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手提雙劍,周身陰冷氣息,正是冥河老祖。wWW、QuAnBen-XIaoShuo、CoM這冥河也是神通廣大,開天之初誕生於幽冥血海之中。出生時懷抱兩口劍,一名阿鼻一名元屠,乃是無上殺器,能斬金斷玉、汙人元神。冥河也是昔日也是紫霄宮中客,後回血海按人體周身毛發之數,練就四億八千萬血神子,開創大乘魔道,為魔教教祖。

兩人一化身三方站定,將其圍住。紅雲跌坐於地,吐出幾口鮮血,咳嗽不止。

鯤鵬獰笑道:“紅雲,快快交出大道之機,放你真靈去輪回。”又轉頭對冥河道:“道友,那九九紅雲散魄葫蘆就是你的了。”

兩人得意大笑時,場中人影一閃,現出一青袍少年,腰懸青玉葫蘆,正是陸久。

見得紅雲慘狀,陸久皺皺眉頭,右手貼在紅雲肩上,助他平息體內亂竄的法力。同時,時間倒流發動,紅雲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複。

鯤鵬冥河兩人目瞪口呆,心中對陸久忌憚不已。兩人對視一眼,鯤鵬開口道:“老臣見過就九殿下,此乃老臣與紅雲之間的因果,還請殿下不要插手。”

陸久悠然站立,嘴角牽出一絲微笑:“哦?那冥河道友何來?”

冥河答道:“貧道與妖師乃是至交,特來襄助。”

陸久冷笑道:“我不與你多言。你偷襲紅雲兄長,今日就留下一條手臂,也好長長記性,日後不要因為貪念丟了性命。”

冥河大怒:“小輩無禮,今日貧道代你父親懲戒一番。”雙手舞起阿鼻元屠殺將過來。

陸久撇撇嘴,不屑一笑,道:“不自量力。”心念一動,時間靜止發動。右手星光流轉,三尺長劍在指尖凝成,一掌慢悠悠地斬下。血光乍現,冥河慘叫一聲,握著元屠的右臂被斬落。

陸久右手虛抓,將元屠吸入掌中,寒聲道:“你可以走了。此劍送於我兄長了結因果。”

冥河不敢多言,轉身離去。

鯤鵬在一旁看得額頭滿是冷汗,涼風一吹,打了個哆嗦,結結巴巴道:“莫非……莫非……九殿下……是時間掌控者?”

陸久不置可否,淡然道:“妖師還是走吧。莫要再來找我兄長麻煩,否則休怪我手下不留情麵。”

鯤鵬向來自恃堂堂萬妖之師,便是天帝見了也要禮讓三分。如今被一小輩奚落,如何能忍下這口氣。也顧不上那許多了,咆哮道:“小輩狂妄,若不看你父親麵上,定要你灰飛煙滅。我便拿你上天庭,交於你父親嚴懲。”言罷,與化身齊上,顯然是要憑借法力上的優勢硬捍。

陸久搖頭歎道:“這是何苦由來。”時間靜止發動,將鯤鵬本體與化身定住。揮手聚起一片星光呈巨掌狀,足有六人合抱粗細的手指輕彈兩下,將鯤鵬擊飛千裏。

散去法力,陸久轉過身來,笑道:“兄長莫怪,來前叔父叮囑留鯤鵬性命。量他鯤鵬今後也不敢放肆了。”

紅雲此時傷勢已好,搖頭苦笑道:“無妨。初見賢弟時,修為遠不及為兄,如今卻遠遠將為兄拋在身後了。如今得了這大道之機,也不知是福是禍。”言語之間,信心全失。

陸久見紅雲如此消沉,略一沉吟,道:“兄長且莫如此。兄長比之小弟,隻是少了法則的領悟。小弟也是得靈寶之助,機緣巧合下領悟了時間法則。”說話間,取出乾坤鼎,散去其中真靈印記和禁製,遞向紅雲:“這是先天靈寶乾坤鼎。兄長拿去好生參悟,必有所得。”

紅雲連連推讓:“使不得,為兄怎能要賢弟的護身靈寶?萬萬使不得。”

陸久又勸說道:“此物關乎兄長成聖,還請收下。況且以小弟的修為,又怕過誰來。”言語之間,自由一番豪氣。

紅雲聽說關乎成聖,有些意動。隻是心中的傲氣不允許他平白受此重寶,哪怕是結拜兄弟的。

陸久見紅雲不語,稍稍思索就明白了紅雲的心思,說道:“兄長若是覺得平白受了小弟好處,將來用這鼎煉個百八十件法寶給我就成了。小弟懶散,怕是沒那個心思煉器。”這本是一句戲言,哪知日後紅雲真的遍尋天材地寶,煉了許多頂級法寶給陸久。

紅雲這才去了心中顧慮,伸手接過。分出一絲元神印入其中,然後收入體內。隨後緊張道:“賢弟方才言道為兄成聖之事,不知可否指點?”

