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天明就在這百草仙居潛心修練。這百草仙居本就是天地靈氣匯集之地,無數的修真者畢生都在找尋這種靈氣濃厚的修真場所。能夠在到這樣清靜神靈地場所進行修練,定會讓修為全麵精進。

張道成不時的來指導一下天明的修練方法,但他更熱衷地還是百草仙居種植的那些得來不易的花花草草。他每天就在那裏愛不釋手地觀賞著他的花草,察看那些花草的細微變化。有空他就下山去喝兩杯。

張道成告訴天明:“你現在最主要的是要能掌控體內的氣息,如何去掌控他,隻有靠你自己去悟,這個我可幫不了忙。”

天明在一塊長著怪異長草的地方修練,這裏離他們的居住較遠,一則不會幹擾他們的生活,再則這裏陰蔽,在修練中不會被外界因素幹擾。

這一次他細細查看自己體內的氣息時,發現這些氣息不再像以前那般狂野了。雖說還是有兩道內息同時存在,但那股冰冷的內息在此時絕對占領了上風,那道熾熱地內息似乎已經沒有了從前的那種倔勁,或許是冰息太過強大了,這熱息再怎麽跟它較量多屬無用之功。是以他放棄了反抗,任由冰息慢慢將自己吞噬融合。天明每次運用一次心法,那股冰息就比上次更強盛,沿著天明指定的路線奔跑一番後,天明整個人便會覺得神清氣明。現在他能夠運用自己的意念指揮體內的氣息隨便到哪個部位,似乎他們就是自己的思想一般,體內的氣息在和自己作著進一步的融合,越到後麵越默契。

自打天明頭頂的玄關被打通後,隻要閉上眼,天明就能感到靈氣順著頭頂竄進他的丹田,這些神明的靈氣給大腦異常的清醒。通過多次這種往來的輸送靈氣,天明覺得自己聽力越來越好,現在靜下心來,他能很清楚地聽到碧沅屋後的那個小湖裏的水流聲,甚至深藏在地裏的蟲子鑽土的地聲音也能一攬無疑。

碧沅沒事的時候就坐在屋前遠遠地盯著遠處那個可愛的男人看,這個背影她已經看了有幾月了,她看著那個背影由以前消瘦慢慢地變成現在健壯。確實在百草仙居的這幾個月裏,估計是這裏的靈氣旺盛,也或許是脫離了怪症,天明的身體正慢慢發生著變化,他變得更加精壯了,人也變得更加性感了,從眼睛裏射出來的光芒咄咄逼人。有幾次碧沅在無意中競被天明眼裏射出的光看得發了呆,看得臉蛋發燙,他那雙眼裏似乎有無數誘惑,令她看過之後無法自拔。沒事的時候她的眼前就會浮現出天明的影子,她為有這種想法時時感到臉紅,她盡量控製自己不要去想他,但是他越是這樣做反而越不能自拔,就像掉進了泥潭,越動整個人會下沉得越。

這一日,天明在修練當中,忽聞天空傳來清風的響聲,他伸出雙掌對著空中的響聲揮過去,隻聽“轟隆”一聲巨響,他的掌力揮過的地方,被他體內發出的氣勁爆出一個圓形的空間。

張道成和碧沅聞聲走出房來瞧個究競,天明已經起身笑咪咪地向二走了過來。

張道成驚訝地道:“你小子的進步還真神速,現可以通過掌力製造瞬間地空間了啊要。”

天明道:“我也是修練的一時性起,想不到這威力還真大。”他伸出雙手看了看。

碧沅更是歡喜,道:“天明哥的修為又進步了,恭喜啊要。”她已不再像是當初見著天明那樣害羞了,談吐間更顯自如。

張道成輕笑道:“明天跟我去試下爬山,如若能上下自如,說明你已確實能掌控自己了。”說著笑嗬嗬地離開。

張道成要天明爬的山不是別的山,就是這座百草仙居的山。這山從底至上高逾百丈,更重要的是這山沒有道路,整個山壁就像刀削平的一樣,隻能憑輕功和技巧上山。

天明入眼下看,卻見下麵白雲嫋繞,深不見底,也不知道有多深。他小心地抓著山壁上的一塊凸起的石塊慢慢將身體移到山體上,卻是不敢動彈。

張道成道:“天明,身體放鬆,運用氣息控製身體,下落之時感覺自己像羽毛一樣輕。”隻見他從山上竄至山壁上,雙手輕輕一提,頓時整個人下降數米。

天明依照張道成的講解,將整個身體放鬆,在四肢間充盈著內息,依樣手往下一噌,整個人就像樹葉一樣往下飄落數米,在下落之時,雙眼早就找了個凸起的石塊為目標,到達時穩穩落在石塊之上。

隻聽張道成道:“就是這樣,接著來,看我們誰先到山下。”說著身體又向下飄落數米。

天明依照開始的做法也是下得數米,幾經重複後,終於掌握了要領,當下快速重複著這個動作,迅速往山腳下移動,耳旁隻聞得呼呼地風聲。不一會,便已來到山下,卻見張道成早已在此等候。

天明往山看去,但見該山如一根圓柱般直衝雲霄。山腰百尺的地方便是雲霧繚繞,更顯神秘。

張道成笑道:“小子悟性很好,這般快便掌握了要領,這上去隻需將氣上衝即。來,我們再比一次上山。”

有了下山的經曆天明徹底知道該如何運用氣息了,當下“喝”了一聲,伸手在山體上一拍,騰空一躍競然上得數丈,當下一氣嗬成,就像猴子爬樹那樣,直奔山頂而去,不一會便輕鬆登上百草仙居。但是卻沒見張道成在山,等得片刻,這張道成才至,見天明已在此等候便知道他上升的速度太快了,以至於他都追趕不上。

張道成笑道:“好啊,競然超過我了。”

天明笑道:“要是沒有張叔,又哪來我的今天啊。”

張道成向木屋走去,邊走邊說道:“少拍馬屁,我張道成隻是為醫道而救你,成敗與否在於你自己,我可不是成心要救你的啊…哈哈…”

二人笑著向木屋走過去,碧沅早就在那裏笑咪咪等候著他們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