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正戲說著,不知不覺間便過去幾個時辰了。靈慧見天色不早了,正要招呼他們回去休息時,波德路法和雲舞陽已分別從兩笑吟吟地走出來,身後分別跟著二老。

從二人的笑容裏可見,二人在兩位老前輩的指點之下,所獲頗多。

二人見幾人仍站在原地,還以為大家都在等待自己,連忙撒腿跑過來,雲舞陽笑道:“讓各位久等了,實是不好意思。”

靈慧大師衝二人輕輕笑了下,並未言語。天音道人見狀,回道:“看來二位在前輩的指點之下所獲甚多啊。”

雲舞陽道:“正如天音所說,聽聞一句話,思想頓開啊,看來這一趟來的不虧哦。”

“豹兄看來也是所獲頗豐了!”天明對波德路法笑道。

波德路法道:“確實,經前輩一點化,個人感覺又找到修練的突破口了,還真的謝謝前輩。”

不知覺間,後麵的賽可邦和武禪也已來到靈慧身邊,就如兩個威武的守衛守護著的靈慧大師。

靈慧看了二人一眼,視線相觸之下各自點點頭,然後靈慧轉身對眾人說:“今天已經不早不了,各位先去休息吧。養足精力,明早就回去吧。”

武三思疑惑地道:“大師看來要趕我們出去了!”

三位同時輕笑一下,道:“自是,我們三人身體的毒素尚未清完,還需要再多調理一陣子,你們也是不便打擾我等了吧。”

天音笑道:“那是,二位自行動自如後至今尚未休息過,我們也就不便在這裏打擾了,青冥子,我們走吧。”他的目光轉向青城三聖,青冥子自是明白天音的用意,對三老施以一禮,道:“那我們就不便打擾三位前輩了,我們先行一步了。”

幾人隨著天音道人和青冥子先後離開瀑布,來到三聖峰的中央,見大部分弟子此時都已經入定,有幾個因太累,已經躺在地麵熟睡了。

見此情況,幾人也不便進入,以免影響眾弟子的修練,當下就在外圍打了個幹淨地角落,坐下之後也分別入定,補充好體力。

第二日大早,所有趕至聖山的人都起了個大早,卻見聖山三老早就在遠處恭候著大家了。天音與青城三聖老遠抱拳朝三老打招呼道:“老前輩們久等了。”

三老經過昨夜的調整,此時麵色均都泛著紅光,顯得氣血充盈。攝魂香之毒看來經他們一晚的排除,已清除貽盡了。

靈慧雙手合什道:“各位看起來昨夜也休整的不錯,個個都容光煥發啊。”

張道成最善長醫道,一看之下便知三人體內的毒素已清除幹淨,不以為許地道:“哪裏哪裏,我看三位才是恢複的神速哦。一晚便將神仙都難防的攝魂香毒解除的幹幹淨淨了,我們和你哪是一個層次的人。”

靈慧笑道:“嗬嗬,待你活到我這個年紀,隻怕不需要一晚便能複元了。”

張道成鑽進人群堆裏,說:“我是凡人之軀,與你們的不死仙身扯不上關係,我看我也活不上這麽大年紀。”

武禪指著他道:“作為一個修仙之人,不想追求與天地同壽,那你又踏進修練的門檻作何用?”

青冥子忙著解圍道:“三位前輩勿怪他,隻因他有心結,一時間難以解開心結,我代表青城向三位陪不是了。”

張道成見狀,眼睛一斜,毫無顧忌地坐在上不起,似乎並不想參與這場舌戰。

靈慧笑道:“哪個進入修真的人沒有過去,這都是修仙路上的坎坷,隻要走出來了,對他的修為隻怕會有幾個層次的提高。到那時,當自別論了。”

青城老一點的弟子都識得這位曾經的師叔,見到張道成這般無禮,不由圍上來勸解他,皆被他一一罵回去,弄得眾弟子具是哭笑不得。

天明看看三位的神態,不由問道:“不知道前輩這麽早起,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我三人與眾位皆是有緣,是以有一樣東西想給大家看看!”

天明聞言一樂,道:“啊,有東西看,那我最喜歡。”

他聽到有東西看,身上的那股孩子氣又蹦發出來,眼裏幾乎要冒出火花來,就等著靈慧拿出什麽好玩意出來了。

身邊的映雪見他這副猴急的樣子,不由伸手在他的手臂上使勁捏了下。天明吃痛,伸手抓住她的手掌一拽,競令映雪整個撲倒在他懷裏,當下不由“哎喲”地尖叫了一下,這一叫之下,頓時令全場的視線就落在二人身上,那眼神就像天明是一個沒穿衣服的人站在廣場一樣,弄得他很是不自在。

眾的人見二人如此親妮地模樣,同時哈哈大笑起來。江司燕一身惹火的紅妝出現在二人麵前,隻見她咪咪地看著天明,嬌聲道:“哎喲,二人就這般猴急起來了啊,想要親熱也得找個人少的地嘛!”

