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水晶宮。WWw.QUAbEn-XIAoShUo.CoM

主殿,乃是龍族族長議事之所在,龍族碩果僅存的七位長老盡數聚在此間。大長老坐於中央主位,其餘六人分列兩旁。燭龍九子乍然隕落,偌大龍族,群龍無首。驕傲的龍族,雄心萬丈的龍族,從未想過,與人族之間的戰爭,會結束得這麽快,敗得這麽慘。

眾人不發一言,議事廳內沉寂一片,彌漫著焦慮不安的氣息,沒有了狴犴時代,甚至是傲海時代的那種驕傲、自信,乃至自大的味道。

“大哥,眼下正值龍族危難之際,燭龍大人不知去向,九位龍子大人隕落。我龍族當何去何從,還請大哥拿個主意。”終於有人打破這份沉默,乃是左首一人,也不知是哪位長老。

“正是如此……”

“大哥,我們都聽你的……”

其餘幾位長老紛紛出言附和,轉頭看向中間的大長老,滿懷期待。

大長老心中一團亂麻,完全理不出頭緒。環視眾人一眼,長長歎息一聲,隻是搖頭不語。忽然瞥見低頭沉思的六長老,似乎心有所得,出聲問道:“老六,可是有了主意?”

“這個……”六長老心有顧慮,言語之間滿是遲疑。

幾人之中,六長老平日思維最是縝密,故而眾人多少有些期盼。見得他如此,大長老急道:“老六,你倒是說啊也好叫眾兄弟參詳參詳。龍族落到了這般境地,還有什麽不能說的。”

六長老眼中閃過堅定,沉聲道:“大哥,眾位兄弟。我曾聽聞,燭龍大人曾領著前任族長傲海和應龍上蓬萊島,拜見過那位妖皇聖人。依附蓬萊島麾下。不如……”

聞得此言,眾人臉上頓時閃過了然神色,而後,又多了幾許掙紮、幾許迷茫。

大長老為眾人之首,威望最高,出言道:“這事我也聽說過。隻是。如今的龍族,還有投靠聖人的本錢嗎?再者。九位龍子大人,大半喪於蓬萊島門下之手。我等投於麾下,唯恐族人不服。”

六長老臉上掠過一絲奇異的神采,遲疑中帶著稍許堅定,自嘲一笑道:“複仇?真真是天大的笑話。此時的龍族,還有這個實力嗎?即便是全盛時期,與人家也是天壤雲泥之別。混元聖人啊……”

大長老不覺頷首讚同,歎息道:“此言在理。為今之計,也隻有投靠蓬萊島。保全龍族了。”

其餘幾人俱出言讚同。

“若投蓬萊島麾下,保全龍族不難,隻是……”

六長老睿智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其他幾人正聽得仔細,廳外傳來鼓掌之聲:“好見識,好見識……”

一青衣男子從廳外緩步走來,背負長劍。肩頭露出一點火紅。身後跟著四人,低著頭。身形熟悉叫眾人心頭不禁浮現似曾相識之感。

“哪裏來地狂徒,膽敢擅闖龍族議事廳”眾位長老齊齊喝罵出聲,唯有兩人例外。麵沉如水,一言不發的大長老。還有六長老,看了一眼來人肩頭躍出的一點紅。悵然歎息一聲。闔上雙眼,軟倒在椅子內。

就是這樣的奇怪。麵對生死抉擇之時,即便是做出了決定,事到臨頭,還是有著些許不甘、些許遺憾。

大長老看了有些古怪的老六一眼,伸手止住了眾人的叫囂,注視著來人沉聲道:“你是何人?來我龍族所為何事?”

來人一手捋過散落右側肩前地長發,並不答話,隻是淡淡掃過對麵的七位長老。嘴角掛著一絲笑意,似嘲諷、似不屑。

“好膽”幾位長老見得來人狂態,個個麵上紅潮湧動,不約而同放出氣勢,壓向立於廳中地青衣男子。

大長老麵色越發難看,緊緊盯著他身後一人,寒聲問道:“傲廣,你引這狂徒來此,意欲何為?”

