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圖,於陸久心中,有著極為特殊的地位。wWW、QuanBeN-XiaoShuo、CoM擁有了皿悴入告別了故鄉,離開了親人,穿越到漫天神魔洪荒世界,經曆波瀾壯闊的傳奇。

顧不上繼續唏噓感慨,陸久將目光投向身前的二弟子。_仲依然一襲紅袍罩體,麵相威嚴,頷下三縷長須,額前豎痕銘刻。

可是……陸久清晰地感覺到,眼前的聞仲比之先前,有著脫胎換骨地變化,強大了太多、太多。雄壯的體中,隱藏著龐大的力量,業已淩駕於陸壓之上。_-中不足,這股力.有些狂暴,在聞仲體內躁動不休。

陸久皺了皺眉頭,問道:“聞仲,你感覺如何?”

聞仲神采飛揚,滿意道:“老師,弟子很好,從來沒有這樣好過。”言罷,右手成鐵拳,對著十..開外的巨石遙遙擊出一拳。_.耳的爆聲劃過,山石轟然暴成齏粉。

陸壓瞪直了雙眼,咂舌道:“好強悍的肉身,已經不下於十二祖巫。”言語之間,不無羨慕之意。

聞仲朝陸壓拱拱手,表示謝過師叔的讚語。

陸久輕輕頷首道:_聞仲,隻因你真靈、元神、身體三者合一,無法斬屍問道,為師才助你行事,以身合天罰。_是,平白得來的力量,畢竟不如自身苦修所得。今後,要勤.體悟、錘煉才是。丨

“老師教誨、弟子定當銘記於心。’聞仲垂手躬身受教。

滿意地點點頭,陸久揮手收回九杆大旗和東皇鍾,納入懷中。_後遙指千丈開外的山巔,悠然道:“此峰名為‘坐忘’,你去吧。’

“老師,弟子告退。丨_仲拱手恭.應下,舉步欲行。

這時,驚雷乍現,聲貫長空,陡然現出青、白、紅、黑四團巨大的漩渦,盤踞蓬萊島上空,分列東、西、南、北。_密麻麻的符文咒印布於漩渦外層,急速轉動。

天罰?!陸久麵色一變,口中喃喃道:“這下麻煩大了……”而後,肅然擺擺手對聞仲道:“你的潛修要押後了。’

陸壓、聞仲二人愣愣望向空中,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驚得有些不知所措,聽聞陸久言語,心下更是惴惴。

“九哥……”陸壓輕聲呼喚兄長,期盼著他拿個主意。_為蓬萊島十萬妖眾的領袖,陸壓仍然下意識地依靠陸久。不知何時有了這習慣,他從未更改。

習慣最是難以改變,何況陸壓並不打算改變這習慣。''

陸久眸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失望,當機立斷道:“小十,傳令星辰諸島,開啟周天星鬥大陣,謹守勿出。’

“是!”陸壓重重點頭應下,複又言道:“九哥,可要搬請紅雲兄長前來相助?”

瞥一眼東南方,陸久淡淡道:“不用他已經來了。’話音方落,身邊紅光一閃,現出紅雲老祖的身影來。

方一現身,紅雲老祖劈頭問道:“三弟,你這次又惹上了什麽麻煩,怎麽把天罰都招來了?”

未及陸久出言,聞仲心下一顫,迷惑道:“天罰?不是雷劫嗎?”

揚手給了聞仲後腦勺一巴掌,陸久喝道:“笨蛋!你合身雷罰之眼,為萬雷統禦者,天道怎麽會愚蠢到拿雷來劈你,不是給你進補嗎?!”

聞仲罕有地摸著後腦勺訕訕而笑。

“身合雷罰?!”紅雲老祖訝然輕呼,詭異的目光投向聞仲,嘿嘿笑道:“原來又是你小子惹的麻煩,修為倒是大有精進。觀你麵相憨厚老實,不想也是個不安分的主。丨

聞仲不敢反駁,唯有繼續傻笑。

見陸壓任然呆立原處,陸久暴喝道:“你愣著做什麽?還不速去!”

陸壓聞言縮了縮脖子,身化長虹,瞬間遠去。

四色光點自天地四極迅速飛來,紛紛沒入相應的漩渦之內,前仆後繼。陸久心下悚然一驚,高聲呼喝道:_不好!天罰即將成型,我們去外海。丨_罷,探手抓起聞仲後領,先往東方疾飛,紅雲老祖緊隨其後。

十個呼吸過後,陸久停下身來,放下聞仲,對緊跟而來的紅雲老祖道:“大哥,你先帶聞仲到下麵去。這次天罰乃是針對小弟和聞仲,大哥切記不可出手,否則天罰威力必然大增,就更難對付了。’

