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霆靈在邪劍十三的壓製下仍然將武三思輕鬆擊退,看來對於作戰很有經驗,也更顯得他的修為高深。

天明論修為與嶽霆靈決對不是一個檔次,但是他憑著邪劍十三的威力,卻也令對方無法一下子拿住他。如此來來往往數百個回合,嶽霆靈競然沒有得到半分便宜。

武三思和映雪、明媚三人被打飛之後,一時之間,也沒有力氣近身再戰,隻得盤坐在邊上觀看天明的戰鬥,隻見他手中的邪劍十三在揮舞中令天地變色,黑色的遊色在劍身上不停地四下飛舞,時而落在地麵,時而又攻向嶽霆靈,時而直接在空氣發散,攪得此地一片狼藉,同時恐怖的殺氣逼得他們幾個無法喘息。

嶽霆靈在邪劍的壓製之下,雖處弱勢,但是仍不致輸,慌亂中也能偶爾還上一兩招。天明越鬥下去心裏越急,自他擁有邪劍以來,向來在幾招內能將對手解決掉,而這個嶽霆靈,邪劍十三對他造成的傷害的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強大。

這也是天明第二次發現邪劍十三內在的變化,威力大減,卻找不到原因。看來有必要和劍靈進行溝通了。

嶽霆靈在與天明又戰百回合之後,攻擊氣勢再度加強,在被邪劍十三壓製後不久,體內散發出來的強大殺意再度搏現。隻見他腳下的步子越來越快,徑直圍著天明打起圈圈來,同時無數個影子在周邊圍繞著他,競也不停地進攻起來。

有幾個影子雖被邪劍切散,但之後更多的影子又同時圍上來,而且這些影子同樣具有淩曆的攻勢,天明覺著這些影子就有如自己悟出的化影一樣,隻是又有些區別,他的化影**,同樣也是幻化成數個同樣的影子,具有自身的攻擊力,但決對不會消散。但是他的影子在被切中以後,可以馬上消散,而且攻擊與嶽霆靈相較之下低很多。但是他每走一步,都會化出影子,是以影子源源不絕地化出,就有如同時擁有千軍萬馬。這令天明也很是無耐。一時也令戰局緊張不堪…

“我來也!”空中突然傳出叫聲。隻見身後突然出現一個豹人,渾身幽藍的皮膚的在迷離的氣場中,更顯注目。那豹人不是波德路法是誰?

隻見波德路法急衝過來,衝至嶽霆靈身前不遠,忽然止步,一記大力衝拳而出,同時喝道“破空一擊!”

嶽霆靈正在全力應附天明,全沒理會身後突然出現的波德路法,隻是將幾個影子圍攻上來,波德路法的全力衝擊,一下子將幾個影子擊破,拳力徑直還在向前衝,“呯”一聲,又實實地落在嶽霆靈後背。

嶽霆靈不想這個豹人競然有如此強的戰鬥力,硬生生地挨了一拳之後,周邊的一片影子頓時消失,他的人也順勢向前飄出數米。站定之後,發現腰際的傷口又再度噴出鮮血,這次噴散的速度較以前更是迅猛。他呻吟了一聲,從腰間摸出幾粒丹藥,直接貫入嘴裏,左手順著腰際劃了一條線,然後圍著噴血的傷口周圍不停按壓,那血流速度總算減弱。看來波德路法的這一拳又加重了他的傷勢。

“還好,剛剛趕上了。”波德路法衝天明天笑道。

盤坐於地映雪突然跳將起來,興奮地道:“路法,你怎麽來了?”

“我和心兒前來助你,哈哈,來的剛剛好。”

“心兒,你說武心兒?”武三思奇怪地問道。

波德路法道:“正是。”

“她人呢?”

“三叔,我來了!“遠處又傳來一個清脆亮麗的女聲。隻見一道黑影一閃,一名高大的女人就出現在波德路法身邊,一臉的笑容望著眾,正是武伯鳴的愛女,武心兒。

原來自天明一行人走後,波德路法的師父莫卡也自蘇醒,聽到武伯鳴地講述後,對波德路法“師兒速去幫忙,受人之恩豈有不報之理。我們豹人是天生的勇士,隻有靠戰鬥,我們才能活的更加頑強!”於是波德路法便整理好行裝,告別重傷中的師父尾隨天明的腳步而來。剛出村不久,武心兒便追了出來,波德路法問她幹什麽,她說要和他一起去冒險。起初波德路法不同意,他知道武心兒肯定是背著爹跑出來的,這武伯鳴隻有一女,視若掌珠,這一去的路上並不是好玩,有可能要玩命,是以他不同意武心兒跟來。

