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超聲波圍欄

早在上個月,殖民地的前線研究所和星環城的實驗室經過聯合研究,終於摸索出了合適的頻率。

通過魔改的地震波激發裝置,不間斷地向地下發射十二個不同頻率的震波,便可在地下十數公裏的範圍內製造一片“黑域”。在這片黑域中魔鬼蟲無法正確的判別方向,也無法判別周圍、地表的情況,同時會產生強烈的生理上的不適。

實驗室裏的各國專家將其稱為超聲波圍欄。

十二座地震波激發裝置被部署在殖民地的周圍,將整個殖民地用超聲波圍成了一座十二邊形的隔離牆。現在,以殖民地為中心,半徑十數公裏的範圍內,已經成為魔鬼蟲的禁區。

拜此所賜,停滯許久的殖民地開發工作總算是可以重新展開了。

在洪澤偉艦長的指揮下,殖民地的工程隊修複了被魔鬼蟲拱的千瘡百孔的水培種植園和牧場。同時按照航天指揮中心的計劃,在火星上建立了第一座高自動化的鋼鐵廠。

在火星開采鐵礦根本不需要采礦井。

火星上遍地都是鐵礦。

這句話說得一點也不假。

從地上隨便捧起一抔沙子,都能聞到那股鐵鏽味兒。

生產的原料就在腳底下,新建的鐵礦廠隻需要將一車一車的沙子鏟進鍋爐裏,就可以練出一批批成品的鋼鐵。冶煉完畢的礦渣大多數都是二氧化矽,稍作處理便可作為玻璃、混凝土建築材料。

被生產出來的鋼鐵一部分用於殖民地的建設,而另一部分則被製成螺紋鋼與不鏽鋼板,用於加固殖民地的地表。

沒錯,火星上的鋼鐵已經廉價到了能當做地板磚鋪路這種程度。

負責施工的工程隊會先將鋼筋打進地下,然後填上水泥,澆築成混凝土地基,然後再在混凝土地麵鋪上一層高強度的不鏽鋼。這樣一來,即使那些魔鬼蟲的頭頂再長個鑽頭出來,也別想鑿穿殖民地的地板。

雖然有著次聲波圍欄的存在,但想著腳底下遍布著魔鬼蟲挖掘的坑道,大多數人心裏還是會感到不自在。哪怕是為了以防萬一,這層合金地板也是絕對有必要的。

另外,混凝土的隔音效果很強,能夠有效將超聲波限製在地下,這樣一來也有利於殖民地中殖民者的健康。

除了鐵礦外,最近汪強所在的地質大隊,還在殖民地十公裏外的隕石坑中發現了一座儲量相當可觀碳礦。這種純天然的碳礦在氧化環境的地球上很罕見,但在火星上似乎很常見的樣子。

依靠這座碳礦生產的石墨,殖民地現在已經可以自主生產石墨烯,而無需依靠從星環城進口。

鋼鐵廠和石墨烯工廠都已經建成,現在總部交給殖民地的任務就隻剩下兩個,一個是在赤道線建立太空電梯的地麵基站,另一個便是071項目。

而現在,星環陸戰隊已經在071礦點上方建立了一座行動基地。殖民地的施工隊對路麵用混凝土和鋼鐵進行了加固,與此同時,還建立了機槍哨塔、通訊基站、住宿營房、車庫等設施。

除此之外,工程隊的鑽車已經圍繞著071礦點,鑽進了一條可供步戰車通過的隧道,並且用鋼筋混凝土對隧道進行了牆體加固,防止魔鬼蟲破壞。

將隧道鑽進到五公裏、甚至是更深的地層,對於殖民地的工程隊的施工技術無疑是一項考驗。不過這種考驗他們已經經曆過很多次了,在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後,鑽車總算是鑽進到了五公裏下蓋亞文明遺跡的邊緣。

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是圍繞著遺跡繼續向下鑽探,鑽出一條螺旋狀的通道。確定了蓋亞文明數據庫的層位後,再向遺跡內掘進。

“這裏是a隊,我們已經抵達未知區域邊緣。”

跟隨在鑽車的背後,看著頭盔內全息屏幕上的地圖,張海向指揮部匯報起了現在的情況。

“向前推進。”

“收到。”結束了與指揮部的聯絡,張海將通訊切換到了小隊頻道,架起了手中的步槍,對準前方的通道,“各戰鬥單位注意,前方偵測到高密度生命信號,我們即將進入危險區。保護鑽車,打開保險,自由開火,行動。”

鑽車繼續推進,身後的工程車將螺紋鋼打入兩側焊死,同時澆築速幹型混凝土加固隧道。陸戰隊士兵緊隨其後,端著手中的高斯步槍,小心地監視著前方。

如果魔鬼蟲可能從某個方向襲來,那麽一定是鑽車的正前方,

當鑽頭鑽破一處岩壁後,前方的岩石垮塌,露出了大片空間。鑽車停下,兩旁的士兵立刻上前,然而並沒有在這處空心層內發現魔鬼蟲的蹤跡。

張海走到附近的岩壁上,打開戰術手電順著牆壁檢查,發現了那肉紅色的岩塊,以及長出岩塊表麵的菌簇。

毫無疑問,這裏是供氧層。

對身後的士兵打了個手勢,張海帶著人小心地撤回到了已經加固的隧道內。就在這時,一名士兵意外發現了一座奇怪的卵泡。

墨綠色的卵泡看起來有半人高的大小,油亮的膜在電筒的照射下可以看到一層薄薄的五彩油斑。按照著某種不知名的韻律,卵泡輕微的收縮膨脹鼓動著。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電筒的光芒刺激了它,它的鼓動速度稍稍加快了。

“這是什麽?”將手中的步槍對準了那顆蟲卵,那名士兵伸手在頭盔上按了下,拍攝了幾張照片發送到了小隊頻道,“報告隊長,這裏發現狀況。”

“魔鬼蟲蟲卵?”看著全息屏幕上的圖像,張海微微皺眉,端著步槍走上前去,“不對……讓鑽車停下。”

鑽車停止了向前鑽進。

很快,張海重新與指揮部取得了聯係。

通訊剛一接通,指揮部那邊便問道。

“發生了什麽事?鑽車為什麽停了?”

“報告指揮部,這裏是a隊,我們鑽透了一座空心地層,在這裏發現了大量的造氧真菌,以及一種奇怪的蟲卵……大概是蟲卵。”看著那顆鼓動著的卵泡,張海將那幾張照片發送到了遠征號的指揮部。

“這裏是指揮部,我們已經收到,正在派遣研究人員前往目標區域取樣,請在這裏稍作等待。”

“收到。”掛斷了通訊後,張海對著身後的士兵們打了個手勢,指了指鑽車的兩側。

在研究人員到達之前,他們將在這裏布置簡易的防線。

“你說這東西會是什麽?”緊張地瞄準著那顆蟲卵警戒著,科尼格在通訊頻道裏小聲說道。

“不知道,也許是變異魔鬼蟲?也許是我們根本見都沒見過的新物種?老實說……連那種東西都見識過了,就算是上帝他老人家站在我麵前,我都不會感到奇怪了。”

聽著隊友在通訊頻道裏閑聊的聲音,張海向那顆蟲卵看去。

隻見那顆蟲卵就像一顆鮮活的心髒,按照某種特殊的韻律搏動著。

不知道為什麽,看著那顆蟲卵,他的心中就不由升起一股強烈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