王雪茜笑著說道。

“多謝誇獎,不過我們能走著說嗎?”我尷尬一笑。

王雪茜點了點頭,我微微低著頭沉思,怎麽會這樣呢,聽了王雪茜的話,我總算是想明白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了,真的可謂是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這件事來得也太突然了,先不說喜歡我的人是誰,但是一定是王雪茜的朋友,可是怎麽又會看上我呢?自然是想都不用想我肯定會拒絕的,因為我目前為止,真正意義上說,我隻喜歡過薑雲一人,之所以我會對王雪茜說需要思考,是因為我想問她一些事,關於薑雲。

“冒昧地問一句,你談過戀愛嗎?”王雪茜忽然之間對我問道。

“呃,沒有,唯一摸過女生的手便是在掰手腕的時候。”我苦笑地聳肩說道。

“嗬嗬嗬,你真幽默。”王雪茜聞言不禁掩嘴笑了起來,樣子還蠻可愛的。

“這本來就是悲傷的事實嘛,你還笑我。”我輕輕抱怨說道。

“抱歉哈,一時間沒忍住。”王雪茜笑著說道。

“我能問你一件事嗎?”我忽然間正了正臉色說道。

“你說。”王雪茜禮貌地說道。

“你和薑雲之間的事。”我忽然停下腳步,她也停住了腳步。

我盯著王雪茜的臉,我明顯地看到在那一瞬間,她臉上的笑容僵硬了,王雪茜隨即便看著我的眼睛,臉上的笑意也突然消失殆盡,問道:“能不說嗎?”

“可以,我也不能強迫你不是?”我輕輕一笑,便繼續往前走邁出自己的腳步。

可是王雪茜並沒有跟上來,我往後轉身,然後看著仍停留在原地的王雪茜,笑著說道:“我相信你,你不是壞人,或許隻是迫不得已,對嗎?”

她聽了我話,便隻是呆呆地看著我,然後朝我走了過來,目光一直不曾離開過我的臉龐,然後在距離我一米遠時候,停了下來,她看著我的眼睛,不知道她的心裏在想些什麽,但是我知道,我的話肯定讓她憶起了某些本想努力忘卻的事。

“為什麽?”王雪茜問道,語氣中摻雜著疑惑與驚訝。

“剛才你說,舉手投足之間,總會給別人心中留下痕跡,我也想引申這句話。”我笑著說道。

我們四目相對,沉默半晌,感覺周圍的空氣中都散發著一股尷尬的氣息。

“謝謝,你真的很特別,吳家壁。”王雪茜麵無表情地說道,但是我倒覺得她的眼角中藏著一絲感動。

“不用客氣,我也很欣慰,你竟然記住了我的名字。”我笑著說道。

“你說笑了,畢竟你也算是一個帥哥不是?盡管你和薑雲關係我們都知道,但是這也不能阻止你成為我們茶餘飯後的閑聊對象不是?”王雪茜笑著說道。

“哈哈,我懂我懂,誰讓我如此玉樹臨風呢?”我得意忘形地笑著說道。

“嗬嗬,想不到你還如此自戀。”王雪茜笑著說道。

“沒有沒有,其實我真的隻是為了烘托一下氣氛而已,其實我們男生也一樣啊,特別是在睡覺前,偶爾聊聊班上長得好看的女生,據說還能有催眠的效果。”我說道。

“青春期不就是這樣?”王雪茜讚同地說道。

“嗯,說真的我覺得和你聊天真的很輕鬆很愉快,若不是因為薑雲,我真的立馬就會交上你這個朋友。”我說道。

“所以……因為薑雲,你就會繼續忽略我是嗎?”王雪茜問道。

“嗬嗬,我也想你們能摒棄前嫌,但是你們能做到嗎?我總不能夾在你們的中間吧?”我無奈地說道。

“是啊,有些失去的東西再也回不來了,我真的很羨慕薑雲,能先和你成為朋友。”王雪茜說道。

“不,不是順序的問題,所謂的對與錯在別人的眼中還是很明顯不是嗎?”我看著王雪茜的眼睛說道。

“嗬嗬,是啊,也許我這是在自欺欺人吧。”王雪茜輕輕搖頭說道,嘴角確實勾起一絲笑容,在我的眼中有種自嘲的意味。

“我相信你不是壞人,但是你也無法證明自己是對的,也許在你的眼中看來,你沒錯,但是在別人的眼中,你卻不一定是對的,至於真正的答案,連自己也會混淆。”我說道。

“嗯,我知道了。”王雪茜點頭說道。

“你思考好了沒有,想必某個傻瓜已經等急了。”王雪茜說道。

“嗬,我仿佛已經知道是誰了,我可以驗證一下嗎?”我笑著說道。

“哦?洗耳恭聽。”王雪茜眯著眼睛看著我說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覺得那個人便是田菲菲。”我看著王雪茜的眼睛說道。

我明顯看到了王雪茜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看來我猜對了。

“我能問一下你是如何確定是她的呢?”王雪茜說道。

“三個字,憑感覺。”我輕輕一笑。

“嗬嗬,雖然不得不承認你真的很幽默,不過你不會是套我的話吧?”王雪茜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