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哭夠了,嗓子哭啞了,眼淚流幹了。

生活,還得繼續不是?尋思以後的路該咋走。半晌,楓震心中暗暗發誓:“三眼哥唯一的願望是離開這個魔鬼森林,我就是爬,也要把三眼哥背出去。”

楓震熟練的把玉牒握在手中,雙眼一閉心神沉入其中。

行行細小的字體在他腦海中閃現出來。

小楓,我的好兄弟,讓你失望了,三眼哥沒有堅持到離開魔鬼森林的那一刻。我的全名叫奧迪納#8226;斯蒂勒,是斯蒂勒家族的長子,下麵一個兄弟一個妹妹,家鄉在三維空間界的特魯斯漂浮界,我父親是漂浮界的魁首,叫特雷#8226;斯蒂勒,母親多年前去世了,我還有個女兒和妻子。

在那片仙域,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紈絝子弟,功力方麵毫無寸進,如今悔不當初哇。在眾仙大戰中一意孤行貪功冒進,被一維空間仙人俘獲,距今已經有兩千年了,這些年來,受盡了孤獨的折磨,幸好遇到你。

這個五年,我很快樂,重新找到了自信,看到你每天都在進步,我心中充滿了喜悅,我――奧迪納,並不是他們諷刺的一無是處的廢物。如今,看著你每天練功不輟的身影,同時又充滿了愧疚,就是因為我,你才不舍的離開魔鬼森林。你也許不知道,隻要我活著一天,封魔大陣和神骨牢籠就存在一天,你永遠都出不去,我死了,大陣和神骨牢籠都會不存在了。

好兄弟,三眼哥也舍不得你啊,但是我不能為了一己之利,而毀了你的前途。你是我所見過的最頂尖的天才,平時我不聞不問,但我看在眼裏。從沒有誇獎過你,是怕你沾沾自喜。

三眼哥離開你後,你的路更艱難了,哥怕你在這個世界受欺負,於是我用天魂珠、地魂珠、七魄珠和升仙草煉製了那顆殘缺的脫胎換骨丹。

你把脫胎換骨丹服下,煉化在丹田裏,等到和你丹田裏的命魂珠相融合後,你就能夠初步形成仙胎,這樣你就可以早日穿越四個空間了,記住,一定要循序漸進,否則必遭反噬,切記!這顆丹丸還有輔助的功效,那就是對凡人來講會起死回生。不過用處對你不大罷了。記得在三維漂浮界有一位奇人,叫做混沌尊者,他精通空間及時間兩則,希望能對你有所幫助。

末了,以前你總是抱怨我讓你記憶那些苦澀難懂的句子,其實那是三維仙界欲求不能的修真功法,極其珍貴,等到你的境界到了自然會明白其中的含義。

還有,我希望長眠在這片讓我生活了兩千餘年的森林裏,這裏風景優美,安靜、祥和。你也會替我開心的,不是嗎?

言盡於此,修真路漫漫,賢弟保重,切勿重蹈愚兄覆轍,三眼哥在幽冥界等著你的好消息!

楓震緩緩的睜開雙眼,望著手裏的脫胎換骨丹,那顆憑空得來的地魂珠分明是三眼哥的!

早已哭啞的喉嚨艱難的吞咽著,楓震暗暗的下著決心:“冥界,我一定會去的!三眼哥,你等著我。”

緊緊攥住雙拳,胳膊上青筋暴起,憤怒的在空中揮舞著。

淚,又忍不住流了下來。

三眼哥,你等著我,我一定會去看你的!你這個不講義氣的家夥,還欠我一盤棋呐……

楓震隆隆的聲音久久在洞窟裏回蕩著。

楓震小心的抱起奧迪納的屍身,走出洞窟,埋在一處向陽的山坡。

看著與自己相處五年的三眼哥就此離去,心中悲痛欲絕,黯然自語道:“三眼哥,你安息吧,這裏風景優美,又有你最愛吃的曇果,小弟要走了!”

忍住悲痛回到洞窟,收拾好東西,絕然的離開這個讓他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觸手撫摸著懷裏的脫胎換骨丹,心裏暗道:“這是三眼哥留給我唯一有紀念的東西,我怎麽忍心吃掉。”

森林半空中的烏雲,因奧迪納的隕落而漸漸變得淡薄,慢慢的消失不見,籠罩方圓五十裏的森林重見天日。

發泄般的利用法力飛翔在茂密的叢林裏,半天的功夫,就走出了窺仙嶺核心地帶,找到一家獵戶,用金幣換取了一身合適的衣物,穿在身上。順手討了條雪白的麻布係在腰間,繼續自己茫然毫無目的的旅行。

這是青龍國北側的一個邊陲小鎮,稀疏的人群、狹窄的街道告訴他,此處並不繁華。因為常年和北部草原部落打仗的緣故,此處民風彪悍,隨處可見帶刀攜劍的過客。

楓震找了一個比較幹淨的客棧,信步走上二樓坐在臨街的窗口處,喚來小二道:“切一盤牛肉,來壺好酒。”

那小二看楓震一身裝扮,鼻子哼了一聲,慢聲細語的道:“客官,這二樓可是雅座,您先把帳付了吧。”

本來心情就不好,楓震雙眼一瞪:“難道怕我沒錢付賬?”那小二望了楓震一眼,陰陽怪氣的道:“咱這個清水鎮,可一直都不算太平,每天蹭白食的多了去了,本店小本生意,還請勿怪!”

接著又補充道:“客官您可別發火,咱這小店您若是砸壞了東西,那是要砸一賠十地。再說,您要是付不起帳,請盡快離開。”楓震再也忍不住了,騰的就站了起來。

剛要準備教訓一下這個不長眼的狗東西。這時鄰桌一位公子看不下去了,喝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你這狗奴才太不是東西了,那位客官的帳本公子付了。”說完甩手打出數枚金幣,帶著尖銳的嘯聲朝著店小二的門麵打去。

那店小二怎麽能躲開。

砰~!

隻見兩顆潔白的門牙,被打落下來。滿口鮮血,一下子癱坐在地上,驚恐的望著那個公子。那公子冷哼一聲:“今天給你個小小教訓,以後招子放亮點,我最討厭以貌取人,滾。”

那店小二一聽如獲大赦,飛快拾起掉在地上的汗巾,捂住鮮血直流的大嘴,連滾帶爬的連忙逃離。

靠,又欠下人情啦,沒法子。楓震隻得站起身來朝著那公子雙手一拱,道:“多謝兄台。”

那公子輕輕一笑,答道:“兄台客氣了,那店小二狗仗人勢,我隻是看不下去罷了,隻是怕這店家不肯吃這個虧,恐怕等會還來搗亂。兄台還是盡快離開為好。”

楓震搖頭道:“剛才兄台為我仗義出頭,我已經感激不盡,怎麽能再麻煩兄台,些許跳梁小醜,兄台不必擔心。”

那公子爽朗的一笑,走上前來雙手一抱,:‘也別兄台兄台的稱呼,那樣太顯得生分,我叫單羽,今年25歲,本地北塞旭日郡人氏”楓震連忙雙手回禮:“楓震,今年33歲。江南河東郡人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