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茜想了想,道:“也不用特意找地方,隨便找個館子將搓一頓就行了。”說著,她望著阿呆笑道,“這可是我們第一次出來,我總不能一刀宰得你肉疼吧。”

阿呆嗬嗬一笑:“肉疼倒是不怕,就怕萬一到時候我兜裏錢不夠付賬,隻能把你壓在那裏去洗碗還賬了。”

趙茜朝著阿呆聳了聳鼻子:“那你一定要狠下心,千萬別舍不得啊!”

阿呆笑道:“放心吧,舍得舍得。沒有舍,哪裏有得呢?”

兩人商量了半天,阿呆最終還是決定去水月居。

阿呆倒是沒想過那任老板說的免單什麽的,就覺得那裏自己比較熟悉,而且看上去環境也不錯,是個吃飯的地方。

既然決定了地方,兩人也沒有猶豫,直接就奔那裏去了。

阿呆和趙茜剛走進水月居的大門,就見到一個熟人,黃屠偉。

黃屠偉很惱火,昨晚來這裏吃頓飯,竟然讓人把自己的車子扣下了。原本準備今天來找那孫經理算賬,誰知道,那孫經理今天竟然也沒來上班。他隻能恨恨地把錢給了,把自己的車鑰匙贖了回來。

剛準備出門,就見阿呆領著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走了進來。

黃屠偉心中頓時就是一陣大罵,這你媽的還讓不讓人活啊?!憑什麽這小子身邊這麽多女人,而且還都這麽水靈?!

雪麗、宋雅,還有他們同班那個桑冰,現在又來了這個!

阿呆雖說心裏不喜歡這個黃屠偉,但這麵子上的功夫還是要做的,他走了過去,朝黃屠偉笑著點了點頭,道:“黃屠偉學長,你好啊。”

黃屠偉一陣冷笑:“這不是李慕嗎?怎麽,今天又換了個女人啦?”

趙茜在邊上一聽這話,眉毛頓時就立了起來。她在學校雖然表現得很平常,但也因為長得漂亮,常年都是被人捧在手心的角色。而在家裏,那更是做慣了千金大小姐,平日裏誰敢在她麵前說這種話?說得她好像是什麽站街的小姐一樣!

她眸子一轉,就朝著阿呆笑道:“這是你同學嗎?怎麽看上去有點兒二啊?說話怎麽都有些不經大腦的。”指桑罵槐趙茜可不會,以她的性格,那直接就是當麵罵人。

黃屠偉的火一下子就上來了,這麽多年了,誰敢當著他雄風集團少東家的麵說他二?就算是背地裏說,那也得小聲點,生怕傳到他耳朵裏。

“臭娘們,你他媽是誰啊?”黃屠偉盯著趙茜惡狠狠地罵道。

“我是誰關你什麽事?李慕,走。”趙茜輕哼一聲,拉著阿呆就往裏麵去了。

阿呆本來就對黃屠偉沒什麽好感,眼見撕破了臉皮,也沒什麽好說的,看都不看黃屠偉一眼,跟著趙茜就往裏麵走去。

黃屠偉冷靜了下來,冷眼看著兩人進去。心頭一陣發狠,臭婊子,還有李慕,你們給我等著!

走出水月居的大門,他立刻就掏出了電話。

“張彪嗎,現在在哪兒?”

張彪這段時間過得不怎麽好,黃屠偉讓他辦的事給辦砸了。這段時間黃屠偉有意扣著原本每月給他們的經費不給,張彪心頭也很煩躁。

正想著,忽然就電話響起。拿起來一看,竟然是黃屠偉的電話。他的精神頓時就來了。

“黃少,我是張彪。”

“你在什麽地方?”黃屠偉冷聲問道。

“我在燕京城北這邊,這不是黑狗被人滅了嗎,我和華南幫的老大正在談這事兒呢。”張彪小心地說道。

“華南幫?”黃屠偉皺了皺眉頭,這個幫派他聽說過,是個從南邊來的二流幫會。以前蛇幫在的時候,華南幫就被蛇幫壓著,之後黑狗上了位,又是對他們一陣狠狠打壓。

“你和他們談什麽?”黃屠偉皺眉問道。

張彪道:“華南幫前些日子把黑狗給幹掉了,現在城北這邊的地盤很多都空了出來,華南幫的老大有意去接收,但人手不夠,這不就和我商量下,想借兵嘛。”

黑狗被幹掉的事情黃屠偉是知道的,但是據他所知,黑狗被幹掉後,好像豹子隱隱有上位的意思。一想到這個,黃屠偉又是一陣牙癢癢,豹子和李慕的關係很好他是知道的,上次雪麗家的事,就是李慕找豹子去擺平的。

一想到這個,他心頭就是一陣煩躁:“這事兒你先給我放著,你現在馬上帶著人來燕京大學外麵的水月居。”

張彪心頭一動:“黃少,什麽事兒?”

