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聽身後的李無心說道:“不可能,雷重早已死去多年了。”

眾人的視線全部轉移到她身上,他們想要聽聽李無心為什麽會這般說,難道她知道什麽?

李無心顫悠悠地起身,張道成見狀,起身將她扶穩,隻聽她說道:“你們知道我為什麽沒有死嗎?”

雲舞陽確實感到很意外,因為親手埋葬她的人就是自己,那時候,雲沐月明明已經是死了的,可為什麽在這裏卻又再度遇上了自己的親妹妹。當下疑惑地道:“小妹,大哥確實不明白你為什麽會過來?當初是我親自為你下葬的,難道大哥那時候根本就錯把你當成死人了…”

雲舞陽說到這裏,競然語言發起抖來,要真是這樣,那妹妹不是讓自己給害死了。

李無心鎮定地說道:“大哥發現我時,我確實已經死了。因為那天情況混亂,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我離開了戰場一陣子,因我肚中的孩兒偏偏就在那時就要出世了…”她的目光轉到碧沅身上,溫柔地看著她。

“為了孩子,我強行跑到偏靜處將孩子生了下來,隨後我又再度返回了戰場,我也因傷勢之重,加上生孩子時造成了大出血,身體早就支撐不住了,可以斷定當時我肯定是死過去了。”

這一席話更讓眾人聽得莫名其妙了,一個死了的人又怎麽活生生地站在這裏?包括身邊的張道成也是莫名其妙地望著懷中的李無心不語。

李無心淡淡地說道:“你們不知道,我能活下來,全是因雷重之功勞。”

“什麽?雷重,妖王雷重怎麽可能會救你?”

雲舞陽的雙手有點抖動,顫聲道:“那…那雷重當時明明被我魔宮的長老打得重傷,他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又哪來能力來救你…”

李無心沉思著道:“這我也不清楚了,因為我醒來後已是十多天之後的事了,我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人就是妖王雷重,當時我本要與她拚命,可他卻告訴我’你想要殺自己的救命恩不成?’我當時就覺得奇怪,雷重是我們魔宮的死對頭,他怎麽會救我呢?”

“雷重見我不相信,雙手一劃,就開起了一道傳送門,傳送門的另一頭就是你葬我的那岷山之腳,我看到了自己的墳墓,還有你親自刻了字的墓碑,看到這一切,我知道我確實死了,但是我始終不知道他用什麽法子又將我活過來。”

“‘雷重對我說,現下你相信了吧,你是已經死過一回的人,是我救了你,你難道連自己的恩人也要殺!’當時我徹底迷茫了,為什麽雷重要救我幹什麽,要知道我魔宮與妖界向來是誓不兩立的種族,他妖王競然將我從墳墓裏拉出來,並救活了我,我甚是不解。”

“之後他又帶我來到了迷霧穀,那時候的這裏到處棄滿了死亡的氣息,魔妖兩族人的屍體遍布滿地,見到這一切我絕對相信自己就是他給救過來了,我問他‘為什麽要救我?’他倒顯得很坦然,說‘實不相瞞,我救你是因為我垂憐你已久,隻是你一直不給我這個機會,現下我再造你,應該給我一次機會吧。’”

“我當時大感詫異,想到能再一次重生,也全是因這個男子。想到我的丈夫和孩子都這樣不幸地死去,我的心也跟著死去了…之後我們在這片死亡之地上麵製造了這座迷霧神殿,並設下了結界,從此這裏再也不會有外人來打擾了,我本想自己就在這裏麵這樣鬱鬱而終的,可是後來,雷重終因再那次魔妖的爭鬥裏受傷太重也吐血而亡了…埋葬他之後,我便改名換姓,開始了迷霧神殿的發展…”

李無心說到這裏顯得很平靜,但是每一個人都知道,一個女人在如此絕望的情況而活著,沒有一點非凡的毅力很難堅持下去的。張道成握著她的手,眼角又落下了清淚,不住地說道:“苦了你,苦了你啊…”

李無心望著他的眼睛道:“能夠再次遇見你,我想我所付出的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哪此說來,這妖界名動一時的雷重最終還是死了?”青冥子歎道。

李無心緩緩地點了點頭。

雲舞陽從沉思中醒過來,驚疑說道:“雷重當所受之傷,應該活不過三十日,他又如何會活了這麽久?”

“我跟他在這迷霧神殿之內生活了五年,他死的時候我就在他身邊,死的時候很痛苦,看起來很痛苦。”

李無心說到這裏,再也沒有力氣站穩了,她又緩緩地坐到地上,看樣子,天明那一招劍五讓她所受的傷還真不淺。張道成隻得又喂了一粒丹藥,她著他的麵容,毫不猶豫地吞咽下去。

天音道人沉吟著道:“此事如果連貫起來,我認為這雷重應該已經掌握了一種逾越生死的**,他有能力救活殿主,那自然也有能力救活他曾經的三大戰將,這說明那三大戰將肯定就是當年雷重身邊的護衛。”

李無心緩了口氣,道:“當初在處理留在這裏的屍體時,我也沒在意這三大戰將的事,但是雷重並沒有表現出悲痛的樣子,這三大戰將是否存活我也是不得而知了。”

天明忽插道:“照師尊所說,雷重既然能掌製人的生死了,那他又怎麽會就這樣輕易死去,他連死去的人都能救活,難道還救不了自己?”

