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我與薑雲來到了一家小店,我很喜歡這家店的牛肉粉,我們都點了一碗牛肉粉,剛才也死皮賴臉地粘在薑雲的身邊好話說個不停這才將薑雲給哄開心了一點,不然現在肯定還是氣呼呼地不理我,待阿姨將牛肉粉端上來,我便兩眼一亮,暗自吞了一口口水,首先第一步便是放醋,然後便拿上了筷子開始品味這讓我的每一個味覺細胞都張開來的美食。

薑雲見我一副猴急的模樣,自己便可愛地白了我一眼,說道:“又沒人跟你搶,不怕燙到嘴啊你。”

“嘿嘿,不怕的,需要趁熱。”我說著又狠狠地吃上一口。

優雅地吃上一小口,薑雲見了我的狼吞虎咽般吃相以後便微微抱怨地說道:“你就不能慢一點嗎?”

我抬起頭來微微一滯,嘴上還掛著兩根粉絲,薑雲不禁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見狀,我嘿嘿一笑,吃完以後便說道:“好吧好吧,慢一點就慢一點,不然都不好意思坐在你這個大美女的麵前了。”

薑雲懶得理我便可愛地對我罵道:“就你嘴貧……”過了一會兒,薑雲便給我夾上一塊牛肉,然後輕輕地放進了我的碗中,在我疑惑的目光中,薑雲略微搖頭便說道:“我不喜歡吃牛肉。”

“那你還點?”我無奈地說道,“你不要是吧?”薑雲聽了我好心當做驢肝肺的話便一下子沉下了臉,我趕緊將薑雲給我夾過來的牛肉塞進了嘴中,我用實際行動來回答了薑雲的話,其實薑雲的借口確實過於笨拙,不過我覺得明白話有時還是不說的為好,這叫什麽來著,哦對了,無聲勝有聲。

薑雲輕哼一聲便繼續將自己碗中的牛肉陸續放進了我的碗中,而我也是很有默契地將薑雲夾上來的牛肉一塊塊吃掉,薑雲夾一塊我便吃上一塊,仿佛我們二人就在玩一個遊戲一般,見了我的模樣,薑雲也是掩嘴笑了起來,見得薑雲笑了起來,我便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薑雲朝我碗中伸出筷子的前一秒,自己便率先張開了嘴巴,然後滿臉期待地望著薑雲,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薑雲略微一滯便繼續將牛肉扔進了我碗中,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尷尬一笑我便繼續低頭吃粉。

我們逛了一會步行街,在經過一家服裝店的時候,我輕輕地對薑雲問道:“薑雲,你平時不吃夜宵吧?”

薑雲輕輕點了點頭,柔聲說道:“嗯,你呢?”

“看心情,”我尷尬一笑,待薑雲將打量的目光移到了我的臉上,我便又繼續說道:“好吧,除了以少數的情況下,我都是吃的。”此時臉上的尷尬意味不禁更濃了一些。

“嗯,盡量還是別吃,對腸胃不好,而且容易長胖。”薑雲輕聲說道。

“哦?那我覺得你應該多吃了。”我笑吟吟地說道,薑雲剛準備說話,我立馬搶在她的前麵輕聲說道:“其實,你太瘦了,應該再重那麽一點點,我隻是建議你平時多吃一點,但是夜宵還是少吃為好,畢竟現在我們都需要很多營養不是?”

薑雲聽了我的話,薑雲剛才已經到嘴裏的話便又咽了回去,然後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嗯,這我知道,你也是。”眼波流轉,一抹俏皮在平靜如水的大眼睛裏一閃而過,然後似笑非笑地盯著我的眼睛說道:“那……我以後變胖了,你會嫌棄我嗎?”