眾長老這才發現,那四人,正是被狴犴驅逐的原龍族四大統領。當下個個臉色不善,刀鋒般的銳利眼神刮過傲廣幾人。

傲廣抬起頭來,拱手道:“大長老,這位是……”

“哼”一聲輕哼傳來,傲廣的聲音戛然而止。帶著三分惶恐、七分畏懼,看了一眼挺立身前的青衣男子,再次低下頭來,不敢言語。

眾長老心下一緊,暗自揣測來人的身份,顯是大有來曆之輩。殿中又回複了靜默,不同於先前對龍族未來的擔憂,眼前麵臨的,是實實在在的威脅。沉甸甸地氣氛,直教人喘不過氣來。那悠然挺立中央的青衣男子,越發顯得突兀。

“真是麻煩。”低低抱怨一聲,青衣男子終於自報家門:“本人蓬萊島陸壓,奉兄長聖諭,特來接收龍族。”

大長老心中一驚,轉而放鬆下來,露出一絲微笑。無比輕鬆的感覺,從心房處升起,直散入四肢百骸。自九位龍子大人隕落的消息傳來,還是頭一次這麽輕鬆。投到聖人麾下,雖是聽命於人,可至少,合族無憂。其他幾位長老的反應,與大長老一般無二。唯有六長老,憐憫的眼神掃過幾位兄弟,複又垂首、沉默不語。

陸壓淡淡注視著眾人,眼中盡是不屑之意,帶著些許憐憫。唯有看向六長老時,不禁暗讚一聲,心下感慨:可惜了捕捉到陸壓眼中的不屑,六長老被激起心中傲氣,豁然起身,目光直刺向陸壓。他本是身具傲骨之人,如何受得了這般輕視,即便是輕視他地兄弟也不行。大長老見狀,唯恐他得罪了陸壓,眼下巴結還來不及,忙不迭出聲喝止:“老六,不得對陸壓大人無禮!”

六長老不為所動,緊盯著陸壓問道:“敢問,我等七人,該如何自處,閣下怕是早有定計了吧。”

包括大長老在內的幾人皆是一愣,醒悟過來,滿懷著複雜地心情,盯著陸壓。期盼著,希望接下來發生的,不是那心中不敢碰觸,卻又揮之不去的一幕。

陸壓微微眯起雙眼,越發地欣賞六長老,那玲瓏剔透的男子,可惜了……短短的時間,針對六長老,陸壓業已歎息了兩次。若是可能,真相將他留下來,可惜了……又是一聲歎息。

出於對六長老地欣賞,陸壓直言答道:“自然是請眾位回蓬萊島,頤養天年。”

“頤養……天年……”六長老嗤笑一聲:“怕是再無出島之日了吧。”

陸壓淡淡瞥了他一眼,兀自捋著耳際垂下地長發,幽幽道:“既然什麽都明白,又何必再問呢。”

兩人之間的對話,在一種奇異地氛圍下完結,雖有疑問之意,卻絲毫不見半點疑問語氣。

刺骨的寒意,自龍族眾長老體內升起,直蔓延至全身各處,手足冰涼。短短的時間,心間季節更替變幻,先是憂慮的深秋,再是希望的早春,最後,則是冷酷的嚴冬。全然不循常理。

大長老麵上盡是鐵青之色,雙手微微顫抖著,寒聲問道:“若是我們拒絕呢?”言語之間,滿是冰寒之意,往陸壓卷去。直叫陸壓身後的傲廣四人,打了個哆嗦。

陸壓卻是毫不在意,仿佛在訴說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不從……則死。”

“哈哈哈哈……”大長老仰天長笑,狀極瘋狂,頗有英雄末路的味道。蒼蒼皓首,卻無半點垂老之感,死死盯住陸壓,大長老狠狠道:“老夫首級在此,能不能取走,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其他幾人,除了六長老,也各自放出殺氣,逼向大廳中央。

陸壓絲毫不將這些放在心上,如泥牛入海,沒有激起半點波瀾。無聊之極地打了個嗬欠,心頭泛起陣陣無奈。至仙境界,卻有幾個未及金仙的蠢貨張牙舞爪,除了無聊,還能有什麽?

對麵的幾位卻又是另一番想法。身為龍族,天生就是高傲的。即便是戰敗之後,少了一份坐井觀天,身上的傲氣,卻是依然固我。當下合身衝向陸壓,各出絕招,由六個不同方位同時出手。

傲廣四人早早便躲去一邊,這個層次的戰鬥,不是他們那點可憐的修為可以承受的。

陸壓懶懶伸出右手,駢指成劍,腰身微微一挺,淩厲的氣勢,帶起一陣旋風。萬點紅芒乍現,彈指間便斂去。

(全本小說網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