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我和楊子欣坐到了第二組第一桌以後,我就覺得有些怪怪的,楊子欣選擇坐在靠裏邊的座位,我便坐在了靠過道這邊,坐在前麵的好處就是近距離聽講,感受老師的一言一行,體驗3D立體環繞音效,讓上課變得真實,讓瞌睡一去不複返!

在老師的眼皮子底下,絲毫不敢有所小動作,便隻能專心致誌地盯著黑板,認真地抄著筆記,時而帶著認真的表情思考地微微點頭,最讓人無奈的便是有一次數學課上的時候,老師手肘靠著講桌,不知老師是講到激動時刻還是怎樣,竟然有一滴口水從他的嘴中悄然迸出,最後重重地落在了我的課本上,那一滴口水在紙上緩緩擴散開來,最後染濕了書的一團,那一團極其刺眼的口水不由得讓我目瞪口呆,旋即嘴角僵硬地抽了抽,我驚悚地緩緩抬起頭來,可是目光隻是到達了老師的胸口位置,又有一滴口水飛濺而出,劃過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弧度,最後重重地落在了我的桌麵上,我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那滴口水,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不禁緊緊地握起了雙拳,感覺臉都變成了鐵青色,我靠……太惡心了……

心中忽然浮現一抹生無可戀之時,左臂便被溫柔地戳了戳,我緩緩地將腦袋僵硬地轉了過去,楊子欣那掩嘴偷笑的可愛俏臉便映入眼簾,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時彎成了一對可愛的月牙兒,手上還遞給我一張紙巾,我用顫抖的右手緩緩接過紙巾,隨即便將生無可戀的目光緩緩地移到了那團極其刺眼的口水,瞬間又是一陣雞皮疙瘩席卷了全身,我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猛地伸出手,將紙巾蓋住了那團口水,然後用盡全身力氣將其一擦而淨,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將紙巾扔進了我的桌子裏麵,不想再多看一眼,然後口中還有一絲急促的呼吸,還有透露出濃濃心有餘悸的黑色雙眸,仿佛就在那一瞬間我的手指像是被什麽東西咬過一般,指尖傳來莫名的劇痛,現在都還在微微震顫。

老師可能也是發現了我的動作,然後便不動聲色地走上了講台,見狀,我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若是再來一次,我怕我真的會猝死於課堂之上了。

我轉過臉龐,與楊子欣那溫柔的目光相撞,我們四目相對,她莞爾一笑,猶如萬縷春風。

這個星期學校要求出一期環境保護的主題黑板報,這個任務自然便是交到了宣傳委員的身上,是個女生,宋老師在大致了解能畫畫和設計的一些同學以後,作為最重要的要素之一的寫字工作,宋老師便在班上開口詢問,有沒有寫字好看的同學,推薦或者自薦,這時就在大家同學麵麵相覷,陷入了安靜之中,身旁的楊子欣便舉起了手。

宋老師見到了楊子欣舉起了手臉上便綻開了一抹欣慰的笑容,然後柔聲問道:“你是自薦嗎?”

“不,我有人推薦,我的同桌,吳家壁。”楊子欣莫名奇妙地將我的名字緩緩地說出來,而我卻是微微一愣,所有人便將好奇的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宋老師也是笑眯眯地望著我,我略微有些尷尬地緩緩站起來,成了“眾矢之的“的感覺真不好,我輕輕吞了一口唾沫,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幹咳兩聲,扶了扶眼鏡,一臉無奈地笑著說道:“能……不寫嗎?”

“哦?你的同桌都極力給你推薦了,你就不用過度謙虛了嘛。”宋老師笑著說道。

“不是……我……那個……誒,給你看吧……”我無奈地瞟了楊子欣一眼,旋即無奈地微微歎了一口氣,然後便躬身,從課桌裏麵抽出一本筆記本來,然後隨意地翻開了一頁,連看都不看便將其遞給了宋老師,臉上的無奈不禁更濃了幾分,低頭瞧見了滿臉無辜的楊子欣,她的臉上還帶著絲絲歉意,眨了眨可愛的大眼睛,楚楚動人的眼波仿佛能瞬間化了一個人的心似的。

