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貂聽懂了尹天的話,它沒有任何猶豫就衝了出去。隻見雲貂的身影,在尹天的肩頭閃爍了一下,就好像根本沒有動過一樣。

若不是它口中銜著一顆內丹,相信很多人會誤認為它根本沒有離開過。尹天怎麽也沒有想到,受傷的雲貂,竟然還能施展出如此可怕的速度,在驚駭之餘,更多的,卻是發自內心的欣喜。

而先前心中還有些忐忑,擔心雲貂會一去不返的他,臉上還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些許的喜色與欣慰。

至於犀金龜,卻是猶豫了好一陣,這才向著滿地的屍骸飛了過去。它的速度雖然不比雲貂,卻也不慢,身影一閃再閃,不過是幾吸的時間,它已然在屍骸遺骨中,取了兩顆內丹,向尹天飛了回來。

犀金龜的如此表現,自然也沒有讓尹天失望。沒一會兒,另外七隻靈獸,也各自叼著內丹趕了回來。

尹天轉頭對身邊的蝶舞,滿臉笑意的說道:“老婆……”

蝶舞看著他,無奈一笑,有些嗔怪的說道:“你呀,有什麽話就直說,跟我還來這套,喏,那去吧。”說著將白玉瓶,遞到了尹天的眼前。

看著蝶舞臉上溫柔的笑容,感動的就差沒把鼻涕眼淚飆出來了。隻聽他感動的說道:“老婆你真好。”

“傻樣,行了快去忙你的吧。”說著一把抓過尹天的手,將玉瓶放了上去。

尹天也不客氣,柔情似水的看了蝶舞一眼,這才拿了玉瓶。可當他看到一旁的大熊時,卻是愣了一下。因為大熊正抱著膀子,呲牙咧嘴的做著怪動作。

蝶舞悄悄的瞪了大熊一眼,這讓作怪的大熊,立時打了個寒顫,忙不時移的收斂了,作怪而又誇張的神態,一本正經的站在了原地。這讓看到這一幕的蝶舞,卻是手抵瓊鼻,笑了出來。

尹天聽到蝶舞的笑聲,以及聯想到自己先前跟蝶舞的談話,也大概猜到了大熊的心思。但是他此刻,實在是沒有什麽玩笑的興致,遂說道:“用玉瓶,將‘夥伴’的遺骸收來給我。”大熊看了一眼尹天遞來的玉瓶,一把抓住飛身去了。

一直沒有開口的小蓮,聽到尹天如此吩咐,不由暗歎,心道:“殊不知過猶不及,看來尹天公子的成敗,是離不了這情義二字了。”想著,情不自禁的向前移了半步。

意識到失態的她,趕忙收斂心神。但她的動作,還是沒能逃過蝶舞的眼睛。蝶舞深知小蓮心底,對尹天有著一段情愫,先前小蓮沒有任何表現,蝶舞心中本身就有些疑惑,可現在到小蓮如此的舉動,心中更為不解了,但她並沒有說破。

尹天吩咐完大熊,這才打量七隻靈獸,語氣舒緩的說道:“你們在我名下當差,免不了會有險象環生的事態,若是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說完,尹天並沒有急著讓這幾頭靈獸,給予答複,而且給了它們充足的考慮時間。

直到大熊東奔西跑的,在這屍山血海中折騰完了,回到尹天身邊,這些靈獸,最終也沒能做出選擇。但它們猶豫不決的神情,卻是展露無疑。

尹天隨手接了大熊遞來的玉瓶,掃了這幾頭靈獸一眼,這才輕描淡寫的開口說道:“我看重的是忠心,若是忠心追隨,我自會厚待,可話又說回來,若是滿腦子的些歪門邪道,我定不輕饒。”

七頭靈獸,你看我,我看你,猶豫了一陣後,紛紛俯首。一旁的大熊看到這一幕,臉上流露出了一抹笑意。

“那我們回別院。”尹天說著身形一閃,向著別院方向掠了過去。

蝶舞看到這一幕,微微一歎,飛身追了過去。小蓮卻是顯得有些焦急,望著尹天蝶舞遠去的方向,最終還是無奈的收回了剛剛伸出去的手。

而幾頭靈獸,在看了還未動身的小蓮大熊一眼之後,縱身躍起,相繼向著尹天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抬腳欲走的大熊,看到一旁的小蓮,又將抬起的腳放下了。

雖然大熊自我感覺,語調已經很舒緩了,但是說出來的話語,音調仍然顯得很粗。隻聽他開口說道:“小蓮姑娘不用擔心,大熊帶你回去。”

小蓮感激的看了大熊一眼,麵帶笑意的說道:“謝謝你大熊。”

大熊搔搔頭,嘿嘿笑道:“哪裏話,應該的。”

小蓮並未答話,這讓語畢的大熊,覺得有些尷尬,不由開口說道:“那,咱們走著?!”小蓮微微點了點頭。

大熊看到小蓮點頭,又不好去碰小蓮,隻好引動靈力,托起小蓮,閃身向著琦柒別院的方向,飛掠而去。

然而大熊帶著小蓮剛走,就在他們原來站的地方不遠處,一棵大樹後,閃出了一個妖嬈嬌美的女子。

女子望了望尹天一行離去的方向,眉頭又緊了幾分。稍稍駐足的她,轉身向著森林深處走去,輕盈的步伐,帶動柔美的身姿,猶如蜻蜓點水、弱柳扶風,給人以輕盈靈動的美感。然而這女子卻是身影淡化,最終沒了蹤影。

留下的隻有那山林中,隨風作響的枝葉,以及嗚嗚作響的風聲。而那屍骸血跡遍布的戰場,以及蕭鑫焦華一夥,撤退時遺棄的屍首,卻成了這山林中,一道醒目刺眼的風景。於此同時楊喆跟莫林一眾來自霧都的幻修,已經來到了帝都。

不得不說,楊喆能成為徐老頭的心腹,是有一定是實力與頭腦的。就衝著楊喆離開霧都,第一站能選擇霧都,一定程度上,就能看出來,他是個有思想有見解的人。

不然就憑徐老頭一句‘去外麵查一下,看看那個尹天死了沒有,若是沒死,你就把他給我除了’想必很多人就已經頭大如鬥,無從著手了吧。

在楊喆看來,首先要做的,就是掌握關尹天的消息,其次是去核實,確定尹天究竟死了沒有,再次才是製定計劃,看看怎麽樣用以最小的代價,取了的尹天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