隻是這武心兒硬是死纏爛打,還說什麽你都可以去,為什麽我就不能去?難道你認為我是女人?我的拳頭不比你差,要不我倆來比試比試。到最後,波德路法也沒辦法,隻得答應下來。

二人一路追趕,但因出行比天明等人晚上幾天,是以並未趕上天梯上的戰鬥,也不知道天梯上發生了什麽?隻是見到天梯的石階有數塊被毀去,他知道這裏肯定發生了戰鬥了,是以更加追趕的快。好在天明等人在天梯邊停留了四天,要不哪能趕上這場戰鬥。

“三叔,你受傷了?”武心兒見到武三思麵色蒼白,不由關心地問道。

“沒事,很快就好。要小心這人的影子。”武三思指著嶽霆靈道。

“哼,剛傷我三叔,看我如何修理你。”武心兒競然不怕狼不怕虎地對嶽霆靈叫道。

“哼,又多來兩個送死的。”嶽霆靈冰冷地說道。一對眸子之內競隱隱閃現起雲霧之氣來。

“不好,他要拚要命了。”天明叫道,這種雲霧乃是內氣發揮到極致的一種表現,同時周邊的氣場更加壓抑,看來嶽霆靈動怒了。

“還怕他,我就不信這麽多人還贏不了他!”武心兒說著競然朝著嶽霆靈殺將過去。

眾人一見這架式,生怕武心兒有事,馬上個個同時向嶽霆靈圍將過去。包括受傷的武三思,映雪和明媚。頓時一行六人將嶽霆靈團團圍住,各種招式盡往嶽霆靈身上招呼而去。

嶽霆靈看來是戰鬥的老手,一聲怪嘯,全力撲入戰鬥。雖在受傷之下,卻還是能應付自如,並且在以一抵六的攻勢下遊刃有餘。

戰得數十回,忽見武心兒就地一滾,直接朝嶽霆靈的下盤攻去。天明見狀,直接招呼著嶽霆靈的上部,令他一時間也無法顧及下盤的攻擊。

嶽霆靈必競是嶽霆靈,隻見他搖身一動,整個人身體四周隻見一片紫氣襲來,然後就見數隻手同時向六人分別抓過去。眾人隻覺得眼一花,競然都被嶽霆靈的雙手扣在其中,手中的兵器卻再也無法發揮進攻的作用,但同時他的整個人在被抓住眾人後,同時也被眾人的力量所協持,更要命的是,他的下盤也被武心兒的趟地滾纏得牢牢的。

一時間,七個人相互扣在一起,誰也無法動彈。紫氣散盡之後,七個人就像七尊雕像一樣駐在原地,誰也動不了。

嶽霆靈雙眼一瞪,直逼天明。天明直感到脖子一緊,似有一張無形的手在掐著自己的脖子,頓時呼吸不暢,同時臉色慢慢變的青紫起來。

映雪見狀,開口叫道:“你要幹什麽!”聲音尖銳刺耳。

嶽霆靈不語,回首又看向映雪,同樣也感到脖子處被一雙手掐住了,看著映雪的臉色慢慢變紅起來,嶽霆靈陰冷地尖笑起來。

他就像在捏小雞一樣,折魔著二人。

忽然映雪身上亮起一層光暈,炎鳳戰甲競不由自主地覆蓋在她的身體上。頭上的頭盔隱隱閃耀起紅光來。

這一變化令嶽霆靈始料不及,大為奇怪地朝映雪身上打量過去,緊緊盯著她頭上的鳳盔不語,忽見鳳盔內紅光大盛,刺得眾人睜不開眼,同時一隻火鳳凰競自頭盔內飛出,朝嶽霆靈的雙直逼過去。

嶽霆靈隻覺眼前一白,然後雙眼就發出了火辣辣地刺痛。頓時發出一聲慘叫,身體一張,六人被他的內勁集體打飛,六人像紙鳶一樣朝六個方向彈出去。倒在地上卻也是無法動彈。

嶽霆靈雙手捂住眼睛,發出殺豬般的嚎叫,兩道血痕順著他的眼角流下來,也不知道是瞎了還是受傷了。嶽霆靈慘叫數聲後,忽然搖晃著道:“好,想不到今天會敗在你們幾個小子手下,我會來找你們的。”

隻見他伸出右手直接打開一道傳送門,整個人頓時沒入門,然後從六人眼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