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伯見聞仲答應下來,正色說道:“明日太陽升起之時,我二人就在兩軍陣前,一決雌雄!”說完,舉起右掌,眼神飄向聞仲。wwW!QUAbEn-XIAoShUo!CoM

聞仲微微一笑,一掌印上,也不說話,轉身回城去了。

翌日清晨。

聞仲總是喜歡在大戰之前摩挲手中的金鞭,今次也不例外。當第一縷金陽劃破漆黑的夜空,白衣如雪的風伯負手從營地中走出來,悠然朝城門前的聞仲走來,在地上拉出一條長長的影子。

每當邁前一步,風伯的氣勢便盛上一分,當氣勢上升到頂點的那一刻,就是風伯出手的時候。聞仲卻是截然相反,周身法力氣勢越發幽深內斂,仿佛鞘中的寶劍,一但出手,必然是石破天驚。

當兩人之間的距離縮小到三丈時,風伯兩臂虛抱,與應龍一戰時的製勝絕招——風壓,從四麵八方往聞仲壓來。隨後又合身而上,全力一掌印向聞仲的胸口。

聞仲先是一驚,隨後循著玄奧的軌跡揮動手中金鞭,風雷之聲隱現,雷芒閃動間,將壓力破得一幹二淨。又奇跡般地突然出現在風伯的手掌前,擋下了這一掌。

先前以為萬無一失的攻擊,居然無功而返?剛才那一擊,和與應龍一戰的時候是一個模式,怎麽結果相差這麽大?風伯顯然不能接受這個現實,看著手掌喃喃說道:“怎麽可能?怎麽可能這麽容易突破封鎖?又怎麽可能輕易擋下這麽迅捷的一掌?”

聞仲見對手如此,也失去了動手的興趣,停下手來解釋道:“老師曾經說過,相同的風壓,越是龐大的東西,受到的壓力也就越大。(煙灰:壓力=壓強*受力麵積,應龍真是輸的真冤枉,因為他個頭太大了)對於七尺之軀來說,受到的這點壓力實在不算什麽。至於速度……並不是越快越好的。”

“你胡說!難道是越慢越好不成?!”風伯大聲反駁,情緒顯然還沒有穩定下來。

聞仲心中嘀咕:你還上癮了,難不成我還要教你門中秘法不成?!不耐之下,舉起手中金鞭,喝道:“廢話少說,提起精神對敵吧。要是被我宰了,算你倒黴!”

風伯呆呆望著淩空打來的金鞭,看似來得緩慢,卻是全然無法做出閃避的動作:無論往哪個方向躲閃,都像是會撞上鞭子一般。無奈之下,取出虎魄寶刀,將法力注入,幻化出白虎之相,意圖硬架這一鞭。

聞仲等的就是這一刻,張開眉心靈眼陡然發力,金鞭之上雷芒大盛,將白虎幻象攪成點點流光,當頭往風伯砸下。

凶刀虎魄哀鳴一聲,刀上的靈性黯淡不少。也是風伯倒黴,好死不死地遇上了天地間破邪效果最好的雷罰之力,還要用虎魄刀。

看著懸在頭頂三寸處的金鞭,風伯全力向右閃去,被一鞭砸在左肩上,打了個踉蹌,險些坐倒在地上。

聞仲剛要乘勝追擊,將風伯徹底解決掉。軒轅的聲音從城牆上傳來:“師叔且慢。此獠擊傷我應龍兄弟,且留他一命。將來我要親手取他首級,以報應龍兄弟一刀之仇。”

微微轉頭看著城牆上的師侄,發現原來浩然純正的氣息,如今卻多了些霸氣。心中疑慮頓生:怎麽這師侄短短幾天就氣質大變了?難道大劫中的主角就這麽厲害?

心中在計較,手上卻停了下來,對風伯說道:“你退兵吧。”

風伯看來眼城牆上的軒轅,又轉而盯住聞仲好一會兒,才搖頭歎息道:“你們蓬萊島這一脈,真是羨煞旁人。當年祖巫大人就說過,妖皇陛下是難得的奇才。這也就罷了,哪知道兩個徒弟也是天縱之才……不說了,你剛才那招叫什麽名堂?”