“你管這麽多幹什麽?叫你帶人來就帶人來!”黃屠偉冷喝道。

張彪趕緊賠笑道:“黃少,我就是想問問是什麽事兒,我好看看帶多少人來。”

黃屠偉抬起頭,恨恨地看了看水月居的招牌:“越多越好,來給老子把水月居砸了!”

一聽是這事兒,張彪心頭倒是安穩了不少。不就是砸一家館子嗎?這能費多少事兒?這樣的事情他在張家屯的時候常幹,雖說這裏是燕京市區,但想來有雄風集團的太子爺罩著,多半也出不了事兒。

“黃少,你等著,我馬上就來!”

張彪這次過來找華南幫的人談事情,手下也帶了十來個人的。現在一聽黃屠偉找他砸水月居,那自然是沒話說,立刻帶著人就趕了過來。

阿呆和趙茜坐在包廂裏,氣氛有些尷尬。

阿呆也沒想這麽多,就打算著請趙茜吃頓飯,算是賠禮道歉,順道感謝一下她當初給自己指路。

但沒想到的是,當兩人真坐到包廂裏,就感到氣氛有些不對了。

阿呆接觸的女孩子很少,跟雪麗和宋雅兩人一起的時候,他從來沒有這種感覺。而楊婷這些人,又是常年在生意場上混的主,說起話來談笑風生,自然也不會找不到話題。像趙茜這樣的情況,阿呆倒是第一次遇到。

趙茜也有些後悔,早知道是這氣氛,自己就該帶著姐妹一起來,至少說話的時候有個幫襯,也不會像這樣冷場。

“好像有些冷清。”趙茜望著阿呆無奈地笑了笑。

阿呆點了點頭,想了想,道:“要不我們再找點朋友來?”

“好啊,我正想認識你的朋友呢!”一聽阿呆的提議,趙茜立刻就笑著點頭。

阿呆摸出電話想了想,原本想給雪麗打電話,但想到今天晚上自己已經跟她說了要陪朋友吃飯,現在叫她來好像有些不合適。除了雪麗外就是寢室裏的三兄弟了。

不過一想到昨晚三人的調侃,阿呆就有些猶豫了,一會兒叫來還指不定他們會說什麽。要是到時候弄得趙茜尷尬,那就不好了。

或者是叫豹子?

這個念頭在阿呆腦子裏也隻是一閃即過,豹子跟他一起去須臾空間半個月,現在隻怕正跟樂兒你儂我儂呢,這時候叫他,他肯定不樂意。

想來想去,阿呆忽然想到一個人,拿起撥了幾個號碼,就打了出去。

“桑冰嗎,我是李慕啊。”

“啊!李慕哥哥,你怎麽想到給我打電話了?!”桑冰的聲音很是意外,話音裏都透著驚喜的味道。

聽著桑冰這樣高興,阿呆倒是有些歉意。桑冰對他一直都很有好感,平時也總是會幫自己一些事情。自己答應了教她道法,但到現在,好像也沒教過什麽。

“我在水月居這邊吃飯,你看要不要過來一起?”阿呆想了想問道。

“來水月居吃飯啊?”桑冰想了想,“你稍等下。”

阿呆有些不解,就聽電話那邊傳來了一些聲音,似乎是桑冰在和誰商量。

沒一會兒,桑冰的聲音又響起了:“我和我姐姐在一起呢,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就一起過來啦。”

“桑蘭也在?”阿呆微微一愣。說實話,對於這位美女警花,阿呆一直是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畢竟桑蘭對自己似乎有成見,這段時間雖說關係好像有所緩和,但阿呆總是對她有些害怕的感覺。

不過現在,明顯是沒辦法拒絕。他也隻能無奈地道:“好啊,你們過來吧。我在102包廂,你們直接進來就行了。”

“好,你等著,我們馬上過來!”桑蘭興高采烈地掛斷了電話。

“給你打個電話叫你吃飯,你就這麽高興?”桑蘭看著桑冰,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那天山頂那個COSPLAY聚會,桑蘭喝醉了,或者說是喝得爛醉。但那也隻是晚上的事情,到了白天,桑蘭基本上已經清醒。不說完全清醒吧,但發生了什麽她還是大概記得。隻不過那酒勁實在太大,她腦子雖然有些清醒,但身子卻沒勁。

她隱約記得自己被阿呆抱上了車,之後就趴在他腿上。

之後的事情,桑蘭一想起來當時的事情,就覺得臉上緋紅。

隻不過,前些日子尋思著要找這小子算賬,就聽桑冰說他請假了,不知道去了什麽地方。桑蘭這才把心思放了下來。

沒想到今天就聽妹妹高高興興的跟自己說他回來上課了,正尋思明天是不是要找他麻煩,沒想到他倒是先把電話打來了!

桑冰被桑蘭問得有些臉紅,嘟囔道:“李慕哥哥可是有本事的人,他可是山上的神仙,他請我吃飯,我自然高興了……”

往日裏桑蘭最討厭桑冰說什麽阿呆是神仙了,但今天這麽一提起,她倒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