薑雲見了我眉頭緊皺,一副掙紮的表情,自己的俏臉上立馬便浮現了一抹不開心,我的心中暗自輕輕一笑,然後便故作一副詢問的表情對薑雲說道:“我隻是在想,要是我也變胖了會怎麽樣?”話音剛落,剛欲開口對我罵道的薑雲俏臉立馬一滯,我抓緊時機,一把握住了薑雲的小手,滿臉溫柔地說道:“笨蛋,不會嫌棄的,你別嫌棄我就行,我們走吧。”

說完,我便邁起步子,薑雲滿臉甜蜜地跟在我的身後,目光放在我的身上,猶如一個天真無邪的鄰家小妹妹正被我的一句話哄得滿臉知足,明白這件事的我自然是滿臉愜意地邁步向前,手中握著柔若無骨的纖手,自己手上一陣溫暖傳來,緩緩地流進了心田。

薑雲,如果你變胖了,那麽我便陪你一起變胖,或許……我們算是扯平了……

我與薑雲後來在一處報亭買了雜誌,便會學校了,在公交車上,我對薑雲說道:“你有一個蘋果,我有一個蘋果,我們交換,我們仍是隻有一個蘋果,你有一本雜誌我有一本雜誌,我們交換,你有多少雜誌呢?”

“是兩本麽?”薑雲問道。

“嗬,我也不知道呢……”我輕輕一笑。

……時間又在悄悄流逝,在不知不覺中,我們才後知後覺感歎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我忽然想到了一句話,年輕是我們最大的資本,或許還得再加上一句,同時也是我們最大的軟肋,年輕意味著我們有著很多的時間去學習,但同時也意味著我們有很多的東西需要學習,年輕意味著我們有很多的時間去奮鬥,能有更多機會去創造奇跡,同時我們也容易走些彎路,所以如此比較來看,或許所謂的資本根本就不是資本,真正的資本是自己本身的實力以及能夠掌握的資源,而並非在於年輕,所以我們需要珍惜時間啊,要是再一不小心掛了,那一切都得玩完……

幾天過去,我與薑雲都是在秘密地搞事情,其他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偶爾寫寫情書,打打電話,愜意地出言調戲一下薑雲然後又趕緊道歉,以及互相看書,我們討論了很多,一起領略另一個世界,有時請教薑雲數學題,也是解得不亦樂乎,原來數學也並不算是那般無聊,晚上互相到操場上看看夜空,日子過得也還是很輕鬆愜意,至少比以前好得多。

這晚,我與平常一樣和薑雲到操場上聊天以後回到了寢室,剛進了寢室,楊嚴便滿臉神秘地將我拉出寢室,後麵笑眯眯周傑也跟了出來,楊嚴還將我拉到了走廊的盡頭,確定了周圍沒有其他人以後,自己才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清了清嗓子,黑色的雙眸浮現一抹淡淡的欣喜以及堅定,對我說道:“壁哥,我覺得時機已經到了。”

我的眼睛微眯,我自然是明白楊嚴所說,我略微思考片刻,然後便舔了舔嘴唇,輕聲說道:“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那便放手去大幹一場吧。”

楊嚴重重地點了點頭,然後便繼續問道:“你覺得我應該如何做?”

聽了楊嚴問出這個問題,我自然是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到了這一步,我這個僚機或許已經沒有多少作用了,你自己看著辦就行。”

楊嚴聽了我的話,一時間覺得自己的心中頓時缺少了什麽,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如同一個將依靠變成了習慣的孩子,走出了溫暖的懷抱中,一時間的惶恐以及無所適從,或許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習慣了有我這個僚機的陪伴。

許久之後,楊嚴才又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柔聲說道:“謝謝你,壁哥。”

“不客氣,時間終究會給予我們答案的。”我微微搖搖頭,輕聲說道,隻是此時心中不知何時悄然升起了一抹莫名的意味,也許是一種愧疚吧。

“哈哈,我們走吧。”楊嚴笑了笑了,便欲轉身離開,我略微由於片刻,然後叫住了他,他疑惑地問道:“嗯?什麽?”

我平靜地注視著他的臉龐,難以察覺地輕輕呼了一口氣,輕聲問道:“你……準備何時向她表白?”聲音中平靜得不摻雜任何情緒,目光也是如此。

“嘿嘿,這個周末吧,我可得好好準備一番呢,到時候便是放手一搏的時候了。”楊嚴笑著說道。

“那你,有沒有想過……”我輕聲說道,後麵沒有說完的話,自然是從我的眼睛中表達了出來,楊嚴見了我欲言又止的模樣,自己便輕輕一笑,說道:“當然了,不知道想過了多少次,或許現在我想明白了,其實也並沒有什麽不是?現在我覺得時機都已經成熟,既然喜歡就應該放手一搏才對,再繼續扭扭捏捏下去,那我豈不像是一個女生?”