我嘴角掛上一絲笑容,旋即對楊子欣微微搖了搖頭,眼睛帶著溫柔的目光,這雙漆黑的眸子似乎在說,沒關係,我不怪你。

“哎呦,這是藝術字啊。”宋老師看了一眼我的筆記,隨即眼睛裏閃過一絲驚詫,然後不由得讚歎道。

“呃……隨便寫的……”被宋老師當著全班的麵表揚,也是能夠滿足我這小小的虛榮心,我隨即摸了摸鼻子,扶了扶眼鏡,臉上帶著靦腆的笑容,隻可惜其餘等人隻是看見了我的背影。

“不錯嘛,隨便寫的就能這麽好看,如果認真的話,那定是更上一層樓啊。”宋老師合上筆記本,然後微微抿嘴臉上淡淡的笑意,輕輕點頭說道。

“呃……老師我的意思是,我隻擅長寫這類的字,所以不適合做黑板報。”我聲音略微有些尷尬地說道。

“既然你能寫出這類的字,那麽寫正楷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裏去不是,所以就你了,還有沒有其他人推薦或者自薦的……”宋老師將筆記本遞給我,便強行點我的名字,所以……誒……

下課後,楊子欣麵帶淺淺歉意,然後輕聲輕聲對我道歉,我旋即微微抿嘴,輕輕地對她說我並不怪她,除了這個倒是有一點,讓我很是無奈啊,自從宋老師拿著我的筆記本在課堂上一句隨意的話,這不,很多同學爭先恐後地跑過來要親眼目睹我的“藝術字”,特別是幾個女生,抱著我的筆記本眼睛就像是看見了寶藏一般閃閃發光,一邊還大肆稱讚我的字如何如何好看,緊接著便滿臉好奇和崇拜地盯著我的眼睛,對我問道我是如何寫出這樣的字的,見了他們的模樣我的心裏不禁深深地歎了一口氣,看來不回答是不行的,我便尷尬地應付說,小時候練字練出來的。

期間,薑雲也輕輕地對我柔聲問道:“家壁,能給我看看嗎?”

我微微一愣,然後重重地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嗯,當然沒問題。”

但是剛剛將筆記交給薑雲,那幾個女生便又緊緊地盯住了我的眼睛。

……好不容易上了下節課,我的耳邊也是清淨了許多,倒是楊子欣看了我此時一臉輕鬆的模樣,不禁悄悄掩嘴偷笑,看著我的目光之中倒是多一分其他的東西。

一節語文課上,龍老師讓我們分角色朗讀課文,準備叫一個女生和一個男生,龍老師問有,沒有哪個女生自願朗讀的,話音剛落,薑雲便刷地舉起了手來,龍老師也是會心一笑,嘴角的那抹笑意不禁更濃了幾分,眼睛裏似乎浮現出一抹無比欣慰的眼波,然後便對著薑雲伸出手,柔聲說道:“嗯,女生便就薑雲了,那麽男生呢?”龍老師又繼續滿臉笑意地掃了全班一眼。

刹那間,我便自信地刷的舉起了手來,連楊子欣也是轉過了俏臉,原本以為男生便非我莫屬了,可是當我看見龍老師的目光從我的身上又移到了別處之時,嘴角那一抹明媚的弧度,以及那絲淡淡的異樣表情,我知道了,有人在跟我搶,竟有人和我一樣快?

我順著龍老師的目光,一眼便看到了笑意吟吟的賈文豪還有滿臉陽光的班長楊東輝,又偏過頭,竟然還有平日裏一向是以低調為習慣的周錫海,更加令我瞠目結舌的便是劉馳科了,他不是一枚安靜的美男子嗎?

靠……不就是分角色朗讀嗎?有必要這麽大仗勢嗎?咄咄逼人啊這個……誒,這些人啊,想到這裏,我不禁將手舉得更高一點……

“嗬嗬,今天的男生都很積極嘛,嗯,不錯,但是名額隻有一個,所以……老師也是有些為難呐,你們說該選誰呢?”龍老師略微偏著腦袋滿臉笑意地說道,語氣中那一抹淡淡的欣喜卻是隱藏不住的,淡淡的妝容還有文藝的氣質,一頭亞麻色的頭發更顯得青春靈動,咋呼一看就像是漫畫裏走出來的小家碧玉。

