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帶著分班時候的點點回憶,書寫著一行行文字,這不是傳記是小說,但卻那麽真實,就像是所有人的影子,像是與現實平行的世界,不知不覺間我又寫了4天,重重地呼了一口氣,我合上電腦,看看窗外明媚的陽光,聽著街道傳來的喧囂,懶懶地伸了個懶腰,剛才接到了一個電話,是與我一起長大的人打來的,我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妹妹,而她卻在畢業的那晚,告訴了我她的心意。

今天事薑雲的生日,早在今天的第一分鍾,我給薑雲發送了我的祝福語,看著那行短短的文字,我的心中很暖,隻是一句簡單的支持話語,卻讓我心中格外充滿動力與信心,好像在整個世界都不理解自己的時候,身後站著一個理解自己的人,她的擁抱是那般溫暖。

任何人都無法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一輩子,最終為自己人生買單的隻有自己,所以很多時候的家長都不明白這個問題,把對子女的愛變成了一種間接的剝奪與禁錮。

走出家門後,便往北邊的公園行去,剛走進公園,目光便移到了不遠處的一個長椅之上,幾個月不見,發覺她越來越有氣質了,此時的她雖是低著頭玩手機,可是身上而是散發著一抹儒雅的書香氣質,長長的頭發披在肩膀上,左邊柔順的發絲被撩到耳後,露出來精致的耳朵,淺色的長裙包裹著同色的短袖,我的手機又收到了一條消息,毫無疑問是她發來的。

走近之後,她便抬起頭,水靈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微微打量片刻,隨即臉上便浮現了一抹幹淨的笑容,她輕聲說道:“這麽久不見,你改變了很多。”說罷,又從右邊拿起一杯奶茶遞給我,我毫不見外拿了過來,吸了一口,是我最喜歡的搭配。

“你不也是。”我輕輕一笑,然後便不客氣地往椅子上一座,懶懶地靠在椅背上,微微仰起頭,上午的陽光暖暖地灑在身上,我不禁愜意地吸了一口氣,再輕輕吐出,身邊的她自然是察覺到了我的動作,旋即輕笑打趣著我:“在進行光合作用麽?”

“嘿嘿,是啊,這幾天都將自己關在屋子裏麵,確實沒怎麽見光,感覺都發黴了,出來曬曬挺好的。”我也是迎著她的話笑道。

“哦?難不成,屋裏藏人了麽?”她笑道。

我哭笑不得,繼續喝了一口奶茶,然後側著腦袋,看著她說道:“我在寫小說。”

“真噠,有沒有發表?”她驚喜道。

“還沒有。”我笑道。

“你都不跟我說。”她略微嘟嘴說道。

“嘿嘿,我剛開始下筆嘛。”我撓頭說道。

“好吧,不過你回家了以後,一定要發給我看。”她偏著腦袋說道。

“嗯,一定的,不過到時候你可不能噴我哦。”我心虛道。

“嘻嘻,這可說不定。”她俏皮笑道,隨後我們便開始沿著小道慢慢散步,見著我無話不談的親昵模樣,旁人一定會以為我們是一對小情侶了,而事實並非如此,在我看來,我們更像是一對兄妹,雖然我隻比她大上一個多月。

我們走到河岸旁邊,身後是一處長椅,旁邊有著幾顆碧綠的柳樹,我們坐到了長椅上,身後的過道有著一對年輕的夫婦走過,年輕的爸爸推著嬰兒車,與身邊的年輕媽媽輕聲談笑,時不時會伸手撫摸一下他們肉嘟嘟的愛情結晶,她見到後,完全是喪失了抵抗能力,情不自禁地跑到那個可愛的小孩前,彎著腰,伸出手逗得小孩子發出一陣模糊的笑聲,見狀,年輕的爸爸與媽媽也是對視一笑。

最後那對夫婦幸福地走去,她才繼續在我的身邊坐了下來,我將目光從年輕夫婦的身上收了回來,笑道:“母愛泛濫哦。”

