邙山,位於黃河南岸,東西橫亙數百裏,乃是秦嶺支脈。wwW,QUaNbEn-xIAoShUO,cOm主峰翠雲,林木遍布,鬱鬱蔥蔥,蒼翠若雲,故稱“翠雲峰”。

三點流星滑過,落於翠雲峰山。聞仲立足山巔,俯視著北邙山景,微微頷首。

殷壽感慨道:“好一片陰煞之地。”

“以各處山峰為依托,隻要稍稍布置一番,便是一處絕佳戰場,不愁那嬴政和巫族餘孽不墮入殼中。”聞仲微微笑著,智珠在握。

言罷,手執蛟龍金鞭,配合著口中解說指點殷壽應當如何布置。妲己觀聞仲並未避諱自己,知機在側旁聽,受益匪淺。

“陣法之道,竟有這許多奧妙。非老師這等大家指點,弟子不知到何時才能開悟。”殷壽得了好處,立時奉上馬屁。或許在他看來,僅僅是實話實說,雖然稍顯誇大。

妲己知情識趣,點頭入小雞啄米。

聞仲揚手給了殷壽後腦勺一巴掌,笑罵道:“休要再提這些阿諛之詞,叫人聽去了,貽笑大方。為師尚有自知之明。論陣法,你大師伯雲中子才是大家,你老師不過是隨他學了些許皮毛罷了。”

殷壽與妲己二人連連頷首。蓬萊島首徒、三皇帝師雲中子之名,威震三界。稍有見識之輩,都知道這位修行陣道的絕世天才。

從古至今,不知多少將士戰死沙場,埋骨這北邙山中。陰雲煞氣常年盤旋於此,極少見到陽光,故而這方圓數百裏之地,罕見人煙。

聞仲久經沙場。兵法韜略諳熟於胸。選擇此地作為戰場。自有其中地奧妙。

其一。北邙山人跡罕至。大戰起來。不至於傷及無辜。憑空造下殺孽。折損功德。巫族中人不在乎。不虞真靈被昧。聞仲卻不得不權衡。

其二。有天然地陰煞之氣充斥山中。能最大限度地遮掩先天靈寶江山社稷圖地氣息。引誘巫族眾人入內。

其三。也是最重要地一點。聞仲算得是心理。嬴政能成為開國立業之君。自然不是一味砍殺地莽夫。心計定然不俗。借助山勢成就陣法。並非為了殺傷敵人。而是一層明麵上地障眼法。暗示嬴政各中玄機在此。隱藏真正地殺招——江山社稷圖。務必使他生出輕視之心。不知不覺墮入陷阱。

聞仲朝妲己微微頷首。示意開始布置。

妲己應一聲。飛出一封卷軸。祥雲瑞)、五色毫光憑空出現。環繞其上。正是女媧娘娘賜下地至寶——江山社稷圖。

隨著妲己纖手印訣翻飛,寶圖舒展開來,金光亮起,一隊隊天兵天將魚貫而出,十萬之數,在聞仲身前整齊列隊,悄無聲息,顯是百戰精銳之師。衣甲鮮亮整齊,手中長戟吞吐著森寒的鋒芒。

人間界沒有山神、土地之類的神靈,聞仲欲要改動山勢成就陣法,必須依仗這些天兵天將的力量。當然,聞仲可以選擇依仗自身渾厚的法力,強行移山轉脈。

但是,如此行事,必然大幅損耗法力,於大戰不利,斷不可取。

十萬天兵之力,個個凡仙之上,不過區區半日功夫,業已準備停當。八座山峰環繞,每山駐留萬名天兵,構成一座巨大地八卦封印陣。

中央陣眼位置,翠雲峰矗立,有聞仲親自坐鎮。殷壽、妲己二人,分領一萬天兵,占據陰陽魚眼位置。一旦開戰,殷壽按聞仲所傳法門掌控八卦封印陣,妲己全力操控江山社稷圖,豈有不勝之理?

布置完畢,妲己再次祭起江山社稷圖,接連打出數百手印訣,險些真元不濟。寶圖迎風而長,直到遮蓋住整個八卦陣法,方才一陣扭曲,沉入地下幻化出一方世界。

“道兄切記,隻有落到地上,我才能將之收入圖中。”妲己麵上血色盡褪,強撐著虛弱的身軀向聞仲道明厲害。見得聞仲頷首表示明白,這才取出幾顆丹藥吞下,瞑目調息。

聞仲放眼四望,林木山勢,與未改動之前的北邙諸峰一般無二。天兵依然處於八卦方位,隻是由山峰移至山腳,看似硬湊而成。比之原來的借地勢呈陣,相差何止千裏。

“好厲害的障眼法,好厲害的江山社稷圖,不愧為聖人法器。”聞仲運足先天靈眼之力,也不能看破。若非對自己地軍令有信心,幾乎要重新布置。

聞仲提氣揚聲喝道:“眾軍聽令!原地休整,養精蓄銳。三日之後,隨本天尊大戰一場,擒拿巫族餘孽!”

