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未來人礦業 [ 返回 ] 手機

“當然,我記得我還欠你兩桶泡麵。”江晨笑著說起來當初的往事。

“別提了。”楊遠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老說等你來澳洲了請你吃龍蝦,你小子混的這麽好,我都不好意思開口了。”

“你,你就是江晨嗎?”

江晨注意到,楊遠身邊的那個女孩正激動地看著自己,眼中就仿佛閃著小星星一樣。

總覺得以前在哪裏見過她,是錯覺嗎?算了。

“沒錯。”江晨笑了笑,然後看向了楊遠問道,“這位是嫂子?”

由於江晨這一代人基本都是獨生子女,所以在上大學的時候,哥們兒之間相互稱呼的時候也都沒什麽輩分。互相叫哥,朋友的女票都叫嫂子,這也都是很平常的事兒。

“我叫蘇菲,是小白的粉絲喲。”蘇菲眨著眼睛說道。

“嗯。”楊遠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

江晨見他不打算在這事上多說,也是收住了話頭。

“難得一見,要不我請你吃個飯吧。”

“那怎麽好意思,說好了這頓應該是我請你。”

“得!就當還了那兩桶泡麵。”江晨打住了楊遠的話頭。

他能夠看出來,楊遠的經濟並不樂觀。他隻是想找個人敘敘舊而已,要是給老朋友帶來負擔,那他心裏反倒是有些過意不去了。

“那好吧。”看出了江晨的意思,楊遠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頭答應道。

兩人來到了一家位於海邊的餐廳。從外觀上一眼便能看出這家餐廳的豪華,以及消價目的不菲。望著餐廳門口那些身穿正裝的侍者,楊遠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不過當看到他的女票歡呼雀躍的樣子時,他有不忍心和江晨說換個地方。

見到江晨臉上並沒有“肉痛”或者不滿之類的情緒,他才暗暗鬆了口氣。

他很擔心江晨會產生自己“不夠意思,難得見一麵還宰他一頓”之類的想法,現在看來似乎是多慮了。對於女朋友的任性與奢靡,他也很是頭疼,但他偏偏拿不出約束她的勇氣。

他當然是多慮了。江晨還根本吝嗇到一頓飯都請不起的程度。

飯桌上,除了阿伊莎沒有言語之外,三個人之間聊得都很熟絡。在飯桌上蘇菲頻頻向江晨敬酒,展示著自己活潑開朗的一麵。同時有意無意地打聽他私生活,不過都被江晨不動聲色地擋下了。

那眼神,江晨見得太多了。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老朋友為何會喜歡上這樣的女人,但這點底線他還是有的,所以保持了和這個叫蘇菲的女孩兒的距離。見到套近乎不成。蘇菲隻得把目光轉向阿伊莎,試圖和她成為好閨蜜。不過對於她的熱情,阿伊莎的反應似乎很平淡。

楊遠在這方麵很遲鈍,倒是沒察覺出什麽來。幾杯啤酒下肚,和江晨聊起了畢業後這些年發生的事。

或許是因為喝醉了,楊遠拉著他走到了餐廳外的陽台上,吹著清涼的海風,靠在欄杆邊上繼續侃了起來。

聊著聊著,兩人就聊到了“創業之初”的事。江晨選擇性地略過了敏感的話題,一句話帶過了自己找到合夥人弄出未來人1的過程。隻是詳細說了下公司發展起來的事。

“可以啊你!前商學院校花夏詩雨,你居然泡上了!哎,這聲晨哥確實叫的不虧。”楊遠借著酒意,大聲感歎道。

“什麽泡上了,”江晨笑罵道,“就是我公司裏的ceo。不過關係可能有點不一般吧。”

男人和男人之間吹牛,就沒那麽多顧忌了。

“可那位不是嫂子嗎?”

江晨有些尷尬,“呃,也是。”

“太腐敗了。”楊遠愣了半天,這才在江晨肩頭狠狠地捶了一拳。

“咳咳。有感情基礎的,哪叫腐敗。不聊這事兒說下你吧,你和蘇菲咋回事。”

聞言,楊遠歎了口氣。

“還能咋回事。就這樣唄。”

“我總覺得在哪裏見過她。”

“她也是望海大學畢業的,比我小兩屆,去年年底我才把她接出國,可能是在學校裏見著的吧。”楊遠隨口說道。

“這樣啊可能是吧。”

“原本我以為是捧到鐵飯碗了,結果沒想到一口米都沒吃著就把飯碗給丟了。早知道現在,當初中石油的人和我談工作的事。我就簽了多好。”楊遠的語中有些懊悔。

國企雖然工資沒外企高,但穩定還是值得稱道的。哪怕就是虧損,哪怕是用財政去補貼,國家也不會讓那些兢兢業業為國家建設作出貢獻的工人們失去工作。單從這一點來講,就不知道要比資本家高尚多少倍。

“鐵飯碗?”