聽了楊嚴這番話,我輕輕地點了點頭,喜歡自然是應該大膽去追,也應該放手去搏一場無悔的青春,即使這算是一場賭博,但是人生本就是一場賭博,而且這是一場有益的賭博,賭贏了便能攜喜歡之人的手一起在人生的道路上迎著風雨前行,即使後來沒有一直走下去,但是對方終究會是自己生命中一個深刻的足跡,能使人成長,賭輸了不要緊,就當是一場正片前的預告,實戰前的演習,又應證了那句話,你離你的愛情又進了一步,若是在猶豫不決中連放手一搏的機會都喪失掉了,那自己後來肯定腸子都悔青了吧。

都說這是早戀,即使全部學校都不允許,大多家長很是反對,但是憲法也沒有規定不是,而我個人認為,什麽時候都不算是早戀,即使小孩子的過家家或許也是悄悄藏在了心中一些朦朧的痕跡,給多年以後的自己鋪墊了一個青梅竹馬的意中人吧,這算不上得是愛情,但是又怎麽能否定這便是幼時不經意中偷偷埋下的伏筆呢。

我輕輕一笑,道:“你能這麽想自然是最好了,賭是一種人性,能將賭性發揮到愛情上,那怎麽說都是一種瀟灑,若是賭贏,你便可以在人麵前大肆地耀武揚威,若是賭輸,你也能滿麵愁容深情吟唱‘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了,再不然……你與周傑搞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哦。”

“嘿嘿,和你行不?”楊嚴也是聳了聳肩膀,笑吟吟地說道。

“那可不行,我可不喜歡男的,再說了,我已經名草有主了。”我微微一笑說道。

“嘿嘿,好吧,那我們走吧。”楊嚴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這天中午,我與薑雲聊了一些,一看時間,我們皆是略微一愣,竟想不到隻有半個小時了,既然如此,我們便各自回到了座位上,準備開始午睡,睡前我給薑雲傳了一個飛吻,薑雲見到後便可愛地白了我一眼,嘿嘿一笑,自己便趴在了桌麵上,不知道自己是何時睡著的,呼吸也變得平穩起來,悶熱的空氣以及著電風扇飛速轉動著,教室中陷入了沉寂之中,偶爾會有某處弱弱的聲音傳來,但是不能影響著什麽。

最後十分鍾的時候,很多同學開始了陸陸續續回到教室,一陣接著一陣的談笑聲打破了教室原有的氛圍,這般聲響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最後仿佛凝成了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一些正陷入午睡的同學從沉睡中拉了回來,有的人便開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一些男同學嘴中還吐出一陣沙啞的酣暢淋漓的聲音,還有一些同學便下意識地走出教室,去衛生間洗洗臉,而薑雲也是在其中。

還有一些例外的,例如我,睡得如同一頭死豬一般,一動也不動,任由聲音如何大,我都是輕而易舉地將其忽略而過,薑雲在走出教室前自然也是看了我一眼,略微有些泛紅的眼中不知道閃過了什麽異樣的目光,而此時,楊子欣與吳靜儀也是從寢室回到了教室。

楊子欣眼睛斜瞥了我一眼,旋即嘴角勾起了一抹可愛的弧度,然後便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俏臉輕輕地朝我探過來,眼波流轉,然後悄悄地伸出自己如溫玉一般的纖指,最後輕輕地點在了我的側臉上,見到了我的臉頰上凹出一個酒窩,自己的眸子不禁閃過了一抹喜色,自己再次伸出一個手指,輕輕地掐了掐我的臉龐,正如一個少女對著自己心愛之人的捉弄。

身後的吳靜儀自然是將這一切盡收眼底,隻是不知道自己的腦海中在想些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