“喏!擒拿巫族餘孽!”十萬天兵天將齊聲呼喝,殺氣衝霄而起,絞散頂上黑壓壓的煞雲,

光灑落。

片刻之後,煞氣重新聚集,聚成烏雲,巨大的陰影再次降臨北邙山。

日升日落,三日光陰彈指即過。

一隊人馬自潼關方向迤邐東行,個個帶著濃濃的血煞之氣,尤以為首之人最為濃烈。麵相威霸,頭戴帝冕,黑龍帝袍。(大秦王朝以水德立國,色尚黑。明黃龍袍,是後世皇帝的裝扮。)

百姓認得袍服,知是大秦皇帝出巡,紛紛伏拜官道兩側,向偉大地暴君陛下致敬——屠刀之下,不敢不敬。

嬴政高昂著頭顱,驅策著駿馬緩緩駛過,異常享受這種高高再上,俯視眾生的暢快。

進入北邙山區,陰雲遮眼,嬴政陡然生出心思,腦海中咆哮道:“不夠!還不夠!遠遠不夠!即便站上俗世的巔峰,頂上還有高高再上的諸天聖人。終有一日,我,嬴政,定要登臨混元聖人之位!”

天道化身的鴻鈞道人,嬴政自覺沒有計算在內。那還不是他能企及的,即便是想想,也不行。若是有朝一日證道成聖,理所當然要有新的目標,另當別論。

“陛下,到了。”鬼焰輕聲提示神遊天外地嬴政,將他驚醒過來。

嬴政心中不悅,瞪了鬼焰一眼,不覺帶上一絲殺意。而後轉過頭去,眺望著一片片似乎結成陣法的天兵天將。

可以共患難,不能共富貴嗎?

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居然激起嬴政的殺意,鬼焰心中升起寒意。佝起身子,重新退回到嬴政背後的陰影之中,苦澀一笑。

一隻厚重地大手搭上肩膀,鬼焰轉首望去,正對上一代殺神白起罕見的溫和眼神,忙微微頷首以示感激。

白起,乃至王,是鬼焰手把手培養起來地。

接受了後被的關心,鬼焰凝視著嬴政地背影,重新激起鬥誌,衝散了心中剛剛產生不久的些許陰霾。隨即,以盤古祖神之名起誓,發下了畢生地誓言:

陛下啊陛下,我鬼焰,不單是為了您而努力,更為了整個巫族。鬼焰將不惜一切,將您送上巔峰,哪怕是犧牲自己,成為您的墊腳石。

“隨朕升上高空觀陣。”嬴政查看許久,始終覺得有些古怪,陣法似是而非。便帶著鬼焰、白起、王翦三人騰身而起,居高臨下觀陣。

“原來如此……”嬴政冷笑連連:“不過是強行聚集陰煞之氣成陣,也想抵擋朕麾下健兒?癡心妄想。”

王翦十年來潛心研習兵法,見識大漲,接口道:“此陣雖勉強聚成八卦之勢,隻可惜,山體阻擋陣法運轉之勢,極易攻破。隻要從生門殺入,景門殺出,截斷煞氣聚集,陣法不攻自破。”

“愛卿所言有理,真大將之才也。”嬴政微笑頷首,手撫王背脊,出言讚賞。

鬼焰、白起二人對視一眼,紛紛看出各自心中的憂慮。

“陛下,恐防有詐。”鬼焰當仁不讓,諫言道:“臣觀聞仲麾下兵馬,精銳異常,個個修為不凡。為何不淩空結陣?定然運轉如意。如此強行嵌入群山之中,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定然有鬼!”

白起抱拳恭聲道:“陛下,焰大人言之有理。臣記得曾聽陛下提過,聞仲此人久經沙場,殷商年間官拜太師,東征西討,幾無敗績。可見此人兵法韜略不俗,怎會犯下此等差錯?請陛下詳察。”

嬴政聞言,神色沉凝,再次細細觀察陣勢,目中血芒翻滾。

聞仲在翠雲峰上看得分明,觀嬴政等人遲遲不前來破陣,略略思索之下,立時神色大變,驚呼一聲:“不好!”

“還有補救之法!”聞仲心境澄明,瞬間便有了應對之法。嘴唇翕動,傳應吩咐妲己行事。

隨著妲己法訣牽引,江山社稷圖的世界略有改變。

“哈哈哈哈……”嬴政張狂放肆的笑聲傳來,聞仲放下心來,計策成了!

心神一鬆,聞仲這才察覺:方才全力以赴之際,心神(心境元神)修為,居然有了不小地進步,呼吸之間,狂暴的雷罰之力運轉更為迅捷。

聞仲與雷罰之眼合二為一,修行之道與眾不同。體內雷罰之力尚未完全掌控,打熬法力,隻是末道。隻有心境元神修為精進,才能調用更多的雷罰之力,實力隨之更進一步。

壓力,果然是前進的動力,前提是沒有被壓垮。

有此意外之喜,聞仲信心大增。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