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除了薑雲和詹曉玲,其他人都離開了,詹曉玲便不用說,這次她的目的之一應該就是來親戚家,所以我倒是不擔心她會沒有地方可去,隻是薑雲……看來是得在我家住下了。

見他們完全消失在我們視線之中,我才看了一眼薑雲又看了一眼詹曉玲,對詹曉玲說道:“曉玲,你待會兒要去親戚家嗎?”我當然知道,隻是先讓句話將沉默的氣氛打破。

詹曉玲看了我與薑雲一眼,莞爾一笑,道:“嘻嘻,不去親戚家,難道去你家啊?”被詹曉玲這話弄得啞口無言,扶了扶眼鏡,幹笑兩聲,尷尬至極,明明還有旁邊薑雲,看來她是故意的。

見到了我模樣,詹曉玲才對我擺了擺手,說道:“我走啦,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啦,拜拜咯。”

我們都和詹曉玲打了招呼,目送著她上了出租車,當詹曉玲所坐的出租車也消失在了我們的視線之中,此刻,隻剩我與薑雲兩人。

一時間,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麽,畢竟這幾個月以來,我一直以為我們已經分手了,再經過上午那一番忘我相擁,我才發現,我根本就騙不了自己。

薑雲肯定是非常責怪我的,可能此時也是對我也是又愛又恨,她從未罵過我混蛋,從未離開我這麽久,從未在我的麵前哭得這麽難過,從未在我麵前笑得這麽開心,我覺得自己真應該抽自己兩巴掌,本以為沒心沒肺就會過得無憂無慮,實則是自欺欺人。

剛才的眼淚真的是甜的,我嚐到了,很甜。

半晌後,我才輕輕一笑,柔聲說道:“我沒有想過你會來。”

幾乎也是瞬間,薑雲雲淡風輕地說了句話,“我也沒有想過你會哭起來竟這麽醜……”給人的感覺像是跟我賭氣一般的孩子。

“我以為我們分手了,所以……”

“你是豬嗎?”

我心中一暖,抿了抿嘴,便欲將薑雲擁入懷中,結果薑雲一把躲開了,滿臉傲然地說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說,你為什麽要裝作很瀟灑地離開,你為什麽換了一個電話,你為什麽不回我的消息,為什麽……要把小說寫完……”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薑雲的聲音弱了下來,而我也是微微一愣,我根本就不再理會薑雲,直接將她擁入了自己懷抱中,盡管她掙紮,但是知道,這是欲迎還拒。

片刻後,薑雲便安靜了下來,我們靜靜地感受著彼此,許久後,我才輕輕地附在薑雲的耳邊,柔聲說道:“笨蛋,你不是說這才是剛剛開始嗎?這就是剛剛開始啊……”

“你愛我嗎……”

薑雲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問出了這個問題,而我先是微微一愣,然後又是抿著嘴猶豫了片刻,最後才隻是輕輕地應了一聲,“嗯”

“你愛我嗎……”薑雲再一次重複了自己的話,隻是這一次,她緊緊地抱住了我。

“愛啊……”我有些沒搞懂薑雲的意思,但是忽然間,猶如柳暗花明,我心中也是一暖。

“你愛我嗎……”

待薑雲再一次說完,我手臂上的力氣不禁加大了幾分,向薑雲的耳朵吐了一口熱氣,對著她的耳朵,輕輕地柔聲道:“我愛你……小屁孩,嗬嗬嗬嗬……”

薑雲沒好氣地在我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後疼得我齜牙咧嘴,滿臉幽怨地瞪著我,氣呼呼地說道:“你才是小屁孩……”

“好好好,外邊太冷,要不要到小屁孩家裏坐坐?”我笑道。

薑雲可愛地輕哼一聲,然後雙手便環在了我的後頸,塗著唇膏的粉嫩嘴唇便朝我湊了上來,我們剛親了一會兒,我立馬便想到了什麽,然後連忙收回自己的嘴,而已經閉上了眼睛的薑雲似乎還沒有反應下來,我連忙開口說道:“冷靜冷靜,回家再親,回家再親……”

我和薑雲繼續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我爸坐在沙發上看書,見到了我身邊的薑雲,眼睛立刻閃過一絲喜色,待我轉身關門後,我們才一起坐到了沙發上。