“風雷引。”聞仲平靜地說道。

“風……雷……引……”風伯細細琢磨,然後說道:“你師兄一招敗了雨師,你也是一招敗了我,都是了不起的人物。”頓了頓又說道:“今天我欠你一命,將來有機會,我會還給你的。”說完,就轉身收兵往九黎方向去了。

聞仲見有熊之圍已解,算是完成了師兄的托付,便和軒轅招呼一聲,架起祥雲往蓬萊島方向去了。今天與風伯一戰,風伯的身法給他很大啟發,需要回去好好想一想。

城門一戰過後,有熊部落在軒轅的領導下,開始了漫長的戰後恢複。重建家園、安葬死者、安排老弱病殘,都出現了軒轅的身影,族人們也漸漸認同了他們的新族長。

也許是軒轅在風伯和聞仲一戰中說的話感動了龍族,神龍一族的龍王親自登門拜訪。兩人在殿中不知談了些什麽,不過幾天後,五十位真仙境界以上的強者加入了有熊部落,部落實力為之大增。

打退了九黎一族的進攻,有熊部落名聲大噪,遠近各有許多飽受九黎襲擾之苦的部落前來加入有熊。而軒轅這位族長,反擊戰中的最高領導者,聲望也達到了一個新的頂點。

軒轅每日練兵,將從終南山上學來的兵法之道、陣戰之道,紛紛運用起來。不過幾年光景,有熊實力為之一振,成為繼神農部落後的第二部落。

有熊之主軒轅要成親了,對象是一個聰慧的姑娘——螺祖。

作為人族新一輩的英雄人物,自然有著許多的支持者,尤其是在有熊族內,聲望更是無人可比。神農也帶著女兒精衛前來賀喜。此時的精衛還是梳著雙丫髻,一副十三四歲的小姑娘模樣。

左右無人時,精衛瞪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問軒轅:“軒轅小師叔,你最近還去海邊玩嗎?”

軒轅一陣無語,忽然心中一動,裝作無意地說道:“很久沒去了,你呢?”

“我啊?”精衛脆聲說道:“隻有每個月十五父親祭祀時才能偷偷溜去。還是當年和你一起去時好玩,那時候……”

精衛自顧自地說著,忽然發現軒轅並沒有認真聽自己說話,眼神有些飄忽不定。便說道:“我找父親去了,不和你說了。”說完,一蹦一跳地走了。

軒轅望著精衛離去的背影,眼中流露出複雜的神色。良久以後,才完全被堅定所取代,目光陰冷地輕聲呢喃:對不起了,為了大業,隻好犧牲你了……

從懷中掏出一片金黃色的鱗片,虛空印上幾個符咒,一捏法訣,便化作一道流光向東飛去。軒轅出神了好一會兒,才回到廳中招呼客人。

東海龍宮,敖海看著手中的物什,心中吃了一驚,旋即又暗自感慨道:最是無情帝王家……這小子果然是天生的帝王啊……看來以後和他打交道要小心一些了。

過來兩個多月,一則震動洪荒的消息傳來:炎帝神農氏的愛女精衛,在東海中遇害了……

精衛天真爛漫、乖巧可人,幾次上島都頗得人心。又似乎永遠是一副長不大的樣子,極是討人喜歡。蓬萊島上下早就全體出動,四處緝拿凶手。陸久更是在心中自責不已,怎麽就忘了這一茬呢?開出了洪荒第一份懸紅通緝令——凡提供準確信息者,賜合用先天法寶一件。

洪荒上下動起來了,先天法寶,除了聖人門下,有幾人能擁有的?隻是卻無人能尋到半點線索。陸久撫摸著掌中赤喙紅爪的小鳥,歎息道:跟我會蓬萊島吧,會有你脫劫的一天的……

自從女兒精衛遇難的訊息傳來,神農整個人就憔悴了不少,頭發越發的雪白,臉上的褶皺更多了,後背明顯的佝僂了許過。要不是師弟軒轅趕來幫忙處理事務,還不時地安慰他,恐怕早就支持不下去了。

螺祖是一位聰明的姑娘,這些天來,每天都見丈夫不時露出不安中帶著興奮的神情,心中沒來由地一陣擔心。卻又不敢多問,隻能默默為軒轅打理一應俗務。忽然心中一陣悸動,作勢便要幹嘔,恰逢軒轅回來,心中大喜,右手搭上妻子的手腕。片刻過後,少有地大笑出聲:“哈哈哈哈……我公孫軒轅有後了~!!!”

從這天開始,軒轅除了每天幫神農處理人族事務,又多了一向例行工作——陪妻子肚子裏的孩子聊天。神農聞訊後,強忍著悲痛的心情為螺祖配置補藥,確保孩子健康成長。

八個月過後,螺祖順利產下了一名漂亮的女嬰,軒轅取名叫做女魃。

神農看著新生的女魃,居然會常常想起自己的女兒精衛。日夜思念,情緒激蕩之下,金仙之軀,居然得了咳嗽的毛病。久經考慮,決定將人皇的位子傳給師弟軒轅。

軒轅幾番退讓無果,也就順勢接下了人皇大位,為人族共主,加尊號——黃帝。

神農救人無數,是開創醫藥一脈的鼻祖,在人族又政績卓著,大幅改善了族人生活,應享大功德。吸收了降下的玄黃之氣,神農就收拾心情,隨前來迎接的伏羲上了三十三天外火雲宮。臨行前,還叮囑軒轅道:“師弟天縱之才,當明九黎之害。此事在我和師兄手下都沒能解決,就煩勞師弟了。”

(全本小說網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