“嘻嘻,太可愛了,忍不住。”她笑道,臉上泛著一抹細細回味著表情。

“嘿嘿,等到小孩子換尿片的時候,你才知道有多可愛了。”我笑道。

聽了我的話,她故作沉著臉,沒好氣說道:“誰不是從小孩子過來的?所以說父母將我們撫養成人有多不容易啊。”

“好好,我錯了。”麵對她這般,我隻能低頭認錯了。

許久之後,她的目光才輕輕地放在了我的臉上,她似乎是猶豫了片刻,才輕聲道:“能給我看看你女朋友的照片嗎?”說罷,目光便從我的身上移開了。

我微微一滯,旋即也是從兜兒裏拿出手機來,找到了我與薑雲的合照,輕輕地遞到了她的麵前,輕聲問道:“是裴金告訴你的?”其實我這句話等於白問。

“嗯,想不到你都找到女朋友了,怪不得變了這麽多,連胡子都刮了,但更帥了……”她一邊看著照片,一邊輕聲道。

我隻是笑了笑,片刻後,待她看了照片,才輕輕地點了點頭,目光移到了我的臉上,俏皮笑道:“哎呦,不錯哦,很漂亮。”被她這麽一說,我都不好意思地舔了舔嘴唇。

她纖手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稱讚道:“我的好兄弟找到了這麽漂亮的小女友,我這麽做兄弟也就安心了,誒,本來我還想和你湊一對的呢,看來我隻是另尋他人了。”

我不禁看著她的俏臉,微微歎了一口氣,才輕聲開口:“萍萍,你也知道的,我一直將你當成妹妹,畢業的時候不是告訴你了嗎?而且,還這麽沒大沒小,我算是你哥嘞。”

“什麽當妹妹,你是我哥們,不是我哥,我是你的兄弟好不好?”萍萍給我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說道,也收回了自己的纖手,雙手環胸輕哼道。

“好好好。”我無奈地呼了一口氣,一個文縐縐的妙齡少女竟還對我稱兄道弟了,這讓旁人知道了還不笑掉大牙,或許這應該是一個偏義複詞吧,明明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小女孩,在我們麵前總是把自己當成了我的兄弟,在別人的麵前,倒還盡顯本態,而一對我,像是在演戲一樣,這種奇怪的定位像是自己腦補出來的,還根深蒂固了,這就是小時候玩過家家玩出來感情吧,或許我們上輩子還真的是兄弟呢。

記得在畢業前,有一次她忽然柔聲對我說道:“兄弟,永遠為你擋刀……”當時正忙於中考複習,隻是以為她又想到了什麽奇奇怪怪的東西,隻是聳了聳肩膀,便直到畢業前的那一晚的時候,我才知道眼前之人,已經不止把我當成哥哥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目光微瞥我爸沉默的臉龐,猶豫了片刻,咽了一口飯菜,我才輕聲問道:“爸,我和朋友明天去古鎮旅遊,你給我點錢唄。”

“去多久?”我爸仍是繼續夾著夾了一口菜塞進嘴中,目光才放到了我的身上。

“兩天吧,畢竟一個來回也是很耗時間的,我明天出發,後天回來。”我輕聲說道。

“嗯,待會我微信轉給你,對了,和誰一起去?和裴金?”我爸問道。

“嗯,還有另外的幾個人。”我點頭說道。

我爸點頭之後便繼續沉默著吃飯,吃完後,我準備收拾碗筷,我爸坐在沙發上,點著一根煙,煙霧繚繞在他的身邊,洗好碗筷從廚房裏麵出來,我爸便輕聲叫住了我,我自然是坐到了沙發上,我爸將煙頭摁到了煙灰缸裏,將輕聲開口:“既然選擇了遠方,便隻顧風雨兼程,我不幹涉你寫小說,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將你的成績給落下。”

我隻是微微一滯,然後便應了一聲,或許我這幾天的異樣早已經被我爸察覺了,隻是他不說而已,那麽現在的他選擇說出來,肯定是想跟我說些其他的,果不其然,他繼續說道:“你老實跟我說,你這次去古鎮玩,是和誰一起。”

