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眼又過了兩年,如今已是寸王二十七年。WWw.QUaNbEn-xIAoShUO.CoM

蓬萊島。

陸壓全麵接管妖族事務,陸久將太陽宮讓給了他,帶著瓊霄、碧霄兩姐妹來到了曾經安身過的幽穀定居,還有默言和紅袖跟隨。

幽穀坐落於蓬萊島東極。_方盡有一仙山,名“坐忘”,意為“坐定山峰,忘卻紅塵”。_年之前,ii久取下這個意境十足的山名,陸壓徹底放棄了勸說他搬回太陽宮的打算。

空曠清幽的山穀中,隻有三前兩後五間竹屋,用籬笆圍成一個小小的院落。遠離喧囂紅塵,簡單,卻雅。_處處可以嗅到孤高清遠的味道。

屋後一小片竹林,翠綠、纖瘦、孤直,風骨非常;庭前一池碧水,清澈、甘甜,清風吹過,帶起波光、

潺潺溪水,自坐忘峰蜿蜒而下,淌過竹林,拂過小屋,穿過池水,流出山穀,匯入大海。

陸久愛竹,嚐憑之喻己,屋後竹林便是陸久親手栽下。_衫落、體態削瘦、孤傲自矜,又怎生分辨,是皇?抑或是竹?

居幽穀之前,陸久一朝頓悟,擺脫了前世的性情。前番泯滅本我,今次割舍心性,元神心境兩消散,從此,再沒有前世的金吳,唯留今生的陸久。

從兩年前,陸久頓悟之時,瓊霄碧霄兩姐妹正在身旁。透體而出的孤高清遠心境,給她們的心靈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洗禮,得益不可計量。_對突如其來的機遇,-女欣喜若狂,雙雙閉關體悟。

世間萬法、盡頭總是大道。

妖族聖人的心境,對道者未嚐沒有啟發。瓊霄、碧霄二女出關之時,心境定會有脫胎換骨的蛻變。

陸久端坐庭院中,身前一方翠竹製成的桌子。桌麵、四腿,處處顯著平衡的至理。_便是置於遍地凸之上,依然四平八穩,不見絲毫晃動。

感受著清風溫柔吹過,竹葉蕭蕭落下,陸久眼簾緊閉,緩緩拔出隨意擱置桌邊的妖皇聖劍,一寸寸仔細擦拭著,似乎將全部的心神傾注其上。_密麻麻的符咒文相繼出現,星辰般閃爍、般遊動。_非為了助長鋒銳,不過將鋒芒深深掩藏。

此時的妖皇聖劍,隻是一柄材質超群、外衣華麗的無鋒長劍。劍長三尺三,寬兩指,一麵是十二金烏橫空,一麵是億萬妖眾朝拜。

沉重的腳步聲打破了山穀的寧靜,陸久未張開雙眼,神念一掃,雄壯的暗紅色身影自幽穀入口處行來,便知是座下二弟子聞仲。

懷著對老師由衷的敬意,聞仲收斂法力,步步行來,一路隱約可見淡淡的痕跡,間距相同,深淺一致。

來至陸久近前,聞仲躬身施禮道:“弟子聞仲拜見老師,老師聖壽無疆。丨

“此處非太陽宮,不必拘禮。丨卩久依然擦拭著長劍,睜開雙眼掃過聞仲,用眼神示意聞仲入座。

聞仲順著陸久的目光坐入左手下的竹凳,神色肅然,靜靜等待著他擦拭完長劍的最後三寸。

“鏘!”陸久送劍歸鞘,桌麵上的劍鞘不見絲毫抖動。

上下打量一番自己的二弟子,發現聞仲的坐姿極有特色:身形筆直,雙眉同高,雙肩水平,雙膝與肩同寬,雙腳平行,腳尖直指向前。陸久頷首讚許道:“不錯,看來你已經明白了。’

“是,弟子定當秉承公平、公正之心。’聞仲抱拳回話,動作一絲不苟,語氣平緩有力。

陸久毫不掩飾目光中的欣慰,淡淡道:“攻我一拳看看,全力。’

聞仲微微一愕,垂首恭聲道:“恕弟子i越。’言罷,右手握拳與腰間蓄力,無數雷芒匯聚於拳頭。

舌綻春雷,一拳當胸擊出,一沾即走。

衫鼓脹,長發飛舞,陸久仔細品味著。約摸十個呼吸過後,長發垂下,青衫附體,陸久張口將亮藍色的小球吐與左掌心,隨手遞給聞仲讚歎道:“不過曲曲十二載光陰,你已然完全駕馭雷罰之威,很不錯!”

聞仲微微躬身謙遜道:“全仗老師悉心栽培。’

“你我名為師徒,實為父子。在師麵前,不用如此拘禮。丨_i久擺擺手示意聞仲隨意些,心中卻是遺憾:三個弟子在自己麵前似乎都是這般,重生的聞仲更甚。

聞仲眼前蒙上一層水霧,哆嗦著嘴唇不能言語。

“無須如此。丨_i久拍著聞仲的.膀寬慰一聲,轉而言道:“你秉性忠直,能有今日成就,也在為師意料之中。’

忽然收聲不語,突兀問道:“不後悔嗎?”

