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臉色微微一變,他也萬萬想不到,隻此一步,阿呆竟然能將氣勢拔升到這樣的高度。

他眼神微動,身後的五名西裝墨鏡的保鏢立刻就靠了過來。

“小子,你幹什麽。”五名保鏢瞬間就將阿呆圍住。

阿呆卻是不說話,他的目光直視落在那中年男子的臉上。之後,再朝前重重地邁出了一步。

那五名保鏢隻覺得仿佛是一道無形的大山朝自己壓了過來,重壓之下,頓時分開。

中年男人終於忍不住了,他一聲輕喝,朝著阿呆胸口就是一拳擊去。

阿呆神色不變,同樣是右手舉起,對著那中年男人的拳頭就擊去。

兩人的拳頭碰撞在一起,無聲無息,隻是頃刻之後,一道巨大的風浪四散開來,整個客棧的客廳裏仿佛是陡然掀起了一道颶風!周圍的妖靈頓時被吹得站不住腳,桌椅板凳更是被吹得到處亂飛。

但偏偏是近在兩人身側,那放著紅色藥丸的桌子,卻是紋絲不動,仿佛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阿呆進門之後就和這群黑衣人對上了,周圍早就有人注意到。隻不過在這裏,妖靈之間的爭鬥雖然不多,但也絕不少見。

客棧裏的妖靈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理。誰知道兩人一對上,竟然是搞出了這樣大的陣仗。

“你們在幹什麽?!”一聲厲喝響起。

阿呆緩緩收回拳頭,側目望去,就見一大隊身披重甲的衛兵衝進了客棧。這群衛兵衝進客棧後,並沒有立刻動作,而是分成兩列站好,好像是迎接什麽大人物一樣。之後,阿呆就見幾天前見過的巨虎城主緩步走了進來。

其實剛才阿呆和羊老頭在外城的時候,就已經有人注意到了他們。畢竟羊老頭是在客棧裏被人打了,這樣的事情城衛隊怎麽都知道。隻不過當時大家都沒當回事,直到阿呆答應幫羊老頭出頭,兩人直奔內城來了,才有人把這件事報了上去。

說來也正巧,巨虎城主剛從百妖會那邊回來,一進府門就收到了這消息。如果是平時,這種小事自然是輪不到他親自管,隻不過當時一時心動,就隨口問了兩句。

一聽是羊老頭的事,巨虎城主就沒什麽興趣,心頭還暗叫了幾聲活該。不過,對那個願意為羊老頭出頭的人,他倒是有些興趣,就隨口問了問。

這不問還好,一聽手下形容阿呆的樣子,巨虎頓時就冷汗淋漓。

這須臾空間裏,已經一百年沒有修士進來過了,記得上次有修士進來,還是現任百妖會會長紅玉派人領進來的。而那修士在這須臾空間中幹的事情,巨虎還曆曆在目。那強橫的實力,那冷血的作風,在他心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而就在昨天,巨虎還從百妖會會長弄玉口中打聽到了有關阿呆的一些事情。聯想到阿呆的身份,巨虎城主更是不敢有絲毫的耽擱,趕緊帶人趕了過來。

巨虎剛到客棧門口,就見到阿呆和那中年男人動手的一幕。

他暗自皺了皺眉頭,就帶人衝了進來。

“李慕道友,好久不見了。”巨虎滿臉堆笑地朝阿呆抱了抱拳。

阿呆看了巨虎一眼,朝他抱拳道:“巨虎城主有禮了。”

那中年男人此刻也站了起來,無論他在外麵多麽強勢,但在這裏麵對百業城城主巨虎,他還是不敢放肆。

趕緊抱拳賠笑道:“巨虎城主有禮了。”

巨虎城主卻是不給他麵子,望著他冷哼一聲:“百妖會將近結束,你們這些外頭來的妖靈倒是越來越放肆了!竟然敢找我的百業城鬧事!”

那中年男人微微一愣,開始見巨虎客客氣氣地跟阿呆打招呼,還沒覺得什麽。畢竟這須臾空間中的妖靈對他們這些外麵來的妖靈一直很客氣。他隻當是巨虎和阿呆打招呼,隻不過是兩人見過麵而已。

而現在一見巨虎翻臉,他心頭頓時就明白了些什麽。這中年男人在外麵也是混跡上流社會的人物,這些簡單的人情世故自然是一眼就能看明白。

麵對巨虎的翻臉,他也不敢動怒,反倒是滿臉堆笑道:“巨虎城主誤會了,我和這位李慕道友一見如故,這不過是切磋一下而已。”

“是嗎?”巨虎冷眼看著他。

那中年男人臉頰微微**,無論他在外麵的世界地位如何,他始終都是妖靈,麵對這妖靈世界裏的百業城城主,他心頭還是非常忌憚。

不過阿呆這時候卻望著巨虎笑道:“這位朋友說的是,我們不過是切磋一下,沒有別的意思。如果給巨虎城主帶來麻煩,還請多多見諒。”

