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也許吧

我隻是沉默著不知道要說什麽,但我知道,楊子欣一直在看著我。

“而我是唯一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我們都是薑雲的朋友,可是卻你要我跟你保守這樣一個秘密,我,我真的,感覺很別捏,很壓抑,你能理解我嗎?壁哥”楊子欣看著我的眼睛說道。

“楊子欣,我……對不起”沉默半晌之後我才對楊子欣說道,隻不過是一句道歉。

楊子欣不說話,我除了道歉之外也不知道說些什麽了。

“壁哥,你真的願意看到這樣的後果嗎?”沉默半晌時候,楊子欣便再次對我說道。

“我……不願意”我也是沉默半晌然後對楊子欣回答道。

楊子欣慢慢向我走來,在僅有半步之遙時停下,我看向楊子欣的俏臉,我總算看得清楊子欣的眼睛。

“所以……你到底喜不喜歡薑雲,你應該說清楚,更應該跟薑雲說清楚,而不是一味地逃避,其實你並不是不知道答案,壁哥,你是不敢說,對嗎?”楊子欣說道。

“我……”我依然還是不知道該回答什麽。

現在的問題是,其實楊子欣說的這件事薑雲已經知道了,楊子欣所說的一切都是在一種假設的基礎之上,楊子欣以為這件事薑雲還沒有知道,自己是唯一知道這件事的人,而且還得幫我保守這個秘密。

“壁哥,你真的喜歡薑雲,是嗎?你不敢對薑雲說清楚,你怕薑雲會拒接你對嗎?”楊子欣又一次對我詢問,楊子欣看著我的眼睛,眼睛裏帶著濃濃的期待,還有一絲不敢相信的感覺,像是已經幫我回答了這個問題,但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話。

我不敢看著楊子欣的眼睛,因為我在心虛,我確實喜歡薑雲,當楊子欣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擔心楊子欣會看出來,我不敢讓楊子欣看出來,因為我害怕楊子欣一旦看出來,我擔心這會讓薑雲受到傷害,我怕薑雲討厭我,遠離我,我不想讓薑雲遠離我。

此時我想到這種可能性,我的心裏出現了一股莫名的恐慌,一種現像是失去重要的東西後而表現出來的恐慌,我不想讓楊子欣知道,也不能讓她知道,我決定說謊。

雖然我知道如果這樣做我會對不起楊子欣,但是我想也許這樣對大家都好,這也是要給這件事一個結果吧,也許答案的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態度。

也許正是因為我一直在逃避,楊子欣才會受了這麽多苦,原來我一直不知道這件事會給楊子欣帶來這麽大的困擾,楊子欣,我真的很抱歉。

楊子欣看著我的眼睛,像是無比期待我的答案,她目光緊緊盯住我低著的眼睛,像是要從我的眼睛裏找到她想要的答案,不過,她失敗了。

“不,我並不喜歡薑雲。”過了好久,我終於吸了一口氣,兜裏的手微微握成拳,我像是下定了堅定的決心似的,然後我抬起頭來,看著楊子欣的眼睛。

楊子欣也是努力地在緊盯著我的眼睛,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感覺那雙水汪汪的眼睛都不敢眨過一樣。

我們又是這樣四目相對。

許久,一陣晚風吹來,像一隻冰涼的手撫摸著自己的麵容,操場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就如隨風飄動的樹葉,而我和楊子欣卻落在了靜止湖麵上,也靜止了。

“真的嗎?”楊子欣問道。

“真的”我回答道。

“那你什麽不敢說呢?”

“不是不敢,是不想,本以為我以為你不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我也覺得再說出來有些不太合適,如果不是你剛剛告訴我這件事會給你帶來負擔的話,可能我也不會再說起這件事了。”

“那現在呢?”

“為了給這件事一個結果,給這個問題一個答案,為了讓這個秘密不再是秘密。”

“那你當初會對我說那些莫名奇妙的話?”

“什麽莫名奇妙的話?”

“我問你到底喜不喜歡薑雲,你本來說不喜歡,後來又說不知道,我問你是不是很在意薑雲,你也是說不知道。”

“那…也許是我們剛認識,所以我多少會有些不適應,所以有些不太放得開吧。”我微微有些尷尬地笑著說道。

楊子欣看著我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覺得我說的話有些不太真實,其實這是我臨時編的一個理由,說起來,連我自己都覺得假。

“嗯,也許吧”楊子欣點了點頭。

我心中不由得微微鬆了一口氣,如果楊子欣真的不相信我所說的話,那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對楊子欣解釋了。

“楊子欣,那這樣以後你應該不會再感到很壓抑了吧?”我小心翼翼地詢問道。

“不知道”楊子欣說道。

“你怎麽能不知道呢?我可是很擔心你的,如果再跟之前一樣很壓抑的話,一直憋著會憋出病來的。”我一臉緊張地說道。

“真的嗎?”楊子欣聽了我的話,然後便看著我的眼睛問道,我感覺此時她的俏臉上已經沒有了之前了那般陰沉沉的感覺,多了一分平日裏該有的活潑可愛。

“比珍珠還真。”我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

“騙人”楊子欣輕輕說道,然後把身子側向了一邊,雖然表麵上是沒有相信我的話,但是我能從她的語氣中聽出來,她有些笑了。

“我真的沒有騙你,不信你可以問它。”我說道。

“問誰?”楊子欣轉過自己的俏臉疑惑地問道。

“我的心”我含著笑說道。

楊子欣噗嗤一笑,然後自己撩了撩自己的耳邊頭發,看著我的眼睛。

“你哪裏學來的這句話?”楊子欣笑著問道。

“一本書”我也是笑著回答道。

“什麽書?”楊子欣問道。

“記不清了,應該是撩妹秘籍之類的,這原本是專業撩妹套路,不過卻對你用上了。”我說道。

“也就是說你想撩我咯?”楊子欣笑著說道。

嗯?我直接愣在了原地,我眨了眨眼睛,我剛才聽到了什麽?楊子欣說……我想撩她?我靠,楊子欣的玩笑開得有些過分了喂,她可是我的同桌啊,我像是喜歡吃窩邊草的兔子嗎?現在想來,我還是渾身打了一個冷顫啊,楊子欣還真的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呃……你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是我用錯了地方……呃也不是,反正就是,就是……就是那啥了。”我都尷尬得不知道能說些什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