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沒胃口

我走到花壇邊上坐下,然後看向薑雲。

“薑雲,過去的已經是過去了,你不要在意那些人對你做出的任何評價,因為本身她們所說的話都是帶著成心的偏見,可是嘴長在她們的身上,你阻止不了她們的說三道四和煽風點火,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忽略,有時她們把你的某些不足之處被無限放大時,你盡可以不必理會她們,而且你還可以知道自己的不足之處,隻要正確對待,然後盡力更改就行了,如果當她們在無中生有,你不要做出任何的解釋,因為有時你越是極力解釋,別人就越會把謠言當做事實,如果你壓根就不會在意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時間一長,謠言也就會不攻自破了,因為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的。”我一連串說出了這麽多,薑雲也是很認真的地在聽我的話,還時不時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嗯,我現在已經不再害怕麵對她們了,不管她們怎樣說我,我也懶得理會,更不會在意,就讓她們去說吧。”薑雲語氣之中也是露出一絲堅定。

“你這樣想自然最好,不過你現在已經有很這麽多的朋友,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你再也不用擔心你會沒有人說話了不是嗎?”我看著薑雲的眼睛說道。

“嗯”薑雲笑著點頭說道。

我又站起身來,然後目光掃了掃桌子上的簽退表,從我來到這裏,這麽久了都沒有人再來簽退,發現此時就隻有我和薑雲兩人沒有簽退了。

“薑雲,你幫我簽上我名字吧。”我看著薑雲說道。

“嗯,好”薑雲點了點頭,然後拿起桌子上的筆輕輕在簽退表上寫下我的名字。

“你呢,你不寫上你的名字?”我疑惑地對薑雲說道。

“我不用,因為我是負責這個的。”薑雲笑著說道。

“好吧,那,現在已經全部簽到了,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我對薑雲問道。

薑雲一聽到我的話,就趕緊擺手拒絕。不知為何,薑雲在聽到我的話後,心中竟有一絲微微的怯意,還夾雜著一絲緊張。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薑雲擺手說道。

“你不餓?”我疑惑對薑雲問道。

“我已經叫姚紅給我帶了”薑雲趕緊回答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走了”我對薑雲說道。

“嗯,好,我也回寢室了,拜拜”薑雲擺手對我說道。

“嗯,拜拜”我說完就轉身了,目標食堂,老實說,我都快餓死了。

……

食堂。人山人海,各種嘈雜的聲音一起匯聚形成了校園裏獨有的喧囂,可卻有異常沉默一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楊嚴沉默著吃著自己的餐盤裏麵的飯菜,大家都不說話,而且感覺氣氛很是低沉,楊嚴自然也是不敢隨意開口,可是感覺大家都沒有什麽胃口,楊嚴偷偷看了一眼斜對麵楊子欣,此時的楊子欣哪還有平時的那般活潑可愛,臉上滿是密布的陰霾,雖然楊嚴能和楊子欣坐在一起吃飯是非常開心的,但是此時楊子欣這把模樣還讓楊嚴心裏有些微微難受,雖然自己早就已經知道薑雲所說的這件事,但是自己親身在花壇上聽到了薑雲懷著濃濃的無奈和痛苦的傾訴,那一刻楊嚴才知道薑雲上個學期是有多麽煎熬,恐怕自己永遠都無法理解薑雲的那份痛苦吧。

這時楊子欣發下手中的筷子,餐盤裏麵的飯菜隻吃了一小半。

“姚紅,你還得給薑雲帶飯吧。”楊子欣看著坐在對麵的姚紅。

此時的姚紅自然也是沒有什麽胃口,聽完楊子欣的話,姚紅自己也是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然後扶了扶自己的眼鏡,然後輕輕點了點頭。

“你們上個學期在班上應該……”楊子欣已經無法再說下去了。

“子欣,那都已經過去了,已經不重要了”姚紅看著楊子欣的眼睛,然後眼中帶著無奈。

“可是……”楊子欣想說些什麽,可卻被姚紅給打斷了。

“現在已經重新開始了不是嗎?還有就是上個學期的那些所謂處處針對我們的女生她們大部分都已經分走了,就算還有一些,但是我們也已經有了很多朋友不是嗎?即使她們仍是這樣,我們也不會再害怕了,我們連上個學期都這樣過來了,現在還會怕什麽呢?”姚紅說完以後竟還笑了笑,不知道姚紅的心中是怎樣的感受,但是此時的楊子欣確實是無法看透姚紅的眼睛,不知道姚紅到底在想什麽。

“姚紅,我……”楊子欣看著姚紅的眼睛。

“子欣,靜儀,我知道你們的意思,因為我們是朋友,你們在知道這些事情以後,一定會為我們打抱不平,甚至會產生一些可怕的想法,我估計這也是薑雲沒有告訴你們的原因。”姚紅又轉過頭看了吳靜儀一眼,然後無奈地對她們說道。

“姚紅,我知道了……”楊子欣看著姚紅的眼睛這才將自己心中的想說的話憋了回去。

“姚紅,難道那時你們……心中沒有一點想要改變這種局麵的想法?”在一旁自然也是明白了姚紅的話中想要表達的意思,然後自己將心中的疑問給提了出來。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確實覺得很不公平,也確實在對一些女生做出解釋,可是到了後來我們發現,我們越是解釋她們越會相信那些謠言,而且還會做出更過分的事情,再加上薑雲當的是學習委員,所以自然她們就會把大部分的矛頭理所當然地轉到了薑雲的身上,主要是因為隻有我和薑雲走得最近,所以我們自然而然就成了她們攻擊的對象。”姚紅對她們說道。

姚紅看了沉默思考的她們,然後自己看了一眼在旁邊的楊嚴,楊嚴此時用著安慰的眼神看著姚紅,姚紅自然是知道楊嚴的意思,然後看著楊嚴的眼睛微微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可是此時卻走來一個人。

“嗨,原來你們在這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