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借刀殺人

帝都,皇宮內。

“格魯部落和na的人打起來了嗎?”

“回稟陛下,前方探子傳來消息,雙方已確認發生交火。”

“很好。”皇帝點著頭,刀削的麵孔上浮現出了滿意的笑容。

在上任皇帝的懷柔政策下,格魯部落的勢力愈漸壯大,這股原先用來威懾聯邦的力量,此刻卻變成了寄生在帝國背上的腫瘤。

原先變種人的數量不多,給他們些特權“無傷大雅”,但照這個趨勢下去,他們這些純種的人類反倒是要成了多數人。再這樣下去,帝國就不再是帝國,

不算變種人,帝國總人口也才十五萬餘,而這些變種人發展到現在,居然數量暴漲到了八萬之多。這還能算“弱勢族群”嗎?顯然不能算了。

包括元老院最近討論將食人族接納進帝國內,並保留他們的習俗,都是出於製衡變種人的考慮。

可現在光是製衡似乎已經不頂用了。

正好na的飛艇抵達了洪城,並以雷霆之勢肅清了霸占在水廠的掠奪者,向洪城的地方勢力展現了他們的武力與強硬。

一開始皇帝當然是對這外來勢力保持了警惕,畢竟水廠附近的土地也算是帝國的疆域。但他轉念一想,這艘秩序號的出現對於帝國來說非但不是一件壞事,反倒正好解了帝國的燃眉之急!

剛好帝國對於洪城東郊的控製力就不怎麽強,若是將這塊雞肋扔給變種人部落,不但能滿足他們越來越大的胃口,沒準還能讓他們打個兩敗俱傷。

畢竟洪城距離望海市還有著數百公裏之遠,除非na鐵了心的要將這裏納入他們的版圖,否則格魯部落對他們造成的傷亡。應該足以讓他們知難而退。

……

與水廠中的那些烏合之眾不同,變種人雖然腦子笨了點,但論到戰鬥的本事卻是一點不弱。

倒不如說。ev病毒早已將“戰鬥”這兩個字,銘刻在了這些野獸的基因中。僅僅是依靠本能。他們就能爆發出不遜色於接受過訓練的士兵的戰鬥力。

不過這些戰鬥力,在航空火力的壓製下並不怎麽頂用就是。

寥寥幾發肩扛式火箭從變種人對的陣地中竄向空中,不過很快便在激光反導係統的聚焦下殉爆。至於那些對空掃射的機槍,甚至不能再秩序號的型鋼裝甲上留下彈痕。

被懸在頭頂上的機槍壓的喘不過氣,這夥變種人開始後撤。

然而江晨哪裏會讓他們如願。

開玩笑,上門挑釁還想跑?把命留下!

已經移動到側翼的蝰蛇無人機立刻結束了隱蔽,向著逃竄的變種人宣泄出凶狠的火力。與此同時,na的步兵也開始配合著突擊者步兵車。向變種人逃竄的方向追擊。

“該死,這群醜陋的人類火力好猛!”額頭上流淌著髒汙的血,魯爾倚靠在一棟半坍塌的公寓樓背後,粗魯地將彈匣塞進了機槍內,然後將槍管探出了掩體,大吼道,“格魯的榮耀!”

噠噠噠!

彈頭在掩體間跳躍,他清楚的看見有na的士兵倒在了自己的槍口下。不過遺憾的事,他還沒來得及看清倒下的那人究竟是臥倒還是中彈身亡,便被飛馳而來的子彈掀開了頭蓋骨。

匍匐在半毀的水泥墩子後麵。黎望深吸了一口氣,端著撕裂者步槍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的胸口中了兩槍。

不過很幸運,k2型機械外骨骼優越的防禦力救了他。雖然胸骨疼的他直咬牙。但繼續戰鬥並沒有什麽問題。

兩架蝰蛇從他身邊呼嘯而過,黎望拉動槍栓,繼續奔向了變種人的陣地。剛才那名向他開火的機槍手已經死在了別人的槍下,在跨過那具無頭屍體的時候,他瞅了眼那一地的紅白,不由暗暗心驚。

從這爆的如此徹底的腦袋來看,這倒黴的家夥應該是死於狙擊槍,而前線部隊是不會裝備狙擊槍這種武器的。可如果這子彈是從前哨飛來,那這狙擊手也太可怕了點。

從這裏到前哨。可是有著一千多米遠!

此刻,站在前哨的瞭望塔上。孫小柔放下了手中的狙擊步槍,順手將它靠在了牆邊。

變種人已經逃遠。從她的位置已經看不見變種人的影子了。

優雅地摘下戰術手套,她轉過身直接從八米多高瞭望塔上跳了下來。

“你這麽做……實在是太魯莽了。雖然你們裝備精良,但變種人他們占據了鄱陽湖西大片肥沃的土地,人口少說也有八萬餘。”站在江晨旁邊,紀宇成苦笑著說道。

這八萬變種人可以說是全民皆兵,其中還不包括變種人圈養的人類奴隸。雖說變種人部落的裝備簡陋,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完全沒有重火力武器。

而na這座軍事前哨,滿打滿算也隻有一千餘人。即便配合那艘鋼鐵飛艇從空中支援,麵對八十倍的兵力,也絕非一件輕鬆的事。

“你可能不知道。在嘉市,死在我第一兵團槍口下的變種人,沒有十萬也有八萬。”通過ep下達了作戰指示,江晨輕描淡寫地對站在旁邊的紀宇成說道。

“或許你們很強,但這裏是洪城。他們就在家門口打仗,而你們的補給線足足有六百公裏長。”紀宇成提醒道。

他還指望江晨能夠幫他當上總統,此刻他自然是不願看到na吃力不討好地和變種人部落硬剛。會對這種情況感到高興的,隻有聯邦總統而已。

“100kg級質量彈運了多少過來?”江晨看向了王兆武。

“總共兩百發。”王兆武答道。

“還不錯,火球-1呢?”

“已經運來了兩千發。”

“很好,足夠一場戰爭的消耗了。你去和王晴那邊聯絡下,讓後勤部的人再調兩千發過來。記住,是高爆彈與燃燒彈各兩千發。”

“是!”王兆武行了個軍禮,立刻向指揮室的方向走去。

將必要的東西向王兆武交代了後,江晨接著又看向了紀宇成。

“借一步說話。”

說完,江晨也不等他反應,轉身向營地深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