聞仲又是一愕

旰彳截鐵道:“不後悔!”

正言語間,陸久目中閃過緬懷神色,幽幽道:“自當年三仙島初見,為師將雷罰種子植入你的靈眼。_悠數千載歲月,也不知是雷罰能量造就了你今日的性情,還是你的秉性助長了雷罰之力的成長……”''

感受到陸久言語之間悵然之意,聞仲再不能自已,起身拜倒在膝前,雙肩顫抖,嗚咽道:“老師收錄、撫養、傳道之恩,弟子時刻銘記在心,不敢有旦夕或忘。_子能有所.就,皆是老師天恩!”''

陸久扶起聞仲,目光注入他的雙眼,正色道:“聞仲,你真的想好了嗎?一旦施為,就再無上窺大道的機會了。’

聞仲坦然道:“弟子如今真靈、元神、肉身合一,三者在不可分。欲要更進一步,已經別無選擇。丨

陸久長長歎息一聲道:“眼下無法,或許將來有法。你如此堅持,為師想聽聽你的理由。丨

威嚴的臉上滿是堅定,聞仲沉聲說道:“西岐城下一戰,無論是公明道兄之死,還是九曲黃河陣中,弟子都無力回天。想要守護珍惜的人,維護心中的信念,都需要力量,強大的力量。在老師的指導下,無數載歲月過後,弟子或許能不如更高的境界。_是,唯有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擁有最強大的力量。_時,弟子就能幫到老師和身邊的人。”

陸久心中如怒海翻騰,強自按耐道:“你……很好!”言罷,將妖皇聖劍懸於腰間,起身行至穀中空曠處。

聞仲亦步亦趨,緊隨其後。

心中有了堅持,相信這二弟子會走得更遠。卩久放下了心中的憂慮,準備成全他。_-手取出九杆小旗,手灑向天空。

迎風而長,撐天大旗布成最善隱匿的九宮迷陣,籠罩蓬萊全島。

一拍頂門、現出畝大雲光如水,一口星光流轉的大鍾緩緩旋動。陸久低喝一聲,劍訣所指,東皇鍾直飛而起,化作諸天星辰閃耀在蓬萊島萬丈之上,宛若靜謐的夜空。

而後,陸久對聞仲輕輕頷首,柔聲道:“你可以開始了。’

聞仲深吸一口氣,重重點頭,彰顯著內心的堅定。隨著他凝聚的法力越來越多,烏雲自四方湧來。

長虹閃過,陸壓來到幽穀中,落在陸久身前,肅然問道:“九哥,這是……”陸久輕輕搖頭,示意陸壓噤聲。_光緊緊鎖定聞仲,不敢又絲毫大意。

聞仲法力越聚越多,周身雷芒越來越盛。_刻後,時隔十二年,猩紅的雷罰巨眼再次光臨蓬萊島,極盡威嚴。碩大的瞳孔中,似乎能找到一絲深藏的溫柔――母親看向親生骨肉的溫柔。

仰首向天,聞仲張開他的天生靈眼,周身雷芒開始遊動,聚集向雷罰之力的源泉――眉心第三眼。

聞仲顫抖著,豆大的汗珠自前額冒出,兩鬢流下,下頷低落,濺起些許塵埃。_'罰之力盡數擠過脖頸,聞仲略顯扭曲的麵龐染成良藍色。_體劇烈顫抖起來,聞仲似乎無.將雷罰之力逼入靈眼。

陸久眼中精芒一閃而沒,電射至聞仲身旁,妖皇聖劍跳入掌中,低喝一聲:“妖掌萬水!”

劍訣展開,蓬萊島周遭海域靈氣,急速匯聚到劍身,順著妖皇聖劍的指引,投入聞仲體內。

沒有法力,陸久卻能用神通引導天地靈氣。妖皇九劍中,唯有這一式能駕馭水之力。_行之水主滋養萬最是適合此時的聞仲不過。

聞仲得海量靈氣之助,暴喝一聲,迅速將雷罰能量盡數逼入眉心第三眼中。_.芒越發刺目,聞仲'i然淚輕聲呢喃:“老師,弟子去了……”

靈眼脫體而出,射向天空的猩紅巨眼,激起刺耳的音爆聲。清風吹過,聞仲地上的軀體化作塵埃,隨風消散。

靈眼沒入,巨眼中劃過七分欣慰、兩分不舍、一分哀傷,悄然解體成雷雲。_天雷電變化萬千形態:似-人影,似一顆眼球,一方寶圖。

陸久手中聚出一團白光,甩向長空雷雲,雷電翻滾更疾。_刻後,烏雲閉合,將雷電盡數遮掩,再悄然散去。

雄壯的人影自高空直落而下,跪倒在陸久身前,將一方寶圖雙手奉上,仰首肅容道:“老師,弟子回來了。’

“回來就好。丨_i久注視著聞仲.嚴的麵龐,托著手臂將它扶起,將圖接過手中一看,頓時百感交集。

星辰圖,又回來了……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