今天一群人的時候,薑雲明顯沒有這般緊張,現在就像是一個犯錯的孩子一般,慌亂的眼神,連腦袋都不敢抬起來。

我爸也是放下了書,臉上掛著一抹親善的笑容,輕輕地對薑雲問道:“現在時間不早了,薑雲晚上就在家裏住下吧。”

薑雲猶如受驚的小鹿,答應也不是拒絕也不是,便求助地看向了我,我也是衝她輕輕地點了點頭,最後薑雲才是一個勁地點頭。

我爸自然也是很明白的,除了跟薑雲說這句話,自己也不再說些什麽,然後便讓我去準備晚飯,本來我爸還想進自己房間去看書的,不然與薑雲一起獨處,薑雲肯定會尷尬死,由於她也是打著幫我打下手的旗號,跟我躲進了廚房,我爸才是笑了笑,繼續坐在沙發上看書了。

晚飯照常不會因為多了薑雲就像中午那樣尷尬,而且這次全都是由我主廚,薑雲給我打下手,毫無疑問,薑雲肯定覺得特別美味。

薑雲正在洗澡,我在切肉,見到她滿臉開心的模樣,忍不住打趣一番,道:“你為什麽要給我幫忙啊?”

薑雲以為我在說她懶,所以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說道:“雖然我不會做菜,但是我可以洗菜啊,你想說我平時很懶咯?”

我笑了笑,連忙說道:“怎麽會?我的意思是,除此之外呢?肯定還有其他的原因吧,比如……我爸……”

薑雲見到了我滿臉的笑意,自己便有些心虛地轉移了目光,輕哼一聲,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看來是默認了,我像是漫不經心地說道:“誒……有種和未來公公相處的感覺啊……”

薑雲俏臉一紅,這次也是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連大氣都不敢出,估計她的心中隻是在默默地祈禱讓這尷尬的氣氛快一些消散吧。

心中淌過一股暖流以後,我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麽,有些擔憂地對薑雲問道:“如果你今晚不回家,那怎麽跟你的爸媽交代?”

薑雲像是胸有成竹般地瞥了我一眼,驕傲地對我說道:“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麽要跟曉玲一起嗎?一是我不知道你家,二是因為我爸媽。”

“所以……你早就想好了要在我家住下……難不成還有什麽企圖?”我故作疑慮輕聲說道。

“哼哼,詛咒你切到手!”薑雲沒好氣地對我罵道。

晚飯的時候,盡管薑雲很開心,能與我爸說說笑笑,但還是有些拘束,一頓飯下來,我覺得我爸全程都是喜笑顏開的,看起來真的年輕不少。

晚飯過後,我爸還在觀察我們,之後才決定是否該稍稍回避一下,而我則是詢問薑雲的意見,她猶豫了許久才說想一個澡,我便猶如仆人一般給她將一切都安排好,最後才讓她走進浴室。

比如給她換一個新的浴球,一張新的浴巾,這些算是我自己準備的年貨,現在先給薑雲用上了,仿佛在無形中便升值了。

薑雲洗好了澡,便洗了頭發,我在一旁候著,隨時等待她的吩咐,待她洗好了之後,我便迅速給她準備吹風機,還在一旁手忙腳亂地幫忙,像是一個極其不專業的仆人在照顧一個小公主一般,最後一切弄好了之後,我也是鬆了一口氣,至於我就隨便洗漱一下。

至於睡覺的問題,我爸早已經安排好了,我爸早就布置了一間客房,隻不過被子很久沒人睡,肯定不暖和,所以我就想著,待會兒讓薑雲睡我的房間。

我和薑雲走進了我的房間,說起來,薑雲還是第二個進入我房間的女生,第一個是萍萍,不過她自稱是我兄弟,所以應該也就可以劃出了這一行列。

我的房間很簡潔,除了床衣櫃寫字台必備的家具就是一些小玩意兒,像是吉他之類的,盡管我剛才偷偷地來整理了一番,但還是有些亂,像被子分明就是剛整理過的,而且還不怎麽樣,堆在箱子和地上的書籍分明就是時間不夠,所以才整理了一半,其他仍舊有些淩亂,垃圾桶已經換了一個新的垃圾袋,桌麵上整理得還算是整齊,而我就像是薑雲身後的可憐下屬,靜靜地等待著領導的突襲檢查後的反應。

