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楓震如此本領,膽小的隻駭得簌簌發抖,跌坐於地緊咬牙根,生怕牙關打顫,發出聲響惹怒了他。膽大的一聲發喊,扔下兵器,轉身狂吼著逃命而去。

呼~!

奴隸們頓時沸騰了,蜂擁著朝著楓震奔來,還有的拿著工具追打著逃竄的官兵。

嚇得那十數個官兵麵無人色,慌忙逃竄,深恨爹娘隻生了兩條腿。

大量奴隸往楓震所在的這個方向聚集,愈來愈多,嘴裏還不住的狂呼:“英雄!英雄!”嘴裏發喊著。其實,更多的奴隸根本沒看到是怎麽回事,就隨著人流呐喊,他們盼望的太久了。

無數年的逆來順受,太需要一個英雄般的人物出現,拯救他們脫離苦海。

長期的忍辱負重,長期的非人折磨,像是找到一個突破口。

盡情的發泄著!

這也是奴隸的悲哀!

楓震長身而起,朝著群情激奮的奴隸揮揮手,做了個虛壓的動作。聲音漸漸消失。看著麵黃肌瘦的奴隸,輕歎一聲,心中暗道:“就是幻境,也太真實了吧,這幫奴隸怎一個慘字了得。”唏噓片刻,朝他們朗聲道:“派個代表出來說話!”

不多時,隊伍一陣**,一個濃髯大漢排眾而出,雙手抱拳,道:“英雄有何吩咐?”望向他神充滿著狂熱的光芒。

微一頓,楓震和顏悅色的道:“請問這是什麽地方?”

那大漢沒想到他能問這樣的話,一愣神,才道:“這裏是攬月大陸。”

“攬月大陸?”楓震有些疑惑,心道:“這難道就是五大幻境空間之一的攬月幻境空間?”

轉眼一想,又釋然開來:“對啊,這是從赤金洲進的傳送陣,當然是先到攬月幻境空間了。”

“英雄?”那濃髯大漢一聲呼喚讓他回過神來。

楓震輕咳一聲,赧然道:“不知眾位是怎麽一回事?”

濃髯大漢苦笑一聲,道:“在下叫路易斯,本是弗蘭國的一位將軍,在戰爭中被索拉帝國俘獲,遣送到這個峽穀開采鎏金礦石,其餘的人情況也差不多。”

“哦。”楓震頷首道:“諸位生存的環境這麽惡劣,為什麽不反抗?”

路易斯搖頭道:“四周駐紮滿了接近一萬大軍,想跑是沒那麽容易,再說我們手無寸鐵,監工又每天都不讓我們吃飽,哪來的力氣反抗?”

急喘幾口,路易斯繼續道:“現在英雄殺了他們索拉帝國的戰士,恐怕他們馬上就會卷土重來地,還望英雄想個辦法,要不大軍逼來,在場的四萬餘人會盡被屠戮幹淨。”

說完,用期盼的眼神望著楓震。

“什麽?”楓震勃然變色。

也太殘忍了吧,足足有四萬餘人那!奶奶的,當斷不斷必遭其亂,先鼓動這幫奴隸反了再說。想罷。

楓震縱身跳到一塊高大的巨石上,厲聲高呼:“兄弟們!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跟著我反了吧!”

人群頓時激情澎湃,紛紛叫嚷著。

突然,自人群的後方傳來一陣**,隨著**的加劇,潮水般的人群開始互相踐踏,在崎嶇不平的峽穀中慘叫聲不絕於耳。

楓震一看暗叫不好,厲聲高呼:“路易斯,去看看是什麽情況?”

路易斯毫不猶豫,拚命的擠開擁擠的人群,向**的源頭衝去。

不行!楓震暗自揣摩。

等到路易斯衝到那裏,估計人死的差不多了,得給他們點威懾力才行。

打定主意,依仗著四周充沛的五行靈氣,楓震騰身飛上半空,破碎的長袍展開,在春風下獵獵作響。五彩色的靈氣自身體中逸散開來,雙眼開闔間精光爆射,冷冷的注視著下方騷亂的人群。

同時利用修真訣中的千裏傳音之法,厲聲高呼:“住手!”

加持法力的喝聲若春雷般滾滾而至,散發開來傳入數萬人的耳朵中,一時間**的人群居然呆了。

仰望著高高在上的楓震,眾人的眼神中透出膜拜的光芒。仿若在看一個金甲神人。

呼啦啦~!

不論男女老幼,皆都拜服在地,布滿了整個峽穀,一時間鴉雀無聲。

足足安靜了數十分鍾。

“難道他們沒見過修真者?還是這裏就根本沒有修真者?”楓震望著全部跪倒的眾人心裏猜測道。

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發。

人頭湧湧的潮流突然爆發出猛烈的呼喊:“阿丁大神!萬歲!萬歲!”數萬人同時呐喊猶如當空一聲霹靂。

我日,楓震被霹靂般的喝聲所震懾,一下把持不住,差點從空中摔下來,連忙穩住心神,苦笑的看著下麵這群愚昧的人類。努力的裝出嚴肅的樣子,喝道:“什麽事情如此驚慌,告訴我!”

說完,他加重了靈氣逸散的速度,渾身有如包裹在一個渾圓的五彩光圈裏,顯得愈發聖潔、神秘。誰叫他這個空間的靈氣如此之多呢,浪費點就浪費點吧!

剛才還一臉彪悍的路易斯走上前來,完全換上一副虔誠的神色,戰戰兢兢的道:“啟稟大神,是索拉帝國的士兵逼上來了。”

“嗯?”楓震馬上顯露鬱悶的神色,暗暗咒罵該死的路易斯還真是烏鴉嘴,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楓震臉色一整,努力顯露出神聖的模樣,道:“親愛的路易斯,你可以退下了。”一句話說完,連楓震自己都覺得毛骨悚然,得抓緊時間問問這個勞什子‘拉丁大神’是什麽玩意。

半弓著腰,路易斯小心翼翼的退在一旁。

嗯,有狂熱教徒的潛質,以後得重點發展。楓震暗自揣摩,奶奶的,幻境也是蠻不錯的嘛!

看著四周的士兵開始緩緩逼近,他抬起頭來,朝著遠處喝道:“索拉國的士兵們,讓你們的長官出來說話。”

嘩啦~!

大神的話語那是神聖地,人群自動閃開一條通道,一直蜿蜒的遠處。一個全身披掛的大漢一路小跑著向前奔來,因驚慌掉落的頭盔也來不及拾。

楓震滿意的看著這個家夥的表現,暗自嘀咕:“嗯,不錯!等會也得把他策反過來,看看這些瘦骨嶙峋的奴隸們,人丁單薄哪!奶奶的,既然是幻境,就讓小爺玩個痛快,率性而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