紅雲老祖肅然頷首應下,領著聞仲落到海麵上。

四大漩渦再吸收不到各色光點,符文咒印大方光明,倏地鑽入漩渦中心。旋轉猛地一滯,而後漩渦又反緩緩轉動。

“來了。丨精神一振,陸久如是喃自語。

東方青色漩渦停止旋動,數以萬計的巨木朝陸久

皋腫人下,每根皆粗有十人合抱、長又百米高下。

這時,數道流光閃過,諸天聖人察覺到東海的異狀,紛紛趕來察看。孤身立於北方的是通天教主;西是太上老君、原始天尊和接引道人、準提道人,兩兩並肩而立;女媧娘娘來到紅雲老祖身邊,低聲詢問著,眼波流轉,不時掃過上空的陸久,滿是擔憂之色。

“皇動九天!”陸久低喝一聲,妖皇聖劍跳入掌心。

劍勢展開,揮灑出大片閃亮的光輝,迎向壓頂而來的巨木。每道劍光各自迎上一根巨木,切割纏繞,將之絞成齏粉。放眼望去,漫天木屑宛若大片迷霧,被鹹濕的海風帶去遠方。

東方木劫消散,西方金劫接踵而來。漩渦停下旋轉,無數柄寒光閃閃的寶劍落下,有如傾盆大雨一般。卩久橫身急閃,淩厲的氣勢將陸久死死鎖定,隨之調整方向。

陸久輕輕歎息一聲,放棄了閃避的念頭,劍訣再出――皇禁**!

挺劍直刺,海量雲氣自劍身磅礴而出,噴向雨點般墜落的利劍。煙雲過處,長劍紛紛被定在空中,動彈不得。

陸久劍訣再轉――星辰朝皇!

妖皇聖劍匯聚無量星力,光華奪目,勝似驕陽。卩久長劍揮出,星辰之力彌漫長空,將定在空中寶劍盡數吞噬,無有遺漏。

劍訣一引,星力急速收縮,旋即散去無蹤。_朗碧空萬裏,唯留小山般大小的庚金球孤單懸浮。

陸久取出青玉葫蘆將之收起,轉而應對隨之而來的南方火劫。_著點燃半片天空的大火,陸久微微而笑,輕聲道:“南明離火?卻奈何我不?’

本為三足金烏之身,陸久體內太陽真火,霸道猶勝南明離火三分。這一劫過得幾位輕鬆,陸久隻是張口將火焰盡數吸入體內,喘氣時帶出一絲火苗。

北方水劫隨之而來,無數冰錐落下。

“這也不難。丨_i久輕笑一身,到海麵上,妖皇聖劍輕飄飄刺入水中,猛地向上一撩,帶起遮天水幕橫在頂門百丈處――妖掌萬水!

張口噴出剛才吞入腹中的南明離火,水幕翻滾,蒸汽升騰。冰錐如沸水,彈指間消去無蹤。_i久將水幕回大海,仰首靜立,麵容古井不波。

聞仲回過神來,收回木然望向天空的目光,見不再有天劫降下,長籲一聲問道:“老師,結束了嗎?”

陸久依然望著天空,微微喘息著答道:“還沒有,天罰怎會如此簡單。”

始天尊和準提道人遠遠相視一笑,兩人一番算計總算沒有白費。如今看來,廣寒宮一戰,妖皇聖人的確受創不淺,已經失去了混元聖人那無窮無盡的法力。_然大道之體猶ii戰力也是遠遠不及其他七聖。

陸久目光流轉,嘴角逸出一絲微不可察的笑意。_'不知他乃是有意為之,畢生法力盡失,神念依然無窮無盡。_敵以弱,正是目的所在。諸天聖人輕視他,不將他時時放在心上,才能在關鍵時候奇兵突出,攫取自己的勝利果實。

女媧娘娘盈盈移步上前,遞給陸久一個裝著甘露的玉瓶,關切地問道:“小九,你沒事吧?”

陸久淡淡一笑,寬慰道:“娘娘寬心,無甚大礙。’

西麵四位聖人有鑒於此,以為陸久故作輕鬆,心中更是確信無疑。原始天尊嘴角抑製不住地微微翹起,心中不屑:妖皇聖人?哼!再不足為慮矣……

變化又起。_於四方的四色漩渦,..然大放光明。_著漩渦漸漸收縮為光點,光華強盛至極點。_整蒼穹染成四色――東方碧青、西方亮白、南方火紅、北方幽玄。

轟然爆開,天空現出四個龐然大物。

陸久舉目四望,將四方奇獸盡皆收入眼簾,了然無心。

東方青龍蜿蜒百裏,周身蔓藤纏繞。_有五爪,長長的虯須,靈蛇一般上下舞動。

西方白虎雄踞半空,遍體流動著金屬光澤。尖銳爪子,閃著寒芒的牙齒,直欲擇人而噬。

南方朱雀宛如一朵巨大的火燒雲,通紅一片,體表處處跳動著火焰。_形舒展,尖''優雅地梳理著漂的羽毛。

北方玄武龜蛇兩頭,幽黑透明,靜靜匍匐於空中。_..頭呆滯的盯著陸久,可他總是不能忘懷,那背後陰冷的蛇頭。

四方奇獸齊齊引吭長嘯。_木青主生;南明朱雀主死;西金白虎主攻;北葵玄武主防――是為天地四靈。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