“是的,原本我在西澳大學讀研的第一年,就已經和力拓礦業公司簽了工作合約。不過今年正好趕上鐵礦石市場不景氣,石油價格下跌,力拓集團二話不說大規模裁員,所以我很不幸地中槍了。”

這運氣確實夠背的江晨忍不住在心裏吐槽了句。

“現在中石油不要你了嗎?”

“要,為什麽不要?好歹我也是個‘海龜’不是麽,讀的又是資源勘查係。靠著家裏的關係,回去鍛煉兩年然後當個科長什麽的,還是沒問題的。”說道自己的本事,楊遠還是很自信的。

“那幹嘛不回去。”江晨瞟了他一眼。

楊遠的臉上浮現了一抹苦笑。

“我倒是想回去,但”說著,楊遠看向了餐廳內的蘇菲。

那個小女生正興奮地肢解著龍蝦,並熟絡地和阿伊莎講著話。

江晨秒懂了他的苦衷。

“她不願意讓我回去。在她看來,我好不容易拿到的技術移民資格,要是浪了就太可惜了。我一說回去的事,她就哭著鬧著要和我分手”

“這樣真的好嗎?”江晨問道。

老實說,這個蘇菲的性格江晨是很不喜歡的,他搞不懂這種女生到底哪裏有吸引人的地方。不過既然楊遠他喜歡,江晨也不好說什麽。

“那還能咋辦呢?”楊遠有些苦澀地笑了笑。

“你愛她嗎?”

“嗯。”

看不出來。這個工科男意外是個癡情的種。以前住一個寢室的時候,江晨隻是覺得這家夥悶騷,倒是還沒發現這點。

“那就盡量滿足她的吧。雖然這可能是個無底洞。”

楊遠歎了口氣,“我知道。我現在就是想著熬到明年看看。如果市場有所回暖,就業需求應該還是能起來的。”

聽著楊遠的話,江晨陷入了沉思。

老實說,他剛好在為鉬礦的事發愁。除了鉬礦,還有铌礦、鎢礦甚至是稀土資源。廢土那邊的缺口都很大。然而根據奧利弗的說法,這些東西放到任何國家都是很難弄的,江晨就動了自己開采的心思。

帕努群島的海洋資源極度豐富,雖然領海內沒有油氣藏,但是海底礦產可都還沒有探明,要說這偌大的領海內一點礦產都沒有,江晨是怎麽也不信的。鐵礦石和鋁土礦成本低,可以在陸地上買。像什麽稀土資源的話,如果花錢買,說真的他還是有些肉痛的。

至於如何把這些礦從海底找出來。其實江晨腦中已經大致有了一個想法,雖然還停留在猜想階段

末世那邊的礦床在地球上的分布位置,會不會和現世這邊是一樣的?

以前江晨根本沒注意到這方麵的問題,末世那邊的曆史和現實這邊根本不一樣,他選擇性地就忽略了利用未來的信息優勢牟利的想法。

彩票?號碼位數可能都不一樣。抱未來領導人大腿?pac根本就沒出現過。音樂?那就更扯了,把印度阿三的流行樂拿到華國來能火嗎?如果不能,把pac的音樂拿過來也不見得能火,畢竟印度也是泛亞合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是礦產這東西就不一樣了!這玩意兒是不會因為人類的活動而增減的。也就是說,末世那邊在戰前就已經挖空了的礦床,放到現在可能還沒有開始挖。甚至可能根本還沒有被探明。

江晨越想越覺得有可能,當初自己怎麽就沒往這方麵想呢?賣礦和油田的位置,可比賣黃金有前途多了啊!就是不太好解釋來源

“說起來,我剛好有個工作。還缺個人,你有興趣嗎?”

楊遠愣了愣,隨即苦笑著搖了搖頭。

“it那方麵我真是一點都不懂,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就不坑你了。”

楊遠是個老實人,他知道自己沒那方麵的能力。

“誰說讓你去未來人科技了。讓搞資源勘察的去搞it,那不是兩眼抓瞎嗎?”江晨白了他一眼,“我說的是未來人礦業,有沒有興趣來?”

“未來人礦業?”楊遠愣住了。

“沒錯。”江晨肯定地說道

雖然找獵頭公司雇個經理來做這事也可以,但畢竟是不如熟人信得過。至於技術方麵,他最不缺的就是技術。

“你是認真的?”楊遠也是收斂了玩笑之色、

“不然呢。不過海洋資源勘察這一塊你懂嗎?”

說到了自己專業上的事,楊遠立刻興奮了起來。

“當然,我在西澳大學的導師就是專門搞海洋資源這一塊兒,無論是海底礦床還是海底油氣藏的項目,我都有跟著做過。”

“那就這麽定了,明天我就回新國注冊未來人礦業嗯,順便在澳大利亞也注冊個。”江晨點了點頭說道。

“什麽,你那公司還沒注冊?”楊遠大跌眼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