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我的話音剛落,視線之中的那人便是刷地沉默了下來,我的目光穿透黑暗,將那人的一舉一動都盡收眼底,教學樓上麵的白色光線灑在那人的身上,盡管我由於距離或者是背光的問題,我完全看不清楚那人的麵龐,可是她身軀在那一刻的微微顫動,卻是被我完美地捕捉到了眼中,隨即我的嘴角再度勾起了一抹淺淺的微笑,還沒有等那人開口,我的語氣中倒是有些倒打一耙令人咬牙切齒的意味在其中,然後通過手機幽幽地傳入了那人的耳朵之中,我說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一點鍾方向的花壇邊上,你快來。”

手機中似乎隱隱地傳來了薑雲那難以察覺的略微歎息聲,但是她沉默著猶豫了片刻,便掛斷了電話,朝著我的方向緩緩邁步過來,不知道為何,我從她走路時的步伐來看,總覺得她有一點細微的異樣,可能是因為即將單獨一人麵對我,心中會有著一抹難以言明的緊張。

待她走近,我禮貌地跟她打了一招呼,而她隻是輕輕地瞥了我一眼,微微點了點頭,麵無表情的俏臉之上那平靜如水的大眼睛正用著不急不緩的目光緩緩朝我的臉龐上投過來,我的目光也是放在薑雲的俏臉上細細打量,我們就如同很有默契一般互相對視不說話。

沉默的氣氛就如同包圍在身邊的昏暗一般揮之不去,銀色的月光透過樹葉縫隙悄悄鑽了出來,不過那絲絲微弱的淡淡光芒卻無法驅散這無盡的昏暗,在這昏暗之中,互相對視的我們也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些許美妙的感覺,即使現在還沒有將話攤開,不過心中仍是泛起了一陣溫柔奇妙許久不散的漣漪。

在薑雲的心中,這是一股美妙的奇異感覺,仿佛是一股清流從心底的某處柔軟的地方悄然滲透出來,又像是拉開了從未拉開過的窗簾,一股強光讓自己閉上了眼睛,當自己反應過來以後,緩緩移開擋在自己眼前的纖手,如同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般,看到了不一樣的色彩斑斕,體驗到了不一樣鳥語花香,自己很想到這個自己從未涉足的世界去探索一番,這在以前是沒有的,自從和我認識以來,它就無到有憑空產生,由少至多逐漸加深,而現在就如同整個占據了自己的內心一般,自己在這個時期有過迷茫與彷徨,可是自己越是想要加強對它的束縛,可是它就越發暴戾勢不可擋,猶如洪荒猛獸過境一般,在自己的心中裏麵招搖過市,完全沒有一點懼怕薑雲那所謂的清醒理智,此刻,薑雲的心中確實已經是一片狼藉,在理智與它的對抗之中,理智輸得一敗塗地,而它,此刻正在大肆地耀武揚威。

“還記得我們,最開始相識的時候嗎?”我給薑雲做出了一個請坐的手勢,目光不曾離開過薑雲的俏臉一秒鍾,臉上的笑意不減反增,溫柔的語氣也讓薑雲的心中微微一暖,她的思緒也是猶如乘風而去一般,飛快地找到了內心深處那些溫暖的記憶碎片,最後輕輕地拚湊在一起,形成了自己與我之間獨有的特殊回憶。

薑雲輕輕地優雅坐在了我的身邊,目光投向了操場上的人群,如水的眼睛裏麵閃過一抹溫暖的眼波,然後柔聲輕吐,緩緩地傳入了我的耳朵,她說道:“當然,我記得你很討厭……”雖然話語是如此讓人哭笑不得的不善與尷尬,可是語氣中悄然藏著的一抹溫暖,卻讓得這聽似很是冰冷的話並不會讓人感覺不適,反而是對於她這般口是心非的可愛模樣讓心中很是愜意。

“有多討厭?”我故作疑惑地開口一問,可是目光卻緊緊地盯著她的眼睛。

“和現在一樣討厭。”薑雲緩緩地開口說道,目光微側,然後直接迎上了我的目光,大眼睛裏麵似乎藏著一抹戲謔的意味,不過也是有著不服氣的意味在其中,仿佛就如同我欠她錢不還一般。