“龍老師,我可是舉得最快的。”我咧嘴一笑,弱弱的聲音傳入了龍老師的耳中,後者不禁掩嘴莞爾一笑,一些女生也是開始笑了起來,我仿佛也聽見了薑雲的聲音。

“龍老師,我還是舉得最高的呢。”劉馳科這幽幽的一聲無疑是“錦上添花”,班上不禁響起了一陣哄堂大笑,就連龍老師那本來就帶著濃濃笑意的眼睛更是彎成了一對可愛的月牙兒,俏臉之上也是悄然泛起了一抹淺淺的紅暈,沒錯,是笑出來的。

“好啦好啦,再說下去就下課了,這個重大的決定,還是交給薑雲本人吧。”龍老師說罷旋即將目光放在了薑雲的身上。

全班同學又再一次陷入了安靜之中,將好奇的目光放在了薑雲的身上,這時,賈文豪的聲音恰逢其時,幽幽的聲音洋溢了整個教室,說道:“龍老師,能拉票嗎……”

又是一陣哄堂,許久才全散去。

後來便不用說了,心中略微有些忐忑的我,在聽到薑雲嘴中輕輕吐出我的名字以後,頓時,便鬆了一口氣,我站了起來,轉過頭去,四目相對,我們輕輕一笑。

體育課的時候,自由解散以後,我便拿上了兩瓶水,朝正坐在花壇邊上休息的薑雲走過去,她目視前方,俏臉之上有些呆滯,不過這無疑是給那張精致的容顏增添了一份呆萌,陽光透過樹葉縫隙,斑駁地灑在地上,一個個光斑在輕輕搖曳,就像是為了她而存在的一種精美點綴。

“人生思考多了,可是迷茫的哦。”我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然後伸出手遞給薑雲一瓶水,薑雲抬起頭來,淺淺一笑,然後伸出白皙手掌將水接了過去,謝謝二字從薑雲口中輕吐而出,我便在旁坐了下來,似乎能嗅到空氣中的那一抹淡淡的清香。

“是麽?”旋即,薑雲又看著我的臉龐,眼睛裏閃過一抹好奇,輕輕地對我問道。

“嘻嘻,我亂說的。”我聳肩憨厚一笑,隨即便擰開了瓶蓋,此時,我還不忘了對薑雲打趣說道:“薑雲同學用不用我幫你擰開啊?”

“嗬嗬,這點小事就不麻煩大書法家費心了。”薑雲臉上浮現一抹濃濃的笑意,眼睛裏似乎閃過一抹柔光,那猶如平靜的湖麵一般的大眼睛總能讓人靜下心來。

薑雲纖指擰開瓶蓋以後,我的嘴角便勾起了一抹淺笑,剛欲仰頭飲水,一張精美的俏臉便引入眼簾,她雙手環在身後,俏臉之上略微帶著一抹俏皮,這無疑是給其增添了一抹青春和活潑的氣質,她說道:“你們在聊什麽呢?”旋即看了看薑雲手中的水,又看了看我手中的水,立馬那雙楚楚可憐的眼睛便對我眨巴眨巴,我自然是懂得她的意思,我微微歎了一口氣,便伸手將水遞給了她,隨便帶著幽幽的語氣,略微抱怨說道:“給,我都給你擰好了……”她一聽,臉上立刻浮起一抹濃濃的笑意,旋即接過我的水,俏臉一側,高興地說道:“謝謝壁哥!”

“你坐下吧,我又去買水。”我站起身來,對楊子欣笑著說道,然後便轉身,往小賣部方向走去,可是目光一轉,我便微微愣住了。

“我們也有份嗎?壁哥……”吳靜儀和姚紅二人正滿臉壞笑地盯著我的眼睛,誒,我算是懂了她們的意思了,看來今天黃曆上寫應該就是,不宜請客。

“好吧,你們坐下吧,我給你們買行了吧……”我一臉無奈地苦笑說道,然後對二人招了招手,便往小賣部方向走去了。

吳靜儀和姚紅二人坐下以後,姚紅便扶了扶眼鏡,眼睛裏閃過一抹不懷好意,笑著打趣說道:“壁哥的背影,看起來好可憐啊……”

其餘等人聽罷,便紛紛將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先是互相對視一眼,然後眾人便是撲哧一笑,笑聲就像是一道利箭,重重地插在了我的心上,我不由得加快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