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新班級

班主任叫李小盼,30歲左右,帶過2屆畢業班,是語文老師,一頭烏黑的長發剛剛過肩,戴著一副金絲圓形眼鏡,後麵就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眉毛修的很精致,高挺的鼻梁,身材嬌小,比例協調,可能就是身高就是她唯一的硬傷了。她的課很有趣,有時講著講著就不知道跑到那裏去,任何話題都被她講得栩栩如生,好像除了聽她的課便不再聽其他課了。

她喜歡現代詩,平時經常和我們分享一些優美華麗的詩文,她最喜歡現代詩之一是汪國真先生的《熱愛生命》,他最喜歡跟我們念得一句就是:既然選擇了遠方,便隻顧風雨兼程。

其實我也喜歡這句,很有詩意和遠方的感覺,她平時就特別喜歡跟我們說人生大道理,一旦開口那就是又如黃河流水總是滔滔不絕。她教理科班,而我卻是文科生,今天可能就是我聽她的最後一節課,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我們的原班是變成了理科班,選擇理科的同學留在原班級,選文科的同學就和我一起被分走了,到了不同的班級,麵對不同的老師,到了這個時候,每個人都認認真真地聽,有些女生已經開始朦朧了眼睛。

李老師站在講台上,一直掛著開心的笑容,她一直在講,就是一些人生道理學習態度之類的,我是聽得特別認真,她一直在強調我們是最後一屆文理科生,一定要好好努力,這個學期就嚐試改變自己的壞習慣,端正學習態度,她說了一句話我是非常深刻的:想要真正地改變,就對自己狠一點,不逼自己一把,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潛力。

下課了,不是自由活動的開始,而是舊學期的結束,新班級的開始。大家紛紛要去找到自己的新班級,早在假期的時候大家就在班級群裏看到了自己的新班級,剛才李老師再把名單念了一遍,有些人顯得很失落,但有人卻是截然相反,李老師始終保持著微笑,即使有幾個女生眼睛都紅了,李老師又給大家講講輕鬆開心的話題,更多的卻是囑咐。

當然了,還是有幾個同學和我在一個班,當然很開心,剛剛上課拍我肩膀的那個男生便和我在一個班,我同桌被分到重點班了,對於她來說也好。

剛才的男生叫周傑,一頭清爽的短發,還有濃密的大粗眉,五官立體,喜歡運動,最愛打藍球,皮膚黑黑的,個子很大,比我高半個頭,隻是表情有些猥瑣,是我上個學期認識的好朋友。

此時他走過來,映入眼簾的就是他那標誌性傻傻的笑容,加之小小的眼睛,真的是大寫的猥瑣,我背靠在走廊上的護欄上,雙手插著兜,他走過來右手插著兜,左手大搖大擺的,走進之後左手就襯著腦袋搭著護欄,像是用左手在壁咚我,表情猥瑣至極,特別是露出了他一口的大白牙。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他還說了一句蹩腳的英語,“壁哥,Nicetomeetyou(見到你很高興)”頓時就把我給逗樂了,我本想哈哈大笑,但現在的氣氛不對,又不好放飛自我,隻能憋住了,然後我就裝作很疑惑的樣子,“你怎麽不說Longtimenosee(好久不見)好像這句更合適吧?”

“誒,對啊,我怎麽沒想到呢!”“走吧,我們的新班在那頭呢”此時還有幾個同學已經過去了,整個年級都是沸沸揚揚的,對於分班啊,真的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啊。

整個高一年級都在第三教學樓,十二個班,還有音樂美術教室,高二高三就在另一棟左邊的第二教學樓,那可是比我們教學樓大了太多,再過去就是學校行政樓。我們的新班高一12班就在第三教學樓四樓的最右邊,從那裏能看到宿舍和校外的一大片綠色。

我和周傑走進12班教室,都是些陌生麵孔,我們走到了最後麵的位置,還有幾個原班的同學坐在了前麵,都是女同學,除了我和周傑兩個男生,其他的都是女生,有4個。假期的時候看了班級名單大概是有60人,重點班人較少50人,後來教室裏陸續來了一些同學,感覺上什麽類型的人都有,以後就是與這些人共度兩年半的時間。

現在距離上課還有幾分鍾的時間了,我們馬上就能見到我們的新班主任了,是個女老師,好像是教英語,當然我平時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偷讀小說”這些我當然不知道,周傑對於這些也不是很了解,他大課間後幾分鍾都是在籃球場的,籃球場就在我們教學樓的下邊,緊挨著女生宿舍,也是有三個全場,在男生宿舍那邊就隻有一個全場和一個半場,這明顯就是性別歧視啊。

隨著鈴鈴的上課鈴聲敲響,新班級也就立馬安靜下來,大家都不認識的尷尬時期其實是我最享受的時候,我偷偷拿出來一本小說,剛買的沒看過,然後就走進來了一個年輕的女教師,應該就是我們新班主任了。

她是叫宋明燕,看起來和李小盼差不多年紀,不過身上好像更具有成熟的氣質,一頭金黃的齊腮短發一邊蓋耳一邊撩到耳後,單眼皮的眼睛看起來卻不小,麵部不瘦有些豐滿,看起來是個不好說話的主兒,一身白色的短袖搭配淡藍色的長裙,踩著一雙白色的高跟鞋,鞋子不是很高,但人看起來挺高的,還有些壯,以後日子是不怕不好過了吧。她抱著資料走上講台,先是瞟了教室一眼,看看新的同學,然後翻開花名冊就開始說話。

“同學們大家好,我是12班的班主任,以後會陪大家一起走到高三,先做個簡單的介紹我叫宋明燕……”然後她就在黑板上寫下了她的名字,其他老師都不會直說自己的名字,隻會說自己姓什麽,她的字確實是不怎麽好看的,果然是英語老師,然後還說了今後在這個班要怎樣相處之類的話。

果然還是老套路,我就繼續埋頭看小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