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昆侖

正坐在山巔苦修的陸久,忽然間一陣心血**,道祖的禁製也同時隱去。WWw。QuAnBen-XIaoShuo。COm不敢有片刻停留,全力發動時間加速,以超越光速的身法飛向天庭。

錦繡天

媧皇宮

女媧娘娘和通天教主相對而坐。

兩人都是證了混元的人物,神念掃視之下,上至三十三天,下至九幽地府,盡在掌握,無有遺漏。

女媧娘娘眼見戰況不利,又被通天教主所阻,又無法抽身趕去,苦苦思索對策。忽然間,靈光一現,對通天教主說道:“通天師兄立截教,欲效法老師有教無類,教化洪荒眾生。今我願做主,許師兄在我妖族內廣收門徒,凡自願拜入師兄門下的,我決不阻攔,可好?”

通天教主心高氣傲,一心要將截教教義發揚光大,早就對妖族各大妖垂涎三尺。如今是女媧主動提出,又非威逼得來,略一思索,就點頭同意了。

“如此我們走吧。”兩位教主便往天庭行去。

看著頂上幾乎遮住整片天空的東皇鍾,帝江不願撇下幾位兄弟獨自逃生,一拳擊上,無往而不利的空間能力卻沒有能撼動這東皇鍾。

帝江無奈,低頭看了癱倒在地的幾人,說道:“眾位兄弟保重,哥哥先走一步了。”引爆全身精血,合身撞上頭頂的催命靈寶。

當~~~~太一吐出一口鮮血,巨鍾也被震得一蕩,又緩緩落下。

燭九陰、奢比屍、天吳、拿茲先後自爆。

太一不停大口吐血,心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玄冥舉目四望,心中悲戚:快結束了嗎?當年十二祖巫並生於天地間,如今隻有我一人在世。也罷,就這樣了結了吧,一場大戰,沒想到居然是巫妖具亡的結局。

仰天大叫:“眾位兄長慢走,小妹來了。”合身撞向東皇鍾,自爆而死。

經此一戰,洪荒大地四分五裂,巫妖參戰頂尖強者盡數隕落,奠定了日後人族崛起的基礎。

這邊太一再也堅持不住了,仰天倒下,眼中現出欣慰神色。東皇鍾哀鳴一聲,滴溜溜的飛回太一體內。天邊一抹流光急速飛來,刹那間扶住太一身體,陸久……到了。

巫族剩餘眾人見了陸久,不敢停留,都逃下界去了。

望著陸久,太一終於露出一絲微笑:“小九,你終於來了。為叔時間不多了,我今代你父親封你為妖族二代妖皇,執掌妖皇劍。”頓了頓,取出妖皇劍,遞給陸久。

“咳、咳……我看著你出生,看著你化形,又看著你成為絕頂高手,心中甚是欣慰。太一這輩子有你這個侄子,也算是後繼有人了。我死之後,東皇鍾就留給你……好生看顧小十……看顧妖族……”

陸久留著淚水,頻頻點頭,不斷使用時間倒流為太一恢複傷勢。

太一臉上閃過紅暈,搖頭道:“不用浪費法力了,為叔真靈已散,就是道祖來了也無法救我。你的時間倒流雖然神奇,怕也是無能為力。大哥還未走遠,為叔要去了……”說完,閉目辭世,身體化為一隻巨大金烏,木呐無神,東升西落,照耀洪荒。妖族正式進入陸久時代。

“父親死了……叔父死了……”陸久萬念具空,自出生以來的種種從心田流淌過。前次女媧成聖,陸久明了前生;如今父親叔父身死,又悟透今世,正是進入空明大圓滿境界,離混元道果隻有一步之遙。

臉上清光閃過,陸久恢複了以往心如止水的境界,緩緩抹去淚水,將妖皇劍和東皇鍾一一仔細收好。

這時,天光大開,異香忽起,女媧娘娘和通天教主並肩而來。

女媧上前拍拍陸久的肩膀,安慰道:“小九節哀,唉~~~~”

通天教主同情地看了陸久一眼,隨後看向一邊道:“準提道友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見過三位道友。”準提見藏不住,現身出來一稽首道。正待再說些什麽,遠處飄來三片祥雲,原來是老子,原始和紅雲來了。

眾人相互見禮。紅雲見了陸久,也不說什麽,眼神示意一下,直接站到了陸久身旁。

準提這時開口說道:“兩位天帝身隕,貧道感同身受,隻是有一事不得不言。東皇陛下身隕,混沌鍾返本還原乃是天數,還請妖皇交於眾聖商討歸屬。”

紅雲聞言大怒,立時就要發作。陸久抬手示意攔下,轉而看向其他眾聖。

老子無為,不願得罪妖族幾人,說道:“老道去他處轉轉,看看有什麽機緣沒有。”

通天教主為人高傲,不屑搶奪晚輩法寶,也轉身離去了,況且女媧娘娘答應了自己收些弟子,得罪了那幾位可不好。

女媧娘娘當然不會與陸久爭東皇鍾,與通天一同離去履行前約了。

紅雲擔心陸久吃虧,就留在了原地。

剩下原始天尊和準提道人不肯放手,隻是準提麵露貪婪神色,原始卻是不動聲色,看不出異樣來。

陸久心情本就糟糕透頂,雙眼冷冷盯住陰聲說道:“今日我也不要兄長幫忙。若是道友欲行強搶之事,我轉身便走,量你也奈何我不得。從此我就和你西方教勢不兩立,見一個殺一個,除非你永遠把弟子綁在身邊。道友以為如何?”

