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舞陽也不急著追那群人,向著兩邊站著的武士抱拳道:“雲某在此先謝過各位兄弟,待我拿下荊長老等人再來與各位相敘。”

“他真是我們的魔主雲舞陽,他沒有死,他沒有死…”

頓時所有人顧拜下來,齊聲呼道:“恭迎魔主回來!”

雲舞陽領著天明等人目不斜視地從人群裏走過,一股強大的威壓向跪在地上的武士襲過來,這更讓他們相信這就是真正的魔主雲舞陽不疑。

走過人群後,雲舞陽回頭對跪在地上的眾人道:“今天我雲舞陽要找的人隻是個別,你們就不必參與,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跪在地上的眾魔宮武士齊聲道:“謝魔主關心,我等就在此等候魔主的消息。”

五人在喝聲中離去,很快就來到了魔宮大殿門口。

忽見殿內湧出黑壓壓的一片人,領頭的是一個穿黑衣的女子,荊長老緊隨其後。人群見到雲舞陽等人就站在門口,心中都是大為一驚。

荊長老臉色一變,道:“你…你不是已經…”

雲舞陽麵不改色,道:“我不是已經死了是嗎?哈哈,隻是老天爺還不想收我,要我回來拿你的狗命來了。”

荊長老吱唔著道:“你…你已經不是我們的魔主,現在的魔主是…是李魔主…”

顯然荊長老對雲舞陽的突然出現大感意外,心底裏無故便生膽怯之意,是以說起話來吱吱唔唔。

雲舞陽目光瞟向前麵那名女子,不由大笑起來,道:“想不到我魔宮現在競然是個女人來執掌,荊長老啊荊長老,你當初這般非要了我的命,得到了什麽.”

荊長老道:“當初要…你的命也不由我說了算,你可別怪我。”

雲舞陽虎目一睜,怒視著他,道:“哼,當初難道不是你將我趕上的絕路?今天我來的目的就是要了你的命。”

荊長老退一步,顫抖著道:“你…”

“什麽人敢在我魔宮撒野,將他拿下!”那名女子見雲舞陽咄咄逼人,當即下令捉拿,以免他再這樣下去動搖軍心。

這次出來的人均為魔宮內精英弟子,修為俱在成丹期左右,比開始那批護士要強大的多,這期中內更有許多人識得雲舞陽。那女人一下令,也是不知該進還該退。

更有一大批不怕死的人馬上迎了上來,其中就包括開始逃離的那名獨眼大漢。精英弟子很快就將五人圍住,個個摩拳擦掌,就等待一聲令下,將這五人全力拿下。

雲舞陽麵不改色,環視著圍住自己的眾,道:“就憑你們也想拿下我。”

黑衣女子秀目一瞪,喝道:“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拿下!”

命令一下,所有的精英弟子撲將上來,眼見就要靠近眾人,隻見雲舞陽大喝一聲,雙手來個排山倒海之勢,叫道:“去死吧!”

分神期的修為從身體內蹦放出來,一股強大的氣Lang他身體象巨Lang一樣湧向四周,衝在最前麵的十餘人當場被逼得淩空倒飛,緊隨其後的武士像倒排一樣,傾倒一片。頓時大殿門口哀號一片…

“分神期的修為!”荊長老愕然驚叫道。

雲舞陽應道:“不錯,我已突破元嬰,不怕死的就僅管上來便是。”

“想不到你不到兩年就突破元嬰期…”

“嘿嘿,能突破我的界限,說到底來,還得謝謝你。”雲舞陽這聲謝謝你說的很重,顯然是話中有話。

人群後的女子突然道:“青龍白虎護法上,試試他的分神期修為如何。”

站在女子身邊的兩個青年走出來應道:“接魔主令。”

兩人齊步來到雲舞陽麵前,一個穿青衣一個著白衣,看來就是區分青龍白虎之別了。

兩人走近之時,五人同時感受到了一股不在自己之下的威壓。修為應是元嬰後期的好手。

衝在前麵的精英弟子見青龍白虎同時出來,不由自主地向後退著。

雲舞陽修為已在二人之上,哪裏將他二人放在心上,對身後的天明等人道:“你們暫且退後點,我來會會這兩個護法。”

青龍白虎同時運轉內息,強大的氣勁向外噴吐著,青龍護法身後猛然現出一道龍影,白虎身後則現出一道虎影。隻見二人雙手對著雲舞陽一推,青龍白虎之影同時掠向雲舞陽。

雲舞陽大喝一聲:“無上霸體!”整個人身體暴漲,身前出現一道氣白色的氣牆,青龍白虎之影正好撞在氣牆之上,卻是無法突破,硬是被氣牆擋在身體一米外的地方。

“還給你!”雲舞陽叫道,身體強行推進五步,氣牆之上的青龍白虎之影頓時向兩個護法彈射回去,其速度比之放出來時更快。

青龍白虎見狀,馬上躍開,兩道影子直接向後麵的女子飛去,女子隨手一撥,影子氣勁頓時消散,強大的氣流向四周狂湧開去,站得靠前的人被氣流擊中,禁不住哎喲地叫了聲。

青龍白虎見一擊不中,同時亮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柄龍爪,一柄虎勾,外表泛著瑩光。也就在那一刹那,二人同時一左一右攻向雲舞陽。

雲舞陽身體騰空,手中符文劍亮出,從空中撲下來直劈兩個護法。

兩個護法反應神速,見雲舞陽突然升空,在沒擊中的情況下,也隨之騰空而起。

頓時見隻見三條人影在空中左右飛撲,兵器相交聲不絕,每相撞一下,便是一股氣Lang衝向四周,一時間令整個大殿大門口塵土飛揚,也更讓這些成丹期的武士見識到了更高修為的威力。

雲舞陽雖是較青龍護法的修為高,但是二人也是元嬰後期的好手,要想短時間將二人擊倒卻也不是這麽容易。每當他想對其中一個發起猛攻,旁邊的另一個又撲上來,隻能應付後麵的殺著,如此來來往往,便過百餘招。

雲舞陽顯然也是不耐煩了,淩空止住身形,手中的符文劍金光大盛起來,隻見他雙手握劍,喝道:“符影殺!”

符文劍左右各砍一劍,兩道金色的劍氣飛速撲向青龍白虎,劍氣的橫切麵太長,且殺勢凶猛,二人不敢硬接,隻得落下來躲避殺氣。兩道劍氣貼著二人的麵掠過,二人隻覺麵上一痛,伸手一摸,已是見血。

就在二人雙足落地之時,雲舞陽臉上突然麵帶笑意,符文劍當空一掄,喝道:“符文破陣!”

青龍白虎二人還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腳底的泥土突然裂開,從大地內猛地衝出一道符影。

“呯呯”兩聲,兩道符影全部落在二人身上,二人被符影擊中後,“蹬蹬蹬”連退三步,隻聽二人同時叫道:“好個符文破陣。”頓時直挺挺地倒地。

原來雲舞陽就是要將二人逼下地,才好使出他符文劍最厲害的殺著“符文破陣”。這破陣,是他以強大的內息傳導至大地,由內而外的殺出,是以最為凶險。青龍白虎二護法直到死前還沒明白為什麽突然間就從土地裏殺出了符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