陸久故意沉吟良久,待紅雲快忍耐不住,方才說道:“兄長莫急,如今時機未到。兄長回去好生修煉。唔……不周山不要回了;天庭如今也是多事之地;兄長還是去萬壽山五莊觀吧。”又附耳小聲叮囑:“兄長到後,請鎮元道兄將山門關閉,萬不可卷入巫妖紛爭。待不周山倒,兄長如此如此這般。”

紅雲頻頻點頭,隨後告辭離去。又想起什麽,停下腳步,從介子空間中拿出一個蓋著錦帕的玉盤,嘿嘿賊笑著遞給陸久,也不多言,轉身就走了。

仔細一看,兩個酷似嬰兒的果子,靈氣逼人,放出億萬毫光。陸久好歹也是穿越人氏,自然認識這人參果,將之收進青玉葫蘆。想到:正巧要去不周山拜訪女媧,這下可有拜禮了。女媧也差不多該造人了,說不定能撈些好處。想到得意處,嘿嘿笑出聲來。大袖飄飄,晃晃悠悠往不周山方向去了。

有許多被法力波動吸引來的修煉者觀看,此時也紛紛散去。眾人見陸久輕易解決了冥河鯤鵬兩位名震洪荒的高手,都各自感慨時間掌控者的強大。到處有人議論著,道門三代弟子的陸久已經如此了得,那麽三清等二代弟子又是何等的威勢呢?無形之間,三清女媧等人聲望也是水漲船高。

此戰過後,陸久名震洪荒。因為陸久動手時星光流轉,贏得了一個響亮的稱號——星空下的妖族第一強者。陸壓特意為他的九哥設計了一段出場白——我踏月色而來,邀閣下一戰,以敬漫天星辰。還忍痛從自己身上拔下幾根羽毛,將這段話印上,打上陸久的標簽,準備送給陸久。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陸久行到不周山女媧洞府前,早有童子等在那裏,將他迎了進去。

見了女媧,陸久拜倒口稱:“見過娘娘。”

女媧微笑著扶起他,上下打量一番,取笑道:“小九如今可是‘星空下的妖族第一強者’,威風都蓋過兩為陛下和我了,真是了不起啊。”

陸久苦笑道:“娘娘也來取消我。如今我雖有些進步,可比起幾位前輩來還差得很遠。娘娘今日不就算準了我要來嗎?”

女媧正色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若說法力道行你確實還欠缺些;若是說戰力,就憑你時間掌控者的威勢,聖人以下幾近無敵。就是你那執掌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塔兩件至寶的大師伯也奈何不了你。妖族第一強者,你當之無愧。”

陸久不願在這個問題上多作糾纏,扯開話題道:“我這裏有紅雲兄長從五莊觀討來的人參果,特來與娘娘分享。”說著,把盤子放在幾案上。

女媧見這果子長的煞是喜人,連忙抓起一個,捧在手中細細打量。陸久在一旁介紹道:“這人參果可是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再三千年一成熟。接近一萬年才有三十個果子,乃是這洪荒大地上有數的靈根。”

兩人將果子分著吃了。閑聊著,說到了目前巫妖兩族的局勢上來。

女媧歎息道:“兩族大戰一起,怕是這洪荒永無寧日了。”

陸久也無奈道:“這是無法避免的,自兩族誕生之日起便注定了。”

女媧奇道:“這是為何?”

陸久答道:“巫妖兩族誕生之初就強大無比,與天鬥,與地爭,強者為尊。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兩族之間平日裏必會產生爭執。信奉強者的種族通常就會用武力來解決。如此爭執引發衝突,衝突產生仇恨,仇恨日積月累,就隻有戰爭能解決了。”

女媧讚歎道:“小九好見識。”又擔心道:“難道定要滅了巫族才能停止爭鬥嗎?”

陸久麵露冷笑:“娘娘太過理想了。有生靈的地方就必然有爭鬥。姑且不論其他,即使滅了巫族,接著恐怕就是我妖族內鬥了。”

女媧略微思索一下,無奈點頭同意了陸久的觀點。苦惱道:“小九可有計策解此厄?”

陸久斟酌良久方才開口道:“娘娘執掌江山社稷圖,掌控造化法則。何不造一種族,天生大道之體,名曰人。我等證混元之後好生教化,使其明禮儀,知進退,為洪荒主角,必定能還洪荒世界一個清淨。”同時暗自嘀咕:怎麽可能!這隻是哄著女媧現在造人好撈點功德。沒有爭鬥?做夢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真是至理名言啊。

女媧若有所思,居然就這樣入定了。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