準提聽得心中大怒,你一個沒成聖的小輩居然如此猖狂,卻又那他沒辦法,頹然往西方去了。

原始天尊在一旁也是聽得冷汗淋淋,幹笑道:“師侄職掌混沌鍾合乎天理、順乎人情,師伯山中還有些瑣事,這就告辭了。”

老子側坐青牛,朝紅雲一稽首,大袖飄飄,灑然離去了。

通天教主前來卻是另一番景象,身後跟著不下千人,看來都是剛拜入門下的妖族。可能是大有收獲的緣故,通天教主大笑著去了。

隻剩下陸久、紅雲、女媧還在原地。三人看著破敗的天庭,不約而同歎了口氣。

這時,從三十三天外降下無量紫氣,橫貫三界,將破碎的洪荒分塊聚合起來,理定靈脈。

女媧說道:“諸事已定,我要回媧皇宮了。小九要努力了,早些證了混元才好。”又朝紅雲點點頭,轉身離去了。

陸久對紅雲說道:“還沒恭喜兄長證了混元道果,不知兄長打算往哪裏去?”

紅雲笑著說道:“你卻來打趣我,我成聖還不是賢弟謀劃之功。我欲尋一寶地開府,你可有什麽好提議?”

“小弟正欲往海外尋一洞府,聽聞海外有三座仙島名為:蓬萊、方丈、瀛洲。我兄弟正好同去。”陸久稍一思索後說道。

“也好,我兄弟以後就是鄰居了。賢弟可居蓬萊,為兄占據方丈,至於瀛洲,為兄將鎮元子拉來可好?”還沒找到地方呢,紅雲就在那裏分配了。

陸久緩緩搖頭道:“恐怕大哥難以如願了。鎮元道兄執掌地書,當居大地,鎮壓地脈。何況我等已得其二,方丈就留待有緣吧。”

兩人說話間架祥雲而起,向遠處飛去。

*************************分割線***************************************

青丘山

雖然不是什麽仙山福地,也算得上是一方淨土。

九尾狐一族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裏,因其與人無爭,故而得以逍遙。帝俊太一見其戰力低下,最高者不過金仙修為,也不屑為難,隻是令九尾全族上表稱臣。巫妖大戰沒有招其上天庭,巫族也沒有理會這麽偏遠的小部落。

如今大戰已歇,巫妖之間的仇恨已經刻入兩族所有人的心中,見麵則必有人死,上位者就是想阻止也是有心無力。即便是青丘山這樣從不卷入紛爭的看客,也將要守不住這份寧靜了……

薑甄是九尾一族有史以來天賦最高的一個,出世不過兩百多年,就到了天仙境界,被尊為族中聖女。族中長老都十分寵愛她,最好的房子、最好的丹藥、最好的法寶,薑甄得到了全族最好的待遇,可是無形中也疏遠了與所有人的距離。眾人或羨慕,或嫉妒,或阿諛,或中傷,什麽都有了,就是得不到真心的對待。就是父親母親也是尊敬多過親情。

寂寞,近幾十年來薑甄的就是無盡的寂寞。青丘山下的小山穀就是她心中最溫暖的家,那裏有鮮花,有翠竹,有小溪,還有可愛的玉兔。在這裏,心靈能得到洗滌,境界能得到升華,無有止境的與自然融為一體。從小最羨慕的就是天上的浮雲,能隨著天上的清風飄蕩在天地間,所以拚命修煉,就是想飛起來。可是又能飛去哪裏呢?外麵到處都是紛爭,除了這裏……薑甄抱著玉兔,對著小溪怔怔出神。

山上隱隱傳來了幾聲慘叫和呼喝聲,薑甄回過神來,抬頭望去,星星點點有些火光,一縷縷黑煙升起……出事了。連忙拋下玉兔,騰身往山上飛去,山上有自己的親人,有疼愛自己的大長老,千萬有事啊……

青丘山不遠處,一青衣一紅袍兩道者正踏祥雲而來,指點江山,一派悠然。

見雲路被黑煙所阻,紅雲掐指一算,隨後一臉古怪,說道:“老弟,你身為妖皇,眼見族人有難可不能放手不管啊。”

陸久取出大紅葫蘆灌了口酒,盯著紅雲說道:“我自然是不能放手的,隻是……兄長就能袖手不成?小弟雖然道行淺薄,比不得兄長,可也算出眼下一人與兄長大有緣份。不知是何人?”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