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尋聲望去,皆是一喜,心中更是驚訝尹天的承受力。眾人以為,原本以為要睡上一段時間的尹天,誰承想竟然這麽快就醒了。

尹天的蘇醒,讓眾人心中立時有了底,有了信心,看到了希望,就連低迷的情緒也為之一振。他們每個人顯得有些激動。

眼見尹天就要掙紮著從地上站起來,郎華慌忙上前扶住尹天,關心的說道:“尹公子,你還坐著吧。”

尹天微微一笑,便不再起身,而他那原本蒼白憔悴的臉,在跳躍的篝火掩映下,卻是紅彤彤的,反倒瞧不出什麽病容來了。

蝶舞見尹天醒了,心中甚是激動。經受了大悲大喜的她,竟然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此時的心境了,反倒站在那裏,隻得站在那裏望著尹天,默默流淚去了。

反倒是夢馨兒,體貼的攬著蝶舞的肩頭,以是安撫。原本為小雅,悲傷心疼落淚的小雲,因為尹天的蘇醒,心中是悲喜交加,竟也止住了哭。

小蓮看到尹天醒了,欣喜之餘,又多了一抹酸楚。這時,倒是大熊抱著一捆拾來的柴,走到尹天身邊,嘿嘿憨笑道:“老大就是老大,知道大一天沒吃東西了,想烤肉給大熊吃。”

扶著坐在尹天身邊的郎華,一邊加柴,一邊譏笑道:“你個吃貨,就知道吃。”

伴著柴火的劈啪作響,夢馨兒扶著蝶舞,小蓮扶著小雲,相繼圍坐在了篝火旁。那幾頭靈獸,也相繼靠了過來,但它們卻沒靠的太近,反而相較尹天他們靠後了不少。對於郎華跟大熊的對話,尹天隻是報以無奈一笑。

待大家都聚在篝火旁後,尹天這才緩緩開口說道:“還好大家沒有收到什麽傷害,不然我這一輩,都不能原諒我自己。”

聽到尹天這麽說,大家慌忙你一言我一語的安慰道:“我們能理解,你就不要自責了。”

“通過這件事,更證公子重情義,我們追隨公子也安心。”

“老大你這是哪裏話,就是你要大熊的性命,大熊都毫無怨言。”

“笨熊說的對,而且這也不能怪你。”

“你安好,這比什麽都重要。”

“公子重感情,大家都知道,沒人會怪公子的。”

聽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安慰的話語,尹天很是感動,不由開口說道:“真是難為你們這麽為我想。”說著環顧四周的廢墟,繼續道:“如今這別院卻是毀了。”

尹天剛說完,隻聽大熊開口說道:“老大,正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們以後一定會有比這還大,還氣派的別院的。”

郎華聞言不由白了大熊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這頭笨熊,若說你憨直吧,你卻詭詐的很。你也不想想我們現在住哪,總不能露宿街頭吧。”

夢馨兒看著二人無奈的搖頭道:“你們兩個,就不能說些有用的。”尹天看著眾人,心中暖暖的。

他覺得自己不孤獨,他甚至覺得自己很幸運,很幸福。卻是沒有留意一直沒有說話小雲,在她的臉上卻是寫滿了悲傷,寫滿了痛心。在她看來,是錯認了這些人,他們竟將小雅的死拋在了腦後,這讓她實在是有些無法接受。她竟沒有看出這些人居然那樣的冷漠,還說重情重義,那簡直是一種譏諷。

小雲索性將小臉就這拉了下來,也不落淚冷冷的看著眾人,坐在那裏一言不發。她要看看這些還有沒良心,知不知羞愧,懂不懂什麽叫情義。

其實這些大熊夢馨兒以及蝶舞,都看在了眼裏,也都明白小雲心中的感受。若說她們心中不難受,不傷心那是假的,他們又何嚐不是將小雅當成了妹妹呢。可是她們不得不極力回避那個名字,畢竟尹天剛剛恢複過來,要是再受到什麽刺激,沒人敢想象會出現怎樣的後果。

隻有沉穩冷靜的郎華,一時間還蒙在鼓裏。其實他心裏,也極力避諱著小雅這個名字,但卻沒有留心小雲的表情,隻想著怎麽分散尹天的注意力。當他看到小雲的神情時,心中的愧疚,越發強烈了。但他也隻是對著小雲勉強一笑,就又繼續分散尹天的注意力去了。

率真的小雲見眾人,竟不顧她的感受,氣的抱著大黃,起身哭著跑開了。小蓮看了看眾人,一言不發的追了出去。

見狀,尹天神情顯得有些黯然,幽幽歎道:“這也怪我了,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盡量不去提及小雅。”他的話一出口,包括蝶舞在內,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郎華,你行事為人穩重冷靜,去看看小雲,相信你能解開她的心結。”尹天扭頭對身旁的郎華虛弱的說道。

郎華看著尹天的充滿信任的眼神,認真的說道“公子放心,我會幫小雲姑娘解開心結的。”說著起身向著小雲跑開的方向,走了過去。

尹天看了遠去的郎華一眼,複又望著篝火喃喃的說道:“小雅去了,皆是我的無能,是我的錯。”

眼見這一幕,蝶舞心中立時不安了起來,忙開口勸道:“這哪裏是你的錯,此事皆因蕭鑫而起,若追究起來,也該是我的不是。”

尹天看著蝶舞淒然一笑道:“你又多心了,他蕭鑫欠下的,我遲早要向他討回來。”一旁的夢馨兒大熊兩人,更是忐忑的看著尹天,卻是有些摸不清尹天的脈絡。

隻聽夢馨兒有些不安的說道:“公子,小雅姑娘去了,我們都很痛心,若是一味的追究罪責,小雅姑娘便不能安息了。”

尹天看著夢馨兒勉強一笑道:“我也知,這修煉一途,本應看淡這生死。而我卻做不到,我體會過失去親人的痛苦。所以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親人朋友,可小雅還是走了,我卻無能為力。”說著尹天的神情顯得有些痛苦。

蝶舞見狀再也顧不得許多,一把將尹天擁入懷中,心疼的說道:“我知道,我能體會得到,答應我,不要再去想了好嗎?”

良久,隻聽被蝶舞摟住的尹天,傷感的說道:“放心吧,我沒事的。”說著坐直了身子,看著蝶舞露出了一個安慰的笑容,隨即將蝶舞攬入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