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吳老師

楊子欣安靜地伏在桌子上,左手墊著自己的腦袋,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知何時已經悄然合上,黑漆漆的頭發蓋住了她可愛的俏臉,露出了白皙的脖頸,修長的手指中竟還握著一支立著的筆,不得不說,就算是睡覺時的楊子欣,都可愛極了。

吳老師看向了楊子欣,全班同學的目光都一起投向這邊,這樣一來我也是有些不自在。

我伸出手輕輕推了推楊子欣的手臂,感覺楊子欣的手臂很是柔軟,就像是觸碰著自己的枕頭上。楊子欣的身子微微一顫,然後便緩緩抬起頭來,估計是發現了全班同學的目光都看向自己,楊子欣也是意識到自己剛才在課堂上睡著了,楊子欣便立馬挺直了自己的身子,楊子欣抬頭看了一眼吳老師便立馬低下了頭,雙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開始並不自在的撫弄。

“你叫什麽名字?”吳老師在講台上對楊子欣問道。

楊子欣趕緊站了起來,然後輕輕地撩了撩自己耳邊的頭發,露出了精雕細琢的耳朵,雙手放在桌子上,臉上紅得像是一個蘋果,她不敢看吳老師的眼睛。

“楊子欣”她輕輕地說道,聲音並不大,但是吳老師能聽見。

吳老師輕輕走了下來,走到我的麵前,但是此時她卻把擴音器給關了。

“楊子欣同學,你沒有睡午覺?”吳老師對楊子欣問道,果然,聲音便沒有了平時的那般洪亮了,但是語氣中還是有著一絲難以撼動的威嚴。

“我……睡了……”楊子欣垂頭低聲說道,不敢看著吳老師的眼睛。

“那你為什麽還會犯困呢?”吳老師再次對楊子欣問道。

“我……”楊子欣也說不話來,隻能把腦袋低的更低一點了,同時臉上的紅色更加深了一點。

“好吧,你坐下吧,認真聽課知道嗎?如果實在不行那就去後麵站一會兒,等到精神了就自己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吳老師對楊子欣說道。

“知道了,吳老師”楊子欣點了點頭,便迅速坐下,我剛想關心地詢問楊子欣,但是她卻把臉轉到到了那邊,不理我,我也是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便繼續聽講了。

我們都不知道的是,吳老師其實早就注意到這一個短發的女生,因為在上曆史課時她一向都是很認真的,目光一直投向黑板和老師,可是今天一向都是很認真的楊子欣卻在課堂上睡起了覺來,這不免讓人有些心生疑惑,但是吳老師聽了楊子欣的話以後,估計也是以為楊子欣沒有睡午覺,便也不再說些什麽了。

下課了,吳老師走出去以後,教室立馬便恢複了吵鬧了,但是下午第一節課下了以後,就得做眼保健操,學生會的同學走進教室敲了敲門還順便喊了句:“學生會檢查眼保健操”,教室立馬又安靜下來,學生會的同學又打開前門後麵的音響開關,那眼保健操的背景音樂便瞬間充斥整個教室。

眼保健操結束以後,教室裏又開始“熱鬧”起來,就如同菜市場和小商販為了一顆白菜而大聲砍價一般,有的同學在說話時還放聲大笑起來,讓想要睡覺同學不由得大聲抱怨起來,說話的同學還了對方一個充滿歉意的表情,便收斂了一點了。

“楊子欣……你沒事吧?”我對楊子欣關切地問道。

“我沒事的”楊子欣也是輕輕地回答我,但是有沒有想要把頭轉過來的意思。

薑雲也是從第一組走了過來,站在我桌子麵前,也是微微皺著柳眉。

“子欣,你沒事吧?”薑雲也是關心地對楊子欣說道。

“嗯,沒事的,老實說,一點都不打緊,嘻嘻,我現在反而一點都不困了呢。”楊子欣撩了撩耳邊的頭發,笑著對薑雲說道。

“那你……真的睡午覺了?”薑雲眨了眨自己大眼睛,伸出修長的手指扶了扶自己的眼鏡,還是有些不相信楊子欣的話,畢竟今天的楊子欣確實是有些反常。

“我當然睡了,不然你問靜儀,隻不過,我睡得有些晚了,所以感覺還是有些困。”楊子欣點了點頭對薑雲說道。

薑雲聽了楊子欣的話,自然是將自己的目光投到了吳靜儀的身上,此時吳靜儀也是確定地點了點頭。

“還是我叫子欣起床的呢。”吳靜儀對薑雲說道。

“那你為什麽不早一點睡覺呢?”薑雲繼續對楊子欣問道。

“哎呀,好了,薑雲你快走吧,我還得補一下剛才我欠下的筆記呢。”楊子欣都開始下了“逐客令”了,薑雲也不好再多問什麽了,便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了。

“壁哥,借一下你的書”楊子欣對我說道,現在楊子欣倒是把腦袋轉了過來了,看著我,我看著楊子欣可愛的俏臉,此時她臉上的剛才的那種“眾目睽睽之下”的“紅暈”早已經煙消雲散了,又恢複了平日裏活潑可愛的模樣。

“你自己拿,我得出去透透氣了”我對楊子欣說道,便站起身來。

“壁哥,你寫的字好難認哦”楊子欣翻開了我的書,隻是瞟了一眼,便對我說道。

“呃……那你還是拿吳靜儀的吧。”我還尷尬地撓了撓頭,我指了指桌子上吳靜儀的書,此時吳靜儀已經出去了。呃……我寫的字也並沒有那麽醜吧?我隻是寫的速度快了一些,自然有些地方的筆畫便會連在了一起,一般人對於我的字還真的很難認。

“不,我就要抄你的!”楊子欣倒是“厚著臉皮”對我說道。

“那好吧,我出去了”我擺了擺手對楊子欣說道。

“不行!”倒是先叫住了我。

“怎麽了?”我一臉疑惑地對楊子欣問道。

“萬一我有不認識的字怎麽辦,你總得跟我講清楚吧?”楊子欣一臉無奈地說道。

“我靠,還帶這樣玩的?”我才是最應該無奈的那個人吧?

“是啊,萬一我有不認識的字怎麽辦,萬一我要是抄錯了怎麽辦?那我記錯了,可考試的時候恰好遇到怎麽辦?”楊子欣一下子就給我扔下這麽多“怎麽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麽辦”了。

我望著楊子欣的眼睛,許久,我心中微微歎了一口氣,便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楊子欣的臉上綻放出花一般的笑容,眼睛中的那兩顆可愛的眸子就如兩顆黑色的寶石,散發著溫柔的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