既然我爸選擇重新問我,那麽肯定是不相信我剛才的話,又或者已經猜到了答案,隻是希望能從我嘴中聽到,還沒有等我回答,我爸才一邊從煙盒緩緩拿出一支煙,一邊說道:“你關門寫小說這段時間,我自然是察覺到了,而且時不時在彈吉他,想必是在跟你小女友聊天吧。”

果然什麽都騙不過我爸,見到了他已經將煙點著,我才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我明天和她一起去。”

“隻有你們兩人嗎?”我爸目光盯著我的臉龐,我還想否定的,但是迎上了我爸那道審視的目光,我隻能重重地點了點頭。

他已經將煙點著了,然後微微仰著腦袋,煙頭瞬間發紅,隨即又暗了下去,我爸將一口繚繞縹緲的白煙輕輕地吐了出來,靠著沙發的椅背,翹著腿,雙手搭在膝蓋上,沉聲道:“確實,你與薑雲在一起之後,你們的成績確實沒有在下降,就憑這一點,我也不能拆散你們,但是她的父母會怎麽想,萬一被老師發現了呢?”

我微微抿嘴,思索了片刻,自己才輕聲說道:“不會的,我們在學校都是很低調,而且平時都是一起看書,學習,老師不會發現,至於她的家長……肯定不是每個家長都像你這樣明智不是?”說完後,自己也是忍不住笑意,目光放在我爸的臉上,老實說我這話有些拍馬屁的意味在其中,而正在抽著煙的他,聽了我的話後,滄桑的眼中也是有著一抹喜悅一閃而過,盡管他掩藏得很好,但還是被我抓住了,但很快,眼睛裏又被一抹嚴肅代替,更多了一抹凝重。

他繼續吐了一口白色煙霧,才沉聲道:“嗯,按你說的吧,不過我要說的可不是這個……我想說……你,是一個男人,你得承擔起這份責任,即使你們現在是學生,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過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自己的心中一定要一個底線,有些底線可是越不得的,聽明白嗎?”

我自然是微微一愣,我自然是知道我爸指的是什麽,想不到我爸竟會跟我說這些,這是他第一次跟我說這些,即使以前我從來沒有談戀愛,這次他如此嚴肅地跟我說肯定也是他醞釀了很久的了,每個家長肯定都會想過這個問題,想必最擔心孩子早戀也是這個原因吧。

我也是滿臉認真地點頭應聲,然後繼續等待著我爸開口,我爸沉默了許久,我分明從他的臉上看到了一抹猶豫不定,但像是掙紮了片刻,才又繼續開口:“其實我從來沒有告訴你,我在高中的時候,正是因為談戀愛,所以才會沒有考好,所以我也害怕你會走我的老路,當我聽到了你親口告訴我你談戀愛,我有些慌張,成績自然是我最擔心的,還有一點就是怕你做出最可怕的事。”

我爸確實是第一次告訴我,震驚的我沒有說話,隻是繼續認真聆聽,我爸像是能看穿我的心裏一般,側頭目光繼續說道:“那時我的對象不是你媽,所以高考之後,我們就分手了,確實有些遺憾,畢竟每個人的初戀都不一定就會變成自己的新娘,但是時間如水啊……”

聽我爸說到這裏,我便想到了自己曾經說過的一句話,時間終究會賦予我們選擇權利,同時也會剝奪我們選擇的自由,假設時間是一把雙刃劍,而我們卻做不了那隻持劍之人。

“好了,說了這麽多,就是希望你能明白一點,成績固然重要,但是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一個人的思想問題,我不是不相信你,隻是有責任提醒你,你是一個男人,有些責任必須要承擔,如果承擔不起,那你就要清楚自己在做什麽,既然互相喜歡,那就保護好她,明白嗎?”我爸吐了一口煙霧。

“嗯!”我重重地點了點頭,我覺得我此時我爸根本就是在以一個朋友的身份跟我談心,心中隻是覺得一股股暖流淌過,我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我爸示意我可以離開後,我便轉身上樓,剛走到樓梯口,我爸忽然喊住了我,他輕輕一笑,說道:“希望你的初戀會變成你的新娘,保護好她。”

我隻是重重地點了點頭,繼續轉身離開,我與他之間,不需要說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