還好,薑雲就像是一個好奇的小孩子,四處瞅瞅後,不說非常滿意,至少沒有露出嫌棄的神情,背負著雙手,衝我眨了眨眼睛,示意她能不能坐下打開我的電腦,我自然是點了同意,帶她打開了電腦以後,我又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麽,我才趕緊走到了薑雲的身邊。

我輕輕地笑了笑,道:“我最近學了很多新歌,要不要我彈給你聽?”

薑雲很開心地點了點頭,我才對她說道:“那你得去給我拿吉他哦,就放在後麵的牆角。”

待薑雲起身離開了以後,我才猶如偷雞摸狗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周傑送給我的那個網站給刪除,自己才終於是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喏,快開始。”薑雲興奮地將吉他遞給我,自己加上了變調夾就開始彈唱起來,彈了許久,我才以手凍僵了的理由,便與薑雲一起坐在電腦前,最後看了一部兩小時電影,才是準備睡覺了。

期間看見了男女主親吻的時候,我與薑雲也是情不自禁地吻了起來,直到她滿臉紅暈,才肯與我分開,但是當……看見了男女主在那啥的時候,我們就尷尬了,薑雲忍不住按了一下快進鍵,而我則是又退回來,繼續播放著那令人麵紅耳赤的畫麵,一聲嬌喘,直接令薑雲立馬就沉下了臉,又羞又氣,我摸了摸鼻子,說道:“劇情需要,不能省略,要以藝術的眼光去看待……”

將電腦給和合上了,我才揉了揉薑雲的長發,柔聲說道:“你就睡我的房間吧,我出去了。”

誰知道薑雲竟然完全扭曲了我的意思,滿臉嫌棄地說道:“才不要!”

我終究還是哭笑不得,輕輕地聳了聳肩膀,道:“誒,我的意思是,那客房裏麵的床與我的床相比,我的被子比較暖和一些,我將暖和的被子讓給你睡,不但不接受,你還嫌棄我什麽啊,我的被子剛剛換洗過,我也很勤快洗澡換衣,剛才我還整理了一下,不會有頭發之類的東西,你盡可以放心,所以說,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是睡哪裏?”

經過我這一番苦口婆心,薑雲如水的眸子裏麵閃過一抹狡黠,隨即便衝我大方地擺了擺手,說道:“好啦好啦,你快走吧。”

我若是真的一走了之豈不是一個傻瓜,所以一把擁住了薑雲,朝她的嘴唇湊上去,她也迎合著我,親吻了許久,我們才戀戀不舍地分開。

我輕輕地附在薑雲的耳邊,柔聲說道:“天太冷,要不然我們一起睡吧,相互取暖……”還未等我說完,薑雲率先狠狠地給了我一拳,紅著臉罵道:“快出去!”雙手還連推帶掐地朝我身上招呼。

“就睡在一起,我保證不**,也不幹其他的,怎麽樣?”我還是不死心地問道。

“滾出去!”薑雲終於狠狠地推了我一把,直接打開了門,然後將我丟出了房間,我尷尬地撓了撓頭,然後便朝客房走去。

我走進了房間以後,便迅速脫離衣服,隻穿著保暖衣鑽進了被子,腦海一直在腦補著薑雲躺在我**的樣子,哎呦,想想都刺激,等到薑雲離開了以後,我決定今年都不換被子了。

但過了一會兒,我便有些發愁起來,我想起了薑雲爸爸的話,自己曾經堅定的決心,我真的一點都不想繼續打擾薑雲,可是,我根本就控製不住我自己,而且薑雲也不會離開的,因為我們都清楚彼此的心中所想。

但是我依舊擔憂著未來,我會變成什麽樣,薑雲會變成什麽樣,我們還是像現在這樣互相喜歡,會不會堅持自己的夢想,有沒有能力給她幸福,嘴上說著不會在意別人的目光,但實際又是怎麽想的,這一切似乎很遠但又似乎很近,時間似乎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