見阿呆為那中年男人開脫,巨虎倒是微微一愣。在他看來,這中年男人也不過是一般妖靈,要知道,外麵的妖靈要想進須臾空間可不容易,必須手持須臾空間的信物,才能通過外麵的陣法。自然,須臾空間中的一般妖靈想要出去,那也是困難重重。不過巨虎可不是什麽一般的妖靈,他可是百業城城主!他要想出去,隨時都可以出去。

這中年男人真要把他惹火了,在這裏雖然不好動手,但他隨時可以帶上手下去到外麵找他麻煩。

隻是現在見阿呆給這中年男人開脫,巨虎倒也不好再說什麽。隻是望著阿呆笑道:“李慕道友,如果在百業城有什麽麻煩,隨時來找我。我巨虎雖然一介粗人,不過在這地方還是能說上話的。”說完,他正眼都不瞧那中年男人一眼,帶著人轉身離開了。

巨虎帶著人離開後,場麵頓時有些寂靜。

客棧裏的妖靈都在揣測著,這貌不驚人的少年也不知道是什麽人,竟然能讓巨虎城主這麽客氣。

那中年男人望著阿呆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樣了。他可不是第一次來須臾空間參加百妖會,巨虎是什麽人他自然是知道。

不過沒想到的是,這個叫李慕的看來來頭還不小,竟然能讓巨虎忌憚成這個樣子。

他微微有些尷尬,朝阿呆抱拳道:“道友,剛才多有得罪了。”

阿呆微微一笑:“道友說笑了,我也是從外麵來參加百妖會的,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

那中年男人微微一愣,他完全沒想到,阿呆竟然也是外麵世界來的。他心頭暗自琢磨著,如果這少年真是這麽有勢力,那自己看來還應該和他多拉下關係,以後在妖靈界恐怕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想到這裏,他趕緊自我介紹道:“在下趙錫成在外麵做點小生意,李慕兄弟在哪裏高就啊?”

阿呆笑道:“我是燕京大學一年級的學生。”兩人看來已經沒什麽摩擦,阿呆倒也沒隱瞞自己的身份。

“燕京大學?”趙錫成微微有些意外。

燕京大學的名頭他自然是聽說過,國內一等一的名牌大學。能在那裏讀書的,身上幾乎都已經是打上了精英分子的印記。隻不過,妖怪做生意的多,去上大學的倒還真沒幾個。

不過,最讓他意外的是,阿呆竟然和自己的女兒在同一所學校。

趙錫成在人類世界混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也有自己的家室,娶了個人類做妻子。妖同人類所生的孩子,有很大可能會是妖。隻不過也不全是,像趙錫成那孩子,就是個人類。

趙錫成笑道:“這麽說來巧了,我女兒也在燕京大學讀書,說不定你們還認識呢。”

“哦?”阿呆也有些意外,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然還碰到校友的老爸了。

“你女兒叫什麽名字?”阿呆問道。

“趙茜,商貿一年級的。”趙錫成笑道。

“趙茜?”阿呆皺了皺眉頭。這個名字他聽起來有些熟悉,不過說來這名字也很大眾,阿呆一時也想不起自己是不是聽說過。

見阿呆想了半天,趙錫成笑道:“沒關係,現在不認識回去也認識了。留個電話吧,到時候多聯係。”

阿呆點了點頭,能在這裏碰上,也算是緣分了,他和趙錫成交換了下電話號碼。

眼見兩人談得歡了,邊上的羊老頭也是眉開眼笑。兩人現在熟絡了,自己給閨女治病的藥丸看來是沒問題了。

想著,他輕輕拉了下阿呆。

阿呆頓時會意,目光落在了桌上那紅色藥丸上。

趙錫成嗬嗬一笑,把那藥丸塞在了阿呆手裏,這才瞪了羊老兩眼道:“你這老騙子,我可是看在我家李兄弟的麵子上,不然你別想把這藥拿回去!”

羊老趕緊賠笑道:“那是那是,還是李兄弟麵子大。”

趙錫成倒也痛快,不光是把那藥丸還給了他,連那些搶去的錢也都給了羊老頭。畢竟,趙錫成去搶錢,也隻是為了出口惡氣,倒不是真沒錢。

阿呆和趙錫成又是一陣閑聊,之後便說好回去之後再聯係就分手了。

趙錫成倒是有意和阿呆在這裏多親近一下,但阿呆卻是想著要趕去吉波城找豹子。而且羊老頭也有些等得急了,他可不想再節外生枝了。

從百業城到吉波城路途遙遠,真要走過去,大概需要兩個多月。阿呆開始還不知道,一聽這麽遠,頓時被嚇了一跳。

不過羊老頭倒是笑著解釋道,也正是因為路途遙遠,所以他這段時間一直呆在百業城裏,因為百業城有一樣不錯的交通工具,隻不過收費不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