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有後天第一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塔相護,老子也感受到了那來自天罰的無匹力量,口中喃喃道:“天罰嗎?”

天地間所有的聖人都感受到了這幾乎壓倒一切的氣勢,各自停下手來,往老子和陸久交戰的地方趕來。wWW.QuAnBen-XIaoShuo.CoM

三十三天外,鴻鈞道人微微睜開雙眼,淡淡往下界一瞥,又恢複原樣。舍棄一切欲念的他,隻要洪荒不毀,天道不毀,便是身外事——無關緊要。

漆黑的天幕下,明藍色的長劍分外奪目、耀眼。陸久暴喝一聲,手中長劍急速伸長,攔腰斬向萬丈高下的天地玄黃玲瓏塔。這一劍,包含了他對雷罰的理解;這一劍,也借用了他所能理解的天道之力。陸久口中不停地流出鮮血,以未及天道境界的能力,借用天道之力,由此而來的反噬,就算是聖人也承受不得。

“啊!~~~~”陸久大叫出聲,妖皇劍所過之處,拉出一條幽深的深黑色溝壑,沒有靈氣、沒有塵土、什麽都沒有……盡是一片虛空。

轟地一聲巨響,在老子驚駭欲絕的眼神中,妖皇劍拖著藍色的長尾,撞上了他頂上的後天第一防禦至寶。

號稱不沾萬法的天地玄黃玲瓏塔,在麵對夾雜著天罰之威和天道之力的妖皇聖劍,被打落了老子頭頂,滴溜溜地在空中微微旋轉。老子猛地噴出一口鮮血,怨毒的目光釘向陸久,玲瓏塔中的真靈印記被抹去了。

長劍的餘威尚未散盡,生生將早已遍體鱗傷的洪荒大地斬成兩半。陸久也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天道之力,並不是這麽好駕馭的。天空中爭鬥不休的東皇鍾和太極圖也各自飛回他們的主人處。

這時,被天罰驚動的諸天聖人趕到了。望著空中的天地玄黃玲瓏塔,諸天聖人無人不是垂涎欲滴,淡然無為的西方教主接引道人、清靜修持的女媧娘娘、孤高自傲的通天教主,更不要說是準提道人之流。

作為天地間唯有的四件能夠鎮壓大教氣運的至寶,它的作用對於這些教主大人們來說,大不可量。

準提道人一擺手中七寶妙樹,當先說道:“此寶與我西方有緣,貧道欲渡往西方清靜之鄉,光耀極樂勝境。”

接引道人連連點頭稱善。

通天教主冷冷一笑,不屑道:“玲瓏塔乃是盤古開天所留,當歸盤古執掌,與你西方何幹?自有貧道渡回截教供奉。”

原始估量著眼前情勢,心知自己奪下靈寶的機會渺茫,便走到老子身邊說道:“天地玄黃玲瓏塔乃是老師賜予大師兄鎮壓人教氣運的聖物,自然當歸大師兄執掌。”

紅雲老祖和女媧娘娘走到陸久身邊,並不出言參與舌戰。紅雲顧不上其他,急忙問陸久道:“兄弟,傷勢可重?”女媧那邊也飄來關切的眼神。

陸久心中感激,深深覺得自己當初沒有看走眼,微笑道:“無甚大礙。”又朝女媧娘娘輕輕點了點頭。

準提見妖族幾人似乎沒有爭奪,心中盤算:除去妖族三人和失去戰力的老子,己方西方教兩人、截教通天教主一人、闡教原始天尊一人。若是……瞥了一眼妖族三人那邊,心中下了決定,當下說道:“原始道兄此言大謬~!天地玄黃玲瓏塔既然已經落下,那便是無主之物。我西方導人向善,此寶功效全在守禦,正與我西方教義相合,大有緣法。理當為我西方大教鎮教至寶。”

啪~啪~啪~啪~~~通天教主鼓掌笑道:“久聞西方教舌燦蓮花,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隻是,在場諸人都是證了混元道果的聖人,你覺得這番蒙騙無知之徒的可笑說辭,能打動我等嗎?”

準提看到除了師兄之外的諸聖,臉上都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惱羞成怒,飛身電射向空中的玲瓏塔。

通天勃然大怒,沉聲喝道:“狂妄~!”取出一張陣圖一抖,將周圍這片天地都納入其中。又祭起四柄絕世殺劍,先天第一殺陣——誅仙劍陣,第一次向世人露出了他猙獰的麵目。

準提頓時覺得陷入了一片煞雲當中,通天教主的身形不停的在他周圍閃動,四柄寶劍圍繞著他上下飛舞。準提不敢大意,把身一搖,現出了元神金身。

通天在準提身前現出身來,說道:“準提道人,方才不過是陪你玩玩,現今靠這些個雕蟲小技,可過不了這一關。”一擺手,四柄長劍射出淩厲的劍氣,片刻之間,就削去了金身半數的腦袋和手臂。

準提收回了金身,一手執七寶妙樹,一手持加持神杵,抵擋四麵而來的劍光。接引道人見準提情況不妙,連忙飛身過來,祭起十二品金蓮,幫助抵擋誅仙劍的鋒芒。有這防禦至寶在,在加上準提手中的七寶妙樹,堪堪抵擋住了四麵而來的劍氣。通天教主四處遊走,禦使誅仙四劍不斷放出劍氣攻擊,隻是一時之間奈何不得全力防禦的兩人,局麵就這樣僵持下來。

老子狠狠盯著爭鬥中的三人,心中憤恨欲狂,苦於失去了戰力,無可奈何。原始天尊見有機可乘,便飛身往天地玄黃玲瓏塔撲去。

流光閃過,一道青色身影出現在玲瓏塔前,正是恢複過來的陸久。此時,交手中的通天教主和西方兩人也停下手來。

通天笑著對準提說道:“論速度首推妖皇聖人,便是我,也遠遠趕不上。你雖然是掌控速度法則的聖人……”拖長了嗓音,意味深長地看著他。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