“哦?那現在我有多討厭呢?”我倒是沒有一點遭人討厭後的緊張之感,反而是一副事不關己的看戲模樣,就好像是此時正在談論的人並不是我一般。

“很討厭,無比討厭,非常討厭,超級討厭。”薑雲連續輕輕地點了點頭,表示起到強調作用,但雙眸中其實是閃過一抹欣喜之意的,嘿嘿,別以為光線暗我就看不到了。

聽罷,我故作一副輕聲歎息的模樣,但是臉上那代表心情的淺淺笑意也是掩飾不住了,輕輕舔了舔嘴唇,然後滿臉疑惑的模樣,輕聲對薑雲問道:“誒,都是形容詞的最高級形式啊,那你是有多討厭我啊,看來,我是成功地被你這麽一個大美人給記恨了,你說這到底算不算得上是一種成就呢?”

“哼,伶牙俐齒。”薑雲聽罷,低聲輕哼了一聲便轉過了自己的俏臉,目光不再放在我的臉上,但是嘴角那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可是讓我的心中頓時升起了十足的打趣念頭。

“哎,薑雲,其實吧,我就覺得你口是心非的模樣傻得可愛,優雅端莊的模樣美得醉人,若要我在二者中選擇最喜歡的一種,我卻貪心得想全部擁入懷中,既然魚與熊掌不可得兼,那我應該如何選擇呢?”

“我……不知道!”薑雲聽罷,俏臉微微一滯,旋即立馬懂了我的話中的意思,心中某處柔軟的地方輕輕觸動了一下,但是一種本能的念頭便讓她氣呼呼地將這句話憤憤地吐了出來,其實她的俏臉上更是在哪一刻泛起了一抹紅暈來,但是由於光線的問題,那抹羞澀的誘人緋紅卻被昏暗遮蓋得近乎沒有存在,但是嬌嫩皮膚下傳來的灼熱之感卻是讓得她的心跳莫名加速起來,隨即目光有些心虛地躲閃起來。

見狀,我的心中自然是暖暖一笑,作為學霸的薑雲又怎麽會聽不出來我這話中的意思呢?想到這裏,我才發現自己竟然何時誕生了如此強大的技能,平日裏的“尖牙利嘴”到了此時,嘿嘿,竟然化身作為了說情話的強大利器,連我都對自己欽佩得五體投地啊。

我輕歎一口氣,故作無奈地說道:“誒,好吧,既然連當事人也不知道的話,難以作為抉擇的我,就任性貪心一回,你……應該沒有意見吧?”說罷,我似笑非笑的目光放在薑雲的臉上細細打量,好像是想要找到什麽東西一樣。

薑雲聽了我的話,隻是沉默不語,目光也是不敢接觸我的眼神,我伺機繼續進攻薑雲那已經搖搖欲墜的心裏防禦,柔聲說道:“我還記得那天的時候,你我坐在那邊的小樹林中,你知道了我的心意以後,自己便直接拒絕了,其實我說心裏不難受是不可能,你知道嗎薑雲,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是將我的心意隱藏下來,但是這一段時間,我們都很清楚彼此之間的感情,因為你已經控製不了自己喜歡我,而我們之間肯定也已經不是單純的友情了,其實你經過那天以後,心裏肯定也是留下了一道痕跡,就是我對嗎,那道痕跡在時間的慢慢推移中生根發芽,或許連你也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悄悄地向我靠近了,我們都覺得彼此很獨特,因為,這就是喜歡感覺啊。”

聽了我如此連綿不絕的語言攻擊,薑雲險些有些招架不住,自己的眸子轉了轉,便欲站起身來,嘴中慌亂地吐出心虛的話來:“我……我回去了……”

就在薑雲起身的刹那,我迅速地伸出手來,一把握住了薑雲那柔若無骨的手腕,然後用力地粗魯一拉,薑雲便花容失色地撲進了我的懷中,大腦在一片空白的同時臉上寫滿了驚愣,自己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的同時,我的雙臂便悄然伸到了薑雲的身後,然後緊緊一環,便抱住了薑雲的身軀,可惜此時的薑雲背著書包啊,不然……