“天明所說的甚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雷重一定還有陰謀,難道他讓自己假死,背後還在操控著一些事。劍宗的發生事,三聖山發生的事,以及綁架南宮姑娘的事…這一連串的事不可能無中生有,肯定有不是這麽簡單地事…”天音道人仰起頭歎道。

場中的一幹人等,也都被這一推測弄得安靜起來。

一直沉默地段小菲忽然說道:“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話,那隻有一個可能,這雷重想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迷霧神殿身上,任所有的人仇恨迷霧神殿,而他自己卻始終在背後逍遙。”

她的聲音不大,但卻讓每一個人都聽得真真切切,字字入耳。

雲舞陽沉聲說道:“那雷重本是一個心計極重之人,這位姑娘的推斷也不無道理,讓我們與迷霧神殿相鬥,而他就在背後得利,這種計倆真的很高明。”

天明走到雲逸和莫青彥身邊,看了看他倆的傷勢,說道:“如果他想這麽做,那他一定還有重大的陰謀,要不然他也不必費了這麽大的心思來演這出戲。”

“今天到場的都是三界裏的精英,如果今天我們與迷霧神殿之間拚得你死我活,那造成的後果是什麽?”天音道人沉吟起來。

“如果血拚成功,那麽三界各派的戰鬥能力定大幅下降,少了今天我們到場的人,那對於他來說,天下間將再也沒有可與之對抗的敵手,沒有敵手,那他就會很自然的吞並各派,而天下若少了蜀山和青城這樣的大派支持,定然會陷入混亂…如此說來…這雷重想要的就是天下!”天明娓娓道來。這個推測合情合理,若要真是這樣,那可真是要天下大亂了。

雲舞陽驚道:“不錯,雷重這個人野心十足,看來他的目標就是天下,而不是這區區幾個門派。”

這一推論之下,各派中人均都議論紛紛,生怕自己的門派內有事,眼見今日之事也沒有什麽下文了,當下各派人物紛紛向天音與天明道別,急著趕回自己的門派。天音一再強調,若是有意外,要及時通知其他門派支援。南宮飛揚臨行前對天明一再交待,無論如何,也要將映雪給找回來,一個頭發都不能少。天明連連應是,送著南宮一家人出了門。

天音也遣返派內的弟子趕回蜀山應對,雲舞陽見到死而複生的妹妹一時間也不想離去,當下令江司燕領著眾魔宮弟子回趕魔宮,以防不測。一時間本來這個聚滿了人的大殿,隻留下了天音、雲舞陽、天明、段小菲和張道成一家人,外加兩個重傷不起的傷員雲逸和莫青彥。大廳之內一下子便陷入了沉寂之中…

與此同時在迷霧神殿另一端李無心的秘室裏。

柳雲龍在整個秘室內四下翻動著,書卷扔得到處都是。這間秘室平時是不準任何人踏入的,但現在這個臉被張碧沅毀得稀爛的男人此時卻溜了進來。他知道這李無心的大勢已去,自己隻得另投別處,可是他不甘心,無心**的最高境界他還沒有窺破,他想要趁著這混亂這際找到這本無心**的秘籍。可是他翻遍了秘室,也沒能找到這本秘籍。

他狠狠地在書架上拍了一掌,整個書架承受不了他的這一擊,書架頓時化為兩截,擺放在書架上的各類書籍撒落的到處都是。

“這個婆娘倒底將它藏在哪裏了?”他狠狠地叫道。

“哈哈,你想要找那無心**的秘籍?”秘室裏突然傳出一個男人深沉地笑聲。

柳雲龍回過頭來,隻見背後站著一個身著黑袍的男人,黑袍將他罩得嚴嚴實實地,看不清他的麵目。

“你是誰?”柳雲龍下意識地後退兩步。

“你是不是想要修習無上的心法?”黑袍人道。

“不錯,我要無上的心法來提高自己,這樣我就能打敗我恨的人!”

“要想學無上的心法,我可以教你,又何須這無心**!”這黑袍人競然知道他要找的就是無心**,柳雲龍不由驚得趕緊又退了一步。

“你…你怎麽知道…不過我憑什麽相信你比李無心還要厲害?”

黑袍人哈哈大笑起:“讓你見識一下。”隻見他的手一起,右掌翻起,一道黑色的火焰便在他的掌心裏騰起,就見他的右手一送,柳雲龍整個人便籠罩在黑火焰之內,火焰一上身,柳雲龍頓時動彈不得,連眼睛都無法轉動一下,就這樣像僵屍一樣立在房子中央。

黑袍人手一縮,黑火焰再度回到他的和掌心裏,隻聽他冷冷地道:“怎麽樣,小子,感興趣嗎?”

柳雲龍在對方收回力道後,全身的束縛頓時解放,忽地撲倒在地朝黑袍人磕起頭來,連聲道:“請前輩教我此法,請前輩教我此法…”

黑袍人忽仰頭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