她這話明顯是笑話二人,弄得撲在天明懷裏的映雪馬上推開他,一臉羞紅地背轉過去,躲避眾人的壞笑口中不停地罵道:“都怪你…”恨不得有個地縫馬上就鑽進去。

天明摸著後腦勺,道:“江護法還是這幅德性,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江司燕嗬嗬嬌笑起來,道:“誰叫我們的天明弟弟這麽逗人愛啊,我要是她,早就把你拴得牽牽地了,嗬嗬…”說著風情萬種地用手遮蓋起嘴角,嬌笑起來。

這一弄得天明二人更是不好意思了,全場的視線都轉到他身上,都想要看看這個名動天下的青年,倒底如何?位於後麵的武心兒的目光也不由瞟向前麵的波德路法,隻是這個豹人此時並未觀注到武心兒那種含情的目光,他的整個眼神與眾人一樣,死死地盯著天明二人看著。

雲舞陽笑道:“江護法,不要再捉弄天明兄弟了,你看他這樣,隻怕看不到好玩意了。”

天明忽然叫道:“誰說的,有東西看自是離不開我天明了。”說著悻悻地圍將上來。

江司燕在聽聞魔主如此命令,當下也應了聲,笑嗬嗬地走回魔宮弟子之列內。眾人在經過一番大笑後,目光終於回到靈慧身上,想要看看這位老人要拿什麽東西給自己看了。

場中一時間又安靜下來。

靈慧笑道:“我們給各位看的不是什麽東西,而是要大家認識認識結界的力量,或許對各位修真者有幫助。”

“結界的力量?”天音下意識道了聲。

靈慧道:“不錯,這三座山其實是就是三道結界,三界的通路也就靠這三座山阻斷,任你有如何能力,隻怕也是無法開解。我今天的目的不是要讓眾位知道這結界如何而來,而是要讓你們看到結界創造的空間力量。”

隻見靈慧領著眾人來到其中一座高山邊上,然後在其麵前閉目凝神,武禪和賽可邦分別站在他的左右,也開始閉凝神起來。

“喝!”靈慧寬大的袖袍忽然一揚,雙掌競牽牽扣在山體表麵,隻見他不斷朝其內部輸送著靈氣,眼見那座高山忽然一明一暗地閃耀起來。就像一顆電力不足的燈泡那樣。

靈慧輸送靈氣的同時,忽對身邊的武禪和賽可邦說:“來吧!”

二人見狀,同時大喝一聲,四拳穩穩地落在山體上。本來那山體是一明一暗地閃動,經二人的內勁灌輸之後,整座山競然變得通體透明起來,同時一股紫色的光暈包圍在山體表麵。高山一舜間便成了一道通天的光柱。

眾人見那一座山在三位的氣息灌注之下競然發生了質的變化,不由大為驚訝,眼光全部停留在那道光柱之上。隻見紫色光暈的內部流動無數如絲般的綠氣,綠色的氣體顯然想要從紫光中衝破出來,無耐這紫色的光線實在是太堅硬,任他們怎麽衝,就是破不出來。因此隻得在內部順著紫光的內壁作著上下移流動之狀,最後綠氣在紫光的包圍圈內競形成一種循環之勢。

靈慧道:“眾位可看到內部的綠氣的變化了?那是來自妖界的通靈之氣,外麵的這層紫光便是結界物質了,隻要這結界存,那綠色的通靈之氣就休想跑出來。”

天明看著裏麵的綠氣流動之勢,覺得就和自己體內流轉的氣息一樣,不管他怎麽流轉,都不能衝出他的身體,當下競不由自主地跟著那綠氣的流轉之勢將體內的氣息也跟著運轉起來。

有弟子問:“不知前輩教我們看此物的用意何在啊?”

靈慧道:“你們看哪種力量更加強大?”

人群中有人答道:“照那綠氣的流轉之勢來看,應該是決對強於外麵的紫光,隻是這股紫光似有一種堅不可摧的力量,總是能將這股強勢的氣息控製在其內部。”

“不錯,綠氣的力量絕對在紫光之上的,隻是這兩種物質卻是不同的,一種是來自然的正宗靈氣,而外麵的紫光卻是由人製造出來的實體物質,這層物質就是結界。”

天明看著綠色的流轉,同時也將體內的氣息依勢運行,這次的運行之法與平常稍有不同,平時他都是將內息從每一根經脈裏調動而出,然後再不斷地吸取外界的靈氣,來不斷充實體內這金丹。這次他卻是直接將金丹之內的氣團直接運轉向四肢,就如一股泄出的洪水一樣。忽覺體內的氣感越來越強大,身體有種包容不住的感覺,隨時都要呼之欲出,就如當初綠光撞擊紫光的情形一樣,洶湧淩亂。

隨著強勢的氣息不斷強大,天明感覺到飛湧的氣息開始有點控製不住了,就像是一匹脫韁的野馬一樣,朝著茫茫草原四下裏奔逃起來,再也無法控製其勢。

“啊…”天明忽然驚叫起來,整個人忽然像一個皮球一樣,忽大忽小起來,不時見到他肌膚上鼓出一塊塊凸起,就像有人在他體內用棍子挑動他的肌膚,隨時要破體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