我的下巴懸在薑雲柔軟的肩膀之上,一抹幽香便猶如可愛的精靈一般鑽進我的鼻腔,我自然是沉醉著貪婪地吮吸這迷人的芬芳,我還能感受得到在我懷中薑雲的體溫。

此時,滿臉震驚的薑雲才是緩緩地回過神來,而在此之前,俏臉上的那一抹醉人的緋紅倒是先爬了上來,那原本平靜如水的眼睛如同一幅不對焦的鏡片,也在此時開始慢慢地恢複了正常,先是眨巴眨巴茫然的眼睛,然後像是忽然之間想到了什麽似的,纖手本能一般地放在了我的胸口上想要用力地將我推開,“放開我,快放開!”語氣中夾雜著一抹羞澀的焦急,那對修長的玉掌一接觸我的胸口,臉上的緋紅之色便是更盛一些,因為這是薑雲第一次接觸男生的胸口,不像是自己能摸到熟悉的兩團柔軟以及滑嫩的手感,而是結實的寬闊感覺,仿佛自己也感受到了我溫熱的心跳。

“不放。”略微輕柔的語氣之中夾雜著一抹隱隱的堅決與霸道,我又怎麽輕易如薑雲所願呢,雙臂猶如鐵鉗一般,牢牢地將薑雲的身體鎖在了我的懷中,薑雲掙紮了幾下,最後便無力地放棄了,俏臉緋紅任由身體被我緊緊擁在懷中,薑雲的心跳其實也是在這一刻開始驟然加速跳動,感受著我的體溫與懷抱,感受著我那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呼一吸,有節奏地循環著,自己的心中湧出了一抹從未有過的奇異感覺,殊不知,自己的嘴角上也早已經勾上了一抹羞澀的甜蜜弧度。

感受到了薑雲的掙紮,我的手臂不禁更加用力了幾分,待薑雲放棄掙紮以後,我才輕輕附在了薑雲的耳畔,柔聲說道:“還不肯承認自己的內心麽?”

濕熱的吐息輕輕鑽進了薑雲那精致的耳朵之中,猶如鬼魅一般讓得薑雲的身軀一陣微顫,感受著那溫柔的聲音輕輕地在耳邊響起,我的話語猶如充斥著魔力一般讓得自己無法動彈,渾身乏力,猶如軟癱在了我的懷中,自己在腦海中一時間竟完全找不到任何語言來表達,隻能傻呆呆地感受自己的撲通心跳。

見薑雲沒有說話,心中不禁有些著急起來,眼睛微眯,然後再次說道,不過這次的話語倒有些低聲吼出來的感覺:“我喜歡你啊,笨蛋!”

我的話音剛落,懷中的薑雲身軀微微一震,然後我便趁熱打鐵地說道:“做我女朋友,我們交往吧。”

薑雲聽了我的話,自己聲音顫抖地說道:“你……你先放開我!”

“不放,除非你答應我。”我厚著臉皮說道,臉上掛著一抹賴皮的耍流氓精神,手臂上的力道又緊了幾分,生怕懷中的薑雲會逃走一般。

“你放不放!”薑雲冷聲威脅道,但是語氣中毫無底氣的威脅聲音卻讓我不以為然,我用一股變態大叔般的語氣幽幽地說道:“人家還沒有抱夠呢……”然後做出了更加“得寸進尺”的動作,猶如粘人的小貓一般下巴留戀地輕輕蹭了蹭薑雲的肩膀,這一蹭不得了,片刻之間,一股疼痛帶著濕熱從肩膀上鑽進了皮膚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蔓延開來,頓時席卷了全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疼痛讓我齜牙咧嘴地直吸冷氣,然後我趕緊識時務地鬆開了雙臂,而薑雲也是在此同時鬆開了嘴,我們如同心靈相通一般互相倒退一步,然後直視彼此。

我微微偏過腦袋,目光下瞥,伸手撫摸著剛剛被薑雲重重一咬的傷口,仿佛還殘留著一抹濕滑與一道印痕,薑雲這也太狠了吧。

“你……是屬狗的?這麽用力,不怕咬死我?”我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手掌還不停地撫摸著傷口。

“哼!誰讓你這麽過分的。”薑雲倒是有些幸災樂禍的瞥了我一眼說道。

我輕輕拉開衣領,然後故作驚悚地喊道:“我靠,流,流血了……”誰知我這般爐火純青的演技竟然便被薑雲一眼識破了,她雙手環胸,一臉戲謔地望著我,我微微側目,見到了薑雲這副模樣,不由得愣了愣,薑雲輕輕一笑:“接著演啊……”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